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郭美美与商红会幕后黑色利益链

 

雅安地震后,郭美美事件再成焦点。现从事公益事业的前投资银行家吴冲近日表示,该事件的核心是权力资本套利,并根据网络披露资料和投资银行基本常识,推断出了商红会,利用“博爱小站”项目,“炒批文”的内幕。

2011年6月,新浪微博昵称“郭美美baby”和实名认证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用户郭美美在微博中炫富,从而引发了公众舆论对中国红十字的各种质疑,也使红十字会的信誉遭受重创。雅安地震发生后,红十字会募捐遭遇滑铁卢,近期,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宣布将重新启动针对郭美美事件的调查。

吴冲表示,此案需要关注的核心是权力资本套利,并根据网络披露资料和投资银行基本常识,作出的推断是:红十字会给了私营企业王鼎市场营销一张特许合同,而王鼎用这张合同寻找投资(投行的术语叫做“合同权益融资”,通俗的说法就是“炒批文”)。

王鼎公司是利益链关键
  
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认可”的北京王鼎市场营销咨询公司是商红会副秘书长王树民的私人公司。

王鼎咨询利用与商红会的一纸授权合同从2007年到2008年间开展私募融资。2007年9月与郭美美干爹王军所在的深圳物华合资成立“中红博爱公司”, 计划投资30亿在中国建立2万个“博爱小站”, 王鼎咨询占有这个项目30%的“干股”。

这个合同协议的核心价值是可以打着红会“博爱小站”的名义在各个城市社区建立2万个无需支付地价的连锁小店,总建筑面积达到30万平方米。

连锁店收入目前主要来源于分租给保险公司作为营业网点,同时发布广告,规划中还包括连锁药店业务。这份授权的隐性价值可能超过10亿人民币。

“‘博爱小站’项目就是商红会‘炒批文’”

所谓“博爱小站”就是以便民的名义,建设在社区里的小型商业铺面。由于是公益项目的招牌无需支付地价。这个店面可以卖广告(郭美美号称的生意),更重要的实际是一个保险公司在社区落地的分支柜台,从“中红”的招聘广告看未来还可能包括药品销售。

以每个“博爱小站”占地15平米计,2万个小站共可获得30万平方米的社区内不需要交地价的商业物业,按照底层商铺10,000元楼面地价计算,这个合约的潜在价值大约30亿人民币,即使按照3,000元/平米,合约价值也超过10亿元。

首期在北京1,000个社区开博爱小站。中国人寿取得了这1,000个店的“独家合作”,在所有店里派了自己的保险推销员,相当于人寿在北京1,000小区开了营业部。

可以肯定中国人寿向中红博爱至少支付了数千万的费用。可能是以咨询费、广告费或其他方式,但其本质是买断了以公益项目为名无偿(免地价)开出1,000个连锁店的权利。长远看是在全国开出20,000个连锁店的权利,价值在 10亿以上。

上述这个商业模型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博爱小站”都建在北京这样的高地价区域而不是偏远乡村。

在这个商业逻辑下,整个故事实际就是商红会给了私营企业王鼎市场营销一张特许合同,而王鼎用这张合同寻找投资(投行的术语叫做“合同权益融资”,通俗的说法就是“炒批文”)。

“所有参与者大赚一票”

商红会把一项价值数亿元的合同赠送给了王鼎公司,然后又间接给了中红博爱,而王鼎的大股东(80%股份)是商红会的副秘书长王树民(相信背后比这个还要复杂,没有人可以吞独食),副秘书长的私人公司就拿这个去融资,最后中国人寿买单支付咨询费(或广告费),所有参与者大赚一票。

吴冲表示,上述整体的商业逻辑的推演,说明此案需要关注的核心是权力资本套利——谁是这个授权的批准者?谁是王鼎的实益股东?中国人寿作为最后的买单者,这笔交易的决策者有无幕后利益?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