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民主党,敢为民矛、甘为民盾,愿做志士铺路石!
——中国民主党公开组党十五周年纪

 

在民主社会,政党通过大量艰苦的、日常的动员和组织活动,在人民与其政府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它们鼓励并引导公众的讨论,导致一切社会问题和冲突明朗化而便 于和平理性的解决;它们使处于政治光谱两端的极端主义者的影响变得温和,让彼此冲突的集团联合在一起以加强国家的统一;它们帮助办理选举,为选民找到候选人又为候选人找到选民。政党的存在与运作,不仅满足了人性深处的团体归属,是基于人的社会性本质而与生俱来的基本人权,也是人民掌握社会主权的一种有效手段、途径和平台,达到“政党和平相争,人民主权从中伸张”的民主共和态势。

但在中国大陆,中国民主党自1998年6月下旬公开组党近十五年来,还没有起到上述作用。那么我们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呢?2010年9月下旬,我因民主党案被中共当局判刑坐牢四年出狱后,从民众欢迎我回家的问候中可以得到一些说明,其中有奋笔疾书的作家、有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有维权上访群众,他们有当面、也有来电感谢我,我回绝说“我为民众维权和呼吁的事情做得不多,你们不少人,我过去甚至不相识,为何要谢我?我不敢当!”,他们有的说“包括你,还有小池(迟建伟)、小王(王富华)、小吴(任伟仁)等民主党人帮助杭州产业退休工人维权,我们老工人都不会忘记的”、有的说“你们民主党人吕耿松、邹巍帮助上访群众维权的案子数都数不过来”,但有一老阿姨的回答却让我深有感触,她说“正因为有你们民主党的存在,让中共当局最为顾忌,把主要镇压火力都吸引了过去,所以这几年来才大大减轻了一些写写的作家、各种宗教活动如家庭教会、老百姓上访维权的压力和损失,共产党政府怕民心倒向民主党,甚至还会对百姓做出一些安抚性的妥协。实际上你们只要存在,即使不直接参与维权,也在间接地起作用。民主党是百姓维权进攻的矛,保护所有人的一张无形大盾啊!”。此说法可能有所夸张,但更加坚定了我对于中国民主党的价值和信心,确是毋庸置疑的。

但中国民主党以“和平、理性、公开、合法”为行动准则捍卫人权、推动中国大陆实现民主法治,或者形象地说成“矛”和“盾”,并不容易!中国民主党人十几年来受到数不胜数的传唤、抄家、软禁、跟踪、以“监视居住”的名义长时间关禁闭、监控窃听等骚扰不算,仅浙江一地光为民主党案直接或间接判刑、劳教的先后就有: 1、王有才,(1998年起)颠覆国家政权罪11年;2、吴义龙,(1999年起)颠覆国家政权罪11年;3、朱虞夫,(1999年起)颠覆国家政权罪7 年、(2007年起)被判妨碍公务罪2年,(2011年起)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7年;4、祝正明,(2000年起)颠覆国家政权罪10年;5、毛庆祥,(1999年起)颠覆国家政权罪8年;5、徐光,(1999年起)颠覆国家政权罪5年;7、叶友富,(1999年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1年6个 月;8、聂敏之,(2000年起)劳教1年;9、范子良,(2000年起)劳教3年;10、单称峰,(2000年起)劳教2年;11、(2000年起)戚惠民,劳教1年;12、谭凯,(2006年起)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1年6个月;13、严正学,(2006年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3年;14、力虹(张建 红),(2006年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6年;15,陈树庆,(2006年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4年;16、迟建伟,(2006年起)因同情和帮助法轮功学院传播真相被判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3年;17,吕耿松,(2007年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4年;18、王荣清,(2008年起)颠覆国家 政权罪6年,;19,陈开频,2008年6月7日在杭州大厦挂“政府腐败是万恶之源”、“独裁必腐败,专制丧人心”、“六四是中华之耻人类之痛” 巨幅标语,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和交通秩序罪被判2年;20,薛明凯,(2011年起)因代表浙江民主党参与乐清钱云会事件的真相调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再次被判刑,刑期4年。浙江先后20人23次累计判刑或劳教超过百年,而全国(大陆)据不完全统计有近200百多位民主党人受政治迫害累计刑期或劳教超千年。

中国民主党“为民之矛,为民之盾”,所付出的惨重代价,也从一个特殊的角度,反映了中国大陆目前的人权状况,还要我们“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革命先贤宋教仁先生曾说过,“立宪政治,以代表国民公意为准则,而最适于运用此制者,则莫如政党政治”,所谓政党政治,是“进而在朝,就可以组成一党的责任内阁;退而在野,也可以严密的监督政府”。

有两党或多党依法和平有序的竞争,是现代文明国家实现民主法治的必由之路。尤其是在如今的中国大陆,中共一党独大(做人要有人格,立国要有国格,那些跪在共产党面前没有党格的“花瓶党”不值一提)并凌驾于法律和民权之上的所谓领导权,是权贵垄断特权既得利益通过执政党绑架国家和政府的“中国特色”,是一切政治腐败与社会堕落的总根源,尤其需要法律的规制、需要来之民间的监督。除了社会舆论,在野党(反对党)对于执政党的制衡无疑是民间监督最为有效的手段和途径之一。中国民主党不仅是一个有时代担当的政党,她还是也必须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欢迎任何一位有志于捍卫人权、推动国家民主法治进步的仁人志士到这个平台上来施展才华、实现抱负。我们民主党的老战士,不仅将一如既往地敢为民矛、甘为民盾,也必定敞开胸怀愿做志士铺路石!

陈树庆
2013年5月28日完稿于杭州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