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争普选力量终将合流 泛民选特首日益务实

 

香港普选行政长官是自中国与英国签订联合声明时代开始谈判,并且于《基本法》中所作出的承诺。自香港回归以来,争取普选特首的声音不断。由第一任特首董建华年代到如今特首梁振英年代,普选时间表一拖再拖,由2007年、2012年到2017年提案,一直未能落实,舆论对普选何时能实行十分怀疑。因此,在中央十八大明确香港将在2017年实行特首普选后,泛民仍对普选存疑,并通过多个平台和方式追求真普选。

虽然,现时争普选平台众多,但分析人士人为,到时机成熟时,这些力量将会汇成一体,整体行动。分析人士还指出,泛民之所以进行各种形式抗议,也是为未来普选谈判和竞选积蓄力量,最终中央、港府和泛民还是会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争普选力量分散

在香港内部,“占领中环”行动组、“真普选联盟”是现在比较有影响的争取普选的力量。2013年1月,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表示,若市民不再施以更进一步行动,普选的目标将会无法达到。他在1月16日投稿信报,以《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为题,鼓励市民及民间领袖以事先张扬的形式实行违法、非暴力的占领中环行为。

他认为,过去港人各种争取政治权利的方式,如游行示威、苦行、五区公投和占领政府总部兼绝食等等,带来的压力都可能不足以让中央政府让步,提议发起第二次占领中环行动,论述及策划期定于2013年前半年,运动时间将会在2013年7月或2014年初夏,希望透过是次运动争取香港的特首普选。

戴耀廷的主张在政界和传媒引起广泛回响,多个泛民及民间组织已逐步表示支持或作出回应,民主派元老李柱铭就表示“愿意成为第一被告”,而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枢机亦会有条件支持,但不会参与无了期抗争。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表示将会在占领中环之时火烧香港区旗进行公民抗命。

而由反对派27位立法会议员牵头的真普选联盟在早些时候还公布了普选行政长官选举办法的初步建议,包括建议以一人一票方式选举提名委员会会员;而参选人只需要获得提名1/8委员的提名,或者一定选民联署提名,及不要求必须取得任何指定界别的提名就可以参与选举;不接受参选人被预选或者筛选,提名委员会必须由香港选民以一人一票方式选举出来、提名委员不可以重复提名、不设立候选人的数目限制、参选人不可以提交多于1/6委员提名人数的提名投票等,长远废除提名委员会。

不过真普选联盟的建议在内部也没有达到统一。人民力量就对方案意见有分歧,未决定是否支持。人民力量表示,现阶段说要退出真普选联是言之尚早。真普选联会在6月,将方案提交予有关学者,再作咨询。

占领中环和真普选联盟两大力量、包括其他类似争取普选的组织,现在看似是分散的,但有学者指出,“真普选联盟”的泛民立法会议员,与主张“占领中环”的一些人士相呼应,开始为一个他们认定的普选模式鸣锣开道。表面上看,“真普选运动”是由学者倡议,由泛民政党响应,实际上他们早已经合流一股,只是不想让市民看出是反对派政党牵头搞的运动,以免难以推销。这番话或许有偏颇,但这些力量最终合流是一种趋势。

泛民日渐务实

现时,中央与真普选联盟在普选方案上存在不小分歧,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在3月会见建制派议员时,曾表明普选的特首有两大条件:“爱国爱港”及“不能与中央对抗”。

但真普选联盟表明,特首候选人的条件不能明文规定特首必须“爱国爱港”及与“不能中央对抗”。香港民主派元老李柱铭也认为,不能与中央对抗的要求“最拿命”。

不过,还是应该看到泛民对于普选方案上已做出些许妥协,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提出所谓“最后底线”方案,声称愿意接受2017年以目前选举委员会方式组成提名委员会,但他提出委员只能一人投一票,最高票的五人可成为特首候选人,以此保障反对派候选人“出线”。这一表态十分务实虽然泛民主人士、真普选联盟与戴耀廷等表示不能接受,但这已显示出泛民与中央谈判的可能性。

如今可能性更加明显,“占领中环”运动发起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近日改口,指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即使有提名委员会,亦可符合民主原则。他称,“占中行动商议出的方案不会太激进,行动有预留时间与中央政府沟通,相信时机会在2014年3、4月”。他并自圆其说称,筹划行动“根本不是造反”。戴耀廷还相信,市民提出的普选方案不会太激进,可与中央谈判的机会相当高。

至于真普选联盟,有分析指出,虽然真普选联盟要求提名委员会委员要全港人“一人一票”选出,这种要求有欠务实,但是接受委员会存在的前提下,寻求能被双方接受的方式产生提名会委员,正是谈判存在的意义。

分析还指出,港人一直抱怨特首不能普选是香港乱象丛生的根源。在小圈子选举的艰难情况下,泛民还推出过特首候选人,可见泛民有意参选特首,而只有普选泛民才有出任特首可能性,如今终于看到2017年普选的希望,因此对普选方案甚为重视。泛民其实清楚的知道,就算泛民候选人2017年胜选,但是中央拥有香港特首最后的任命权,没有中央的任命所有工作都是白费力气。因此,泛民认清形势,与中央、港府进行务实谈判,使中央不会成为泛民竞选特首绊脚石才是正道。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