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无组织 无领袖 无纲领的新型社会运动

 

A、启东事件初步展现了民众自己的力量,这是一次无组织、无纲领、无领袖的社会运动,虽然付出了代价,也让人们看到了希望。这也体现了无组织时代的组织力量。

<无组织、无领袖、无纲领的新型社会运动>

关于目标,《Adbuster》的海报问道:“我们统一的要求是什么?”开始,运动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这是因为,在运动形成气候之前,提出具体目标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开始的目标就是占领本身——占领意味着直接民主,而直接民主有可能产生特定目标,也可能不。那些主流媒体不停地问什么是目标,错了。

仔细观察,其实运动既非全无领袖,也非全无纲领。Adbusters是首倡者(它在运动起来之后倒没发挥多大作用),草根政治组织US Day of Rage和黑客团体Anonymous也做了很多事。在纽约,运动大多由“纽约城大会”(NYC General Assembly)协调。9月29日,它发布了《占领纽约城宣言》。在它的网站上,它这样定义自己:“纽约城大会是一个公开的、参与性的和水平组织的过程,我们借此提升能力,把自己构建为公共空间中的一种自治性的和集体性的力量,以此应对我们深陷其中的经常性的时代危机。”
这个宗旨写得颇为拗口,但值得注意的是,它强调自己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组织。作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管理机构,它把每晚7点在自由广场开会作为惯例确定下来;在大会上,所有的委员会都参加讨论,分享想法。它对所有其他想参加的人也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会上发言。大会并没有一个有名的领导人,只有一些主持人主持日常性的交流,会后由志愿者更新会议纪要,并写下其他一些组织者需要了解的信息。议题的达成是通过协商一致的决策方法来实现的,既寻求大多数人的同意,也努力解决或者减轻少数人的反对。
达成共识的过程艰难、曲折而缓慢,然而占领者并不急迫。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占领多久,他们就是要借助这种时间性让普通公众认识到问题的存在。广场上的人说,一旦经过了无数努力,终于就某些议题达成了共识,那种感觉是非凡的。很难描述数百个充满激情、反叛和创造的人实现了一致的那种体。

然而,另一方面,你也可以说运动是无组织、无纲领的。没有哪个单独的人或群体在统领这件事。自由广场上事实上的决策者“纽约城大会”是水平化的、自治的、无领袖的,以反复修正达成共识为基础,它根源于无政府主义思想,很像最近的社会运动如埃及和马德里广场上的情形。

在这种形式的抵抗中,我们看到对旧式的政党政治的拒绝,对激进多样性的拥抱,以及对自下而上的民主的新形式的坚持。抗议者甚至犹豫要不要提出正式的诉求,因为那可能意味着承认他们所极力反对的政治阶层的合法性。同时,避免明确的政策纲领,也有助于扩大运动对更多的群体的吸引力。正是为此,他们才到处打出“我们是99%”的口号。

除了没有明确的纲领,运动也缺乏众望所归的领袖。这样做显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有领导就意味着有层级,而等级制恰好是同抗议者的立场背道而驰的,他们追求的是包罗广众。其次,运动一旦出现领导人,很容易成为警察的靶子,或者各种利益集团收买的对象。

这样一种崭新的社会运动缺乏终局,它不会因为达成了某个特定的运动目标,大家就烟消云散。它所要改变的是这个世界的统治体系。而运动者意识到,这将是一场长期斗争,所以,他们只要在场,只要能够引发人们的关注,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斗争的存在,就构成了最好的斗争策略。可以说,抗议者的占领运动只要持续着,他们也就在真正实现自己的目标。

最终,在这种新型的社会运动中,要避免对“戏剧性时刻”的期待心理。不会有某个“革命性的时分”的到来,而只有不停顿的反叛。最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创造每日每时的变化。


B、现实虽然残酷,但社会权力正在逐步展开,正成为制衡官权的一股不可低估的力量,这对于改变现状、建构公民社会是一个切入点。

『浅议社会权力』

1、所谓社会权力:简言之,社会权力即社会主体以其所拥有的社会资源对国家和社会的影响力、支配力。社会资源包括物质资源(人、财物、资本、信息、科技、文化产业等)与精神资源(人权与法定权利、道德习俗、社会舆论、思想理论、民心、民意等等),还包括各种社会群体(民族、阶级、阶层、各种利益群体等等)、社会组织(政党、人民团体、各种社团组织、企业事业组织、各种行业协会等等非政府组织)、社会特殊势力(宗教、宗族、帮会等等)。这些社会资源可以运用来形成某种统治社会、支配社会进而左右国家权力的巨大影响力、支配力。

任何权力必须具备三个本质要素:权力主体;这些权力主体必须拥有一定的社会资源;这些社会资源能够对权力的相对人构成相当的影响力、支配力。社会权力也不例外。

---引自:郭道晖《社会权力与公民社会》

2、虚拟世界的社会权力、现实世界的社会权力:在虚拟世界,网络一个独立的具有影响力的博客、微博作者、论坛、群等等就具有社会权力。在现实世界,从小处说,NGO、基层群众自治组织、行业协会等具有社会权力,往大处说,政党、第四权力部门(媒体)、议会及各种利益群体也具有社会权力。

3、现实存在的反对派性质的社会权力:这样的具有反对派性质的社会权力目下不仅存在于虚拟世界,在现实世界中也存在

4、功能与作用:社会权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制衡和监督国家权力(包括司法权)及官权。(这些社会资源可以运用来形成某种统治社会、支配社会进而左右国家权力的巨大影响力、支配力)

马英九先生曾说过:“感谢媒体的修理与民进党挑剔,我建议大陆来台湾观光的朋友们,除了看日月潭、阿里山,也欢迎你们来看看台湾的媒体是怎么修理我的,我这个总统几乎每天都在媒体的修理中工作和生活,所以你们很容易看到这样的情景。国民党现在的朝气蓬勃,也应该感谢民进党的百般挑剔!”

5、关于社会权力的立法规范,必须通过公正、具有公众民主参与前提下的立法规范,从而使社会权力的这种制衡、监督作用在法治的轨道上展开,并得到法律的保护。

6、整合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社会权力资源,构建呈分布式网络状格局的社会权力,并成为相对独立的社会资源,以此,有效地制衡、监督执政党,无疑是一条另辟蹊径的结束一党专制、建构和完善公民社会、走向宪政民主的必由之路。

2012-09-26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