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李慎明和他的前主子都曾是人类浩劫的受益者

高新

 

愚笔在本专栏已经贴出的文章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李慎明不但为毛泽东时代的所谓“经济建设成就”大唱赞歌,甚至还要为已经被华国锋和邓小平都彻底否定过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政治平反和重新肯定,公然声称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提出的理论观点、采取的办法与措施,都是为推进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这一重大战略进行的探索。

李慎明因为常常为部队基层首长捉刀带笔“革命大批判文章”而从一个天下脚下的站岗兵熬成部队“新闻宣传干事”的上个世纪的文革中后期,他最喜欢的革命歌曲之一就是“什么树开什么花,什么藤结什么瓜,什么时代唱什么歌,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他的“革命大批判文章”中引用最多的“毛主席语录”之一就是《实践论》一文中的那段“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而李慎明本人之所以对“文革”有爱无恨,一个最直接的因素就是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前主子王震,不但没有被当年的那场史无前例的人类浩劫所殃及,反而都还曾因之受益。

被内部人士自我戏称为“中国皇家御用智库”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官方自我定位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学术机构和综合研究中心”,号称以学科齐全,人才集中,资料丰富的优势,在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进行创造性地理论探索和政策研究,肩负着丰富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和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为国家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发展战略决策提供理论依据及政策咨询;为社会发展和民主法制建设提供理论指导和实施方案的国之重任,而院主要领导人之一李慎明先生居然是从未进过大学校门的行伍出身,其所谓的“高级编辑”职称的获得,也是因为在退伍并进入社科院领导班子之前不但在解放军报的报屁股上发表过好多篇号称“豆腐块儿”的小消息和小议论,而且还和别人合作肩负过“王震传”之类的“国家级党史研究、写作重点工程”,真真是在作贱号称聚集三千余名全中国人文社科界 “科研精英”的堂堂中国社会科学院。

而这位李慎明之所以能够在江泽民时代被安排为正军职级别军事医科院的纪委书记并获授少将军衔,在胡锦涛时代又被委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和党组副书记之重要职位,从习近平就任王储开始更是倍受器重,当然不是因为他的那点所谓“军内新闻报道员”的资历,而是因为他在自己真名发表的记实文章中吹嘘的,曾经在王老---也就是中共邓小平时代的著名党内左派代表人物王震身边工作了八年时间。在中共党内没有人不清楚,那就是无论是在江泽民还是在日后的胡锦涛以及如今的习近平眼里,党内左派元老们的秘书在政治上是最可以信赖的。

说起来,被李慎明至今还是一提其“英名”便“止不住泪如泉涌”的王震生前的党内最高一线职务只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之所以能够在晚年勉强挤入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之列,还是因为当时的陈云坚决不同意自己接掌的中央顾问委员会里被安排一个自称“大老粗”的王震才同意了邓小平的“退而求其次”,让王震在彻底退休之前出任一届国家副主席。

在此前后,邓小平已经要求有关部门专门发文说明国家副主席的政治位阶要高于国务院副总理,与全国人大委员长和全国政协主席同级,均属“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

在去年十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未能跻身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源潮在今年三月被安排为国家副主席,从而成为在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第八个“正国级”,其组织依据就是始于当年的邓小平为犒赏王震而特别制定的“前朝旧制”。而当时的邓小平之所以如此厚待王震,按照邓小平的三公主,当年被江泽民的秘书班子私下称之为“邓大人身边的毛远新”的邓榕的说法,是因为王震在文革中对邓小平全家有大恩大德,而王震之所以能够在文革时期还能够对邓家人施恩,则说明了王震本人及全家在文革中不但没有受到毛泽东和毛夫人的迫害,而且还照样能够享受特权。

从中共政权公开出来的王震的简历中也不难看出,无论是相对于刘少奇和邓小平,还是相对于陈云等人,王震在文革中至少可以说是被毛泽东网开一面的。虽然一九六九年战备疏散的过程中王震也被安排到江西近两年时间,但当时他与陈云和邓小平的最大区别就是陈云和邓小平在江西都属于被软禁性质,而王震则是因为有毛泽东的钦旨和周恩来的手喻,整个下放江西期间都有周游列省的自由。

同时,在一九五六年的中共八大上即已经被毛泽东安排为中央委员的王震,在林彪当道的中共九大及江青等所谓“四人帮”当道的中共十大上都是因为毛泽东的特别关照而继任中央委员,一九七五年更是被毛泽东钦点为国务院副总理,官至副国级。

由此可以看出,在绝大部分中共老干部都被毛泽东及其政治爪牙残酷迫害的文化大革命中,他王震不但没有受到迫害,反而还被毛泽东官升一级,可见他绝对属于文革的受益者之类。所以,无论对毛泽东本人还是对文化大革命,他王震绝对是打心底里爱之深、念之切。与自己当年的政治主子心心相印的李慎明如今公然为文革大唱赞美歌的出发点之一就在于此。

而从个人经历角度分析,李慎明文革时间之所以能够从天山脚下站岗兵摇身一变成为部队“新闻宣传干事”,靠的就是为当时普遍都是文化程度甚低的部队领导捉刀“革命大批判文章”的本事,而会写文章的战士如果也在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就随时有可能被“提干”的故事,也只有在“文革”那样的荒唐年代和反反社会、反人类制度下才会发生,所以说李慎明这位一生中连一天院校生活都没有经历过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是“文革”造就出来的“非常人才”非常切合实际。而如今正在逐步成型的“习近平同志主体思想”中是否会体现“李慎明同志的重要理论观点”,日后还会有专门文章分析,这里的要介绍的一个已经明摆着的事实就是:也是中共前副总理秘书出身的习近平从组织角度对中共前副总理、前国家副主席秘书出身的李慎明真的是特别眷顾。

一九四九年十月出生的李慎明说起来到去年中共十八大召开时即已经年满六十三岁,在副部长级待遇的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位置上已经超龄服役整整三年时间了。当时的社科院一把手还是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奎元兼任,故按照中组部和中编办的明文规定当时的社科院副院长中只有王伟光一人被明确为“正部长级”,但是,当时排名王伟光之后的李慎明因为早已经被习近平在2008年3月安排为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五年任期之内“法定”不能退休。

而到了今年三月召开十二届全国人大期间,虽然已经内定了王伟光接替陈奎元,而社科院的常务副院长要由比王伟光年轻四岁的时任中办副主任赵胜轩接替,但习近平仍然不愿意让已经年近六十四岁的李慎明就此告老还乡,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安排他再连任一届全国人大常委,如此一来,他李慎明的政治生命已经被“法定”延续至2018年3月,届时的他已经年届七旬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