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六四年年祭 年年祭什么?

 

六四二十四年了,年年有人祭,年年哀声叹气。

六四到底是什么?二十四年了,我们仍然无法给历史一个清晰的注解。六四作为一种精神,它清晰有力。六四作为一个历史事件,它极其复杂。当“平反六四”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时,有谁能告诉世人,六四到底是什么?

当年那些大学生群情激昂绝食抗争,如今被淹没在中国亿万房奴的人茫茫人海里了。问问他们,六四是什么?那是一个历史阴影,当年那些学运领袖叱咤风云横眉冷对,如今雍容华贵名利双收,在美国的蓝天下口若悬河畅谈宗教。问问他们,六四是什么?那是一个历史契机。

六四到底是什么?有人曾经断言,那是中国共产党的终点。可是,二十四年过去了,共产党仍然在执政。有人曾经预言,那是中国民主法制的起点。可是,四分之一世纪就要过去了,民主法制仍然是中国人民的梦。

六四到底是什么?六四是一把刀,共产党用它切断了与人民的情义。从那一天起,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改变,人民不再相信共产党的国家领导地位不可动摇。六四是试金石,检验着共产党的历史成色。六四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从那一天起,中国的民主法制建设不再由政府主导,而是由人民推动。六四是历史推手,推动着中国历史的进步。

六四仍然在进行,六四的灵魂不散。共产党政府深深地明白,不顺应民意,六四时时刻刻会上演。六四没有结束。民主是人民争取的,不是政府赐予的。停止推动法制建设,法制建设就是一个烂尾建筑。六四永不停息。

六四是一种精神,六四何需平反?六四无罪,六四无需历史的审判。二十四年来,倒是共产党在极力逃避历史的鞭打,六四又何需向共产党讨还公道?有些人一边指责共产党政府不合法,一边又要共产党政府平反六四。这岂不是荒谬?非法政府如何伸张正义?历史就是公道,公道自在人心。六四堂堂正正地站在历史面前,历史表明六四的清白。六四既然没有被历史审判,又何必需要平反?

六四是一个事件,六四急需澄清。六四复杂,六四需要历史的解释。共产党政府至今不敢面对历史,将铁幕后的镇压决策真相深藏在黑箱里,不让其见天日。如果三十年能解密,我们还需再等六年。二十四年来,学运领袖们在美国忙于股市投资,忙于开发软件,忙于撰写论文,就是懒于记述历史,懒于回顾过去,懒于反思六四。为何置天安门成千上万的绝食学生而不顾,临阵脱逃远走高飞?到底有没有海外黑手在遥控学运领袖?当事者已年近半百,生活安稳。有些人在美国众人面前向圣灵献媚,却从没有向天安门的亡灵忏悔。六四对于当年的学运领袖今日的美国公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六四何需歌颂?当年的学运领袖已经成为今天的美国中产阶级。谁也不能否认他们曾是惊天动地的六四人物,但六四的主体绝不是这些人。今天歌颂这些人,岂不是对六四的亵渎?

六四是千百万幼稚的学生绘成的一幅可歌可泣的绚烂图画,是二十世纪中国历史浓妆艳抹的一幕,宛如乌云里的一道彩虹。六四就是一个纯真的梦想。

六四是中国民主法制征途上的一个亮点。六四要的是坚韧不拔的进取精神,而不是苍白无力的平反呻吟。六四是中国民主法制的一块基石,民主法制是国家长治久安、百姓安居乐业的保障。六四流血是共产党的失败,也是民族的不幸。民族要想复兴,首先就要民族和解。六四的伤口应该愈合而不是撕裂。六四要的不是平反历史冤案,六四要的是跨越历史鸿沟。

在下一个二十四年里,我们希望看到人民与政府的谅解与互动,我们希望看到当事人对历史负责的陈述,我们希望看到历史学家对六四彻底的解剖。中华民族的兴盛取决于对国家制度诚心诚意地精心设计,取决于对历史全面的深刻反思。今天,我们又何必纠结于平反不平反。我们要的是反思,而不是平反。六四的历史意义也许在二十四年后会更加清晰可见。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