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黑马壹基金让中共当局情何以堪?

郭永丰

 


  一、雅安赈灾,李连杰的壹基金彷佛一匹疾驰的黑马,令世人刮目,让被蒙骗的国人无不称奇,并有所深思。

  微薄,老沈16再来:2009年8月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调查发现,汶川地震全国760亿人民币的捐款,逾8成流入官方手中:58.1%流向了可接受社会捐赠的政府部门,36%流向政府指定的红十字会和慈善会系统,只有5.9%流向公募基金会。

  红十字会与壹基金比较,红为国营,实质还是官有,是官权用于骗钱获取非法私人暴利的专有机构。汶川地震让红十字会大赚特赚,盆满钵满,确实养肥了大批贪渎无度的官员们,这让知道些许真相的民众甚为愤慨,之后,郭美美炫富事件的发生,这更让其雪上加霜,完全名誉扫地。当雅安地震发生时,由于中共独裁政府亦在,所以,被如此丑闻缠身的红十字会,不但没有完全趴下而一蹶不振,相反,还依旧昂然挺立着,并试图继续用老传统的手法我行我素公然来圈钱,却没料到李连杰的壹基金的杀出,把其过去的风头全部抢尽,一展昔日红十字会的全部风采,这对于完全垄断着的大陆慈善行业,无疑是石破天惊的。固然,这种现象绝对是良性的,符合世界发展潮流和大陆日益开放的坚定步伐的。也就是说,中国慈善市场就需要如此激烈的竞争,没有竞争就没有社会的真正公平与正义!

  据作者叫风青杨的21日撰文《壹基金为何比红会更受青睐?》指出,上周六在四川雅安的大地震后,全国人民和中国企业界纷纷宣布捐款。但本次赈灾捐款却与五年前的汶川大地震大不相同。2008年的汶川地震后,中国红十字会总共获得捐款199亿元。而根据昨日中国红十字会昨日的官方微博统计,“截至今天19时,我们共收到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个人善款835笔,共142843.12元。”与此相反的是作为民间慈善机构的壹基金,却在短短两天内却收到了2240万的善款。红十字会为何在前后两次地震中差别如此之大?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让壹基金比红十字会更受信任?

  李连杰创办的“壹基金”,为何能受到社会的广泛信任?不少企业家甚至要求“定向”通过壹基金把捐款转交灾民。比如地产大亨潘石屹和任志强分别通过“壹基金”向灾区捐款500万和200万、阿里巴巴500万、中国平安650万、腾讯250万、史玉柱200万、李冰冰20万、赵薇50万等等。而当官方的中国红十字总会通过微博号召大家向灾区捐款时,收到最多的却是“滚”和众多网民的痛骂;当深圳红十字会在街头为地震募捐,民众甚至纷纷绕行。也许这就是民心所向,用脚投票的结果。

  有趣的是,红十字会在此次赈灾中,不仅收到的善款不多,甚至还要忙于各种危机公关。首先是否认收台湾红十字会500万元“买路钱”;20日上午官方发出微博,称工作组在雅安灾区的工作为“考察”,遭网民批评后改为“评估”;接下来“红会工作人员戴浪琴手表”的照片引来网民关注和质疑。一天之内,红十会竟然进行了数次危机公关。由此可以想像红十字会在郭美美事件之后,在中国的普通民众心中是何种映像。

  与此同时,微博上也出现一些针对壹基金的谣言,但这些谣言却经不起推敲,也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不少网民自发的加入避谣行列中,有网友就说:据我了解,该基金运作透明,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可能私自动用善款。当然也有不足,主要是德勤审计、毕马威记账收费太高,以至大大提高运作成本。但相对于官方慈善,我仍然推荐它。希望红会等官方慈善机构接受教训;重塑公信,惟有转型为民间机构。

  对此,昨日李连杰也在微博上发了声明:“壹基金是注册在深圳的独立法人组织。理事会由冯仑、李连杰、柳传志、马化腾、马蔚华、马云、牛根生、王石、杨鹏、周其仁、周惟彦11人组成。目前负责运作的执行长是王石。所有善款由招商银行托管,为专用账户。任何组织、个人都不可能私自动用。理事会也会用集体的专业知识,保护善款透明、有效地运用。”

  事实上,如今的慈善是谁把透明做得彻底,谁就越能够获取公众信任。壹基金的众多理事都是中国企业界的大佬,个个都是亿万富翁,他们不差钱,更没有利用慈善来谋私利的必要。另一方面,近十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新富阶层的不断壮大,他们需要有一个透是的渠道,能让自己的慈善捐款最终能帮助到受灾的人。但红十字会层出不穷的各种丑闻,让他们放弃了对这官方慈善机构的选择,转而在民间慈善机构中选一个最靠谱的——壹基金。这也证实了,不论是生意还是慈善,诚信才是立足社会之本。

  想一想红十字会今天的尴尬处境,无疑是他自己一手促成,特别是“郭美美炫富事件”的负面影响。所以当红十字会呼吁捐款时,有网友甚至这样说:“咱一个提着人造革皮包的人,给提爱马仕的人捐款,你不惭愧吗?一个拿山寨机当手表的人,给戴百达翡丽的人捐款,你不害躁吗?一个为一碗面条加不加蛋想半天的人,给一餐上万的人捐款,你好意思吗?一个涨价连夜排队加油的人,给开玛莎拉蒂的人捐款,你还要脸吗?”而当面临救灾善款选择要捐给谁时,有网友竟然这样回答:“我也会选择捐给壹基金,不过我开始担心红十会能放过壹基金吗?”这是个应该担心的问题吗,也许只有红十字会才能回答。

  二、当局日后会怎样对付壹基金,壹基金是否会遭受打压,笔者分析可能性较小。

  雅安赈灾,毕竟时间短暂,作为办事效率极低的大陆当局,肯定不会在此期间对壹基金马上表示什么态度,或采取什么措施的。虽然他们已经充分注意到了在壹基金及其很多民间NGO组织的直接冲击下,官方红十字会所处尴尬局面与艰难处境。同时这也说明,中共官员对自己所在党和政府的前途不无如此联想的深层次的担忧与挂虑。当然,这绝对是现任当局完全难以应对的。即便在日后很长的时间里,中共当局对于李连杰及其壹基金,也不会出台什么完全之策加以应对的,也便只有无可奈何地完全承认之。也许对其还会做些警告与限制,比如不能进一步扩大慈善规模或染指其它更广泛的慈善事务与行业中去等等。

  这是因为,壹基金本身的来头就很不小,李连杰已经发微薄说了,壹基金是在国际红十字会认证的,而作为伪冒假劣的中国红十字会,如果没有此次事件的发生,连笔者都不敢相信它竟然打的是国际红十字会的招牌,却根本没有在国际红十字会依法进行认证登记,这又多么荒天下之大谬了。由此也让笔者想到了遍布大陆各个大城市的高收费的红十字会医院了,也许都是一样属于伪冒假劣的。这是其一。

  第二、作为壹基金的创办人李连杰的国际国内影响力,这也绝对是中共当局中任何官员根本无法企及的。就是作为现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他目前所赖依的只是现任的职务与职权,只要一旦撇开这些,他就什么都不是了。而李连杰,虽然没有丝毫政治的权力,但未必在政治影响力上就一定逊色于中共现任的最高领导人。毕竟他是国际华人世界最著名的影星,而且还极具正义、良知和慈悲的心肠。他的独树一帜与众不同的慈善壮举,这就是迄今为止任何华人世界最著名的大慈善家和大影星所无与伦比的。

  第三、如果说政治权利无处不在的话,对于今日中共独裁政权来说,无论在哪个行业都实行绝对的垄断,也决不会让任何团体因某事而迅速坐大,直到极难控制局面的时候。对于慈善行业的管制,相对于其它行业,其严酷性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因为慈善事业与其它任何行业比较,更接近中共最敏感的政治中枢神经。壹基金在汶川大地震时不显山露水,已经悄然介入,也毕竟当时才开始,也许万事开头难,壹基金与当时的庞然大物红十字会确实无法匹敌与抗衡,所以,作为一向势利的中共官员,谁也把其没有瞧到眼里。由于其所采用的是完全国际化的竞争取胜的最佳团队管理模式,这当然是大陆慈善组织无以类比的,更是中共独裁者难以想象的。所以,此次的突兀崛起,犹如晴天里的一声霹雳,让中共震惊了,但已经非常庞大了,而且还不可一世,实力非同凡响,这更加让中共当局无可奈何至极。

  第四、中国最优秀且聪明绝顶的企业主和影星的加盟,这让该团队的实力无与伦比,空前绝后,绝对不是中共当局可以任意摆布或把玩得了的。如“壹基金是注册在深圳的独立法人组织。理事会由冯仑、李连杰、柳传志、马化腾、马蔚华、马云、牛根生、王石、杨鹏、周其仁、周惟彦11人组成。”壹基金的捐助者包括地产大亨潘石屹、任志强、阿里巴巴、中国平安、腾讯、史玉柱、李冰冰、赵薇等等。如此庞大阵容的精英团队支撑,一向依靠谎言加暴力动不动就公然耍流氓的中共当局,在现代文明社会,又怎样奈何得了?

  以上仅是笔者的一点看法而已。实际上,壹基金与红十字会的关系,红十字会是如来佛,壹基金只是孙猴子,孙猴子再怎么厉害,都在如来佛的完全掌控之中。没有红十字会的仁心,就没有壹基金的容身之地,李连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得不感恩红十字会的准许。中国慈善市场的悲哀,实际就代表着中国十三亿人民的共同悲哀现状。

  毕竟中共在集体领导时期,由于如邓小平的铁腕人物已经死光,即便敢于表态镇压法轮功的江泽民健在着,实际也如腊月的年猪,等日子去死。作为现任领导,由于八九六四与法轮功的被错误镇压,这些大事正与日俱炽地等待被平反,对待那些沾满血债的人,很多人正在等待被审判或被清算的,所以,这后继者们,谁也不会再继续胆大妄为,再次担当起屠夫加流氓的恶名。何况,李连杰的慈善壮举,这本身就是世界的潮流,中国社会广泛普及的社会大福利,即便再多么流氓的独裁者,也无任何理由来打压这种大善事,而真正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故意让自个倒霉。

  三、壹基金一旦成为中国慈善行业的台湾民进党,可以迅速敦促提升大陆慈善行业的整体质素。同时也为公民社会的建设与发展,以及突破党禁报禁打下坚实基础。

  根据以上分析,对于壹基金的迅猛崛起,中共权贵肯定都不舒服,也非常不愉快,但也只能自食其果,或者也象征性地做点警告或画线什么的,比如最新微薄报道,真相挖掘机:目前民间救援基本被全部阻拦在武装检查站外,红十字和民政局要求捐款捐物但只能由他们带为转交灾民。民间不信任他们,但是道路被他们的众多监测点阻塞,民间车辆根本进不去,已经实行交通管制。凤凰财经:【记者手记:村支书警惕民间组织NGO地位尴尬】村支书苏凤鸣已经忙到嗓音嘶哑。目前最缺帐篷,有需求就向乡政府申请,等民政局协调,但不会主动和NGO等已经运送救援物资到家门口的民间组织接触。“我们是在党委政府领导下的,不能和其他组织接触。”这位佩戴着党徽的基层党组织代表严肃地说。

  以上事实,只能擦亮越来越多被长期蒙骗的公民们的眼睛,让更多参与行动的公民看穿中共当局的黑恶本质。固然作为壹基金,如果没有以上四大实力作为背景,也许李连杰本人的命运也会如同艾未未及其发课公司,或者就是竞选郑州市长的大富翁曹天那样,不但公司遭遇三千万的罚款还要把企业完全搞垮,让其一蹶不振,彻底完蛋。

  在雅安赈灾过后,如果中共不做过分的秋后算账,估计壹基金在慈善行业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台湾的民进党,在民进党执政期间,确实敦促国民党彻底转型为民主政党了。壹基金的此次赈灾筹款的壮举,已经让中国红十字会遭受重创。虽然红会不可能因此而完全退出历史舞台和慈善市场,但一定会痛定思痛,而重振旗鼓,从精兵简政,完全放权开始,实行最彻底的现代化的慈善团队建设将是其唯一道路。届时,该组织有可能完全摆脱政府的控制,彻底交给市场,就学习壹基金,也到国际红十字会去进行资格认证,而迅速提升自身形象和质素。为日后可能出现的此类极大型的赈灾活动早日做好充分准备,以便在下次挑战中,与壹基金能够旗鼓相当地仅仅只是依靠公信力和现代化的高效运营模式相比拼,届时,中国慈善行业确实就健全、完善、规范、高标准、高质量了,再也不会再有如原来红十字会的,居然可以通过慈善募捐,也豢养无数正副股长、正副科长、正副处长、正副厅长等的。而且不只养育了这么多的废物,主要还是把这些本来淳朴善良的人娇惯成了极度奢华排场贪婪残暴的好色之徒了,尤其是那些已完全堕落为恶狼和猛虎的官员的全面介入,把慈善费用随意转变为维稳的费用,这才是最为可怕的。

  据何增科等著《公民社会与民主治理》前言指出,公民社会是公民们在官方领域和市场经济领域之外自愿结社、自由讨论公共问题和自主从事社会政治活动而自发形成的民间公共领域。公民社会主体是公民和他们所结成的各种公民社会组织或民间组织。公民的概念不同于臣民、市民和人民群众这几个概念。作为一个法律概念,公民通常是指具有一国国籍,根据该国宪法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个人。作为一个政治概念,公民是指有权利参加国家政治生活的政治人。臣民则是专制政治中少数统治者意志的消极服从者。公民是国家的主人,臣民则是统治者的奴仆,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市民则是专指长期居住在城市并接受城市文明熏陶的城市居民。人民群众是一个整体概念和集合性的范畴,公民则是一个凸显个体权利和自主性的政治法律概念。

  目前的中国,急需要真正公民社会的迅速崛起。由于中共独裁专制的长期统治,把中国人基本都变成了臣民,而且所办身份证也称居民,公民一词在党化教育中完全空白,甚至遭受严酷排斥。所以,李连杰的壹基金的突兀崛起,这实质为中国公民社会的迅速崛起打开了一个诺大的突破口,让中国公民社会的建设与发展更加迅猛无比,锐不可当。

  总之,无论慈善、环保、艾滋病等公益性的属于公民的任何组织活动,只要有所成型或成浩大规模的发展与运作,都会如《公民社会与民主治理》前言中所指出的,公民社会的成长壮大,便于公民参与,促进了决策的民主化,提供了政府和公民沟通的中介,提高了政治透明度,推动了分权自治,增强了公民的政治认同感。

  汶川地震时,当众多公民自发自觉地参与公民的此种慈善行动时,很多公民通过亲身实践,充分认清了中共政权的黑恶本质,而转向专门从事民主维权工作,并且为此确实已有很多人被坐牢。此次雅安赈灾,一定也会产生这类新人,并且还是大批量的。同时也包括大批受捐助者的全面觉醒与马上投入的维权行动。据最新微薄报道,路透中文网Reuters:【四川部分灾民对未获救援表示不满】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周六发生7.0级地震,已造成近200人死亡。周一,数以百计的幸存者涌上一条主干道,手中挥舞着标语要求得到援助。地处芦山县偏远地区的朝阳村村民彭琼(音)说,“我们住在露天,没地方睡觉,没东西吃。没人关注我们”。

  由此事实可以充分说明,公民社会在中华大地的崛起,在当下已经成为加速度的态势。无论中共政府对像壹基金这样的慈善组织采取怎样的态度,无论打压与否,中国公民社会发展的势头绝对是无法阻挡的,这一定为未来开放党禁报禁,敦促当局早日开放党禁报禁蓄积着极为强大且非常充沛的正能量。这对于五千年专制的华夏儿女来说,一定都是天大的喜事。

  2013年4月23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