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我接到了收容审查票。
我正在放茅,这几天肠胃不太舒服,难闻的气味连我自己都有些受不了,简直是在毒化空气。我在努力着,憋着气下沉,好让身体里的残渣余孽赶快排出来,真不愿看到我的两个陪号掩鼻蹙眉难受的样子。
“老高,快点儿成不成?我们哥俩快受不了!”Q陪号开玩笑地但又急切地对我说着。
“我这就完了,对不起哥们儿啦!”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任务完成了,刚刚要站起来。
哐的一声,安四所的牢门打开了。筒道值班警察已经站在了大牢门口。
“干什么那?聋啦?开门都听不见。”他粗声大气地训斥着我们。
我们号里3个人谁也没有答话,因为我们3个人因我放茅的特殊原因使得我们错了。
“高洪明,快点!别磨啦!”筒道值班警察指名道姓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正系裤子那,这就完事儿出来。”我一边系皮带一边赶忙答应着。
“就你事儿多,快点儿吧!”他不讲道理地催促着我。
“完啦,走吧!”我一脚迈出了牢门。
哐的一声,牢门关上了,锁上了。
我习惯的走在筒道值班警察的前面,眼不斜视地朝着看守所大铁栅栏门走去。
我不经意地向前看去,一眼就看见预审处的那两个一胖一瘦的预审员在看守所铁栅栏门外双双在等着我。我几步就来到了铁栅栏门前,筒道值班警察也随后走到了我的跟前。
铁栅栏大门哐啷一声,吱吱扭扭地被看守大门的警察打开了,我赶快抬脚迈出了看守所的铁栅栏大门,接着吱吱扭扭地哐啷一声看守所的铁栅栏大门又被关上了。
“高洪明,这回怎么这么磨蹭?”那个胖乎乎的预审员在没头没脑地责问我。
“我在闹肚子,刚放完茅。”说着我头也不回地径直向预审楼走去。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不一会儿,我就来到了那个一直审讯我使用的预审室,我一屁股坐在了那个坐不惯也得坐的特制斜面木桩椅子上,满不在乎地等着他们。
“高洪明,站起来,站好喽!”瘦子预审员一进门就嘿呼我。
我习惯听喝地站了起来,我看随着胖乎乎的预审员进来的还有两个着装警察,而且两个预审员今天也着装整齐,我猜想这次可能不是一般的审讯了。
胖乎乎的预审员快步走到办公桌后面办公椅上坐下,那3个警察也一本正经地坐在3把椅子上,审讯室里的气氛顿时安静了,声音暂停了。胖乎乎的预审员慢腾腾地站了起来。
“高洪明,听好喽!我现在向你宣布对你进行收容审查的决定。”他自以为有些法官庄严感的样子在对我说着。
“根据国发56号文件之规定,现在对你实行收容审查。”他一字一句地念着。
我还没有反映过来,胖乎乎的预审员已经绕过办公桌来到我的面前。
“高洪明,听清楚了吧!你签字吧。”他把一张公文纸递到我面前,一边对我说着一边用手指指点着。
我一只手接过这张对我进行收容审查的决定,我只轻轻地扫了一眼,就气愤地坐下了。
“谁叫你坐下的?起来!”胖乎乎的预审员一反常态地对着我喊了一声。
“我问你们,什么叫收容审查?凭什么对我进行收容审查?”我腾地站起来,毫不示弱地毫无顾忌地大声质问他。
胖乎乎的预审员愣了一下,回到办公桌后面办公椅上坐下,准备慢悠悠地回答我的问题,那3个警察依旧坐在那里,眼睛都在看着我,但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映。
“收容审查就是收容审查,你自己看看国发56号文件好了。”胖乎乎的预审员毫无逻辑性地一字一句地回答我。
“高洪明,你坐好了,慢慢说,有的是时间。”他似乎有准备似得说着。
我坐下来,尽管特制斜面木桩椅子不舒服,我也觉不出来了,因为胖乎乎的预审员的回答使我非常气愤,气愤使我的注意力集中在气愤上。
“你说收容审查就是收容审查,这句话等于白说,等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反问他。
“收容审查就是收容审查,这可不是我规定的,这是国家制定的红头文件。”他似是而非的回答我。
“我知道收容审查是国家制定的红头文件,你让我看看好吧!”我以守为攻地向他提出自己的正当要求。
“对不起,我们没有义务给你提供红头文件!”胖乎乎的预审员一副耍赖的样子。
“那你们给我念一念国发56号文件怎么样?这总可以吧!”我退了一步,继续向他提出自己的合乎情理的要求。
“我也没有国发56号文件,即便我有,我也没有义务念给你听。”胖乎乎的预审员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狡辩地回答我。
“照你这么说,我不可能看到或听到国发56号文件了,那你们说我怎么才能看到或听到国发56号文件呢?”我继续刨根问底地向他提出自己的最低要求。
“这个问题是你自己的事儿,你可以自己解决,我可管不了!我也不是有国发56号文件,故意不给你看。”他用无辜无奈地口吻回答我。
不知不觉地我刚才的气愤慢慢消失了,鄙视他们、看不起他们、可怜他们的感觉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此时,我觉得他们真的太可笑了,竟然不敢让我看看国发56号文件,公安机关怎么心虚地成了这个样子?
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公安机关对我实行收容审查是没有什么过硬的法律根据的或者说公安机关对我实行收容审查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合法理由。
“预审员我向你提个问题可以吧?”我不再就自己的要求提出问题了,我心平气和的问。
“可以,说吧!”胖乎乎的预审员恢复了平时的脸色和态度,他通情达理地回答我。
“你们知道我好歹也是自考法律本科毕业,我知道有劳动教养的规定,真不知道有收容审查的规定,这个规定是哪年制定出台的,您能告诉我吗?”我在诚恳地向他请教着。
“好像是1980年,具体条文我可记不清了。”他心里在提防着我的问话。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再问什么了。”我停止了提问,因为我已经看清楚了,我不可能再问出什么来啦。
“好!你没得问啦,你就在收容审查决定上签个字吧!”胖乎乎的预审员松了口气说道。
“我没看到国发56号文件,也不知道为什么收容审查我,就让我签字,这不合乎情理吧?这不合乎法律手续吧?”我对他让我在对我实行收容审查决定上签字提出了异议。
“高洪明,你没有看到的文件多了,你不知道的国家规定多了,你该签字就签字,你签不签字与对你实行收容审查执行没有法律效力,我劝你还是签字吧!别跟我们过不去怎么样?”胖乎乎的预审员在自圆其说地对我解释着劝说着。
让我奇怪不解的是,胖乎乎的预审员与我你来我往的争辩场合,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有一个警察站出来帮助他一把呢?此事至今令人不解,我猜想这种场合,可能是其他人多说无益,于事无补罢了。
“好吧!那我就签字,我也不想给你们找麻烦,我倒挺理解你们的。”我通情达理的说。
“那你过来在办公桌上签个字吧!”胖乎乎的预审员脸上烟消云散的样子对我说。
我欠欠身子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把那张让我捏出了个手印儿的收容审查决定放在办公桌上,站在那里等着签字。
“给你笔,签吧!”胖乎乎的预审员一边轻松地说着,一边把一支签字笔递到我手里。
我拿起这支不寻常的签字笔,笔走龙蛇,一挥而就,在签字处签上了高洪明3个字,在日期签字处签上了1994年6月15日共计10个字,含7个阿拉伯数字和3个汉字。
我签完字,一转身就回到了那把特制斜面木桩椅子前,理所当然地坐下了。
胖乎乎的预审员没有顾得上说什么,马上拿起那张收容审查决定仔细看了看,他松心了。我看那3个警察也放松了,自由散漫地坐在那里,也没说什么。
“高洪明,完事了,送你回号里吧!你们快开饭了。”他满意地对我说着。
“走吧!我还真饿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墙上的挂钟已经快下午4点啦。
一路无话,简短截说,胖乎乎的预审员自己把我送回了看守所,筒道值班警察又把我送回了安四所牢房。
两个陪号一看我回来了,赶紧凑过来问长问短。
“老高,这回提审怎么样?”C陪号低低的声音抢先问了一句。
“这回提审他们宣布给我收容审查了。”我一股脑地告诉了他。
“收容审查3个月,上次我犯事就是收容审查3个月。”C陪号声音大多了,他告诉我。
“我还真不知道有收容审查这一说;时间是3个月,预审员也没有跟我提。”我回答他。
“你知道不知道也没啥关系,反正人家要收容审查你,你也没辙,八成你要劳动教养,3个月后你听信儿吧!”C陪号是二进宫,他把自己的经验毫不保留地告诉我。
“老高,喝口水,歇会儿吧!马上就开饭啦。”Q陪号关心地提醒我。
“谢谢!把我的水杯递给我,我现在是又渴又饿,先喝口水等吃饭吧!”我客气地回答。
Q陪号勤快地把已经倒好水的瓷水杯递给我,我一口气把水喝完,我还没来得及把水杯放下,就听到咚咚敲门声,送饭的劳动号已经送饭来了。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