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西 藏 的 危 机 与 前 景

项小吉

华盛顿DC西藏问题研讨会发言提纲

 




1. 西藏问题

西藏问题究竟是主权问题,还是治权问题,还是人权问题?

西藏问题是属于外来入侵,还是民族冲突,还是专制压迫?



西藏问题是主权问题,治权问题,还是人权问题?

主张西藏独立的人士认为西藏问题是主权问题,是殖民与反殖民,占领与反占领的问题。

主张西藏自治的人士认为西藏问题是真自治与假自治的问题,是高度自治与有限自治的问题。

而国际人权人士则只关注西藏的人权问题,尤其是宗教文化自由问题。

达赖喇嘛主张“中间道路”,争取以主权换治权,即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不寻求西藏的独立,只要求西藏能像香港那样有“高度自治”。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得到多数流亡西藏人的认可。在我看来,与其说他们认可“中间道路”,不如说他们认可达赖喇嘛。因为如果达赖喇嘛主张西藏独立,他们同样会认可。


西藏问题是不是民族问题?

在汉人看来,包括一些异议人士看来,西藏问题既不是民族问题,更不是国际问题,而是国家制度的问题。因为共产党并不只是压迫少数民族,共产党主张的是阶级压迫,实际上它压迫的是所有非专制集团内部的人。

在主张西藏自治的人士看来,西藏问题是民族压迫问题,是民族之间的压迫。哪怕有些优于汉人的政策,那也是以主权治权为代价的怀柔政策。至于你们汉人之间的压迫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在同情和主张西藏独立的人士看来,西藏问题是侵略占领的问题,是一国占领另一国;而不是民族冲突问题,不象塞浦路斯,只是土族与希族的冲突。西藏问题也跟中国的专制制度关系不大。这就像当年日本侵华,在中国人看来这是外来侵略,而不会把它看成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压迫或者是汉族与大和民族的冲突。西藏与中国是中藏关系,而不是汉藏关系。


西藏问题是不是民主问题?

许多中国的异议人士认为西藏问题是由于中国现在的专制造成的,将来中国民主了西藏问题就不存在了,至少会好解决了。

在我看来,中国民主不民主与西藏问题的解决关系不大。民主了不一定会改善西藏问题,满足西藏人的独立要求或自治愿望。到那时,国会立法取消民族区域划分及优惠政策,情况更恶化也说不定。俄罗斯民主了,车臣问题依然无法解决。过去从清国到北洋到民国都不民主,也没出现今天的西藏问题。那时虽然没民主,但西藏与清国和中国的关系还不错。即使将来中国民主化,并且实行联邦制,可能会解决西藏的自治问题,但不一定能满足西藏的独立问题。



2. 西藏危机



首先是侵略占领造成的国家占领与领土分割。

其次是开发掠夺造成的环境破坏与资源流失。

最后是殖民同化造成的文化消亡与人种变异。



国家占领与领土分割

对一个民族国家来说,由于战败而亡国是一件非常痛苦与屈辱的事。

亡国之后民众表现出来的顺从与合作并不能解释为民众更欢迎外来政府。

当年中国把日占区的维持会都说成是汉奸,显然是“扩大化”了;只有官至林则徐那个级别的才配冠以汉奸的顶戴,连邓世昌都谈不上。(把汉奸说成是民族英雄这是中国的奇特文化。)

今天在西藏也会有西藏人顺从与合作,这不能说明中国对西藏的占领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把战争的结果说成是人民的选择,把无奈的顺从说成是曲意的迎合,这是共产党的欺人之谈。

西藏今天的版图已是支离破碎面目全非了,好在欧亚大陆的板块还没断裂漂移,今天失去的领土明天有可能恢复,版图历史总是不断变化的。国家政府也一样,殖民与独立,占领与解放,总是不断发生变化。所以说,国家占领与领土分割虽然是最明显最直接的危机,但它还不是最深远最根本的危机,因为它还有复辟的可能。象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等国。



环境破坏与资源流失

幸亏西藏得天独厚,地处高原,不像中国的大部分地区,已经污染的不成样子。

但西藏的独特资源,从动物(例如藏羚羊)到植物(例如虫草)到矿物,已被掠夺得濒临绝迹,生态一旦破坏要想恢复,有时比恢复一个国家的主权还要难。生物一旦绝迹就永远失去了。



文化消亡与人种变异

这可能是西藏今天面临的最根本最深远的危机。

满族文化已经荡然无存了,如今识得满文的人不知道还有没有十个。纯满族的家庭也所剩无几,与汉人的不断通婚,几代下来,这个民族就凋零了,而且无法恢复。

蒙古族与维吾尔族在文化与人种方面没有这种危机,因为在中国之外还有大量的蒙古人和维吾尔人,有自己的国家。即使东土与南蒙被中国同化了,还有西亚的维吾尔人与北亚的蒙古人。

藏族与满族壮族的情况相同,与蒙古族维吾尔族的情况不同,藏族在中国之外没有一个同文同种的国家可以保护延绵他们的人种与文化,星散在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也逐渐与当地人同化了。

在西藏本地,汉藏通婚已很普遍,产生了“团结族”,连已故的班禅大师都是娶的汉人。

在西藏教藏文的学校越来越少了,据说在西藏现在用藏文写信都没法通邮了,因为邮递员看不懂信封上的藏文。文字一旦死去,一个民族就很难振兴了。犹太人之所以还能振兴,因为他们保存了希伯来语。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3. 西藏前景



同化消亡 (完全中央制,取消自治区)

高度自治(联邦制,港奥模式)

完全独立(中国变化,国际干预,西藏起义)



同化消亡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种可能性最大。

如果中国现今的专制暴政,殖民政策再持续五十年,西藏就成了一百年前的满族。没有了自己的语言文化,没有了自己的精神领袖。班禅喇嘛娶妻生子,成了班禅大师。大师圆寂之后,如果不是达赖喇嘛为班禅喇嘛寻选转世灵童的话,中国政府是不会再造一个班禅喇嘛的。中国政府的策略是你不选,我不选,让他消亡;你要选,我也选,以假乱真。达赖喇嘛圆寂之后也会面临同样的局面。中国很可能会以消除民族隔阂,增进民族融合为理由,很快取消目前的自治区。政府会加强推行和普及普通话,尤其是从广播电视和中小学的教育入手;伴随着人口流动,就业机会和经济活动,汉语和汉文化很快就会完全取代其他民族语言和文化。通婚现象已经越来越普遍,汉藏两族就像打鸡蛋,蛋黄蛋白分不清了。



高度自治

国家主权包括四大基本权:国防,外交,司法,财政。

台湾四权全有,所以无论中国如何打压台湾,台湾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国际承认的多寡并不妨碍一个国家的独立存在,国家的要件只是:领土,人民,政府和主权。

香港没有国防和外交,但有司法和财政,它有司法终审权,有货币发行权,所以香港是高度自治。

香港的高度自治是英国用“主权换治权”的谈判结果。九龙和新界是租让,香港是割让,英国放弃了香港的主权,连同九龙新界一起归还中国,换取了香港九龙新界的高度自治权。

达赖喇嘛主张的“中间道路”似乎并没包括这四权中的任何一权,所以谈不上是高度自治。

如果西藏只要求选举权宗教权文化权民政权和经济发展权的话,那只是低度自治,比不上香港,更比不上1951年之前的西藏。“中间道路”只是想回到1951年“十七条协议”的状态。但这样也不容易实现。第一个障碍就是西藏版图的恢复。第二是要看中国是否能实行民主制和联邦制。

“中间道路”可能没有现实意义,因为目前的中国不会答应。但它有历史意义。它不仅是说给中国人听的,也是说给西藏人听的;它不是说给现在听的,它是说给将来听的。因为中藏关系的恶化毕竟只是发生在共产党统治的这段时期,之前和之后都不会这样糟糕。不能因为这一段关系就把西藏从中国脱离出去。西藏留在中国之内从历史来看,从长远来看,可能还是利大于弊。佛教将来可能成为中国的主流宗教,配合儒家作为中国的主流文化,也说不定。这可能是达赖喇嘛深思远虑的地方或者是一种愿望。



独立自由

无论是从现代国际法的民族自决原则,还是从自然法的正义原则,西藏人民都有追求独立的权利。

西藏原本就是一个独立国家,与清国有宗藩关系,就像朝鲜越南尼泊尔,比中国的地位还要高一些,因为中国当时是完全被清国占领统治。清国灭亡之后,民国继承了这种宗藩关系,只是更加松散,仅有一个名分而已。今天的西藏是处于被中国军事占领和殖民统治的状态。

实现西藏独立需要三个条件:中国巨变(内乱,民主化),西藏起义,国际支持(维和,干预)。

独立之后的西藏可能像瑞士那样成为永久中立国,也可能和中国建立像欧盟那样平等的共同体。



结束语

我同情并支持西藏人民争取自由的斗争。

我理解并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选择,无论是自治还是独立。

我不愿看到西藏的文化和民族被同化消亡。

如果将来中国取消自治区的话,希望中国能为西藏人设立保护区,像美国的印第安人保护区一样。

如果将来中国实行联邦制的话,西藏的版图应该调整,让四川甘肃云南青海等地的西藏人能生活在同一个自治邦内。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