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找人大代表不易事出有因

 

2013年3月1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军事代表在选举后等待结果时,现场有不少人都酣睡的情景。中国坊间长时间流传着人大是“橡皮图章”和人大代表是“花瓶”的说法。现在看来,不是没有道理。

中国的一项调查显示,近76%的受访者不知道自己工作和居住地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联系方式,直接找省人大代表并得到回应的方式不畅通。

“中青在线”星期四的报道说,中国31个省市人大官方网站没有一个公开自己代表的手机号码,很多省的人大官方网站上的互动版块建设比较缓慢,群众要想通过手机、电子邮件等所谓“点对点”方式联系到人大代表不太容易。

多年呼吁公开人大代表联系方式的北京律师刘晓原表示,中国人大代表不容易联系到除了代表大都是党政官员不愿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这个因素之外,人大代表产生的制度原因不容忽视。

“中国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是兼职。今年两会有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官员不是说,中国人大代表与国外的议员不同。中国的人大代表除了每年两会期间,群众能够从电视和报刊中看到和听到那些代表发表一点意见之外,平时很难看到他们的身影。由于中国人大代表是兼职,他们不允许设立自己的工作室。再者,有些代表将人大代表视作是上级或领导给予他们的一个荣誉,而不是代表民众参政议政,共商国事的一份职责。进一步讲,我们有些方面可能也不希望人大代表平时经常发表意见。微博上你可以看出,没有几个人大代表在那里发言。”

刘律师表示,要想使联系中国人大代表的事变的不再困难在目前的中国政治框架下很难。

然而,曾经独立参选天津滨海新区人大代表的王忠祥先生表示,联系人大代表困难的状况可以改善,但改善的力量来自民众的觉悟和整个社会对执政党的压力,而不是取决于执政党内部的什么变化。

“也就是像当年毛泽东说的,对于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扫帚不到,灰尘自己不会跑掉。联系人大代表不难本来是常识性的,它之所以难是因为中国是专制,专制不需要百姓与代表接触,不需要代表为百姓服务。如果人大代表能够容易地与民众接触,为民服务,人大代表的选举就必须正常,符合普世价值,符合常识。现在的中国人大代表根本就不代表民众,人大代表已成为执政团伙内一种权力资源的分配。”

北京律师刘晓原表示,实际生活中公开人大代表的联系方法不是说行不通,关键是想不想做。

“哪怕不公开手机号码,你起码可以公开电子邮箱地址,开设个微博吗。不管是被上面指定的还是走走形式被选上的,作为一名人大代表,你总得履行一下你代表的职责,加强与民众的联系,了解社情民意。两会期间总有代表提出让民众感到贻笑大方的雷人议案,那就是代表不了解实际情况的结果。”

不过,天津的王忠祥认为,在现行政治体制下即使公开人大代表的联系方式,让百姓与人大代表容易地互动,人大代表也不可能起到本应起到的作用。

“全国各地,包括在北京的中央政府、各部委和国家信访局都有一个信访接待部门。要是想听,他们什么民意听不到。你看看,我们的宪法规定落实了吗?《物权法》执行到位了吗?拆迁条例是依法执行的吗?《行政诉讼法》是否保障了公民的诉讼权力?这些重要的事都没有做到位,小小的人大代表都是被指定的,能为老百姓办事吗?不可能!。”

中国坊间长时间流传着人大是“橡皮图章”和人大代表是“花瓶”的说法。现在看来,不是没有道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