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新一轮焚书坑儒?中央指示“七不讲”

 



主旋律升级:“五不搞”后迎来“七不讲”?

继早前中国学者姚监复透露,中央传出“七不讲”指示,目前再有学者证实高校接通知: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不要在教学中提及。

5月10日,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微博透露该校传达了中共当局"七个不要讲"内容,就在一些网友"围攻"张雪忠"造谣"之际,中国知名学者、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在张雪忠微博后加以证实,他表示"我校也传达了中央的7点精神(是中国高校传达通知,要求教学中七个不要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早在5月8日,德国之声采访中国学者姚监复时,他曾透露近日中央有内部人士传出中共中央"七个不要讲"文件。目前张雪忠在新浪微博的该条博文连带账号已遭删除。

2011年中国两会上,时任人大委员长的吴邦国曾提出"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被公众称为"五不搞"。网友戏称: " '五不搞'之后终于有了'七不讲'" 。

《中国特产报》记者肖寒微博质询:"第一,哪里来的力量让新君用'七不讲'扇自己的耳光;第二,这些不讲还有什么可讲,这是活活抽空'中国梦'的全部内涵,让梦成魇"。目前已被删号的张雪忠表示:"'七不讲'如此直接地干预教师的教学自由,明确具体地限制教师的教学内容,近年来尚属首次。连新闻自由公民权利都不能谈,还是大学吗?"

时政评论人宋石男也认为"七不讲"的潜台词即是:"普世价值不要讲,要讲中国特色;新闻自由不要讲,要讲党管媒体不变;公民社会不要讲,要讲社会管理创新;公民权利不要讲,要讲和谐社会;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要高举毛邓旗帜;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要讲中国梦;司法独立不要讲,要讲政法委办案。"

"'七不讲'如果是真的,中国梦就是皇帝梦"

中国知名异议人士、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就此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尚不能完全确定"七不讲"是否属实?但如果是真的,习近平(专题) 提出的"中国梦"将一夜回到"辛亥革命"之前:"如果这是被证实的,这就是新的主旋律,就代表中国13亿人共同做的梦,就是不要再做宪政梦、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的梦……那就是在辛亥革命前做的'皇帝梦',那就是复兴到大家跟着皇帝一起做梦,全国只有一个皇帝可以做梦的年代。"

鲍彤认为"七不讲"在高校和民间盛传,官方就此应该做出回应,如果属实应该释义"七不讲"出台的理由及禁区明确的界线,如果不属实,当局亦不能保持沉默,应该在官媒上"辟谣":"如果不是事实,我希望《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宣布这是谣言,如果不辟谣,又在高校当中流传,这就说明主旋律混乱;他们必须把自己的主旅律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而不是遮遮掩掩的盖起来。但愿主旋律宣布,我们非但不反对新闻自由、公民社会、讨论党的历史问题……反而赞同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和把历史上的各种问题敞开谈。主旋律不能是哑巴主旋律,必须有声音。"

"他们不改,也就没机会再改了"

中国知名历史学者章立凡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中共当局喜欢将"口号数字化",从"四项基本原则"、"两个凡是"、"五不搞"、 "三个代表"、"八荣八耻" 、"三个自信"等可以窥见一斑,为此章立凡早前撰文《口号数字化,数码别太大》,指当局将其主旋律数字化是为了将其变成一种群众记忆,只是这样的内容从未真正留存在公众记忆中。

而章立凡认为这些口号也体现了中共一成不变的执政思维,尤其是习近平(专题) 今年一月提出的"两个不能否定"、"三个自信"及目前的"七不讲",完全打破了此前公众冀望的新政,而中共当局僵化的统治必将引发自下而上的社会变革:" 领导人往回看,坚持毛时代的一些说法,这是体制固有的这套思维,他们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了,对历史他们没有丝毫的反醒。在这之前我们都有一些美好的猜想,总觉得他们不至于这么笨,本来他们原来的机会就不大,这些表明他们不改,也就没机会再改了";章立凡也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七不讲"将会失去执政者期盼的效力,因为人们的思想没有那么容易钳制。

中国高校“七不讲” 被曝光引发热议 高校还有什么可讲?
据多位中国高校教师周五证实,中央下达在高校“七不讲”指示,即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该规定遭到各方的猛烈抨击,认为这是活活抽空“中国梦”的全部内涵。

率先发微博曝光“七不讲”要求的是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他的的微博“新常识2016”在周五早上8时许发布相关内容后被封号。据悉,“七不讲”是中央指示,针对大学教师及其授课内容,要求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目前已有多位大学教授证实接到了通知,包括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等。

记者周五尝试在网络上联系张雪忠了解情况,但直至晚间截稿为止仍未得到回复。

北京学者莫之许周五对记者说:“很多人都在证明,张雪忠、王江松他们都是高校教师,所以他们的消息应该是准确的。以前是没有明文规定,但他们的教学方针还是这样子,所以有些老师做了不太会受到惩罚。那么现在这样规定的话,是不是以后就有了标准,哪个教师讲了这些东西的话就会被处罚、不让上课等等。”

各大网站的网友纷纷转发时事评论员宋石男的微博:“普世价值不要讲,要讲中国特色;新闻自由不要讲,要讲党管媒体不变;公民社会不要讲,要讲社会管理创新;公民权利不要讲,要讲和谐社会;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要高举毛邓旗帜;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要讲中国梦;司法独立不要讲,要讲政法委办案。”

在北京的民主党人士查建国周五向本台表示,“七不讲”的要求荒谬得可笑,如果不讲这些,高校还有什么可讲?若此事属实,必将令高校知识分子群起反抗: “我甚至怀疑这种消息是否准确,因为这个消息太惊人、太可笑了,而且不可能执行。如果是真的,肯定会遭到抵制,遭到大规模的反对,这是一个很大的倒退。”

当局采取高压手段控制高校言论自由已不是新闻。早在2008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因在课堂上批评中国传统文化及中国政府,遭到两位女学生眼泛泪光的指责,并到公安局告密,随后杨被立案侦查。而山东德州学院在2005年早就颁布了一系列有关“校内政治保卫”工作的文件,公开招聘“政治保卫信息员”以控制学生思想和动向。

推特网友“Rain Bear” 写道:“讲什么一旦陷入规定,肯定是漏洞百出,要被知识分子们钻空子还要被笑话。上了(鲁迅小说)阿贵忌讳秃,忌讳亮,然后连灯也不能说的路。”

网友“丁当爸妈”发微博称:“七不讲也没啥阿。不讲普世价值可以讲专制罪恶,不讲新闻自由可以讲道路以目,不讲公民社会可以讲太平天国,不讲公民权利可以讲屁民遭遇,不讲党的历史错误可以讲假的历史功绩,不讲权贵资产阶级可以讲红二代,不讲司法独立可以讲司法黑幕。”

莫之许认为,多年来,“七不讲”实际成为“潜规则”,中国大部分的高校教师从未向学生传授过这些具普世性的原则:“中国的高校从来没有讲过这些东西,只是有一些老师出于个人的良知可能曾经在课堂上讲过这些,因此还要冒着被学生告密的风险。”

时事评论员吴稼祥发微博称:“这是活活抽空‘中国梦’的全部内涵,让梦成魇。”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