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陕西律师呼吁公布人大代表联系方式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将于3月5日在京召开。人大代表是人民的代言人,人大代表与人民如何进行沟通,这一问题再度引起关注。

群众有事找不到代表?

《中国青年报》2月23日报道,2月21日,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的律师段万金向省人大常委会寄送了《关于公布陕西省人大代表联系方式和工作单位的建议函》,要求人大常委会公布陕西省人大代表的手机联系方式、工作单位以及相关履历,解决社会热点问题中人大代表缺位、群众有事找不到代表的问题。

此前,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在网站上公布了该省本届578名人大代表的名单。但是,段万金认为,只公布人大代表所属的区域、性别,是远远不够的。在建议函中,段万金表示,在陕西省2012年出现的一些热点事件中,听不到人大代表的声音,“普通民众还没有养成有事情找人大代表的习惯,可现在的问题是,即使他们想找,也很难找到。”

段万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要畅通人民和人大代表之间的联系通道,公布所有人大代表的手机联系方式、工作单位、简历以及代表的侧重方向。这样一来,人民群众随时能找得到自己的代表、反映自己的诉求,而人大代表认为有必要的,也可以向有关机关提出意见建议、质询,甚至启动罢免程序。代表与群众的联系应该成为一种习惯、一种生活方式。

2010年10月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下称“代表法”)第四条、第四十五条规定,“代表应当与原选区或原选举单位和人民群众保持联系,听取和反映他们的意见和要求,努力为人民服务”,“代表应当采取多种方式经常听取人民群众对代表履职的意见,回答原选区选民或者原选举单位对代表工作和代表活动的询问,接受监督”。但是,代表法未规定人大代表如何与人民群众保持联系,以及是否需要公开自己的联系方式。

多地先例:限于公布代表办公室电话

在实践中,为解决人大代表与民众沟通的问题,个别地方人大常委有过公开代表联系方式的先例,但多限于公布代表的办公室固定电话。2008年2月27日,昆明市人大在《昆明日报》上公布了该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438名代表的姓名、工作单位、职务和办公室电话。同年3月31日,山东潍坊市人大常委会在潍坊人大信息网上公布了包括市委书记、市长在内的566名该市人大代表的姓名、工作单位、职务和办公室电话。

不过,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记者按照公布的电话,连线了十几位潍坊人大代表,发现只有两三个人电话是代表本人办公室的电话,大部分电话是代表单位办公室电话。

代表公布手机号码?电话被打爆

也有零星几个代表曾经在媒体公开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结果常是手机被过于热情的民众打爆了。

《辽沈晚报》报道,2008年4月,8名沈阳市人大代表通过《沈阳日报》等媒体公开了自己的关注领域和电话号码,其中多个是手机号码,代表们收到的来电数量猛增,一位代表称自己一天接听的电话量从最初的20个猛增到200余个,以致“代表电话不好打”,部分代表也直喊“吃不消”。一名代表对此表示,“我们国家的人大代表不是‘职务代表’,就是说代表每天也有自己正常的工作、业务,打扰了这个(指本职工作),代表可能什么事也做不了。”

市级人大代表公布手机号码已收到如此多的“直电”,如果是全国人大代表公布手机号码呢?《南方周末》此前报道,2008年3月20日,首个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胡小燕通过媒体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QQ号码后,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几乎将她的手机打爆,每天都有上千个未接来电和上千条短信。实在撑不住,她只好关机,这又引发了不少农民工和媒体的质疑:公布号码又不接电话,不是在忽悠吗?

到2012年,胡小燕收到的电话和邮件,已经比当初少了许多,但每天的电话依然会有十几通。除了最常见的讨薪维权、工伤索赔、子女教育等问题外,找上门来的人也有形形色色的人等:有人说自己没钱读大学,让胡小燕给他钱;有人说自己想要自杀;甚至还有人让胡小燕帮忙找儿媳。

前述《法制日报》报道称,有专家认为,从操作层面,人大代表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如果强制他们去接听、处理每一位群众的电话,他们哪有时间从事、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更多的意见则认为,作为人大代表应该对选民负责,这是代议制的基本要求,听取民意、反映民情是人大代表的应尽之责,如果连履职的时间都 没有,就是不称职的代表,理应被罢免。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