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近平路线的浪漫与现实

杨伟中


十八大前后,海内外政治观察家针对中共新领导层可能采取的路线进行大量解读,甚至是某种「善意曲解」,就像过去十多年人们对「胡温新政」、「胡温体制」所进行的脑力与文字劳动一样。

精英思维强国梦

在这些解读当中,「习近平=改革派」的乐观声音似乎是主流,有位海外华人学者更在书中热情的预言习近平会开创「中国民主的新纪元」。乐观派似乎理由充足,首先是「血统论」,习仲勋素以民主开放著称,「老子英雄儿好汉」,习近平势必会继承父志。其次是「经历论」,习近平先插队务农,后志愿到基层任职锻炼,深入群众,了解民瘼。最后是「关系论」,习近平善于团结人,有群志同道合的兄弟,和军方素有渊源,有足够实力来推动改革。

这些观察有一定的价值,但却也有一些反证。15岁由中国归化日本的《产经新闻》北京特派员矢板明夫就认为,习近平「并未继承到父亲的政治立场」,是「与父亲截然不同型态的政治人物」。许多观察家也承认,习近平的从政经历固然有重视廉政、信访和法制的花絮故事流传,却少有真正的改革实绩。

我们确实很难推论父辈的政治理念,必然原封不动的为子女继承,薄一波在毛泽东「继续革命论」下横遭整肃,薄熙来却唱红打黑,反而成为毛派的英雄。习近平作为「红二代」群体的一员,出身对他最深刻的影响,未必是民主理念,而是一种对于父辈打下的江山,怀抱「当仁不让」的「主人翁意识」,这可能也是他和出身平民的胡锦涛最大的不同。

「红二代」这种意识,从坏的方面说,往往发展为更浓烈的特权、权贵意识,勇于攫取政治和经济权力,漠视平民百姓;另方面,则是某种「以(党)天下为己任」的精英思维,在当前的时局下,这种精英思维表现为对内要救党图存,对外则要实现强国梦想。

掌握着各种讯息管道的中共当局,比最激烈的反共人士都了解自己面临的统治危机。和「红二代」、刘少奇之子刘源关系密切的张木生就曾公开以「抱着定时炸弹」来形容国内外时局的严峻,张木生痛心的是,胡锦涛这一代领导并非不了解情况,但是竟「下定决心」,「绝不作为」,只等交班,他强调「新一代的党中央集体领导,不会允许这种状况继续下去」。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习近平确实有可能推动某种程度的「改革」,但这种「改革」和前述乐观派心中的「改革」大概不是同一件事。

先治党争取民心

理由很简单,第一,我们不能低估当局「维权」(权力,而非权利)与维稳的决心,不用期待出现自己让渡权力的「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这是天安门事件和苏联瓦解后,中共高层得出的「教训」与共识。第二,我们不能拿西方政治理念(自由主义、社会主义等)的框架来理解中共,它有时或许会基于实用主义的考虑(应付左边或右边的反对派、应付西方)采用某些西方式的政治语言,但它的核心思维始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习近平在十八大后南巡深圳,对外释放改革讯息,实际上却在南巡的内部讲话中,一方面表示改革决不会「往西方普世价值、西方政治制度方面改」;另一方面则强调苏联之所以崩溃是因为「理想信念动摇」,在危机时刻「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目前看来,习近平坚持的「中国特色的改革」大概是从「治党」出发,希望在反腐败这个议题上争取民心。此外,可能会在坚持党管媒体的前提下,放松某些言论管制,在某些民生或局部的政治议题上放宽批评的尺度,也可能会在「法制」层面(而非以民主立法、司法独立为前提的「法治」)进行一些局部改革。至于改革的道路能走多远,一方面,从中共当局的思维来说,是不能根本触动维权、维稳的大前提,另一方面,就要看公民力量茁壮与成熟的程度了。


2013年4月10日

(前中央广播电台副总台长)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