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是一颗定时炸弹 离爆炸越来越近

 

中国的统治者会成功吗?这个疑问在许多国际社会的领袖大脑中挥之不去。为什么?因为习近平和他领导的新班子刚刚成为中国这艘巨大航船的掌舵人,而这艘巨轮正驶向越来越动荡的深水区。无论经济、政治、社会以及环保层面,多年积累的问题日益凸显,而且越来越尖锐。况且,还有一个新出现的也是十分严峻的问题等着习近平去解决:地缘政治。

法国中国问题专家Jean-Luc Buchalet和Pierre Sabatier去年出版了一本很轰动的著作:『中国,一颗定时炸弹』。作者在这本书中描述了那种已启动的机制将会导致中央帝国在未来三年发生不可避免的经济增长事故。两位作者笔下的中国犹如一列疾驶的没有司机的高速火车,濒临翻车的边缘。

一列疾驰的没有司机的高速列车

在谈到他们的最新看法之前,我们先简述一下他们这本书中关于中国为什么是一颗定时炸弹的主要观点:一,唯利是图的中国与西方无知的中国热。作者认为,中国把竞争优势与侵略性的货币政策绑在一起,年增长率10℅,但实际利率维持在负面水平。同时,人民币汇率低估了大约38℅左右。入世10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出口国,使其央行拥有全球第一的外汇储存。面对这种自私的政策,西方人却表现得令人吃惊的讨好,在没有任何制衡的情况下接受一切。

二,这种经济特征和非常富有侵略性的政策导致中国经济普遍性的泡沫化。面对全球性经济危机,中共当局没有在开发内部市场上下功夫,而是在2009年推出振兴经济的超级投资计划,鼓励银行向所有大工程投资。仅仅三年,中国的国债水平就赶上了工业大国,占中国GDP的222℅,欧盟这一比例为220℅。中国的公共债务占到GDP的69℅。这种超级投资症最严重的体现就是经济过热、爆炸式的公共和私人的房产投机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其比重在2011年占GDP的15℅,而西班牙也只占到12.1℅。这使得中国今天实际上处于美国发生房贷危机之前的状况。

三,中国社会失去了参照的标准。财富集中在只占国土14℅的沿海地区,地区间的不平等加大。大量农民涌进城市加速了这种不平等。这一机制目前已经走到尽头,民工快要枯竭。中国的王牌―便宜劳动力正在消失。人口增长放缓,特定人口政策导致女性人口减少,也成为中国社会的一枚定时炸弹。另外,增值分享全球最低,灰色收入占GDP的20℅也加剧了中国社会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还表现在乡村或者来自乡村的孩子与城市孩子在入学和受教育的机会上。中国的教育制度比起亚洲邻国落后的多。四,土壤严重损坏,食品质量下降,越来越依靠外部供给。加之过分消耗能源,这都构成对环境的严重威胁,导致大气污染严重,成本巨大。五,民主原则与个人自由缺席,中国至今仍然不是法治国家,这种情形导致革新精神缺席。同时,政治体制被腐败腐蚀,裙带关系,行贿受贿盛行。

中国接近西班牙模式

时至今天,作者还坚持他们的这一观点吗?两位中国问题专家的看法并没有丝毫动摇,他们五月初在法国大报世界报撰文指出:“我们最近在中国的旅行更加强化了我们去年提出的看法”。

他们认为,中国似乎放弃了从德国模式汲取灵感的工业,而走上西班牙发展的模式。这一模式的三大支柱就是依赖借债、房产以及建筑领域。

问题是,在这一纯粹的、中国式的循环式的经济发展模式的基础之上,现在又加上了直到现在仍然难以说清的另外一个巨大的空间层面,这就是一种几乎如同宗教信仰般的高人一等的意识。一种新出现的傲慢反映出的却是难以掩饰的获取霸权的企图。

综合以上因素来看,法国和欧盟应该立刻丢弃那种国际关系中的超凡入圣的视野。从而采取一种适应一个全新的世界的做法,这个新世界的特点就是紧张和动荡持续不停地增加。

两位作者在这里提出的观点完全来自不久前对中国各界的一份实地调查。这是一个并不十分符合常规的调查。调查地点在上海地区,调查对象包括各种各样的中国人。他们分别来自各个不同的社会阶层,从毫无权力的平民到拥有大权者无所不包。谈话对象从平民到富豪,从民工到城市居民,有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制作人,出租司机、工人,私人企业的管理者、退休者。作者承认,从这一非正式场合无拘无束获取的信息,与一般意义上外国投资者传出的对中国的看法,中国官方媒体的老生常谈以及西方媒体的报道都有巨大的差异。

中国的工业正处于痛苦状态,当地的企业家告诉两位中国问题专家不要轻信官方统计数字。他们表示,自2012年年初以来,工业发展大大放缓。工业企业受害最深,不管是中资还是外资,在大幅上涨的工资和无力把增加的劳动成本打入销售价格中挣扎。面对这种状况,众多企业家被迫放缓或者停止生产,朝更具投机性的领域比如房地产转移。他们向作者表示:“中国经济的发动机从今以后是房地产。许多富翁的财富积累来自这些领域,最近四年创造的相当多的就业岗位也来自建筑业”。唯一的出路:投机,这一状况与西班牙2000年最初10年的情况极其相似。

这一断裂出现在2009年,面对出口突然萎缩,中共政府决定向房产和基础建设领域大幅投资。这一政策很快见效。“出售土地使得地方当局税收增加,尤其增加了当权者的收入。建设房屋、高速公路、铁路、飞机场,创造了大批就业岗位,提供了工人的消费能力,提升了经济增长率,如此一来,和缓了社会冲突。”

但是,一年来这一政策效应开始失色。因为不可能每年都能有2009那样的投资规模,建设工程减少,老百姓感觉经济增长骤然放缓,社会矛盾激化。

作者认为,更长远地看,中国新领导层要面对的真正问题是家庭偿付能力不足,以至于无法使最近这五年完成的众多的房建计划和基础工程获利。比如高速列车常常空座,高速公路在中心城市之外往往是空疏的。这种情况可能最后会导致瀑布般的无力偿还的局面发生。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金融体制正面临极端微妙的夹缝局面,一方面,当局的政策继续鼓励金融系统向类似的可以提高经济增长率,以及可以在短期内延缓社会冲突的领域投资,另一方面,不少投资项目在中期内会出现无力支付的接近破产的局面。

经济事故与霸权野心

两位作者认为,很遗憾的是,新政权今天运作的空间极其有限,最终给老百姓带来的失望或与其期望值相当。

他们调查的人群中,普遍有一种失去原来地位和不平等感增加的感觉。与西方人所相信的不同,“中国的中产阶级觉得比起五年前要穷了”。为什么,因为工资增长的速度比生活成本要慢得多。尤其房价,食品价和能源价涨得很高”。房子、食品和能源占去了中国家庭预算的50℅。

作者认为,中共当局并非不了解实情。短期内,他们最主要的担心就是害怕地区间的不平等呈爆炸性增长。但是,在交谈过程中,他们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可以限制这种差别的措施。问题提出来了,但是没有处理的办法。

面对食品不安全和精英层盛行的裙带关系,中国人普遍感到灰心丧气。首先,中国人对自己生产的食品根本不信任。面对食品危机,作者发现两种反应:或者购买外国产品,接受为吃饭而付出昂贵的代价,当他们有能力的时候;或者表现出令人不安的接受命运的安排:“我们互相毒害,我们知道,但我们能做什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