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宣言

 

二十四年前的六月三日晚,天安门民主大学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诞生了。与此同时,数千同胞随同民主女神像倒在机枪和坦克下,但他们为国为民牺牲奉献的精神却浩气长存、青史永载。今天,在中国亟须结束一党专制、实现政治大转型之时,在纪念一九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二十四周年之际,我们,海内外一批中国民主化的坚定推动者,相聚一处,决定恢复和扩建天安门民主大学。

当今中国,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江河湖海,大地天空,皆遭毁灭性污染与灾难性破坏。经济发展的成果集中到极少数人手里,贪官们把劫掠和榨取来的财富转移到国外,而把毒化了的自然环境,留给了被劫掠和榨取者与他们的子孙。人文环境的灾难更为深重:斯文扫地,瓦釜雷鸣,贪赃枉法,巧取豪夺,坑蒙拐骗,数千年文明的古国,道德沦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中国生态与人文环境的灾难若不遏制,必将毁我中华并殃及世界。这些灾难皆因一党专制而造成。

我们坚信,一党专制必将解体,这是人心之所向,历史之必然。百年民运,一脉相承,自由人权、民主宪政,浩浩汤汤,势不可挡。今日的灾难并非中国的宿命,泱泱华夏曾有辉煌的历史,灿烂的文明。只因马恩列斯毛之邪说,酿成一党专制之毒瘤,才致国人跌入重重灾难之渊薮。我们坚信,唯民主宪政能救民族于水火、解华夏于倒悬,而由此振兴之中华,定将成为世界之福。

教育乃立国之本,民主教育乃中国大转型之当务之急。恢复与扩建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将秉承当年追求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办学理念,培养与造就一大批智仁勇全备的人才,以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自由人权、民主宪政,凝聚共识、薪火相传是我们的办学宗旨;结束专制回归宪政,建设自由民主均富新中国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复校后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先期将以网络大学的形式出现,以期办成二十一世纪中国民主政治的「黄埔军校」,为中国的民主化培养成千上万的栋梁之才。我们竭诚向热爱民主自由的海内外各界人士呼吁,一起来支持天安门民主大学。签名联署方式:http://TiananmenUniv.net

2013年6月2日于美国旧金山

顾问:余英时教授、杨力宇教授

发起人:鲍彤、严家祺、蒋亨兰、徐文立、程凯、陈奎德、万润南、郑义、苏晓康、仲维光、还学文、李海、宋时雨、任松林、胡石根、北明、张伯笠、王军涛、廖亦武、韩连潮、葛洵、王国齐、张林、康玉春、贡嘎扎西、熊焱、刘俊国、凌森、马少方、郭海峰、夏明、封从德、王有才、方政、于世文、陈卫、安宁、杨海、唐荆陵、胡佳(按年龄排序)

筹备组:方政(召集人)、熊焱、封从德、张伯笠、葛洵

 

余英时祝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荣誉教授、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余英时,近日写信祝贺在八九“六四”后被迫停课的“天安门民主大学”以网络大学形式复校,他并为学校题写了校名。余英时教授对记者表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是“是值得做的很要紧的事情”,他对这所大学复校“有很大的期待”。

余英时教授5月21日在给“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委员会的贺信中写道:“今天天安门民主大学决定复校后以‘自由人权、民主宪政’为终极的宗旨,号召天下,这是一个天大的喜讯。我深信这一浴火重生的民主大学必能造就大批的人才,最后实现它的宗旨”。

余英时教授日前在普林斯顿的家中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再次对诞生于89民运中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表示支持。

他说:“当时那个大学虽然只办了几个小时,但是还是有影响的,就是追求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特别强调的是教育下一代非常重要。所以能在网上办这样一所大学,我觉得是很好的事情,我对它有很大的期待。”

余英时教授接着谈到,“六四”至今24年,是“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很好的时机。

他说:“时间是很对的。民主大学是民间办的,中国真要实现民主,一时还看不出官方有什么改变,所以大学教育就很重要。先让大家接受观念,然后作为追求的目标,我觉得这是值得做的很要紧的事情。现在网络发达,在中国影响非常大,这是当年天安门广场没有的东西,现在通过网络,可以传到很多人。”

余英时教授已经同意担任“天安门民主大学”的顾问,并在5月17日,与海内外四十多名知名人士一起发表《复校宣言》。

虽然不到十个小时,复校网页便被中国政府的网络防火墙屏蔽,不过余英时教授说:“还不能封得那么死,总是有办法辗转传进去。民主大学在国内让网上公开流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会这种幻想说大陆会容许。共产党不容许任何危害它政权存在的东西流行,所以我们只能做自己的事情。我认为事情非常困难但是要办,办的结果我们现在不能预言,我们只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说不定有奇迹出现。”

余英时教授表示,自己的心和“天安门民主大学”在一起,但年事已高,做不了更多的事情,所幸的是现有这样多年轻人参与。

他说:“我相信教学人才并不缺乏。从前大陆89年的时候教育还没有开放,普世价值的知识还没有传播到中国区。现在经过这24年,在国外留学的、学成的,甚至在各大学教书的人多得很,现在有更多的条件办好这所大学了。”

 

鲍彤:民主大学肩负启蒙任务意义深远

 

在89民运中诞生的“天安门民主大学”,6月3日开学不到24小时,便在“六四”镇压中被迫停课撤离天安门广场。近24年后的今天,“天安门民主大学”将以网络大学的形式复校,校址设于美国旧金山,并成立了由方正、张伯笠、封从德、熊焱、葛洵五人组成的复校筹备组。四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联名发表复校宣言。在赵紫阳担任中共总书记时期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鲍彤为发起人之一。记者日前通过越洋电话访问了鲍彤先生。鲍彤表示:他愿意报名读“天安门民主大学”初级班。他认为目前在中国,民主启蒙可能比民主实践更重要。他相信“天安门民主大学”一定能够办好,超过现在名声很大的“孔子学院”。

记者:鲍彤先生,旧金山这边正在筹备恢复“天安门民主大学”,这个大学经历了24年,又以原来的名称复校,您的评价怎么样?

鲍彤:我很高兴。作为国内发起人之一,恢复这个大学,我感到荣幸。我应该报名参加这个学校的初级班,从第一课开始学起。我觉得在中国进行民主启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可能比民主实践更重要,启蒙才有实践。当然并不是说启蒙可以代替实践,但在今天中国大陆,谈民主的实践,恐怕在相当程度善是一种奢望,但进行民主的启蒙,这是迫切的、现实的要求。我觉得我就需要民主启蒙,因此如果这个学校恢复的话,我很愿意成为这个学校初级班一年级的学生,尽管我八十多岁了。

记者:您认为这个学校办起来之后,应该坚持怎么样的办学原则呢? 鲍彤:我想办学原则本身应该体现民主。对民主的理解实际上是不完全一致的,也不可能完全一致,永远不可能完全一致。民主本身是在争论、讨论、实践、修改当中不断的有所充实、有所完善、有所否定、也有所肯定。因此我希望能够把各种关于民主的学说,跟在各种不同条件下实践民主的经验教训,广泛搜集起来,向大家尽可能做客观的介绍,供大家进一步思考,这个对学生的启蒙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不希望有一个权威,在一个问题、一个观点上做权威的解释,我希望能够有争论。我希望绝对不要学中国共产党的腐败学风,就是只准一张嘴巴讲话的学风。我希望学习民主、传播民主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民主的过程。

记者:海外的流亡学生和知识分子,二十多年来,他们的活动大多数是抗议或者写批判文章,现在已经开始从事民主教育工作,您觉得这是不是一种进步呢?

鲍彤:我们天天在进步。我们昨天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我们今天做的事情是昨天还没有做的事情。因为它本身就是行动的积累、过程的积累,也是认识的积累。我希望这一件好事能够认认真真的坚持下去。我看到有些事情有一个很好的开头,但没有坚持的过程,往往没有起到应该起的作用。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能够始终坚持,我相信有这个可能,因为民主的过程本身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坚持的过程,本身是不断提出问题来,需要讨论问题、需要研究问题、需要解决问题的过程,因此本身一个进行式,是不断发展的过程,跟着这个发展过程来坚持下去。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能够办得好,超过名声很大的、组织很强的那个什么 “孔子学院”,能够在推动中国有实质性的进步方面做出努力,做出贡献。

在采访将要结束时,记者问鲍彤先生对“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还有什么要说的,鲍彤嘱咐记者:一定要代他向复校筹备组的五位成员致意,向同为复校发起人的89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名誉校长严家祺先生致意。

 

严家祺致信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于89民运中的6月3日成立,开学不到10个小时,便在“六四”镇压中停课的“天门民主大学”,将在美国旧金山以网络大学的形式复校。当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名誉校长,在“天安门民主大学”开讲第一课的严家祺,向复校筹委会发来题目为《让“天安门民主大学”精神发扬光大》的贺信。

严家祺在 致“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的贺信中写道:“24年前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在今天复校,这是中国历史正在发生转折的重要标志。”“‘天安门民主大学’的精神 就是在天安门、在北京、在全中国大地上弘扬‘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精神。‘宪政’是‘法治’的形象化和具体化。近二十年来中国国内愈来愈强大的‘宪政运动’,是对‘天安门民主大学’精神的发扬光大。”

当年,严家祺应校长张伯笠的邀请,在“天安门民主大学”开讲的第一课、也是唯一的一 堂课,讲的是什么样的内容呢?严家祺在美国东岸佛罗里达州的家中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告诉记者:“我讲四个概念:什么叫‘自由’,什么叫‘民主’,什么叫 ‘人权’,什么叫‘法治’。这四个概念也是‘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基本精神。”

严家祺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所长。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他曾参与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主导的中国政治改革的设计与规划工作。89“六四”后,严家祺遭中共当局通缉流亡海外。

严家祺回忆说:“天安门民主大学”于89年6月3日傍晚成立,他大约10点钟,开始向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讲第一课。他说:“不会想到大屠杀已经临近了。那个时候在长安街西部已经发生很严重的开枪射击,在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以后,一大群野兽,涌向天安门。”

严家祺在贺信中写道:“权力能扩大人的动物性、特别是扩大人的兽性。”“为了防止‘人类中的野兽’侵害人类,所以,文明社会都把‘权力’像关野兽一样关进了‘笼子’。”

严家祺是“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发起人之一。他相信,方政等五人组成的复校筹委会,一定能继承和发扬当年“天安门民主大学”的精神。他说:“一件事情要做得好,实际上是看一种精神。现在方政是召集人,他确实是坚定不移的要发扬‘天安门民主大学’精神的。他的两条腿是在天安门广场被坦克压断的,他的全部苦难,就是代天安门广场全部留守人承受的苦难。由他来主持筹备工作,还有封从德,张伯笠、熊焱、葛洵,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做的很好。”

“六四”24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委会将在“六四”24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举行复校研讨会。严家祺说:“‘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首先我想到要促进‘六四’的翻案或者叫平反,这个事情非做不可,不然中国不可能有进步。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的官员普遍贪污腐败,道德上的崩溃,环境污染,贫富两极分化,要解决这些问题,首先要从‘六四’事件翻案着手。”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