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近平正在浪费自己的政治资源

 

习近平上台半年内,一共说了两句大话,作了两件大事。两句大话分别是:实现“中国梦”和“革命理想高于天”。两件大事分别是:对外跑了一趟非洲当“散财童子”,毫不心疼地浪费了一把国家财政资源;对内与自己老父当年在中共政坛内的所作所为反其道而行之,毫不吝啬地浪费掉自己的政治资源。

五年多前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确立习近平为新一届红朝王储之后,《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习近平有一个其他太子党成员们所没有的政治资源,那就是他父亲习仲勋给他留下的政治遗产。习仲勋生前在党内口碑好,为人正派开明,支持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推行改革开放政策。高文谦说,特别让人怀念的是在一九八七年一月份批斗胡耀邦的党内政治生活会上,习仲勋是唯一一位敢于站出来指责如此作法违犯党的组织纪律原则的人。

持与高文谦先生相同看法的一些国内政治异见人士当时也都认为因为中共政权合法性资源流失严重,安排习近平这样有特殊政治资源的太子党成员当接班人,无疑是基于救党图存的考量。

当时的高文谦先生还认为习近平被决定为胡锦涛的接班人显示了前总书记江泽民的影响力。高文歉甚至认为当年邓小平隔代指定胡锦涛为接班人,剥夺了江泽民指定接班人的权力。江泽民退位之后的权威虽然不如此前的邓小平,但是中共十七大之前江泽民能够在最高领导层的讨价还价的过程中,成功地把习近平推上总书记接班人的位置,“也算是报了邓小平的一剑之仇。”

人们兴许也还记得,一九九一年朱镕基被从上海调进北京,以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成为国务院的副总理.成为中共执政史上唯一一位党内身份仅仅是中央候补委员的副总理.而日后的朱镕基之所以人望甚高,特别是在党内自由派和党外民主派里深浮众望,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朱镕基的“反党右派”历史。同样道理,习近平接班之前无论在党内还是党外都比其他中共太子党成员的口碑好上许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父亲习仲勛既代表了毛泽东的对立面,也代表了邓小平的对立面.

高文谦先生当年的这段分析到底有多少道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当年邓小平政治上打压、组织上排挤习仲勋的霸道行为在当时的中共党内是有目共睹的。

如今外界只要论及习近平与薄熙来之间的关系,一定会扯出他们父辈之间的“不共戴天,”,但真正熟知内情的人都知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里,薄一波与习仲勛的关系并不差,至少比与万里之间的关系强出许多,甚至还有过薄一波向邓小平建议为习仲勋也安排一届正国级职务的故事发生过。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召开之后中共内部曾经有传闻说薄一波曾经在一九八五年习仲勛被邓小平把书记处书记职务拿掉的同时即建议过安排习仲勛担任中顾委副主任,但在邓小平那里却完全没有商量余地。

接着到了中共十三大的人事议程被端上台面,负责人事组织方面事项的薄一波再次提出了习仲勛的工作安排问题,薄一波提出安排习仲勛出任一届全国人大委员长是叶剑英在世时即建议过的。那么,如果要内定为人大委员长的话,十三大上就应该保留习仲勋在中央政治局里的委员职务,但却再次被邓小平拒绝。

相比于当时的邓小平,江泽民担任总书记期间对习仲勋敬重有加也是不争的事实。一九九零年习仲勛向中央提出到深圳休养,实际上是要长期定居在深圳的时候,江泽民专门指示说,习老对深圳特区的贡献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他最有资格到那里去安度晚年.也正是因为有江泽民的批准,所以广东和深圳方面对习仲勛的退休生活安排得令他本人非常满意。

日后从接近习家的人士传出的消息说,早在胡耀邦下台之后,习仲勛就要求习近平,既然要从政,还是坚持留在地方上为好,离中南海的政治是非圈子越远越好.而习仲勛到深圳长期定居之后,更是要求习近平说,只要我们这一代老人还有影响力,你就不要回北京去工作,不管是什幺工作,不管是中央机关还是国家机关.事实上当时的习仲勛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邓小平仍然在世的时候,他习仲勛的后代就只能采取惹不起但躲得起的对策。

如果说如上这些传闻大致属实的话,就足以印证前面引用的高文谦先生的分析内容。可惜的是,习近平自顺利接班并出乎外界预料,党权和军权的接掌一步到位之后,其所作所为很快令所有对他满怀期待的党内外开明人士大跌眼镜。

今年初,习近平在新晋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礼上的讲话中阐述所谓“道路”问题时,其核心思想就是: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二,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时期(即前后两个30年)不能割裂、不能相互否定。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世人疑问和关注,在习近平身为王储的五年时间里一直对他满怀期待的人士如此梦方醒,却原来这习近平不但不可能从政治改革的角度突破邓、江、胡,反而还在邓小平对毛泽东极左路线进行拨乱反正的基础上大大后退了一步。一位国内记者朋友曾就此对笔者感慨说:说起来习仲勋一家,也包括习近平本人相对于毛泽东和他发动的文革应该是苦大仇深才对,如今怎么连文革十年在内都成了习近平“理论”中的社会主义实践的伟大探索了?

因对外传达赵紫阳生前重要回忆录而受到外界特别关注的前体制内人士姚监复先生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夜还对习近平抱有相当的期待,他在接受记者访问时特别强调“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儿子”,而且又是“一九四九年以后出生的这一代”,所以习近平的上台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不再背着共产党老一代的包袱,甚至代表老一代道歉,就像德国总理勃兰特一样,向被屠杀的犹太人下跪,代表民族道歉,才能得到犹太人的原谅。你认错了,轻装上阵,然后重新开始。

当时的姚监复先生虽然相信习近平上台以后决不会马上给“六四”平反,但同时也表示:“我们可以等待他,给他一些时间,让他能够纠正老一代人的错误,重新起步。”

但是事隔半年之后,如今的姚监复先生对习近平可能已经失望透顶,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非常赞同鲍彤先生的观点,那就是共产党从来不认错,如今的习近平同样如此。姚监复先生说,习近平十八大后荣升中共总书记的百天时间里里至少四度谈及毛泽东;引用毛泽东的诗句、典故更是信手拈来,多少显示根红苗正的习近平对毛泽东的钟情。姚监复先生不能不承认:作为红色后代,习近平在中共建国后的历史中成长起来,其家庭背景,所受教育决定他对中共红色政权、甚至毛泽东思想有着天然的感情。因此,再对“习李新政”抱有期待是不现实的。期望本身就是善良的幻想,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会变成像赵紫阳对胡锦涛、温家宝的评价一样:“他们是好人,但是不可能大有作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