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如何组织颜色革命



话题首先是要回到2008年。当时在埃及的一个城市马哈拉(El-Mahalla el-Kubra)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埃及国有企业的纺织厂工人们,因为物价高涨和工资太低,准备在4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天,出来罢工。这件事情引起了一帮子在首都开罗,玩高科技的年轻人的注意。于是这群人在脸书上开了一个团体,准备在4月6号的时候,在整个埃及组织声援的抗议和罢工行动。

这个脸书团体,很快就有7万人加入响应。但是在网上搞活动,和在街上搞活动,还不是一码子事。在马哈拉的工人罢工之中,警察占领了工厂,禁止了罢工。结果就是抗议变得很暴力,示威者们放火烧了不少建筑物,警察们开始开枪镇压,最后是两个人死于冲突。而网上组织希望号召的全埃及的声援运动,却没有了踪影。这就显示出了现在所谓的社交网络新工具的软肋:你可以一下子搞出在网上搞出很多同伴,可是一离开网络,这些群体就散失得无踪无影。要搞革命,你这些工具只可以通一下风,报一下信。根本成不了大事。所以大家决定要去革命圣地去取经,取颜色革命的真经。

而这个革命圣地,就是在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于是埃及革命小子,一个20岁的博客阿德尔(Mohamed Adel),独自去西天取经。

在贝尔格莱德有一个组织,简称为CANVAS,全名叫做“应用非暴力行动和战略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NonViolent Action and Strategies)”。这个组织的形成,是因为在1990年代塞尔维亚的年轻学生们把米洛舍维奇给搞下来了。然后得意非凡的学生们决定,把他们的经验向全世界出口,从而开始训练超过50个国家的运动人士。受过这个组织训练的包括后来搞成了的格鲁吉亚、乌克兰、黎巴嫩、马尔代夫和现在的埃及。

那这个组织教你些什么呢?不是在网上怎么用新媒体去组织人群,而是在街上怎么干。阿德尔在受训一个星期之后,带着学来的宝贵知识回国了。然后他开始训练其他年轻人,最后他的组织“四月六日青年运动”和另外一个组织Kefaya,就成了这一次埃及开罗革命的主要组织力量。对最近埃及的革命带来整个中东和北非的动荡,人们的关注主要是在新媒体的运用,或者超级大国美国的支持态度如何等等。但是真正的原因,其实在于背后组织的能力:就是你有没有办法,把一盘散沙的不满者,变成街头不怕死的斗士。这个要求的不是喊口号、发宣言、找外国记者们事先埋伏,或者接受外国媒体采访,诸如此类的表面功夫。而是要靠长期的组织建设、自我约束、团结一致、和长远规划。一句话,就是你要把自己搞成一只军队那样,然后时刻准备着,静如处子。之后,就在一个火花产生的时候,要求你动如狡兔,发挥出组织力量,然后一击而中。

导致乱局的导火索其实很容易发现。比如说汽油涨价了,反对党有个领袖给人干掉了,自然灾害发生后政府反应速度太慢,或者说某个城市的警察和城管打死了一个小贩,等等。这种事情发生,通常会引发大众的怒火。可是,光是怒火不够。因为大家有火了,政府应对得当,拖一下时间,或者是惩罚几个官员,大家的火就消掉了。而要利用大家的火,把一个政府给咔嚓掉,需要一个准备非常充分的组织,抓住机会,赶紧煽风点火,把事态给搞得最大最好,让参与各方都无退路。因此所有的革命,你外行们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偶发事情,是很即兴的事情。其实不然,事实是人家已经做了几年的准备。比如说,埃及这一次,最起码有组织的准备,就进行了3年。其实在这个塞尔维亚组织出现以前,美国政府和其盟国,已经花费了无数金钱和资源,在全世界搞推翻他国政府的颜色革命。但是美国等国家的传统搞法,有些不同。美国的搞法,通常还是和比较有影响和地位的反对派组织联手。CANVAS的做法不同,他们专门找幼稚的年轻学生。这么做的原因,俺的估计,是年轻学生比较容易糊弄。因为你已经有影响的反对派组织,无论如何和政府体系,有矛和盾的复杂依赖关系,因此利益所限,也不愿意彻底和政府决裂。而通常学生们这样的外人,可以有理想主义色彩,想事情比较简单和天真,因此比较容易接受过极的运动目标,不会轻易和政府妥协,一定要以要么你政府死,要么我学生死的方法,玩一铺大赌局。

CANVAS的起家,是在1998年十月的一次聚会。这些学生们当时为了反对米洛舍维奇,已经连续游行了100天,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大家讨论了革命的困难之后,发现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塞尔维亚人民不相信可以推翻米洛舍维奇,或者不敢这么干。而反对党组织,则更多地作为反对派领导人自己捞取政治权力的工具。所以大家觉得革命的事情,只能让年轻人们来干了。而关键的重点,是如何把年轻人,给忽悠起来卖命。你不能纠缠于具体的事务中间去,比如说菜这么贵啊,工作机会少啊,诸如此类。因为政府总是可以作出一些让步,然后大家目标达到,就回去该干啥就干啥了。你革命目标就达不到了。

因此革命的目标,不是这些具体的生活问题。而是关于年轻人的自我身份认定。就是说要让年轻人们接受,革命是一件很爽、很酷的事情。要让大家相信,推动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让政治搞得成为一件很性感的事情。

就是说,搞革命,要像人家可口可乐的广告推销那样,喝可口可乐的,让人觉得都是性感的俊男美女,那么俺们的这个革命分子,也要走这一着,才可以吸引今天的年轻人。而且这个组织,决定不搞游行啊,集会啊这些传统的抗议手法。部分原因是他们的组织还搞不出那么大的阵仗。因为这些年轻人们从小看街上的恶作剧电视比较多,大家就出了一个怪招。

那就是不是大家都对政府有些怕怕吗?俺们就整些东西出来,专门让政府显得又没屁用,又让人鄙视。那么就把大家对政府暴力的恐惧,慢慢给消除掉。其中一个有名的法子,就是在一个汽油桶上面画了米洛舍维奇的头像,然后一帮子年轻人,推着这个汽油桶,到比较繁忙的大街上,向行人们兜售。如果你投一个硬币,俺就让你提一根棒子,狠狠打米洛舍维奇这丫挺的。这个法子的本意,就是如果政府你不禁止,就让人们看到你政府的软弱。当然如果你政府出来干预,那么大家就做鸟雀散,然后第二天反对党控制的电视台里面,就把你政府没有容忍力的丑态,向全世界大大传播。

其实就像现在网上号召大家去散步推翻政府一样。你不出动警力,严正以待,就表现出你政府胆小,大家就趁机上。但是如果你戒备森严,然后俺就在旁边安排外国记者们大力曝光,让人家看看你政府,多心虚啊,俺们都不出人,只是网上虚张一下声势,就让你出这么大的洋相。而且这样的事情,将来不断地搞,让你精疲力竭,防不胜防。

不过俺觉得塞尔维亚的这帮年轻人,还是挺幼稚的。这一招对付米洛舍维奇有用,用在俺们美国政府身上,没用。很简单,你马丁路德金够牛了吧?一个字,呯。查无结果。马尔科姆X,也是一个字。多少当年反政府的老黑们,这样那样的理由,就进去了。没有一个是政治犯,没有一个是因为言论自由之类。连美国总统肯尼迪,都是一个字呢。倒今天不还是一个无头案。

结果这些以搞臭政府名声为主要目的闹剧一出,报名参加的年轻人大幅增长。这个时候,人多了,队伍壮大了,就不能再躲避被警察抓。而是要改变战术,搞事情,让你抓。就是说,俺被抓俺英雄,你不敢抓你狗熊。结果是警察抓了一个,大家就搞群体事件,大规模人群包围警察局,要求放人。而塞尔维亚警察叔叔们,可能抓的时候,手法会重一点,但是进了警察局,从来不敢用人家美国对付恐怖分子的法子来和谐你,而且大部分是过夜都不会,就放了出来。于是进局子呆几个钟头,就是很性感的事情了。走出来之后,反对派和外国媒体的镁光灯咔嚓咔嚓,好像好莱坞明星走红地毯。说不定,还有美女冲上来献花呢,晚上搞不定啥好事呢,嘿嘿。结果就是年轻男人们大家争先恐后,唯恐不被抓进局子里去。你得到的第一个奖励,就是有机会穿俺们组织发了的黑衬衫,上面一个大拳头。这个是成为革命战士的荣誉。要是进了局子里再出来,你就是摇滚歌星了。这种精神上的变化,就是你本来会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现在是英雄了。反政府越来越起劲了。两年之后,这个组织就增长到了7万人。结果就是在米洛舍维奇准备在2000年9月再竞选的时候,大家就开始发力了。通过这个组织的有组织抗争,和米洛舍维奇的压制,最后就导致了他控制的军警力量,觉得他成了一个负担。于是米洛舍维奇辞职,塞尔维亚的颜色革命成功了。

不过,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大家。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那么这个组织,哪里来的钱,可以支持搞这么长时间的专业运动。这个一直是该组织的秘密,但是后来还是被揭开了。这个组织的资金,一直是来源于美国政府。得知了这个真相,该组织的7万名会员中,绝大多数人觉得自己给人出卖了。于是大部分会员退出了该组织。不过不要紧,米洛舍维奇已经倒了,南斯拉夫反正已经分裂了,塞尔维亚的大局已定。

没有退出去的领导人物,下一步做的就是出口。第一个目标,就是俄罗斯的主要外围,白俄罗斯。但是这个计划,没有成功。因为白俄罗斯的学生组织,被政府给渗透,然后就中了政府的反间计,大伙儿给搞散了。而在格鲁吉亚就获得了2003年11月的玫瑰革命的成功,然后就是乌克兰橙色革命,都有这个组织的训练功劳。接着就是在南非训练津巴布韦的反对派人士。这个时候,该组织的领导人波波维奇成了塞维尔亚的国会议员,开始创建第一家无线互联网供应商(当然无人知道人家资金的来源)。今天他是塞尔维亚的大亨,最大的互联网供应商和电话公司的老板。然后他的公司,就专门出资为CANVAS在全世界训练颜色革命组织。

当然美国政府的影子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和欧州安全理事会都出资,专门请他们帮助培训人才。只不过,这个组织的训练,只是在一些比较弱的国家,取得了成功。如果比较一下格鲁吉亚,毕竟还是和朝鲜,不具备可比性。而且美国比较感兴趣的,就是你可不可以搞一次对付朝鲜这样的?

于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案例,就是如何培训缅甸的反对派,去推翻军政府,来实验这个组织的颜色革命药方管不管用。

缅甸大家可能还记得,就是在2007年9月的时候,因为国际油价飞涨,缅甸军政府取消了燃油补贴,导致油价上涨了5倍。结果就是和尚们上街了。当时组织这事情的和尚,叫做Kovida。他当时24岁,把自己的僧衣给卖了,然后用钱印发大量传单,邀请和尚们出去散步。结果就是9月19日,400个年轻和尚,加上一些年轻学生,就引发了后来的袈裟革命。其实Kovida当时是看了一个纪录片,就是关于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如何被搞下台的《推翻一个独裁者》。这个纪录片当时是有意给加上了缅甸文的字幕,偷偷地在缅甸私下传播。结果看完了电影的Kovida大受鼓舞,就勇敢地带着和尚们上街了。因为他心里想,你缅甸军政府,还敢向俺们这些神的代表开枪?杀杀反对党,你还有胆子,神的代表,哼哼。可是他错了。和尚们人也死了,牢也坐了。缅甸军政府仍然稳坐泰山。

于是CANVAS接受了任务,开始他们的新人培训。大概是2010年,14个年轻的缅甸反政府人士,在海外接受训练。他们的领导人用了一个代号,就是K2。在训练中,波波维奇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和他训练津巴布韦反政府人士一样,受训的学生们之间缺乏足够的信任。当时在南非训练津巴布韦人士的时候,参加受训的人们来自于两个不同的团体。虽然大家都恨津巴布韦总统穆加比,但是两个团体之间不合,内斗严重。来受训的缅甸学生们互相并不认识,因此是一个隐患。

从波波维奇的多年训练经验中,最好训练的,就是格鲁吉亚和越南这些国家的年轻学生,因为这些国家相对开放,大家上手很快。乌克兰也是一样,但是缅甸,则是政府控制比较严,所以学生们的学习成绩,有些滞后,和白俄罗斯的学生差不多。主要问题,就是鼓动他们非常非常困难,因为大家属于极度悲观的类型。你一大堆激动人心的说话之后,一看大家,眼睛里面是半点火星都没有。当然比缅甸还要麻烦的,是在汉城训练朝鲜的年轻学生。个个庄严肃穆地坐在那里听讲,两天的教育之后,波波维奇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有没有效。因为人家朝鲜学生们的面部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仍然像一个纪念碑那样竖立在那里。

导师们也常常换些教学方式。通常是来自于非洲、拉丁美洲,或者格鲁吉亚那样的,就是有说有笑,生动活泼。而对来自亚洲、中东和其他东欧的受训者,教学的方法,就比较正规。选用的教材则是相同,主要是训练津巴布韦和白俄罗斯的学生们的过程中,开发出来的。有人曾经质疑,这些教材对穆斯林社会是否有用,但是经历了黎巴嫩和马尔代夫受训的学生们,回去发动了成功的颜色革命,说明应该还是行之有效的。

训练缅甸的学生们,最主要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如何把大众给煽动起来。另一个就是如何克服大家的恐惧。因为缅甸不是塞尔维亚。在塞尔维亚,你把米洛舍维奇的画像,用油桶去滚,顶多关你几个小时。可是在缅甸,你要是用这个办法对付丹瑞,那人家就关你十几年。而且学生们对非暴力的理解是,你是被动的,保持你的道德很高尚。波波维奇的回答是,这个看法不对。他引用了孙子的军事思想来教育大家,非暴力战斗,是战争的一种形式,只不过没有直接用枪炮而已。就是说非暴力战争,是不是道德,并不相关。并不是你在道义上占了上风。你选择非暴力,是因为对方比你强大,你必须选择这个手段和人家开仗。因为你靠暴力,打不过人家,而且还会失去中产阶层对你的支持。用非暴力手段,搞得你自己楚楚可怜,是可以换取大多数人民的同情。而大多数人民的取向,是会影响警察和军队的行动的。毕竟这些暴力工具,是来源于这些大多数人民的子弟。

第二个观点,就是你不要一想到非暴力运动,就想到大规模的集会、游行和示威等等。除非你最终得到大部分人民的支持,你千万不要搞游行示威。因为如果你号召游行和示威,出来的人太少,你就自己毁了自己的信用。大部分人民都看你的笑话,因为人家觉得你是一帮废物,那么骑墙派们就不会倒向你这一边。而且示威游行的时候,你的领导们被抓了几个,打了几个,说不定还死了几个,就歇菜了。结果缅甸学生们那个认同啊。可是你游行示威不行了,那该干啥子呢?然后大家看录像,甘地他们的,曼德拉他们的,马丁路德金他们的。最后就是大家自己想,如何搞宣传?比如说唱歌,祈祷的时候,或者是葬礼的时候,大家都可以宣传嘛。比如说缅甸,还有津巴布韦,禁止你五个人集会。可是俺没有集会,俺们5千人来参加葬礼,你怎么办?所以说运动队员们死了一个,大家就一起开葬礼,你警察总不能对着葬礼,开催泪弹吧。

其实这次埃及和中东的抗议活动,祈祷和葬礼,都被运用得很充分。那么下一步是什么?这里就要介绍一个美国专家,叫做Gene Sharp,中文叫做夏普。他在1993年在泰国,专门为缅甸反政府组织写了一本书,叫做《从独裁到民主》,被称为颜色革命的教科书。夏普的外号,叫做非暴力战争的克劳塞维茨。波波维奇是在2000年的时候,在美国陆军上校,做过美国驻缅甸武官的Robert Helvey的介绍下,认识了这位颠覆大师。那个时候,波波维奇的组织已经有2万人的队伍了,可是运动的方向有点糊涂了,似乎前面遇到了墙壁,不知道如何运用自己手上的人马,来搞倒米洛舍维奇。这个时候Helvey就解释道,任何政权能够生存,在于其管理的人民的顺从。

所以你的主要方向,就是要把这个顺从给扒拉掉。就像一个房子一样,靠的是支撑的柱子。你只要把支撑政府的柱子,一根一根给扒拉掉,那这个政府就非垮不可了。

其实当时米洛舍维奇的支柱里面,有两根已经在无意识之中干了。一根就是年长者,是米洛舍维奇的主要支持者。可是当16岁的年轻学生们不断被警察抓起来,被政府指责为恐怖分子,已经慢慢地让祖母们很不愤了。另一根就是警察队伍。波波维奇的年轻人们对警察叔叔非常尊敬,经常在电视摄影机的镜头下面,手捧鲜花和糖果,给警察叔叔们送去。而且每次要和警察叔叔对抗,大家都不是骂警察叔叔(比如说香港的抗议学生们那样),而是为他们欢呼。欢呼的镜头,大家可以在埃及军队进解放广场的时候看到埃及学生们的动作。其实你只要安安心心地让军队到达人家的站岗地点,让人家完成如山倒的军令要求,又不要去围追堵截军队人员,不要把人家无辜的士兵给杀了,军队也不会吃饱饭没事干,拿你当枪靶子。给警察叔叔送花的镜头,在巴林可以看到。虽然警察们用子弹作为回礼,不过相信会影响未来的政府支持率。

于是缅甸学生们把自己放到了缅甸社会的各个阶层里,开始了画图工作。这个是波波维奇的主要战友迪吉诺维奇的发明,就是把对社会有影响力的各个阶层,进行一个评判,看他们想要得到什么,和对政府的支持度有多大。这个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在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间里面,你搞清楚那个阶层,对政府的支持,晃动了。然后要搞清楚,在缅甸历史上的那个事件,导致了这个晃动。说白了,这个就是每个中国人都明白,毛泽东主席搞过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的阶层分析。就是说谁是俺们的朋友,谁是俺们的敌人。然后你就根据这个报告,去发动革命的主要队伍,去寻找革命的同盟军,然后去统一战线里面团结可以团结的阶层。

结果就是缅甸的受训者们很快把图给画出来了。学生们想要私人的学校。商人们想要可以信赖的银行系统。农民们想要国家的粮食补贴。这些要求里面,有哪些东西没看到?民主!人权!看到没有?没有人要民主和人权!对人民来说,民主人权就是狗屎。波波维奇很直率地告诉他的学生们。没有人对这些东西放个屁。你听到那些反对党领袖大言不惭地天天发表演说,说民主啊,人权啊,都是扯蛋。因为这些东东,对老百姓没有屁用。记不记得甘地的食盐游行?人家的诉求,不是“英国佬滚出印度”,而是俺们要自己做盐。

下一步就是如何行动了。不是那种声势浩大,引得外国媒体围观那种行动。而是非常非常小,一步一成功,风险非常小,成本非常低,危险也不大的行动。马上有学生说,要是我们大家某一个时刻,在窗户那里点燃蜡烛,当然政府没有办法逮捕一万人,但是总是可以找到一个,抓他的全家,来杀鸡给猴看,是不是?当然了,导师同意这个看法。那是因为你的动机是政治性的。你可以搞不政治性的嘛。比如说,你政府是不是电力供应不够?于是大家想到了一个问题。因为仰光政府已经不收垃圾了,那么俺们可以搞20个年轻人,去收垃圾,然后搞到更多人加入,然后找到市政府,交一个影响力大的人士签名的请愿信,告诉政府,这是你的问题。这个法子得到了导师们的赞赏。其实这个就是发展平行的管理机构,取代政府的功能。这一招叫做米奇尼克战术,是当年为波兰工会量身订做的。对缅甸来说,你们当年不是在2008年的拉尔基斯台风之后,参与了自发的清理尸体运动?好,如果市政府对你们的清理垃圾运动,不理不睬的话,怎么办?俺们就把垃圾扔在市长的眼皮底下,有缅甸反对人士很爽地说。大师笑起来。你还是可以选择低风险的办法,就是给垃圾拍照,拿去给政府看。

另外一个组讨论的结果,就是要开展一个光脚行动,来纪念袈裟革命的和尚们。这个主意就是要以100个年轻人开始,用电邮或者社交网络把他们组织起来,大家光脚去公共场所。因为庙里要脱鞋,所以就先从庙里开始。然后在地上抹上颜色,结果就可以看到多少脚印,知道有多少人参与了。可是政府来抓你,怎么办?大家就带着一双坏了拖鞋,拿给警察看。或者说,俺准备跑步呢。但是人家看到了你的脚印,就跟着脚印,去抓你了。那就晚上做,这样你搞不清楚谁干的。不过人家警察没那么笨,这个还是很容易被追踪到。最后灵机一动,不如让猫狗们来干?在缅甸有很多流浪猫和流浪狗,俺们给他们东西吃,然后前面放着颜料,它们就会展开光脚行动了。大家即刻容光焕发了,民主猫狗斗士!多刺激啊。

最后的训练内容,就是让缅甸的学生们观看2008年,由丹麦人拍摄的记录缅甸袈裟革命的记录片。其实这个片子,大家以前都看过,还为自己是其中的参与者而激动万分呢。但是经过CANVAS训练之后,大家的视角大不相同了。俺们确实好勇敢,好感人,可是,可是,俺们怎么那么死蠢啊,那么没脑啊,那么不负责任啊!

学生们的观感是,那样的革命是不会成功的。因为没有组织和纪律,大家一冲动地上了街,提出的革命目标是无法达致的。对,导师们首肯到。现在你们开始明白,俺们说的非暴力运动,和你们干过的是彻底不同的。之后,你们就知道应该怎么干了。

但是CANVAS训练了50多个国家的反政府组织,并不是每个国家的颜色革命,都可以拿出来炫耀。据他们自己的分析,最成功的国家,是因为他们训练的学生们,就是这些国家的反对组织领袖人物。比如说格鲁吉亚和乌克兰。而在伊斯兰国家的训练,最成功的是黎巴嫩。可是在伊朗,绿色革命就没有成功,因为他们训练的组织虽然有用,但是整个运动的领袖并没有采纳他们提供的战法。

波波维奇建议,伊朗的推翻政府运动,不应该以选举舞弊作为诉求。因为除了你的坚强支持者之外,大部分的选民都是打酱油的。你在选举舞弊上面大作文章,和人家这些人的切身利益没有太大关联,反而觉得你政治上不成熟,参与政治游戏,结果符合自己的利益,就接受游戏结果。不合自己的利益,马上就要推翻游戏规则。毕竟你说人家舞弊,那你自己就干净了?或者说,既然系统可以舞弊,你没有舞过人家,不是说明你没用?你要是这么没用,俺骑墙派怎么敢跟你混?所以你闹事,也是在为你自己的利益。俺们没有必要出头为你死。而且你闹得越欢,人家政府担心俺们的态度,还嬉皮笑脸地跑过来送钱给俺们花呢。所以唤醒民众,是痴心妄想,但是民众也不在乎你是否成功,人家就是打酱油。你们自己和政府,谁最后打赢了,不关俺们的事。只要不要忘记,过来送酱油钱就是了。

因此波波维奇的看法,是伊朗的推翻政府运动,应该像甘地的食盐游行那样,以生活诉求为马甲。比如说用力点,集中在失业、低工资、和腐败。因为伊朗的人口结构和突尼斯、埃及等国家差不多,有不少年轻、相对教育不错的城市人口。这些诉求比较容易忽悠起来。在他的眼里,差不多类似的,可以颜色革命掉的国家,大概包括阿尔及利亚、安哥拉、柬埔寨、埃塞俄比亚、哈萨克斯坦、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甚至俄罗斯也值得一试。

当然缅甸和朝鲜的难度要相对比较大,毕竟反政府行动的自由空间比较小。培训完的缅甸学生们在问道会不会回国后,立即着手他们讨论的方法。不少人的回答,还是找其他人干比较合适,俺们嘛,就出出主意好了。埃及的学生,受到的训练和缅甸的学生一样。不过人家一回国,就开始干了。大概在2010年的四月,报道埃及抗议活动的图片,在塞尔维亚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怎么埃及抗议组织“四月六”的旗帜,上面的那个大拳头,俺们好眼熟呢?阿德尔带回去了一大堆翻译成阿拉伯文的教材,包括配上了阿拉伯字幕的《如何推翻一个独裁者》的录像带。而之后的所有训练、组织和活动,阿德尔都一直保持和CANVAS的联系,并不断提问,获得课外补习。

在阿德尔的阶级分析图中,埃及军队的地位至关重要。因为针对埃及军队的动作,比如说美女上去献玫瑰花啊,抱个小孩子上去给士兵哥哥,坐一下坦克的炮筒啊,都按照计划实行。

在抗议活动进行的一月二十五号之后,一本26页的手册叫做《如何聪明地抗议》在埃及被广泛派发,而且这个册子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中东和北非。里面是教大家,如何去占领政府的建筑物,如何和警察、军人接触,如何互相保护等等。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如何保持统一战线,比如说在解放广场,穆斯林们祈祷的时候,基督徒们就出来围坐,保护他们。而基督徒们要祈祷的时候,穆斯林们就保护他们,等等,都是CANVAS的教材里的重点。

当然要达致的目标,是不是现实,是很重要的。埃及革命的目的,是要干掉穆巴拉克,而不是要改变埃及军人政府执政的现状。而这个不要穆巴拉克的穆巴拉克体制,或者说美国主张的那样,没有穆巴拉克的穆巴拉克政府,还是可以得到军队的支持。不然的话,你一张口,就要动人家军队的蛋糕,那么你送过去的是玫瑰,收回来的还是子弹。

当然这之后,埃及的局势,甚至整个中东和北非的局势,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那就不是任何人可以控制的了。点火容易,灭火难。CANVAS的本事,是推到一个现存政府,至于如何重整河山,如何建设,那就不是人家的本领了。其实看中东和北非,在1950年代的风起云涌的反殖民地、反帝国主义的民族独立和国家自主运动,靠的是新军里面培训的军官们完成的。那时候的纳赛尔,现在的卡扎菲,以及后来派生出来的萨达姆、萨达特和穆巴拉克等等,都是那个浪潮之后产生出来的军事强人。

当然除了这些军事强人政府之外,就是没有被冲垮的国王体制,比如说沙特、约旦、巴林、阿尔及利亚和科威特那样的。另外就是被推翻的国王,然后在美国支持下复辟的伊朗,然后又被推翻,出现宗教领袖领军的新模式。

那么这个第二波的社会大变革,会给大家带来什么,现在还只是一个序幕。

在利比亚内战中的东部反卡扎菲地区,参与过伊拉克战争,和美军战斗洗礼的基地组织战士们,在也门的基地组织们,在索马里的同盟军,会寻求更大的运作空间。在埃及、沙特和巴勒斯坦等地的穆斯林兄弟会,也不会闲着。从伊拉克、巴林、也门、黎巴嫩到沙特的什叶派民兵们,也蠢蠢欲动。

中东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俺们这些局外人,还是等到汽油价涨到5美元的时候,再感叹民生之艰难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