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释放谭作人公开签名倡议书》

签名信箱 freetzr@gmail.com



雅安地震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许多人失去了至亲好友,在此,我们向刚刚经历过地震灾害的雅安地区百姓致以深切的问候和衷心的祈福,希望灾区人民早日走出困境,重建家园。

再过两个星期,就到了汶川大地震五周年的纪念日。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了八级大地震,造成 68,712人遇难、 17,921人失踪,灾区无数校舍粉碎性倒塌,大批中小学生被埋瓦砾下死亡。灾难过后,整个社会都在问,为什么一场地震会偏偏震塌那么多的校舍?为什么一场地震会偏偏带走那么多的孩子?为什么一场地震会压碎那么多幸福的家庭?为什么一场地震会摧毁那么多父母的希望?温家宝前总理也曾在地震后作出相关批示,承诺将彻查震塌的校舍是否有豆腐渣工程,承诺将追究相关人的责任。

是呵!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人民的期望,我们本该思考,本该怀疑,本该知道真相。然而现实很残酷,这个奇怪的社会不允许人民思考,这个荒唐的政府不允许人民怀疑,这个诡异的国家不允许人民知道真相。

谭作人,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曾任《文化人》主编、民间组织“绿色江河”副秘书长。2009年2月,谭作人舍身赴义,起草题为《5.12学生档案》的倡议书,合情合理地呼吁民间对汶川大地震遇难学生的校舍工程质量进行调查,倡议书提出 “要确认每一个班级,每一所学校、每一个乡镇、每一个县市、每一个地区遇难学生的真实数据”。在倡议书中他还这样悲愤地写道,“在5·12大地震罹难孩子们面前,中国法律,集体失踪了。这是司法界的羞耻,也是当代中国人的集体羞耻。” 倡议书里这些最简单最基本的诉求,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和正常社会里,本应得到尊重和理解。然而事与愿违,2009年3月28日,成都市公安局以谭作人曾经公开发表关于六四事件的文章之罪名,对其实施拘捕,2010年2月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谭作人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几乎在谭作人公布倡议书的同时,艾未未、冉云飞等人也发起了志愿者调查遇难学生名单的工作,他们最终在瓦砾中苦苦寻得 5,212名汶川地震遇难学生的名字。同年,艾未未在慕尼黑艺术馆举办的名为“非常遗憾”的展览,艾未未在艺术馆巨大的外墙上用九千个学生彩色书包拼写出地震中一位失去孩子的母亲悲痛之语:“她曾在这个世界上快乐地生活过七年。” 一位母亲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可读来却震耳欲聋、令人嘘唏不已,留给人们的是无限的悲伤和沉思。而不久之后,艾未未也被冠以子虚乌有的罪名遭到当局残酷打压迫害。

作家谭作人因遵循自己的良心去寻找真相,结果换来的竟是五年的牢狱之灾。地震之后的雅安人民还在悲痛之中,而与此同时,汶川地震的民间英雄谭作人却正在地震灾区雅安监狱服刑,这就是现实的中国,既荒诞离奇,又有些滑稽可恼。

在此,我们公开呼吁:每一个汶川人站出来,每一个雅安人站出来,每一个中国人站出来!每个人摸摸自己的良心,然后大家一起大声喊:“立即释放中华义士谭作人!” 我们不能让民间英雄继续蒙污坐监!

敬请所有读到此文的中国公民公开签名,一起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良心犯谭作人。请每一位签名者写下您的姓名、职业、所在城市,发电子邮件至 freetzr@gmail.com。

并敬请诸位朋友广为传播这份倡议书和签名信。敬谢!

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释放谭作人公开签名倡议书》至今签名名单(已签名人士姓名按字母顺序排列)

 
愛德華,  加拿大  民主人士

 
邊大衛,公民
畢明智,公民
柏一菊,演员,上海

 
蔡詠梅,雜誌編輯,香港
陈树庆,异议人士,杭州
陈立群 ,义工  纽约
陈亚罕,牧师,美国加州圣荷西
蔡淑芳, 公民 香港
曹志刚,IT工程师,上海
成功,记者  歌剧演员
苍鹰,中国广州自由艺术工作者
程荣敏, 东莞 公民
陈新浩,  六四流亡者 悉尼
程凯,  公民 海外
陳釗,香港
陈惠娟,哈尔滨
陳意明,香港

 
邓韫璧 ,  公民   韩国。
方赞杰,上海,工人
傅远程,企业管理员,广西柳州 
邓福权,四川南充人退役军人
段晓东,淘宝店主 北京

 
方政 ,旧金山 人权义工
封从德,孙文学校网站主持人
付庆东, 工程师 山东青岛
范似棟, 美國紐約
傅正明 ,学者  瑞典
范力涵 ,  IT工程师   江苏南京

 
郭春平 ,  自由职业   河南新乡
巩磊,济南作家
姑 鹤,安徽马鞍山
郭飞雄 ,维权推动者 广州
郭永丰, 自由撰稿人 甘肃
郭莲辉  ,  律师 江西
甘泉    独立学者    北京
韩荣利 , 公民
郭少坤,江苏省维权者,国家六级伤残人民警察   
顧明,  加拿大  媒體人
高昇, 加拿大  政治學者

 
胡佳, 公民 北京
华神清,上海义工
韩武, 民主党人 美国纽约
黄海明 ,教师 上海
黄智平,湖南衡阳市退休公民
黄秀辉 ,独立学者 广州
黄勇华 ,  湖南衡阳   公民
胡平,美国纽约,学者
侯文卓,加拿大 渥太华 
何漢輝,香港
韓文光  ,加拿大  退休
黃元璋,香港

 
金學年,香港
姜野飞 ,  流亡人士 泰国
姜兰波, 学生 香港
姜福祯,   自由职业   青岛
金光鸿,北京律师 金光鸿
蒋远,留学生 

 
孔识仁, 旅台独立学者  民主党人
康素萍,陕西 

 
吕朴  ,退休公务员  北京市
吕粮, 职员  太原
李茂林, 维权人士 山西
李美林, 教师 河南
劉泰,香港   社運人士
李文斌,深圳 公民
雷思政,湖南  公民
林乃湘, 公民
呂秉權, 香港浸會大學高級講師
刘家财  ,自由职业 湖北宜昌
林信為 ,郵局退休 福州
李铮然,深圳,民主志士
刘伟民,法国
罗乐,小业主,加拿大
刘毅   , 成都蒲江县       自由职业
刘京生 ,  北京    自由职业
刘士辉,被非法停牌律师   广州
劉萬娟,教師河北省廊坊永清縣
刘    勇,天津        公民
Louis Huang ,Doctor温哥华
梁联发,(美国,退休)
梁太平,长沙公民
李 二  ,  自由職業   上海
李桃 ,实验员 香港
龍緯汶,香港,南方民主同盟主席
李文鹏 , 波士顿
李志坚 ,天龙药业 云南昆明
李大伟 ,公民 甘肃省天水
樂羣,加拿大. 医学保健业者
李悔之 ,(独立中文笔会作家),
李東澄,公民,旅居德國
黎建君,公民
刘文忠,上海独立笔会人员
黎鸣,哲学家北京
李燕子,公民
李天明 , 加拿大  法律學者
李长太 ,河南省 

 
穆文斌 , 公民 纽约
茉莉 ,教师  瑞典
馬永濤,農民,河北
马建明,公民,司机,深圳
孟祥振,自由职业,济南
马少方,江苏
莫默,  加拿大  自由職業

 
歐彪峰,公民、湖南株洲

 
潘乃瑞 ,自由职业 深圳
卜东伟 ,美国旧金山

 
齊家貞,自由撰稿人   澳大利亞
戚钦宏,人权作家广西钦州

 
任松林 ,留学生,美国
任跃平, 退休 成都市
任协华,   作家   江苏

 
史宗伟,  自由学者  郑州 
宋再民 ,二道贩子 北京
沈良庆 ,异议人士 安徽省合肥
孙宝强 ,64流亡者 悉尼
孙上清,研究人员,河南
孙立勇 ,工人 澳大利亚悉尼
孙林,公民
石兴建 , 民主人士 
隋牧青,律师
盛雪 , 加拿大  作家
蘇明 , 加拿大  歷史學家
孙林,(孑木)

 

 
唐元隽 流亡民运人士(美国)
唐才龙, 自由撰稿人,四川
谭佳松 ,自由职业 浙江台州
铁 流,( 晓枫 )作家 北京

 
王丹,六四流亡领袖,台湾清华大学客座助理教授
王维洛 ,公民 海外
王衡庚,墨尔本,浙大数学博士
王荔蕻 ,北京 人权捍卫者
武振荣, 韩国首尔 民运人士
王犀利, 香港居民 僱員
文立新,哈尔滨市公民
晚云起  ,学者  旧金山
卫军,编剧,美国
武宜三, 五七学社出版公司总编辑、1957年受难者大辞典主编 香港
王成,(王楚襄) 公民  律师 杭州
王冰 ,民主党人 河南
王琴琴,医药采购,上海
王策,西班牙
王森,四川达州,自由撰稿人
王培淼, 補習老師 中國香港
王龙蒙,流亡学生 戏剧工作者巴黎
王藏,北京 自由诗人,维权人士
温乘侃,上海  自由职业
吴亦飞 ,巴黎,蒙古人权工作者。
吴高兴,浙江临海  独立学者
吴春夫 , 流亡者  加拿大埃德蒙顿
王五四 ,杭州 自由撰稿人
王巨 ,美国,
王小宁, 北京
吴建毕,  自由法学者黔东南
伍國雄,香港
吳大鵬,香港

 
徐高金 ,公民 江西
徐琳,广州,建筑高级工程师
许泽中, 职员 安徽省合肥市
谢刚,江西萍乡人,自由职业
谢六生 , 法律工作者   深圳
徐世鸿  ,自由择业者     北京  
熊若磐,(美国,退休)
肖国珍,律师,北京
薛亚高,(山西,退休)
雪 生,(山西,退休)

 
严家其,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 ,美国
俞又生,(上海,退休)
俞梅荪,北京市民
楊博聞,公民  
野火,广东,自由撰稿人
余洪伟,福州自由撰稿人
羊子 ,美国 退休
杨林帮, 民主党党员,纽约
杨子立 ,北京公民
叶光庭 ,  浙大退休教师   杭州
叶国忠,公民
袁小华  广州  自由职业
逸君,  加拿大  歷史學家
藥師川,异议人士
尤紀子 ,加拿大  專業人士

 
曾建元,中華大學副教授
郑恩宠,律师香港中大访问学者
郑玉明,天津公民
郑 炎 ,山西 退休
张善光  , 湖南  公民
张月,山东公民
张永捷,美国马里兰州。
张朴, 作家 英国
张健,法国六四流亡学生
张逸梦,法国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张晓峰,法国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
查建国, 异议人士 北京
朱日坤 ,电影制作人 北京
朱汉强, 广州 公民
朱欣欣,自由撰稿人  河北 
趙敏, 公民 海外
赵岩,前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研究员
张建中,(反腐义勇军)天津
张长虹 ,公民 天津     
张洞生 , 美国退休老人
张军,江苏公民
张敏,美国 媒体人
郑贻春 , 作家
鄭見賢,西班牙自由人
郑永立,河南许昌   义工 
张铭山 , 农民  山东临朐
张赞宁,南京东南大学法学院
张向忠 , 北京公民
朱龙伟,公民河南
翟明磊,公民
周育田,公民
張馳,香港
朱健剛,香港
鍾言,  加拿大  商人
徐文立 ,布朗大学退休资深研究员 美国

 



附件:谭作人太太给朋友们的公开信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ranyunfei/archives/373210.aspx


冉云飞按:这是谭作人兄的太太王姐请我转发的一封给各位朋友报告谭作人近况,同时对大家于作人的关心表示谢意,并且顺便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没有无妄之灾的信。

不要小看祝贺大家没有无妄之灾的盛意,在中国并不容易。早就有党的科学家何祚庥说了一句硬梆梆的大实话: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是的,你以为灾难到头了,你以为李刚门是底线,你以为七十码是底线,你以为许坤受冤是底线,你以为吴忠村支书自焚是底线,你以为上海大火根本没有真相是底线,你以为王家岭矿难 没有真相是底线,你以为豆腐渣学校造成的大量学生死亡没有真相是底线,你以为赵连海为自己和他人的孩子维权反而被捕是底线,你以为钱云会被惨遭杀戮是底线,不!我要告诉你,在中国,强势集团整人害人是没有底线的。所以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祝各位朋友免受无妄之灾,是一项最高的善意和祝福。因为在中国遭受无 妄之灾太普遍,你千万不要侥幸说自己肯定不会遭受无妄之灾。在别的国家特别是民主国家,你敢说遭受无妄之灾的概率很低,但在中国概率之高,令人惊悚。

转过来说善良如谭作人,为家乡人民坐牢(他的确是因公共利益而坐牢,因调查豆腐渣校舍造成的学生死难真相,为反对彭州石化污染成都而坐牢,但有多少家乡人民配得上他这样来坐牢呢?至少在我看到的成都知识圈,就没有几个人是配的)如谭作人,其所做的事而遭受的罪,就不仅是无妄之灾,而且是和中国许多冤 案(如赵连海案等)一样的千古奇冤。既然千古奇冤频繁发生在中国大地上,又有谁能说自已在中国一定能逃脱无妄之灾的袭击呢?所以在读王姐代作人写给大家这封报告和祝福的信时,我就有了这样一番感慨。

另外,我还要说一点王姐的信中没有透露出来(或许是她搞忘了)的一点关于谭作人在监狱中的信息。我自认为是个读书人,一日不读书就会觉得心无着落,仿佛什么事没完成一样不甘心。我曾向王姐及探望过作人的朋友们打听谭作人兄在狱中可否读书,得出的答案的确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即监狱里不让带书进去给谭作 人读,谭作人也支支吾吾不肯说。我想是否有什么逼迫和隐情,让谭作人无书可读,让他无法消解在狱中的郁闷,吸收知识和智慧的力量。不特如此,狱方不仅不让送书进去给他读,而且狱方管理者还让同监的所有犯人不要跟谭作人往来,对其敬而远之。这种做法,就像一株树,我铲掉你生长的土壤,不给你浇水,让你不见阳 光,让你呼吸不到空气,使你自生自灭。包括这几个月不让家人探视,双方的信都收不到,不让谭作人读书,让谭作人在狱中没有狱友的交流等恶劣的监狱管理方式,都是令人愤慨的,应该引致各方面的强烈抗议。

说了许多我们生活的不尽人意,甚至在中国是非常糟糕的恶行,但我还是要藉此祝福各位朋友新年快乐,在中国免受无妄之灾。也祝福国家在文明的道路上能有寸进,更祝大家勇敢地为自己权益而奋斗!2010年12月31日9:30分于成都

云飞:

委托你替我发到网上。

在2011年即将到来之际,我向所有关心作人和我及女儿的朋友们致以新年问候,我惦念他们。

十月见到作人时得知他患痛风,十一月他告诉我监狱医院药品有限,仍不见好转。几天后打电话告急,让我寄药并多寄点,因需要吃的人很多。监狱事先已告诉过我因为他们对食物没有检测手段所以同样不能接受药品,明知收不到但我还是买了一大包寄了。

作人十月寄给我的信至今未到。名山监狱对谭作人所在的一监区今年十二月及明年一月实行全面封闭不能接见,理由是一监区属印刷厂印制考卷必须保密。所以这两个月我们已经断了联系。只是又寄了一次冬衣。

其实见不见倒也罢了,我只是觉得带着病痛坐牢不太潇洒。十一月那次我曾让他申请保外就医,他回答我:痛风的人多了!而且痛不算病!我猜想他应该是这个信念:既然已经坐牢,我什么要求都没有,还能把我怎样?他是一个脑袋不转弯的倔人。

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时不时给他写几千字的信,风花雪月那类,让他消遣。说不定他发现字里行间偶有拍案叫绝的文采,权当止疼药吧。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我们都不必过分担心。但是向朋友们汇报是必须的。

我知道有很多朋友给他寄了明信片。不管能否收到,我以作人信中的一句话表达我俩共同的情意:“朋友们,作人无以为报,惟有铭感在心。”

王庆华2010年12月30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