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4.29全国纪念林昭倡议书
公民同城圈推广团队
xiaoquanzi2012@gmail.com
G+群:公民同城圈论坛

 

1968年4月29日,不屈的民主战士北大才女林昭被中共当局处决,但是她的勇气和良知成为照亮这个黑暗时代的明灯。我们一起来让4.29成为一个全国性的纪念日!我们倡议:

1,已经公开抗争的公民同城圈根据当地的情况自行决定举办公开纪念活动,让林昭的勇气来克服人们的恐惧!
2,以聚集实力为主要任务的公民同城圈可以在不对外公布的情况下举办纪念林昭的聚会,以林昭精神增强凝聚力!
3,还没有形成同城圈的民主网民同道请在这一天上网发帖、发微博纪念林昭,让互联网成为最宏大的纪念场地!
4,各地的民主党人和民运领袖以撰文或接受采访等方式纪念林昭,发挥你们的道义力量!
5,维权团体如冤民同盟和公盟、有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有正义感的艺术家,发挥你们的社会影响力,让4.29纪念林昭的信息传遍全国!
4.29, 我们回顾历史,更要携手前行;4.29, 我们蔑视黑暗,更要传播光明!
.........................................................................................................................................................................

也许在若干年以后,我们的后代对这一切难以置信,但不幸的是,它确实是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事实。

一九五八年,韩国义士尹奉吉遗骸回国,从釜山港口到首都汉城,沿途下跪迎忠骨的民众达数百万人。尹奉吉于一九三二年,在上海虹口公园用炸弹炸翻开庆功会的多个日军将领,从容就义。将来中国必会建造先贤祠,到时移放林昭永远三十六岁的花白头发和一段小臂骨时,或许能看到类似追悼场面。

去年4月30日,官方的中国青年报曾发表《纪念林昭逝世44周年》一文。文章说,北京大学女学生林昭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因公开支持同校学生张元勋的大字报《是时候了》而被划为右派。1960年起,又被以“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反革命罪”长期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被秘密枪决。中青报刊登的这篇文章说,林昭在狱中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认罪,书写了二十万字的血书与日记。

1980年8月22日,上海高级法院“宣布林昭以精神病为由平反为无罪,结论为“这是一次冤杀无辜”,并于1980年12月在北京举行追悼会。因思想文化界质疑“林昭被精神病”,1981年1月25日,上海高院改正错误,认定前判决书宣告林昭无罪的理由为精神病不妥,由此对林昭彻底平反。

1968年五一劳动节早晨,上海茂名南路林昭家中,突然闯进几个彪形大汉,对林昭母亲许宪民冷冷地说:林昭已执行死刑,由于对反革命分子的处决,耗费了一发子弹,而子弹是由人民用汗水制造出来的,因此必须由其家属来交纳5分钱的子弹费。斯时,年迈的许宪民听到爱女已被枪决之后,立刻昏倒在地,嗣后,由林昭的妹妹彭令范付了款(5分的镍币)才算了却了这件公事。
对今天的社会来说,纪念林昭,重新评价林昭,关系到对一个反人道的理论标准的取舍:是在冠冕堂皇的幌子下坚持邪恶,还是光明正大的抛弃邪恶,回归公平正义?因为它不仅仅是对一个人,一批人不公平,而是导致整个社会不公的源头。对林昭的平反只能解决她一个人的问题,如何让所有的公民都可避免无端的迫害,如何让人民思想、言论自由的权力真正得到保障,才是纪念林昭的根本所在。 良知的苏醒,需要从根本上反思。社会的进步,也需要从根本上推进。

10岁时曾把林昭当「反革命」打倒的飞机机械师胡杰,最后为了发掘林昭的遇害真相,不得不辞去公职,并在日后以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重现了这个被人遗忘的杰出中国女性。纪录片的内容引发了无数人的泪水、震惊、愤慨和无尽的沉思。林昭在冤狱中从未改变自己的宗旨和立场,她所追求的只是:自由、平等、友爱与和睦。也就是简单的两个字——人性!她用鲜血写了20余万字的文章和诗歌,反对奴役人的状况,控诉不自由的生活,批判让人流血的制度。

4月29日是民间发起的纪念林昭自由烈士殉难纪念日。全国各地的民间人士都会在这一天跋山涉水会聚在苏州木椟镇林昭墓举行追思活动缅怀革命先烈激励青年前仆后继实现中国现代公民社会。

“死者青春长在”,林昭在天有灵,定能看到现如今,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在清明、林昭忌日以及生日来到苏州灵岩祭拜。林昭生命定格于她的36岁,一个渴望着自由、爱情和做母亲的女人,一个以基督亲兵的姿态为人类的自由而战的女人,一个美好到疯狂,决绝至牺牲的青年作家。

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v?id=9dc7dfc94c154071ab64ec399991d0fc001

纪念林昭殉难四十五周年

林昭(1932年12月16日-1968年4月29日),原名彭令昭,中国苏州人,持不同政见者。林昭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因公开支持北京大学学生张元勋的大字报「是时候了」而被划为右派,后因「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反革命罪」在1960年起被长期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在狱中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书写了二十万字的血书与日记,控诉了中国当局的对她残酷政治迫害和压迫,表达自己追求人权、自由和平等的信念和追求。1968年4月29日林昭被当局在上海秘密枪决,当局从未正式公布过判处林昭死刑的罪名。

1980年8月2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之前判决,以精神病为由平反为无罪,并认定该案为冤杀无辜。1981年1月25日上海高院再次做出复审,认定以精神病撤销判决不妥,撤销1980年裁定,但仍与之前判决一并撤销,宣布林昭无罪。

家世

1932年,林昭出生于中华民国江苏苏州。其父亲彭国彦曾到英国留学,毕业两年后任国民政府江苏省县长,做过吴县、江阴等县县长。母亲许宪民曾任苏州《大华报》总经理,支持中共,曾秘密为中共捐款,建立地下电台,还曾被日本人逮捕。林昭父母时常为了该给女儿教授哪种政治价值观而争吵。1946年,国民政府举行国民大会代表竞选,许宪民当选国大代表。大舅舅许金元曾任中共江苏省委青年部长,四?一二事件中,被国民党处决沉尸长江。

革命

受家庭的影响,年轻的林昭对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行为抱有很大的热情。在景海中学高中毕业后,林昭不顾母亲反对,于1949年7月考进「革命摇篮」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决心「与家庭生不来往,死不吊孝」,投身到革命中去,甚至曾经无中生有地揭发过自己的母亲。多年后,林昭对此感到很不安:「他们要我井里死也好,河里死也好,逼得我没办法,写了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我不得不满足他们……我没存心诬陷你」。

毕业后林昭随苏南农村工作团参加苏南农村土改。1952年开始在《常州民报》、常州文联工作,期间林昭深入工人之中,撰写了许多报导。
2004年8月11日《中国青年报》《冰点》的《寻找林昭》文章称:土改队努力地工作着。为了让农民看到工作队的权威和力量,他们将地主放在冬天的水缸里,冻得彻夜嚎叫。林昭把这称为「冷酷的痛快」,认为只有这样的斗争,才能够显示改革的决心,灭掉地主的威风。

北大

1954年,林昭以江苏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立志作毛泽东时代最好的记者。 林昭在北大疯狂地阅读许多她喜欢的书,同学常看到她从图书馆抱出许多线装书。她观察到现实并非她想象般美好,因而陷入「爱与恨的一盆糨糊」。但在北大自由的学风中,她开始成长,开始思考。在想到自己曾亲自揭发母亲的「罪行」时,她痛苦得哭出来。写信给母亲发誓说:「今后宁可到河里、井里去死,决不再说违心话!」

由于林昭勤学多思,受到游国恩教授的赞赏,建议林昭调入文学专业,未果。林昭与另一位才女张玲任校刊编辑,负责副刊《未名湖》。1955年春,林昭参加了北大诗社,任《北大诗刊》编辑。1956年秋,《北大诗刊》停办后,林昭成为综合学生文艺刊物《红楼》的编委会成员之一,被称为「红楼里的林姑娘」。该刊物主编是乐黛云。《红楼》第2期的责任编辑是林昭和张元勋。

1957年5月19日,张元勋等贴出大字报《是时候了!》,这是为了响应中央的鸣放号召,随后几天北大的大字报越来越多,学生互相辩论,有人认为大字报中的右倾言论是反革命煽动。5月22日,林昭在辩论中公开反对那些上纲上线的批评,并说:「我料到一旦说话也就会遭到像今晚这样的讨伐!我一直觉得组织性与良心在矛盾着!」5月29日,《红楼》编辑部举行会议,宣布将张元勋与李任开除出《红楼》编委会,原因是他们参加右派刊物《广场》编委会。林昭在发言批判时对张元勋说:「我有受骗的感觉!」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将提意见的言论说成是右派分子乘机向党进攻。

1957年秋,张元勋、林昭等人被打成右派分子,林昭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但被及时抢救过来。于是她被认定为对抗组织、「态度恶劣」,遭到加重处分:劳动教养三年。林昭不服,跑到团中央质问:「当年蔡元培先生在北大任校长时,曾慨然向北洋军阀政府去保释『五四』被捕的学生,现在他们(指北大领导)却把学生送进去,良知何在?」

1957年12月25日,张元勋被秘密逮捕,判刑八年。北大当时约有八千学子,其中约有1500名师生被打成右派,他们中的许多人,被开除公职与学籍,发配到边疆荒野,20多年后才得以平反。

人民大学

1958年6月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并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林昭也从北京大学到了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主任罗列到人大新闻系来后是副主任,正主任是安岗。林昭是被打成右派分子后由罗列带过来的,她是北大第一批右派分子。后因罗列怜其体弱多病,冒险为之说情,林昭得以留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专业资料室接受群众「监督改造」。林昭在新闻系资料室监督劳动期间与同在资料室「劳动考察」的人大学生「右派分子」甘粹产生爱情,他们提出结婚申请,但上级批评他们谈情说爱是抗拒改造,不准他们结婚。

1959年9月,甘粹被发配到新疆进行劳动改造。林昭病情加重,冬天咳血加剧,请假要求回上海休养。1960年春,人大校长吴玉章批示准假,林昭由母亲接回上海。

上海

通过调养,林昭病情渐有好转,并在上海认识了兰州大学的研究生顾雁、徐诚,当时兰大的张春元[10] 等人,正在准备筹办针砭时弊的《星火》杂志。随后林昭的长诗《海鸥之歌》和《普鲁米修斯受难之日》,在《星火》第一期上发表。但很快涉及《星火》的人员,都被抓捕。1960年10月,林昭被逮捕入狱。

1962年初,林昭得以保外就医。9月,林昭在苏州与黄政商量并起草了《中国自由青年战斗同盟》的纲领和章程。期间还曾要求上海的无国籍侨民阿诺,将《我们是无罪的》、《给北大校长陆平的信》等带到海外发表。

1962年12月,林昭又被捕入狱。在狱中林昭曾多次绝食、自杀,并分别两次给当时的上海市长柯庆施、《人民日报》写信,反映案情并表达政治见解,都没有回音。林昭在狱中,没有笔和纸,竟然都是用血在白色的被单上写作。另外,由于林昭拒绝违心地服从,被狱卒视为表现恶劣,遭受较严重的虐待。林昭在血书中写到:「光是镣铐一事人们就玩出了不知多少花样来:一副反铐,两副反铐;时而平行,时而交叉,等等不一。臂肘之上至今创痕犹在不消说了,最最惨无人道酷无人理的是:不论在我绝食之中,在我胃炎发病痛得死去活来之时,乃至在妇女生理特殊情况期间,不仅从未为我解除过镣铐,甚至从未有所减轻!比如在两副镣铐中暂且除去一副」。

1965年3月23日,林昭开始写《告人类》。
1965年5月31日,开庭审判,林昭被判有期徒刑20年。林昭随后血书《判决后的申明》。
1965年7月至12月,第三次给《人民日报》写信。
1966年5月6日,北大同学张元勋来到上海,同林昭母亲许宪民到上海提篮桥监狱看望她。
1968年4月29日,林昭接到改判的死刑判决书,随即在上海龙华被枪决。5月1日,公安人员来到林昭母亲家,索取5分钱子弹费(事件在1981年在打倒四人帮的报导「历史的审判」一文中提到)。

尾声与平反

林昭父亲在女儿被捕一个月后服药自杀。林昭母亲则精神失常,后因医院拒绝医治,1975年在上海外滩自杀。林昭弟弟彭恩华,2004年8月3日逝世于美国犹他州Sandy城,享年59岁。林昭的妹妹彭令范1980年后移居美国。

1980年8月2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沪高刑复字第435号」刑事判决书,撤销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1962年度静刑字第171号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1967年度沪中刑[1]字第16号两次判决,宣布林昭以精神病为由平反为无罪,结论为「这是一次冤杀无辜」;而1981年1月25日上海高院的「沪高刑申字第2346号」刑事判决书中认为80年的判决书宣告无罪的理由为精神病不妥,「在病发期间的行为不应以反革命罪论处……林昭的行为既不构成犯罪……沪高刑复字第435号判决在适用法律上亦属不当,均应与前两个判决一并予以纠正」,撤销了1980年「沪高刑复字第435号」判决书,但依旧对林昭宣告无罪。另在1980年12月在北京举行追悼会,但其档案仍被中共绝密封存五十年。

2004年4月22日,林昭骨灰由苏南新闻专科学校与北大部分师生集资立碑并被安葬在江苏省苏州市木渎镇灵岩山的安息公墓。根据数据显示,林昭的尸体至今不知所在。里面只保留着林昭生前的一件衣服和一缕头发。

林昭的档案,包括在狱中写的大量血书,1980年代曾一度开放,但不久又被封存。2003年,中国独立制片人胡杰把他过去五年中亲自寻访认识林昭本人的80人的录像纪录,更通过特别途径拍摄到林昭狱中文稿,完成了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其相关采访《寻找林昭》成功刊登于2004年8月11日《冰点》,[17]其后访问被「团中央青年报刊阅评小组」评为「以大篇幅报导敏感事件与人物,值得商榷,也不客观」。但年终时因题材关系,另外「文气丰沛,贯穿首尾」,被章诒和评为她所看过描写林昭最好的一篇,因而得2004年度《冰点》周刊「最佳特稿奖」。

纪念活动

2008年4月29日是林昭遇难四十周年纪念日,到江苏苏州灵岩山上探访的民众众多。当地地方政府在墓地附近大树上安装闭路电视,监控扫墓人士,当年8月奥运期间拆卸。

2012年清明节前夕,当局重新在墓地安装闭路电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