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有一个邻居叫俄罗斯

俞天任

 

编者按:俞先生,见地了得!

不知先生可知道在芬兰赫尔辛基出海口的岩石碉堡群是我们中国人(据说就是我们东北64屯的上万的男人被俄国人押到这北欧严寒地带为俄国防御瑞典的进攻)而建造的,我们这些同胞都悲惨地死在这里。这一段历史,却被掩盖了,我们中国人却完全不知道!!!痛心!!!

——徐文立




前几年有一部人气电视连续剧《士兵突击》,开场白极其吸引人:“敌军在一个阴晦的早晨发动了进攻,我方的第一道防线很快被撕碎了,鲜血和生命换来了时间,各主力集团军得以集结,并构筑第二防线”。

笔者在看那部电视片时一下子就被这几句话吸引住了,当然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文艺作品,表示的也就是一个假想敌的问题,但要是问有谁会有可能大举入侵中国,并且还能逼着中国陆军以空间换时间,来得以重新集结主力集团军得以重新集合来构筑第二道防线这个问题,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过来的中国人都会立即条件反射地想到 一个国家:俄罗斯。

用英语来表示“国家”好像有三个字,NATION, COUNTRY和STATE。从NATION来说,俄罗斯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从CONUNTRY来说,俄罗斯的国土是一片壮丽的国土;但是如果从 STATE来说的话,就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俄罗斯了。笔者会诚心地祝愿俄罗斯繁荣富裕,但不会祝愿俄罗斯繁荣富强。俄罗斯不能“强”,强大的俄罗斯将是全 世界的噩梦,尤其是我们中华的噩梦。

笔者绝不是反俄分子,实际上笔者对俄罗斯的印象很不坏,如果要用一个单词来形容俄罗斯的话,最恰当的可能是“壮丽”。俄罗斯无论是国土,音乐,文学,建筑,甚至中年妇女们的体格都当之无愧地称得上“壮丽”,人们可以从远处欣赏这种壮丽,但不能靠近,因为那种壮丽是依靠嗜血来维持的,因为这个国家是中华的邻居,所以对于中华来说,这种壮丽就显得是一种邪恶的,恐怖的壮丽。

世界上这么多国家,总有某个特定的国家在某段特定时间是某个特定国家的噩梦,但是从立国开始就一直是所有邻国的噩梦的国家可能就只有俄罗斯一个。

所谓“存在即合理”,既然几百年来俄罗斯一直是所有邻国的噩梦,就肯定有其理性原因。打开世界地图看一下就能知道原因何在。俄罗斯有世界上最广袤的国土,有最丰富的资源,可是居然没有出海口!

从俄挪边界的巴伦支海开始,喀拉海,拉普捷夫海,东西伯利亚海,白令海,鄂霍茨克海,一直到远东的日本海,超过10000公里的海岸线,可是不是永冻就是大半年冰冻,或者起码要冻上三个月,几乎没有不冻港。

俄罗斯是被冰封起来的国家。

只有一个现在是俄罗斯北方舰队的母港的摩尔曼斯克由于大西洋暖流的影响是不冻港。摩尔曼斯克军港是一次大战中的1915年才开始建设的,原来连俄国人自己都不知道北极圈里面还有个这么个好地方。摩尔曼斯克对俄罗斯起的作用是在二次大战中美国的援助物资主要通过这个港口运了进来,因为这个原因,摩尔曼斯克也被纳粹给弄成了一片废墟。战后重建以后,苏联并没有对这个港口寄予什么大指望,主要是作为潜水艇基地,其他水面舰艇开始使用这个基地还是在苏联解体以后,因为当时的国力实在太弱,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指望。即使是现在,俄罗斯也没有把摩尔曼斯克作为海军的前进基地使用。

因为这地方虽然能终年停船,终年开船,但是周围的陆地依然是冰天雪地,物流极为不便,另外出港之后是准备绕北欧通过北海还是准备穿白令海峡呢?一路上可有美国英国加拿大这盎格鲁萨克逊在虎视眈眈地等着在,这条道路走不通。

从俄国的第一位沙皇雷帝伊凡四世开始,通往海洋就是俄国人几百年的梦想。

原来俄国人出海只有唯一的一条出路,就是从波罗的海经丹麦的斯卡格卡克海峡进入北海,但是俄罗斯本身在芬兰湾所拥有的海面宽度不超过150公里,这就是在从伊凡雷帝以后的几个世纪里,俄国人和波罗的海沿岸的芬兰,波兰,立陶宛,瑞典,德国一直在死磕的原因,这也是瑞典从卡尔马同盟独立时芬兰人没有选择独立而是情愿成为瑞典属国的原因,后来俄国人一定要将芬兰从瑞典分裂出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也是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这三个波罗的海国家有着被俄罗斯帝国吞并,再独立,再被苏维埃帝国吞并,再独立这样极为复杂历史的原因。

因为他们拦了俄国人的路。

对俄罗斯人来说,波罗的海是一个出海口,但绝不是一个好的出海口。即使是在苏维埃帝国的全盛时期,波罗的海三国全部是被占领国,波兰是华沙条约成员国,芬兰在很大程度上采取亲苏联政策的时候,这条路还是一条死路。因为波罗的海的出口被第一批北约成员丹麦和挪威死死封住,就是出了波罗的海进了北海又是两个北约的死硬分子英国和冰岛迎面拦住。俄国人动不了。

俄罗斯人的思维方法有时候是极为消极的。可能是已经知道全世界都是他们敌人的缘故,俄罗斯人经常会说出让人目瞪口呆的话出来,比如拉脱维亚的不冻港利耶帕亚一直是波罗的海舰队的母港,可当年决定建港时不少俄国人反对。为什么?在俄国人看来,不冻港是好,没事就可以出去砍人,但是反过来说别人也能进来砍你,在首都彼得堡边上弄一个不冻港基地没什么好处,只会弄得大家睡觉不安生。

因此对俄罗斯人来说,最好的地方不但是要出脚方便,还得离他的欧洲中心部分远点,这样他自己就安全了。

首先被俄国人看上的就是黑海了,十七世纪的黑海几乎就是当时处于全盛时期的奥斯曼帝国的内湖。那时几乎没有人承认是俄国是欧洲的一员,为了争取个表现积极,俄国在大土耳其战争时加入了神圣同盟。好不容易被承认是欧洲人了,俄国人表现特别积极,最后终于在“第二次俄土战争”之后在里海边上先弄了个落脚点亚速。从那以后的三百年里俄国人和土耳其人算是膘上了,俄土战争打了十几次,俄国的地头也次次见长,估计再有个几次俄土战争,这黑海就会是俄国人的内湖了。

但其他欧洲国家也看出了稀罕:俄国人不是在为了上帝和异教徒在战,而是在让上帝为了俄国人在战。所以到了从1856年一直打到1860年的第九次俄土战争,也就是俗称的克里米亚战争的时候,欧洲人和异教徒站到了一起,英国法国撒丁王国和土耳其一起和俄国人掐上了。

远在万里之外的这些欧洲狗肉帐原本和中华无关。问题是克里米亚战争的结果,给中华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到那时为止,俄罗斯还不是中国的邻居,而这个壮丽而邪恶的俄罗斯开始东进,最后成为了中华的邻居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克里米亚战争,俄国人确实打得很惨。惨到为了筹集军费,连阿拉斯加都卖给了美国人,一平方公里才卖五美元,总共只收了美国人七百二十万美元。当然俄国人没什么心疼的,这三百年来弄来的土地多着呢,全都是肥得冒油的,个把阿拉斯加不算回事。

俄国人从克里米亚战争中知道欧洲人再不会给他让路了。欧洲人能够容忍的底线是黑海,黑海就是俄罗斯人南进的终点。俄罗斯人要跨越黑海,必须要冒和整个欧洲为敌的风险,俄罗斯人不敢冒这个风险。

在俄罗斯人笨拙的身体上面是一个思维非常柔软的脑袋,在傲慢的外表里面是一种非常自卑的感情。世界上最看不起斯拉夫人的可能就是俄国人自己。俄国人认为日耳曼人比自己强得多,沙皇的宫廷里面日耳曼血统的高官一抓一大把,其中有不少人成为高官的理由好像除了带有日耳曼血统以外就再也找不出来了。

俄国不敢挑战他们心目中的高等种族,像条顿人,高卢人,盎格鲁萨克逊人的,过去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古巴危机时尼基塔·赫鲁晓夫在肯尼迪面前就是软了下去。但是这种在非斯拉夫白种人面前的极度自卑,在面对其他人种时表现出来的就是极度的狂妄和傲慢。俄国人在欧洲南进受阻以后,方向转到了东方。

俄罗斯人的东方入海口就是北海道,朝鲜和满洲,其中无论哪个都能给俄国人提供通向海洋的道路,而且往东方发展还不会和欧洲人发生直接冲突,东方又都是些落后的国家,风险小。但是往东方发展,有物理上的障碍,就是交通问题,东方离彼得堡实在太远了。这就是两百年来俄罗斯和土耳其死磕,而没有来东方探路的原因。

没来探路并不是说没来过东方,俄国人在17世纪就已经到了鄂霍茨克海,白令海峡和阿拉斯加。但那时俄国人的主要兴趣在毛皮上,对领土的具体要求还不是很迫切。俄国人在刚开始经营远东的时候是顺着北极圈走的,他们对农耕林业,矿产水产都没有兴趣,他们的兴趣在他们又拿手又能够立即带来巨大财富的皮毛上。所以当后来被封为阿穆尔伯爵的尼古拉·穆拉维约夫从1848年担任东西伯利亚总督,开始向南边扩张时,彼得堡的宫廷其实是有点不以为然的。但是克里米亚战争的结果让彼得保宫廷重新审视了远东政策。

克里米亚战争的参战双方都已经精疲力尽,几乎崩溃是毫无疑义的。1856年战争结束以后,双方都立刻冲向东方补血。3月底巴黎和约刚刚签订,英法立即在10月借口亚罗号事件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夺得了领事裁判权和一家八百万两白银的赔款不说,最后还一把火烧掉了圆明园。

这把火一烧就是30年,一直把北洋舰队都烧得片甲不留,也烧掉了中国的海洋梦。

俄国也以调停为名挤了进来。本来1689年索额图,佟国纲和戈洛文伯爵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确定了中俄边界,但这次东西伯利亚总督尼古拉·穆拉维约夫又 和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了《中俄爱晖条约》,除了将黑龙江以北,外大兴安岭以南的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完全划为俄国领有之外,还将包括库页岛在内的乌苏里江以东的黑龙江下游40万平方公里的被称为“外东北”的部分划为中俄共管,这就算大清付的调停费。这一次被割跑的中国领土为所有不平等条约之冠,不要忘记现在中国的领土面积就只有960万平方公里。而外东北那部分中国领土也在两年后的《中俄北京条约》中又再次成为俄国领土。

由于《中俄爱晖条约》,俄国人首次得到了通往太平洋的通路,因此被沙皇封为“阿穆尔斯基伯爵”的穆拉维约夫被俄罗斯人奉为民族英雄也是十分正常的,现在的俄国最大面值的五千卢布通货上就是穆拉维约夫的铜像,而这座铜像现在就在伯力。

黑龙江决不是俄国人的终点,只要看他们占领了海参崴以后改了的那个倒霉名字就知道了,符拉迪沃斯托克(Владивосток, Vladivostok),那个意思就是“去征服东方”,他们还要往东。为了开发和经营远东,彼得堡宫廷又批准了西伯利亚铁道计划。

最早最敏锐地感到了这条西伯利亚铁路威胁的是日本人。和还在敲锣打鼓张灯结彩准备给西太后做寿的满大人们不同,日本人的反应异常迅速。1893年山县有朋就明确提出和俄国一战在所难免,要抢在西伯利亚铁路建成以前拿下朝鲜,准备和俄国人决战。

在甲午战争中俄国人犯了很大的错误。日本刚开始在朝鲜挑事的时候,俄罗斯人还参与了调停,李鸿章一度也很指望俄国人。但俄国人中途改了主意,他们莫名其妙地看上了朝鲜的马山港,认为那是通往太平洋的最好港口,接下来又做了一个更加莫名其妙的结论:俄国现在没有精力经营实在是太穷了的朝鲜,反正一旦开战小国日本必败,只要朝鲜在大清手里,什么时候都能拿过来。

但是后来的事态发展出乎俄国人的意料,大清输了,输得一塌糊涂。朝鲜进入了日本势力范围不说,连一块俄国人心目中的风水宝地——辽东半岛都割让给了日本人,这下子俄国人坐不住了。笨重的北极熊,行动起来却是异常灵巧迅速。在李鸿章签下马关条约后只有六天的4月23日,俄国人就联合了德国人和法国人一起打上了日本家门口,硬逼着日本人吐出了辽东半岛,让大清以三千万两白银“赎”了回来,是为“三国干涉”。

三国干涉一年以后的1896年5月,李鸿章去彼得堡参加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仪式,和俄国外交大臣罗巴诺夫签订了中俄密约,许可了俄国人在满洲修建中东铁路。1897年俄国又派出军舰说要保护已经没有了海军的大清,就这么着最后在1898年3月27日终于和满清签订了《旅大租地条约》,规定租借旅顺大连25年,第二年5月又签了一个什么《旅大租地续约》,俄国总算得到了几个世纪所梦想的不冻港。

19世纪末开始俄国就在远东部署了海军。最早叫做“鄂霍茨克小舰 队”(Okhotsk Flotilla),后来才叫远东舰队或者太平洋舰队。俄国人在远东没有不冻港的时候到了冬天怎么办?要么就让军舰冻在港内,要么就出去猫冬,哪儿都去, 甚至到过纽约和旧金山,最多的还是日本的佐世保,租借到了旅顺和大连以后,俄国远东舰队总算不要寄人篱下地到处找地方过冬了。

1900年7月庚子事变。俄国是八国联军一员,可是他和其他七个国家不一样,没直接冲着北京城区去解救被大师兄们围困起来了的公使馆,而是出兵十数万,分六路从伊尔库茨克,海兰泡,双城子,伯力,海参崴,旅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占领了满洲全境,还坐地就泡上了。

应该着重指出在沙俄大军进入满洲的同时在黑龙江东岸制造的“江东64屯惨案”,这个惨案的性质特别恶劣。江东64屯大屠杀不是发生在战时,江东64屯所在的地方都不能算“被占领地区”,就算根据不平等的《中俄爱晖条约》,那地方也已经在几十年前划归了俄国,这种大规模屠杀侨民的行动,用现在的语言就是“种族净化”。现在要到俄国远东地区去找土著黄种俄罗斯人,不比找大熊猫或者东北虎更加容易。

俄国这次出兵占领满洲的直接后果就是发生了日俄战争。依靠甲午战争后大清的两亿三千万两白银赔款中的几乎一大半增强起来的日本联合舰队把俄国远东,波罗的海和黑海这三个舰队全给灭了两个。别看普京一开口就是“俄罗斯只有两个盟友,那就是陆军和海军”,实际上他们只有陆军。一个国家的主力舰队被消灭以后再重建海军是几乎不可能的。经过日俄战争以后,一直到现在俄国实际上是没有海军的国家。就是在冷战时期,苏维埃红海军也从来就没有让美国海军头疼过。

有些东西是很难说清楚是非的。如果日俄战争的结果是相反的话,现在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子没人知道,就像俄国的民族英雄尼古拉·穆拉维约夫伯爵所说过的“决不能在俄国国旗升起过的地方降下这面旗帜”,因此山海关很可能现在就是中国的国界了,而三千万东北人则命运未卜,江东64屯有例在先,最好的结局也就是全部被迁往中亚。

俄罗斯民族是个极为优秀的民族,三四百年的崛起历史,他在科学,技术,人文,军事等几乎所有方面都出现过世界顶级的人才,就连奥运会出老千磕药都磕他不过。俄罗斯是不可战胜的。他只是像凤凰再生似的要经过过一次次火浴,然后再从灰烬中爬出来寻衅闹事,有关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不要说一场日俄战争的失利不会阻止俄罗斯的扩张,就连一次大战之后的困境也被俄国人走了出来。

先总理周公在1973年中共十大上所作的政治报告中,曾经提到列宁在布尔什维克革命以后和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这件事,来解释中共为什么要和长期以来的头号敌人美国和解来应付北方的威胁。

所谓布列斯特条约是指1918年3月,俄罗斯布尔什维克政权的代表,红军总政委托洛茨基和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保加利亚王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之间签订的有关俄罗斯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和约。根据这个和约,俄国放弃了对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乌克兰,白俄罗斯以及俄土边境地区的全部权利。事实上除了俄土边境地区之外就是割让给了德国,在德军控制下的地区一下子呼噜呼噜地冒出来了一大堆独立国家。

那个才叫惨呢,可能是有俄罗斯以来最黑暗的时候,上百万平方公里土地被割让给了德国人,还付了60亿赔马克的战争赔款。去看看那时候的俄罗斯,根本就认不出来了。欧洲部分不谈,在远东为了对付日本,列宁还不得不弄出来个“远东共和国”来虚与周旋。东边的库页岛本来就在日俄战争以后割让给了日本,现在连海参崴 都被日本人占了。

从那以后几乎二十年的时间里,苏维埃俄国人确实挺规矩,除了有时候输出些布尔什维克意识形态,插手中国,西班牙革命之外,没什么大动作。尤其是在欧洲人最敏感的出海口问题上几乎偃旗息鼓,好像再也不要了。连张作霖都能随随便便地就查抄了苏俄公使馆把李大钊捉了去,而俄国人也没怎么言语。

但北极熊只是在冬眠而已,甚至都不能说冬眠,因为他根本就没打盹。俄罗斯利用德国在一次大战中战败从而被禁止从事航空工业的机会,成功地把容克公司的飞机制造厂给鼓捣到了俄国,得到了航空技术,又通过“红色资本家”哈默,得到了福特的汽车技术。

北极熊从冬眠中醒过来了。

醒过来了的俄国人就要动单了,结果是大家都知道的,斯大林和希特勒合作大闹欧洲,乱报仇。希特勒要报法国人的仇,而斯大林则要把丢掉的沙皇陛下的财产全部捡回来,和希特勒对掐则是以后的事,当初两人可是好得蜜里调油情意绵绵的。两人先商量好瓜分了波兰以后再瓜分波罗的海沿岸,德国人奔丹麦和挪威去了,俄国人就弄波罗的海三国和芬兰。

第二次世界大战,虽然俄国和英美是盟国,其实勾心斗角的事情不少,特别是在胜局已定,大家讨论怎么坐地分赃的时候。俄国和美国人争斗的重点是远东。

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国分别对日本广岛和长崎进行了核攻击,8月9日凌晨,苏联撕毁1941年4月签订的有效期五年的《日苏中立条约》,发动了“八月风暴”作战,157万红军在华西里列夫斯基元帅和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指挥下分四路进入满洲,120万关东军雪崩瓦解,几乎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发表“玉音放送”,宣布接受波茨坦宣言,8月22日,苏军占领旅顺,大连。

“八月风暴”作战,俄罗斯总算出了一口憋了四十年的恶气,除了占领中国的满洲全境和内蒙一部之外,还收复了日俄战争时割让给日本人的萨哈林岛南部和千岛群岛,到现在南千岛群岛还在和日本扯皮,就是那个日俄之间一直悬而未决的所谓北方领土问题。

斯大林在听说苏军占领旅顺以后高兴地说:“我们等这一天等了四十年了”,其大俄罗斯口吻跃然而上。1945年9月6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在视察旅顺要塞的时候说:“我们用自己的行动为40年前牺牲在这里的父兄们报了仇,我们把日本鬼子打败了。”这批苏军高级将领向沙俄阵亡军人墓地献的花圈缎带上是这么写的:“1904年为保卫俄国要塞旅顺口而牺牲的战士们永垂不朽!1945年8月22日夺取了这座城市和要塞的红军官兵敬挽。”

一直到苏军撤出旅大时,苏联人还要求在旅顺口为在日俄战争中被日军水雷炸死的俄国远东舰队司令马卡洛夫立碑,因被先总理周公恩来婉言拒绝而作罢。其实苏联出兵中国东北还是在为了寻找出海口——苏联人可是唯一承认伪“满洲国”并保持了领事关系的盟国,苏联人甚至抢在了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前面承认了满洲国。

苏联红军占领了中国的旅顺和大连,但是斯大林忽略了一个因素:时代不同了。中国是战胜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是即将正式成立的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能强占了Port Arthur(旅顺的英文名字)以后改个名叫Port Stalin是不可能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身为战胜国的中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战败国德国的权益被转让给另一个战胜国日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只能撤退, 只不过是什么时候撤退的问题。

而且俄国人运气最坏的一点,是曾经是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名誉委员的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人,在内战中败给了共产国际正式成员的中国共产党人,俄国人遇上了更难缠,更强硬的对手。1955年时候的中国就曾经虎口拔牙,愣逼着赫鲁晓夫吐出了旅顺,苏维埃帝国也只好牙齿打落了往肚子里咽。毛泽东在治国方法和为人方面有可为人诟病之处,但他是一个彻底的民族主义者这一点则大可不必怀疑。

当时的赫鲁晓夫由于其所处的特殊历史环境,只能吞下一个拳头还不那么大的中国的“无理要求”,使俄罗斯再一次失去了东方的不冻港出海口。那绝非赫鲁晓夫的本意,因为赫鲁晓夫是俄国人。后来中苏之间又发生的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等纠纷都说明了苏维埃俄国人和沙皇俄国人到底有多大区别。现在不少人在研究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事件时,只注重俄国人当时的遣词用句从而得出了中共,特别是毛泽东反应过份激烈了,俄国人要搞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并无侵犯中国主权的结论。

如果只从修辞学上来讨论俄国人提出的条件,确实得不出中国主权受到侵害的结论,但是为什么俄国人需要这个“联合”的东西本身就说明了问题——他既然已经无法“单独”为什么还要“联合”呢,俄国人的目的就是要出海,突破欧美的封锁,所以毛泽东提到了历史和地理。如果不懂历史,不懂地理,就读不懂俄国人到底在想什么。

后来的发展大家都知道了,“陈兵百万”这四个字几乎成了专指中苏边境的词汇,北方的威胁就像一柄达摩克利斯利剑一样一直悬挂在中华头顶,那时从来没有人指望一旦开战,山海关能守卫一个星期以上,《士兵突击》的开场白实际上是中国陆军那时候悲壮的作战计划!

1969年的珍宝岛冲突是大家都知道的,从来没有公布过的边境冲突数不胜数,这才有了修复中美关系的举动,中国只能依靠美国的力量来制约北方邻居可能的入侵。中国只是在这最近的几年中依靠经济起飞才算摆脱了北方的威胁。

俄罗斯立国四百年,从一个小小的大公国成了世界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虽然国体从沙俄,苏俄一直变化到了现在的俄罗斯联邦,但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割断过的连续。现在的俄罗斯从来不割断他们和沙皇俄罗斯帝国,苏维埃帝国的联系。俄罗斯联邦的国歌就是苏维埃帝国的国歌,每年的红场阅兵,走在前面的永远是身穿旧式苏联红军,红海军军服的方队。确实,俄国人的铁蹄在二战中从乌拉尔山一直踏到了勃兰登堡门,但这几乎是他们唯一一次站在正义一方的战争,在此之前他们践踏过波罗的海三国和芬兰,波兰,践踏过中国的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这就是俄罗斯。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他就是我们中华的邻居,只是在和这个邻居打交道时,要千万当点心。



俞天任,旅日学者、凤凰网评论专栏作家 。代表作:《冷眼看日本》、《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浩瀚大洋是赌场》等。旅日工程师,网名“冰冷雨天”。自称一贯喜欢操心于己无关的闲事,更有凡事都一定要找出一个自己能接受的解释的怪癖,来日之后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甚多,最后解释出来了一本《冰眼看日本》,大多为荒唐之结论。最新作品《谁在统治着日本》,详细地介绍了日本的高级公务员制度,由来,发展以及利弊 。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