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改变中国政治生态的公民同城圈运动

成斌麟

 

突尼斯和埃及茉莉花革命之后,中国的有志之士受到启发和鼓舞,试图用同样的方法通过互联网上策划了一次全国规模的革命动员,但是没有成功。为什么在互联网覆盖率远不及中国的两个中东国家,人民能够通过互联网发起革命而中国反而不能呢?原因当然是综合的,但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虽然处于独裁统治之下,中东两国民间政治团体已经成型并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民众动员和组织,而中共对民间组织监控和镇压力度远远超过中东国家,民间政治团体很难生存。

中国的有志之士早就知道了组建团队形成政治动员能力的重要性,并进行了多种尝试,包括组建名义上的非政党性社团、地下政党、公开合法的政党、宪章运动等等,其中最为壮烈的一次就是98年的建立民主党,但是全部都遭到了中共的镇压和监控,不是被彻底消灭就是难以形成政治实力,无法承担起革命的动员者和组织者的角色。如何在一个对任何异己力量都要赶尽杀绝的体制下发展出民间政治团体,成为中国政治变革的一个瓶颈性问题。

互联网的广泛使用给中国民主志士带来了希望,到2011年中国互联网用户达到5亿,这些人被称为网民或网友。互联网让加速了中国的民主思想的传播,同时也揭露了中共60多年专制统治的弊端。大量的网民通过互联网表达他们对中共的不满和对民主政治的向往,而且通过互联网开始互相联系,形成网上群体。群体中的网友分散在全国各地,而且大多数用的是网上的假名,还不能形成真正的现实生活中的群体。

2011年初,一群网民开始用中国最广泛使用的社交工具QQ组建了一系列网上群体,主要的参与者都是具有相同政治倾向的网友,并把居住在同一省的网友放到一个群中。这种组建群体的方法为网友在现实生活中的聚集提供了一个条件:同一个群的网友的居所都在一个省内,见面的机会就比较多了。与此同时,中国的异议人士都已经建立了相当稳固的联系,形成了现实生活中的群体。这两种群体都有自己的局限,前者有很多的人员,但是大多数没有走进现实;后者在现实生活中有了紧密联系,但是人员很少,不能成为真正有实力的团体。这两种群体都是公民同城圈运动的前奏。

原理

2011年底,流亡加拿大的民运人士李一平提出小圈子策略,主张放弃正规的组织形式,以社交圈的形式来聚合民间民主力量,目前采取合法与低调的非对抗性姿态化解中共的打压。小圈子策略的基本内容如下:

1,通过互联网结识同道。通过微博,QQ,论坛等互联网工具搜寻民主同道者的信息,互相沟通并建立初步的联系。现在中国网民有5亿多,其中具有民主理念和行动意愿的网民人数众多,并且分散在各地,这就意味着发展小圈子有着巨大的人员基础。

2,通过社交活动形成本地小圈子。通过经常性的饭醉、茶叙、郊游等多种社交活动方式把同一地区或城市的网友变成朋友,形成志同道合者的社交圈子。

3,在圈子之间建立横向联系形成全国性圈子网络。各地圈子内的成员各自向外与其他类似圈子建立多渠道多层次的私人联系,结成全国性的圈子网络,形成互联网时代特有的网状结构组织。

4,小圈子无组织之形式:无名称,无章程,无机构,无领袖,但是有组织之实质:有共同目标,有相似道路,有稳固的联系,有分工合作。无形式,所以当局难以监控和打压;有实质,所以能够有进行民众动员和组织的能力。

5,小圈子在现阶段奉行合法、低调、分散的原则。合法就是现在实力不够时积累实力,暂时不挑战体制,当局就没有理由镇压。当然仅仅合法还不能保证安全,还须低调以免引起注意,低调不仅是行动上的低调,也包括圈子规模不大。分散就是指同城圈子网络没有最高领导机构,各地圈子之间没有隶属关系,同一个城市和地区可以有多个圈子,各自为政,所以同城圈子不同于传统的有单一领导机构和等级秩序的金字塔形的组织,而是多中心的网状结构的组织。这种结构令中国难以对所有圈子实施全面镇压。

6,小圈子的战略意图归结为两句话:以圈子动员民众,以民意赢得军心。时机成熟时公民同城圈子在各地同时实施民众动员和组织,形成全国性的反抗运动。然后运用强大民意争取到军队的支持,最终目标是结束专制集权,建立民主宪政。

公民同城圈运动的兴起

2012年初,李一平和一批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陈忠和、成斌麟等人组建了一支团队,开始通过互联网推广这个策略,很快就让《小圈子策略微博版》、 《小圈子策略讲话》和《再谈小圈子策略》等文字材料和演讲录音在国内民运人士和具有民主理念的网民中广为流传。一些本来就在探索组织活动路径的志士很快接受了这个策略并付诸实践,很快就形成了一些小圈子。那些组建同城QQ群的民主网友把网上流行的词语“同城”与小圈子结合起来,于是就产生了同城圈子这个名称。后来,一些同城圈的实践者和推广团队为了强调“民主宪政和公民社会”这个民主阵营的核心价值,就开始推广公民同城圈这个概念。

到2013年4月,绝大部分省会大城市和小部分中等规模的城市都出现公民同城圈。据海外推广团队估计,现在全国公开的同城圈的参与人数在5000至10000之间。非公开的同城圈的人数就很难估计,但是肯定比公开同城圈的人数要多很多。一些资深的民运和维权领袖人物,如流亡美国的徐文立、北京的李海、许志勇、武汉的秦永敏都运用了各自的影响力参与、推广和指导了这个运动。

2013年1月,海外推广团队推出电子书《变局策》,系统阐述了“以圈子动员民众,以民意赢得军心”的民主革命战略,以及宣传造势、民众动员、街头运动、公民自治、全国联盟、策反军队等系列策略。至此,公民同城圈运动成为一个既有理论框架又有实际操作的全国性运动。

从人数规模上来看,公民同城圈运动是98年民主党组党运动以来最大的一次民间力量的集结。由于公民同城圈没有全国最高领导机构,各地圈子各自为战,自行选择活动方式和发展道路,因此这个运动呈现出多元化的色彩,就连运动的名字都有多种叫法,除了公民同城圈之外,流行的还有“小圈子”、“同城小圈子”、“同城圈子”、“同城聚会”、“同城公民圈”、“同城”等等。

圈子之间的行事风格也有所不同,主要有两种不同风格的圈子。一种圈子非常高调,完全公开,另外一种圈子则行事低调,尽量不引起当局的注意。公开的同城圈的组织者虽然都受到了小圈子策略的影响,但是在实践中对这个策略一些原则有所取舍,通常强调一种活动形式 “同城饭醉”,即同城圈成员的聚餐和讨论,而且在聚餐前后都高调宣布活动地点人员和讨论议题,并且正在试图形成一个全国各地圈子都同时聚餐的惯例。这种圈子的参与者多数是已经被当局注意的民运人士,他们的目的是用高调宣传来形成一种声势,吸引更多的人参与。例如,2013年1月26日,有10多个城市的同城圈同时进行了聚餐,聚餐前后都在在互联网上大规模的宣传。这种宣传是否能够吸引到更多的人参与呢? 从根据实际情况判断,没有什么功效。因为即使是合法的社交活动,如果有明显的政治色彩,一定会引起当局的注意,会对新的参与者进行不同程度的恐吓,对那些难以恐吓的民运人士则进行阻挠和监控。虽然现在民间怨气冲天,但是在大规模的革命开始之前,绝大多数人仍然不愿意承担被当局骚扰和打压的风险。所以这种圈子就成为仅仅局限于少数勇敢者而没有扩散能力的小圈子,在将来大革命来临之际,也很容易被当局全面监控,不能担当民众动员者和组织者的角色。但是由于他们经常高调宣传,这种圈子在局外人开来似乎就是公民同城圈的主流,实际情况则正好相反。

低调同城圈子的做法则按照小圈子策略方法,不是通过高调的宣传来吸引新人,而是通过私下的互联网搜寻和沟通来结识同道,扩大圈子和建立更多的圈子。这种圈子一般不被外界所知,相互之间的横向联系也比较少。虽然他们刻意隐藏自己的存在,但不同于传统的秘密组织,因为他们还是目前所有的行为都是合乎现行法律的。这种圈子由于非常低调,因此较少受到当局的监控或骚扰;也能够吸纳更多的人员,因此更加有生命力,更加有活动空间, 将来可以成为各地的民众动员和组织的核心团队。

现在中国弥漫着一种王朝末期的气氛。上层的达官贵人和富商大贾纷纷移民逃离,底层的百姓则怨声载道。作为中共统治机器中最敏感部分的警察部门,尤其是专责政治监控和镇压的警察部门(俗称为国保),也明显受到这种气氛的影响。面对曾出不穷的社会乱象和此起彼伏的群体性反抗事件,很多基层的国保不再相信中共江山会持续很久,因此对政权的效忠程度大为降低,不愿意主动去侦察和打压民间反抗人士。这也是许多低调的公民同城圈可以存在和发展的条件之一。

现在中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反对中共统治的有志之士不断涌现,会为这个运动提供源源不绝的政治资源;而这个运动的策略设计又让中共很难实施全面的镇压。公民同城圈虽然才开始一年多,但是已经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民间政治力量已经突破了中共的高压瓶颈,正在以难以阻挡的势头在各地区各阶层生根、壮大。

现状与问题

公民同城圈作为一种新生事物,还存在诸多问题。

1, 公民同城圈的覆盖率还偏低。几乎所有大城市都有了圈子,部分中等城市也有了圈子,但是有些中等城市、绝大多数小城市和乡镇都没有公民同城圈。尽管这些地方的民众比大城市的生活更加艰苦,对当局的怨言和怒气也更多,但是由于小城市民众对互联网使用的程度较低,而且公开谈论政治的气氛不如大城市活跃,所以无论是通过互联网寻找同道,还是举办具有政治含义的社交聚会,在小城市都比大城市困难。

2, 有些地方的圈子人数相当少,人数较多的圈子多数都还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结构。大家有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道路,但是还缺乏互相信任,还没有形成分工合作的关系。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圈子还没有形成真正的民众动员和组织能力。

3,多数公民同城圈的成员虽然有明显的民主政治理念,但是政治判断力和宣传、动员、组织、策划等能力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团队的实力不仅取决于人数的多寡,更取决于成员的政治技巧和判断力。

最大的威胁

公民同城圈的最大威胁当然是来自中共。今年3月底,中共中央政法委把公民同城圈运动定性为茉莉花2.0, 并要求各地国保阅读《变局策》,加强对此运动的戒备,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对公民同城圈进行侦查和摸底。

对于众多的低调的圈子,当局现在还没有非常具体的反制措施。这些圈子并没有明显的活动痕迹可供追踪,也比较难确定领袖人物进行重点打击,又不能对如此众多的参与实行全面镇压。 而且,只要海外的推广团队继续宣传推广,国内就会不断有志士组建新的圈子,运动就会生生不息。

就目前看来,这个运动已经在中共的专制秩序之内找到了生存空间,已经不太可能被消灭,但是可以预见中共不会放任公民同城圈的发展壮大,一定还会采取几轮打压行动。现在可以预见的可能性有以下几种:

1,镇压:从今年三月底开始,当局开始对公开活动的公民同城圈进行打压,在北京以非法集会的罪名拘捕和监控了多名活跃人士。有可能在2013年(最有可能是在六四纪念日之前)对一批人进行重点镇压,包括公开圈子的骨干、部分组建同城QQ群的群主或非常活跃的管理员,以及少数被他们侦查到的低调圈子的核心人物。刑事拘留和判刑都有可能。对普通参与者则会进行恐吓和监控,令其停止活动。

2,操纵:在国内扶持一个全国性的公民同城圈领袖人物或团队,通过他们来操纵和误导运动,倡导团体公开化,活动形式化,全国一体化,让整个运动置于当局的监视范围之内。在将来政局出现异动和危机的时候,则可以对各地圈子加以全面控制,令其不能发挥动员和组织民众的功能。

3,骚扰:对海外推广团队则进行监视、恐吓、渗透和抹黑,令其穷于应付各种压力而不能专注于推广活动。

发展的方略

为了抵抗当局的打压,推动运动继续发展,要在“做大”和“做强”两个方面同时进行。做大,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参与,形成更大的规模,扩展到更多的城市和地区。这也是反制当局镇压措施的最佳办法。人数越多,当局就越难下决心全面镇压。

做强,就是要让已有的圈子形成稳定的结构,成为具备动员组织和策划能力的核心团队。由于公民同城圈参与者多数是民主运动的新人,虽有满腔热情,但是策划和操作能力肯定还有提高的空间。

如何做大做强呢?具体措施如下:

1, 加大推广的力度,丰富推广手法。
在过去,海外推广团队人数只有5人,而且部分是兼职,因此必须尽可能扩大推广团队的规模。主要推广场所是互联网,尤其是在国内的互联网,包括QQ群、微博、Skype群和社区论坛。很少运用海外传统媒体资源。今后必须找到对国内有影响力的海外媒体的支持,大幅提高推广效率。

宣传的主要内容不是国内同城圈的活动,而是这个运动的战略、策略,让更多的民主志士或加入已有的圈子,或运用这些策略形成新的圈子。

2,对公民同城圈的成员进行培训。
核心人物是促进团队形成的重要条件,成员培训则是增强团队实力的重要手段。
由谁来提供这种培训呢?国内民运人士很难执行这个任务,因为会招致当局的强力打压。海外民运人士和支持民运的港台人士团体有能力也有义务承担起这个重任。

怎样提供这种培训呢?可以同时采用多种方法:
收集整理多种民主革命战略策略和历史经验的资料并向公民同城圈参与者发送;
利用RC,Paltalk等语音软件建立网上培训班;
开设公民同城圈网站,作为网上培训和研讨的基地;
设立广播电台,现阶段既可以用于推广公民同城策略和民主宪政理念,又可以定期开设培训讲座;将来变局开始后中共极有可能全面关闭互联网,那时电台就成为最重要宣传造势工具。

结束语

大变局正在来临!中国是一个幅员广大人口众多的大国,变局开始之后政治局势会非常复杂。为了把一场变局引导成民主革命,为了让民主阵营掌握革命的主导权,为了建立在后中共时期建立民主宪政架构,民主派一定要做好自己的组织准备,公民同城圈运动为民主力量的成形找到了一条出路,希望愿意促进中国民主的人都来为这场运动贡献心力!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