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变革国号 越南政改新亮点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改为「越南民主共和国」

江迅

 

越南,河内。春风,骄阳。步入巴亭广场,向地处西端的胡志明纪念堂走去。这一天,4月19日,我从下龙湾抵达河内,友人旋即安排去纪念堂瞻仰水晶棺里的胡志明遗容。陵堂坐西朝东,形如莲花,简朴庄严,建筑宏伟。灰色陵墓的门廊上,用越南文写着:主席胡志明。陵墓两侧有两个平台,七级阶梯。两侧平台的墙壁上有两句越南文标语,一边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万岁」,另一边是「胡志明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再过几个月,这条「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万岁」的标语肯定会消失了。因为越南的国号要改了,由「社会主义共和国」,改为「民主共和国」。「社会主义」不必强调了,「民主」则必须强化。这是一场令世人瞩目的大变革。越南共产党执政下的越南,政治革新再度出现亮点:当下正热议宪法修正,更改国号,已成大势而众望所归。

早在1945年9月2日,在巴亭广场,越南最高领袖胡志明朗读了《独立宣言》。那一天,他穿着清简,头戴硬帽,身穿卡其服,脚踏塑胶凉鞋。虽当时发烧咳嗽,他仍精神饱满,声线明亮。「越南民主共和国」就是《独立宣言》中曾使用的国号。越南经历大半个世纪法国殖民统治,後又经二战期间日本五年军事占领,这一年的八月革命成功,越南独立同盟会决定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独立宣言》文告由越盟主席胡志明草拟撰写。文告表明,在越南共产党领导下,脱离殖民统治,独立建国,推翻君主制,建立共和政体。始於上世纪五十年代而长达近20年的南北越战结束後,1976年越南南北统一,国号改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前一天,即4月18日。在被列为世界遗产的越南东北部下龙湾,傍着大海丶岛屿,与越南外交部官员聊天。谈到越南政治,他们说时下越南社会,最大的政治生活,无疑是讨论九二宪法修正案草案。越南要修宪,改国号,推民主,强人权。我一惊,这可是大新闻。

新宪法将於2013年秋季定夺。2012年11月,越南第13届国会第4次会议,对越南1992年宪法修正案草案作了讨论,拟定宪法修正草案,徵求民意。2013年1月公布了宪法修正草案,以三个月时间徵求人民丶社会各界意见。在这场大规模的政治活动中,据4月17日闭幕的国会常委会第17次会议通告,截至3月4日,全国共有54个省市丶17个部委已向指导委员会递交有关九二年宪法修正草案民意徵集工作落实情况的书面报告;截至3月31日,透过各类型各规模的28140个会议丶研讨会丶座谈会和意见徵求会议,全国各机构丶组织丶个人,共对九二年宪法修正草案,提出2600多万个意见或建议。这股民意徵集热潮,显示人民特别关注修宪草案,并为之建言献策。

20年来,九二年宪法为履行革新开放事业打下政治法律基础。如今,在国际格局转变的大背景下,越南社会与越共都发生巨变。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对人权的重视,越南共产党内部外部始终存在「是否需要继续标明社会主义的旗号」丶应恢复深受人民爱戴的胡志明时期的国号等舆论声音。河内国家大学下属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化系主任阮黄英在用餐时对我说,最近几月,全社会都在讨论九二宪法修正草案,确实很热闹。在一些具体条文上,她和她先生就有不同看法,她赞同修改国号,重视人权和民主。

值得关注的是,修正草案的重大内容之一是关於人权。越南是国际社会人权条约签署国。宪法修正草案强调国家承认丶尊重丶保障人权,公民权,补充或新增了生命权(第21条款)丶尸体权(第22条款)丶隐私权(第23条款)丶私有权(第33条款)丶福利权(第35条款)丶确定民族权(第45条款)等。

一般而言,目前世界上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尚有五个,即中国丶越南丶朝鲜丶老挝丶古巴,这五个国家都自称或被视为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由共产党执政,党的名称不一,中国丶越南丶古巴是共产党,朝鲜是劳动党,老挝是人民革命党。不过,从社会发展趋势而言,这些国家社会制度或发展策略,已与「社会主义」渐行渐远。2010至2012年,中国丶越南丶古巴丶老挝丶朝鲜五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都先後召开了新一届党代会,总结和反思本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经验与教训,制定符合各国国情的中长期发展战略与新举措。随着现实社会主义国家新一轮改革革新实践的不断深化,「什麽是社会主义」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命题,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亟待解答与创新的时代工程。

越南共产党已基本实现党内民主,强化中央委员会对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的监督,越共在中央全会上实行质询制度,开创了党内民主的新形式,提前公布党代会政治报告草案,实行中央委员和重要领导职务的差额选举,允许共产党内有「内部派系竞争」,党内可以发出不同声音,国内出现较为成熟的政治反对党;越南社会已经初步具有政治民主,国会代表实行差额选举,国会代表允许非党参选,国会代表允许自报候选人参选,国会代表允许竞选,国会代表选举实行社会监督,国会代表职业化,国会有权对由其选举或任命的领导人作「信任投票」;越南基本实现依法治国,司法基本独立,避免「党大於法」,越共积极推动司法改革,最高法院可审理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腐败案件,越共中央完全不干预审判工作,国会代表丶政府高官须申报财产。今天的越南已具有初步政治民主,越南的民主革新有着较深的政治基础丶思想基础和组织保障,政治体制革新有望向更深层次发展。

当下越南,一场关於修改宪法的民主运动热点纷呈。越南驻港澳总领事馆总领事阮氏雅接受我访问时说:「民主一直是我们追寻的目标,民主始终是越南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党和政府非常开放,我们提出一个理念,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如果需要的话,就更改国家的名字,由社会主义共和国改为民主共和国。我们正在讨论宪法修正,这场大讨论是一场民主运动,上层和基层都非常热烈。我们国家早已成立一个委员会,收集民众意见,中央会集中全部意见,提出新方案。民主已经深入公民丶社会丶领导等各个阶层。我们注意到,中国很关注越南的革新的每一个步骤。中国的经济发展非常迅猛,越南在政治方面的革新,似乎比中国跑得快一些。」

越共和中共「本是同根生」,中国与越南山川相连,唇齿相依,经历过「同志加兄弟」的时光,也经历过反目成仇的岁月。如今中越关系虽走上正常化,却因南海(越称东海)问题,争端不断,冲突激化而局势严峻,兄弟之情难再。此际,越南国内的新一轮政治革新大动作,又会给中共带来多大冲击,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越共早在七年前实施差额选举党总书记,其中央委员选举差额更是中共的三倍,当时在中国引起极大反思,中国政治学者一再将越共的党内民主,与中共作比较。中国政论家丶原北京《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周瑞金当时就呼吁:越南改革值得关注。他说,越南很重视向中国学习改革开放的经验,从革新开放实践中体悟到,经济体制革新推进到一定阶段,一定要相应地推进政治体制革新。越共推进政治体制革新,迈出切实步伐,值得改革先行者中国学习。他批评说,正当越共更坚决更大胆向全面革新大道上迈进时,中国国内却陷入一片改革反思与纷争之中。

当今世界,民主化成为人们共同呼声。越南再度掀起一场政治大变革,修宪改国号,强调人权和民主,人们关注的是,这场政治变革会对北京带来多大的冲击波。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