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12岁女儿突中风病危 父母捐出其器官如爱女犹生



2013年1月29日晚9点,广州中山医院手术室外气氛异常,正在进行的一场手术,牵动着在外等候的每一个人的心,而对于叶建辉,高俊平夫妇来说,此刻的等待更是与众不同,当手术室门上方的红灯最终熄灭时,他们将与自己12岁的女儿正式告别。

高俊平:都捐了,让我女儿每个器官都有用,让我女儿都活着。

叶建辉:园园,可爱的园园,老爸来看你了,亲爱的园园,老爸来看你了,老爸永远爱你,永远在老爸心中。

叶建辉:可爱的园园出来了,看着点啊,等下我们回深圳啦,园园。

高俊平:宝贝女儿,宝贝女儿。

医生:我现在就是代表所有的获得重生的患者,代表所有医生,然后我们现在向我们的园园告别,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谢谢,谢谢。

高俊平:不哭,不能在女儿面前哭,坚强,坚强。我们的女儿活着。

刚刚这场特殊的告别,发生在一场手术结束之后,而它不同于我们常见的任何一场手术。病床上躺着的并不是什么大名鼎鼎的人物,而是一个12岁的小女孩儿,一个普普通通的六年级小学生,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她刚刚被推进了手术室,但是和绝大多数进入手术室,等待救治的病人不同,这个小女孩儿的到来,却是为了等待她的“死亡”。

12岁女儿突发脑溢血病危 父母决定捐女儿器官

2013年1月26日清晨,天色微亮,深圳市器官捐献协调员高敏的电话突然响起,电话那端一个急促的声音令高敏的神经顿时紧张了起来。

高敏(器官捐献协调员):他说你是红十字会的吗?我有个小孩快不行了,我想把她有用的器官都捐出来,可不可以啊。医生说了,她出血很厉害,快不行了,你快点来,你快点来。

打电话的人叫叶建辉,深圳外地务工人员,此前的一夜,对于他和妻子高俊平来说刻骨铭心。2013年1月25日晚11点,下班回到家的妻子见到了至今仍不愿相信的一幕,12岁的女儿叶梦园在家中昏迷,发现时体温尚存,但呼吸微弱,女儿什么原因,何时昏迷的呢。慌乱中,高俊平立即拨通了丈夫的电话。此时正在一家烧蜡店上班的叶建辉,对所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接到妻子电话后,他立刻奔向了医院,经检查,叶梦园因突发脑溢血,生命垂危。

两个多小时的紧急救治后,没有出现任何转机。1月26日凌晨3点,叶梦园的自主呼吸能力完全丧失,在重症监护室里,她仅能靠呼吸机维持着最后的生命体征。在和医生沟通后叶建辉得知,女儿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目前唯一可采取的治疗方法,即开颅手术,但病人极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即便手术成功,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成为一个植物人,而无论哪一种可能出现,都是叶建辉和妻子不愿面对的。

高敏:我要抱抱我女儿啊,我要抱抱我女儿。她几次三番的要往ICU里面冲,但是这又不允许,她蹭一下就跑进去了,就是反应特别激烈的那种。

在重症监护室外,叶建辉和妻子一夜未睡,第二天清晨,在门外的一个架子上,叶建辉偶然看到了一本器官捐献宣传册,反复翻看了数遍之后,他做出了一个自己从未想过的决定,捐献女儿的器官,他希望有一个孩子,可以带着女儿身体的一部分,一天天长大。

2013年1月26日上午,在接到叶建辉打来的电话后,正在广州出差的高敏,立刻乘车返回了深圳,在一家快餐店门口,她见到了这对绝望中的夫妻。

高俊平:每次夹给我女儿吃的时候,她张开嘴就吃了,喂了她12年了。每次碗里看到一个好吃的,马上夹给她,现在夹到好吃的都不知道给谁吃。

叶建辉:你就当园园在吃。

高敏:对,你要替园园吃。

高俊平:你看里面脆骨就想到(女儿),妈妈我喜欢吃脆骨。

高敏:嗯,那现在吃饭,我想给我女儿吃。

虽然做出了捐献器官的意愿,但叶建辉和妻子始终还是希望有奇迹能在女儿身上出现。2013年1月28日,叶建辉提议,将女儿从深圳转院至广州中山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高敏:在救护车上,她一直跪在床前,因为她说了,医生我这一路,我要抱我女儿。医生说,不能抱,因为你动的时候,她那个呼吸机呀什么的,都不能动的。我不抱住她,我亲亲她可以吧。医生说,可以。所以她一路上,在不停地,就跟鸡啄米似的在那不停地亲,不停地亲。

在广州中山医院,医生对叶梦园进行了全面会诊,结果表明,叶梦园已经脑死亡,如果呼吸机摘除,她的生命将很快结束,捐出女儿的器官,让她以另外一种形式存活,成为了叶建辉和妻子最后的选择和安慰。

高敏:别紧张、别紧张。

高俊平:就是这样子想要孩子,永远的在这个世上活着,和我一起心跳动,让我女儿永远活着,我女儿已经是大人了。

高敏:对啊,你有个懂事的女儿。

高俊平:自己的衣服都自己洗了。这样把器官捐出去了,就像我女儿活着一样,我女儿的心还在跳动,眼睛还能看到世界,还可以享受到阳光,还能跟我一起享受阳光。园园,园园,妈妈回来了。园园,妈妈回来了,妈妈回来了女儿,妈妈陪你,不要怕,我的园园,我的女儿。

叶建辉,43岁,广东客家人。妻子高俊平,河南南阳人。1993年,二人在深圳打工相识,而后结婚。1994年,他们有了自己第一个女儿,但受生活条件所限,女儿出生后不久,便被送回了河南老家,由老人照顾。2000年,经过多年的积累,叶建辉终于在深圳买下了自己的房子。2001年,小女儿叶梦园出生了。小家伙聪明伶俐,一直受到夫妻俩特别的宠爱。

高敏:这个父亲啊,对女儿那种爱,就是说到一种什么程度呢,一直到她9岁,每次他说我一出门,都要亲亲嘴,然后才能走。从10岁以后,她怕羞了,她不亲嘴了,但是我每次下班一回去,我们住在六楼,我走到四楼,我那个脚步声一响起来,我就,嗯哼一声,她听到以后,她就说,哎呀,老爸回来了,我都能听到说话。然后但是呢,她跟我捉迷藏,把门关上,关上以后,我都要敲敲门说,我回来了。哎,她就装不知道,她就不理我。然后我就说,我带好吃的回来了。她就把门打开了,老爸带什么好吃的来了,然后说棒棒糖啊什么。不行,说还有什么呀,我们就在那讨价还价,隔着门口。哎呀,他说你不知道,高大姐,就这一段,每天这一段,我都觉得我特别的幸福。

然而这份其乐融融,却在2013年这个年关戛然而止。由于忙于生计,叶建辉每周仅回家一到两次,家中主要由妻子照料。

1月25日晚5点,在某超市打工的妻子高俊平匆匆赶回家给正在放寒假的女儿做晚饭,其间她并未发现女儿有任何异常,在家逗留了不到一个小时后,高俊平便又匆匆赶去加晚班。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当她上完晚班回到家后,竟会出现如此的一幕。

2013年1月28日,在做出捐献叶梦园器官的决定两天之后,高敏开始联系专家组,对叶梦园是否符合捐献条件进行鉴定。所谓符合捐献条件,即捐献者被确诊脑死亡,只能依靠呼吸机和药物维持生命体征,且个人生前意愿或家属同意,以无偿捐献的方式,把自己的器官捐献给等待移植的病人。专家组经过鉴定,给出了最终评估结果,叶梦园符合捐献条件,只要家属同意,捐献工作即可进行。2013年1月29日上午8点,在决定是否在叶梦园器官捐献协议书上签字时,叶建辉犹豫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一个人绕着病房大楼一圈、一圈地来回走。

陈晓楠:因为器官移植手术对器官新鲜性的要求,捐赠成功者多是突发性脑死亡,而对于捐献而言,心脏停跳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关键。据介绍说,器官允许热缺血的时间是心脏3到4分钟,肝脏5到8分钟,肾脏30分钟,骨和眼角膜24小时。在器官捐献这样一个伤痛的时刻,即便是最开明最坚定的家属,也会遭遇内心一次又一次的反复,而一例成功的捐献,过程当中往往会面临诸多的考验,有的时候是一张迟迟开不下来的死亡证明,有的时候是因为家族里的某一个亲属的某一句话,有的时候是因为器官无偿捐献所无法承诺的经济补偿。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