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陈希同病逝与六四魔咒

 

“六四”24周年当天,北京阴云密布,午间更是白昼如黑夜,很多自由民主派人士通过暗语纷纷发出“永坠黑暗”的感慨。同一天,亲共港媒再次传来震惊消息,称六四事件时担任北京市长的陈希同病逝,消息很快扩散开来,而且附带着诸多魔幻现实主义的揣测,网友在微博上以此为由头发表的感言与图片均被屏蔽。在微博搜索栏中输入“陈希同”亦无法显示,但输入“希同”还能得出完整内容。紧随其后,多维新闻向中共高层消息人士求证,获知陈希同病逝消息属实。 一直迟至北京时间6月5日19时整,官方媒体新华社才“姗姗来迟”,刻意在六四24周年次日发布简讯确认陈希同“病亡”。

港媒报道陈希同病逝消息


新华社题为《陈希同病亡》的简短报道回避一系列重要内容,不提六四,甚至连生前职务亦只字未露。报道称,“陈希同因患癌症,于2013年6月2日病亡。陈希同,男,83岁,于1998年7月31日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6年。2006年5月31日保外就医”。

在新华社证实陈希同死亡之前,关于陈希同病逝的消息只在西方媒体中盛传,而且所有相关报道要么隐去消息来源,要么将来源指向香港中通社。但在中通社关于此 事最早的报道中,也称“有消息显示,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于6月2日上午9时54分在北京去世,享年84岁”。至于此处的“消息”来源具体之谓何,报道中 并未明确说明。

按照中通社的说法,由于适逢六四周年敏感时期,加上陈希同身份特殊,中共出于维稳的考量才未公布他的死讯,在昌平殡仪馆火化时填写的职业是“摄影师”。至 于什么时候才会对陈希同的死讯公之于众,报道猜测恐会拖过“六四”这个敏感期。果不其然,中共官方媒体正是在六四24周年次日发布了陈希同的死讯。

中通社当时的报道传出后,维基百科也及时更改内容,并将陈希同病危的几个阶段进行了统和。从保外就医,到癌症末期病危,再到病逝,每一次的消息都勾连起了 公众对六四的记忆。因为陈希同被公认为当时六四戒严时的总指挥,此后获得升官一跃而为“北京王”,期间的具体角色确争议颇巨。虽然由姚监复撰写的一本名为 《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保外就医的陈希同2011-2012年谈话纪录》中,陈希同竭力为自己辩白,并否认其为六四戒严北京总指挥,有别于《李鹏六四日记》中的陈述,但还是无法抹去人们的历史印记。

六四24周年当天,虽然大陆网民还不知道陈希同病逝的消息,但北京阴云笼罩的天气已经足够人们浮想联翩了。北京天安门加大了安保和戒严力度。据多维新闻记 者现场观察,天安门城楼和广场上,到处散布着穿着便衣的警察。他们腰间插着对讲机,手里拿着统一的雨伞,扮作游客混迹于人群中。期间,至少有3家香港媒体 记者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截查,甚至被扣查回乡证,以及要求删除摄影器材中的图片和片段。

但是,当一张小鸭坦克的照片替代当年坦克轧人的禁照盛传于网络中时,人们已经开始相信,不仅媒体记者在关注着六四,关注着六四24周年日当天的天安门动 静,普通民众也铭记着历史上无法被抹去的日子。 网友们写下了这样的心声——“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每一个人都不应该忘记。”“今夜,为曾经穿过的军装,深感耻辱。”“你们拥有谎言,却不能篡改历史。你们占领土地,却无法占据人心。”

当正午时分北京转入黑夜,毛泽东那句“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经典表述被翻了出来,有网友挥动着中指用事实说话,“此言差矣,人不可与天斗,不信你来北 京看看”。是的。正午12点,北京风声幽咽,雷鸣渐进,房屋里一片漆黑。居民楼的灯在夜景模式下一盏盏亮起来,路上车灯也亮了。天边一片黑雾里泛着血红的 光。网友戏谑道,“你们有本事,把这天气也屏蔽了,唤作一片艳阳高照吧!”“人不让大家点蜡烛,天就让千家万户开灯,人不可与天斗。”

虽然不得不承受中共严密的网络封锁和管制,但还是有很多明眼人一看即懂的“内涵贴”纷纷涌现。网易推出专题《人,不能永远消失》,被认为是在打六四的“擦边球”,不过截至多维新闻发稿前,此专题链接已经失效;新浪微博则将枪口压低了一厘米,取消了蜡烛这一在灾难发生时经常被使用的表情;史学家章立凡则引用 《尚书》中的一句话来表达己见,“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并称“今日,天心之我民心”,此言与网友“人不可与天斗”之说相映成趣;网友查良钧则上 传了一张要求全体学生不得离开校园的官方通知,称六四当天有特殊情况须学校批准方可离校,如果学生不执行规定,将进行处罚,但由于落款的印章不清晰,目前 尚不能证实真伪。

除了陆媒一片噤声以及网民暗语不断外,西方媒体将更多的视角锁定在了香港烛光晚会悼念六四,以及那些从广场上到红墙内的六四亲历者上。2013年是六四流 血事件24周年,不是逢五逢十的大日子,但因为恰逢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上任后的第一个周年,再加上新领导层中有不少与此事件有密切且矛盾关系的官员,所以 引起了很大的舆论反响和民意躁动。人们普遍揣测,以习近平李克强为核心的领导层,会否在六四问题上有所作为,会否改变对六四的认知和态度?但得出的结果并 不乐观,因为没有人敢保证,习近平会愿意主动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

关于六四的魔咒还在继续,陈希同病逝的消息也已经确定。最后还是以网易专题的导言作结——“鲜活的生命,悄无声息地消失。他们的死,既不壮烈,也不浪漫,当时无人知晓,今后或许也不会再被提起。但只要仍有人记得,他们的死便并非毫无意义。”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