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关注王炳章 营救王炳章 释放王炳章
刘 泰

 

王炳章先生1947年12月30日生,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毕业于北京医学院。是一九七九年七月中美建交后中国大陆派出到自由世界的第一批公费留学研究生九人之一。在一九八二年底王炳章先生获加拿大麦基尔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是中国第一批留学研究生中第一个获得博士学位的博士,中国大陆报纸和海外 亲共报纸为此发表了专门的社论和文章,称赞他的学习成就。但是,王炳章先生选择了“反叛”,决定“弃医从运”,走上了艰辛的争取中国民主的道路。

王炳章先生串联志同道合的中国留学生发起中国之春民主运动,促进中国大陆民主化进程,结束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王炳章先生在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十七日在纽约希尔顿旅馆五二四房间举办了首次新闻发布会和记者招待会,参加记者招待会的有《美联社》、《美洲华侨日报》、《申报》、《世界日报》、《北美日报》、《中国时报》、《华语快报》、《纽约时报》、《时代周刊》、以及《路透社》、《中央社》等,中共的《新华社》也接到了邀请信,但拒绝出席。

在会上,王炳章先生宣布了两件事情:“一、中国当代的民主运动幷没有倒下去,她将以更加成熟的姿态重现在中国和世界的政治舞台上。中国大陆留学生第一份民主刊物 ——《中国之春》杂志即将创刊发行;二、王炳章先生本人决定弃医从运,专职从事中国民主运动。”

记者招待会的第二天,几乎纽约所有的英文、中文报纸,都以显著版面报导了这一消息,造成了轰动一时的效果。之后,美国的《时代周刊》、《纽约时报》、《洛杉几时报》、《华尔街日报》、《巴尔的摩太阳报》、《匹兹堡消息报》、《华盛顿时报》,加拿大的《环球报》、《蒙特利尔消息报》、日本的《朝日新闻》、《读卖新闻》、《产经新闻》、《世界报》、《自由》杂志、法国的《解放日报》以及台湾、香港等地的大报,均对《中国之春》都作过不同程度的报导,引起了国际上的注意。

王炳章先生在《中国之春》杂志创刊号上,他的题名为“为了祖国的春天——弃医从运宣言”中,有清楚明确的阐述,他写道:“我是一名中国医生,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在校时参加文革,当过红卫兵头头,发觉上当而隐退。毕业后,以‘老九’放逐于青藏高原,在通天河畔,唐僧当年西天取经的晒经石旁,慕玄奘出国学经之胆略,抒屈原“离骚”之情怀。……一九七八年,我考取第一批公费留学,一九七九年上半年,出国集训期间,西单民主墙运动蓬勃兴起,给祖国带来了初春的气息……然而,魏京生的突然被捕,震撼了我的心灵,使我陷于深沉的思考之中。出国前,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语重心长地嘱托:在国内,你已在医务界崭露头角,今天,你飞出了牢笼……在民族需要时,你应成为一个医学挽留不住的人。”

王炳章先生于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纽约召开了“中国之春运动第一次世界代表大会”,在会上成立了“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简称(中国民联),这是中国大陆民主运动在海外成立的第一个民主运动的团体。王炳章先生被选为第一届、第二届主席,开创了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先河,从此中国人民在海外产生了第一个对中共政权的政治压力团体。坚持不懈地汇集国内、国外的民主力量,不断揭露和冲击中共专制体制,传播民主思想,为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王炳章先生领导下的海外民主运动积极介入历年来中国大陆政治反对运动,特别是一九八九年年初由陈军先生在北京搞起“捷捷酒吧”为基地,发起了一埸签名运动,公开呼吁“释放魏京生及所有被关押的政治犯”共有社会知名人士学者三十三人签名,因而引导了当年的民主运动。

“64”天安门事件发生前,五月四日王炳章先生和汤光中先生俩人从纽约勇敢地乘飞机飞往北京,在东京转机时,已登上日本航空公司东京飞北京的飞机机仓内坐下,被日本航空公司高层主管叫出来说:“日航接到北京外交部照会及日本外务省的命令,不得载王炳章先生和汤光中先生飞往北京。否则,中国政府将对日航惩罚,限制日航在中国大陆的业务。”被阻拦在东京。当时,东京成田机场登机厅里所有飞往北京的航班柜台上都贴上或在桌子上摆上“告示”,“告示”曰:“接北京照会,不得卖票给王炳章先生和汤光中先生俩人飞往北京的机票。”由于中共阻挠,没有能够成功回到北京,此消息传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中,但鼓舞了国内的学生运动。

王炳章在海外向中共打出了第一枪,从此中国人民在海外产生了第一个对中共政权的政治压力团体。由于受到一九八六年台湾成立《民进党》的激发,一九八八年《中国民联》展开了有关组党的广泛讨论。在《中国之春》第五十七期上刊登了许多篇有关组党的文章,其中有王炳章、柯力思、王策及呼延民等人的文章, 对组党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为此后的民运组党作了思想理论上的准备。在“倒王事件”之后,原民联的大部分骨干在一九八九年三月底率先成立了 《中国民主党》。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份《民主党》又和《全美学自联》的骨干共同召开《黑堡会议》,确定了在一九九零年七月共同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

再从一九九七年下半年说起,王炳章认为光是在海外组党是没有大的作用,一定要与国内的同仁一起,起来共同来筹组成跨区域、跨国境,大的反对党,来共同向中共使加压力。这才能迫使中共早日结束一党专制,走向民主宪政的共和体制。

王炳章与王希哲、傅申奇三人筹划,在一九九八年元旦后,由王炳章本人亲自成功地突破中共封锁,秘密闯关回到中国大陆,从南向北一路串联,一路游说,一路动员,一路推动筹组新的反对党,推动筹组中国大陆第一个民主政党《中国民主党》的工作,在一九九八、九九两年里掀起大陆各省市轰轰烈烈的组党运动。有26个省市纷纷成立民主党“筹委会”,致力于冲破中共党禁,开创中国多党的政治局面。首次以公开的方式,向中国政府申请注册登记,走合法建党的道路,引起海内外极大的反响,中国民主党人不怕坐牢,前赴后继,为冲击中共的党禁进行了可歌可泣的奋斗。 这一场中国本土的草根建党运动,其意义尤其重大,一直延续到今天。

中共当局对王炳章先生的革命活动极端恐惧和仇视,二00二年六月王炳章先生去越南边界城市芒街与国内人士会见,六月二十七日被中共特务强行绑架回国。中共当局开创了在境外绑架民运人士的“国家恐怖主义”先例,王炳章先生成为第一个受害人。二00三年二月,王炳章先生在被绑架到内地被秘密关押8个月之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给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的莫须有罪名判处王炳章先生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他目前被单独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北江监狱服刑。王炳章先生是中国民主运动几十年来,被中共判刑期最重的领袖,这也从侧面 反映了王炳章先生在中共眼中的份量。

中共逮捕王炳章博士的真正原因,应非「台湾间谍」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而是以此罪名来打击陷害王炳章先生,镇压海内外民主运动,以避免海外民主运动与国内民主运动相结合,这才是真正直接威胁到中共政权存在的根本原因。王炳章先生在面对‘邪教政权审判’中,在法庭上曾多次高声呼喊“中国的民主一 定能够胜利”。

王炳章先生在1997年立着《民运手册》初稿,经多次征求意见修改后,于2000年正式出版《中国民主革命之路》简称《民运手册》,双名并用,如此成就此书。该书是根据他多年从事民主运动的经验和教训,整理出来,用问答的形势,通俗易懂,简单明了,从理论到实际运用都有,是一部民主运动指导性的工具书。他在书中扉页上题词:“驱除马列,复归孙文,推翻中共,重建共和。”

王炳章先生是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发起人,领头人。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一位让中国共产党触及特工运作底线,直接在海外实施政治绑架,暗杀的民主运动领袖。同时也是邓小平执政以来,对异议领袖实施打击最严酷的一位民主运动活动家。

王炳章博士有很多很多的第一:
第一批中国大陆派出的留学研究生 (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后)。
第一批中国大陆留学研究生,取得第一个博士。
第一位辛亥革命以来像孙中山一样“弃医从运”的优秀中国民运领袖。
第一份中文民主刊物《中国之春》杂志社的创办人。
第一个中国大陆民运团体“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简称(中国民联)的创始人。
第一位用自己创办的杂志把中国的民主异议人士,介绍给西方世界,并毫不犹豫,不辞劳苦的进行积极的营救奔走工作。
第一个以身试法“闯关”回大陆的海外民运领袖。
第一个成功闯关回中国大陆,推动在中国大陆组党的民主党人。
第一个喊出在中国大陆“重建共和,恢复中华民国”口号的民运领袖。
第一位被中共享极其卑鄙的黑社会手段在越南绑架回大陆受害人。中共不慎花销巨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无所不用长期地对他进行陷害和打击,是在中共眼中最有份量的中国民运领袖。第一位在中国民主运动历史中被中共判刑期最重的民运领袖。 。。。。。。
现在又增加了一个第一:王炳章博士是第一位被西方严肃媒体华盛顿邮报的社论编辑(Editorial Page Editor,The Washington Post) Fied Hiatt先生用英语以小说的方式介绍给西方大众的中国民主运动活动家。
  
王炳章先生在2010年夏,写给家人的信中说:"粉身碎骨 不改志向 山崩地裂 不动初衷"!可见,他是多么刚强和高尚!在此,我们呼吁全世界一切正义的人们,关注王炳章,营救王炳章,释放王炳章,使祖国的满园春色早日来到。为早日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的新中国而共同努力奋斗!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