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十年后三大癌症将困扰中国每个家庭

 

十年后三大癌症将会困扰着中国每一个家庭,肝癌、肺癌、胃癌。肝癌,是因为水;肺癌是因为我们的空气;胃癌,是我们的食物。有人问我理想是什么?我希望20年以后中国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我们的空气是可以呼吸的。

原来我经常吃鱼,后来朋友跟我说:卖鱼的商人为了使鱼活蹦乱跳,都放明矾。就是用来炸油条的明矾,吃多了会得老年痴呆。她这一说,我才注意观察,问卖鱼商人。有的还骗说是小苏打,也有很多承认。

一个连安全食品都吃不上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

从牙膏到饮水到牛奶面包油盐米面酱醋茶水果蔬菜果,很难找出一样入嘴的东西不含添加剂。“咱们的胃很结实,它负责消化一切――胶面条、皮革奶、 镉大米、石蜡锅、毛酱油、药火腿、双氧翅、增稠蜜、红心蛋、糖精枣、氟化茶、铝馒头、硫银耳、瘦肉精、甲醇酒、纸腐竹、罂粟汤、塑料米……”

肉鱼禽蛋,蔬菜水果等等凡是人们吃的东西,有一样是环保的、绿色的、安全的、放心的吗?

激素、抗生素等广泛应用和存在于各类肉食、奶品之中,连地沟油、三聚氰胺,甚至敌敌畏等令人望而生畏的东西都派上了用场,大量的有害化学物质和手段,也普遍用于动植物和食品的催熟,染色,增重,防腐,翻新,保鲜,仿真等环节,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令人防不胜防。

蔬菜和水果几乎都离不开化肥和农药,其毒素当然不言而喻。

甚至,如今的耕地实际就如同吸上了毒的“瘾君子”一样,完全依靠化肥和农药维持产量,离开这两样东西,粮食几乎就得绝收。

像转基因等存在安全隐患的食品,却相当于强制性加入百姓的日常饮食之中,给中国人乃至子孙后代的生命健康安全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

人们天天使用有害食品,再加上污染日益严重的环境和水资源等等,人的生命健康当然无法保证。

如今中国已进入了一个全民“互相下毒”的时代

不仅形形色色的中间倒卖商、运输商、囤积商等均为下毒专家,就连一向憨厚质朴、老实巴交的农民甚至都成了下毒高手。

无疑,这是一场悲剧,一场中华民族的悲剧。而此悲剧,还将持续多久,无法估计。

但这种悲剧,却是古今中外、古往今来所罕见,可谓史无前例,绝无仅有。

中国历史上不乏为之利益纷争四起,战火连连,你死我活,明火执仗的种种事件。然而,绝无自我内部大规模“互相下毒”、自相残杀的事例。

即便被世人誉为“东亚病夫”的旧中国时代,虽然人们饥寒交迫,灾难深重,但那是因为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和西方列强的侵略甚至以鸦片毒害国人有关,而也不是国民之间相互下毒所致。

中国人日常吃的都是“化学”

市场上销售的真正意义上的山西老陈醋不足5%,也就是说,消费者平常喝的基本都是醋精勾兑的。

勾兑醋还分两种,一种是冰醋酸勾兑的,一种是加苯甲酸钠防腐的,放添加剂的占了95%,不添加任何防腐剂,纯酿的6度老陈醋,几乎就不多,其占市场份额不到5%。

现在很多厂商生产的配制食醋都是直接由冰醋酸、食品添加剂调配而成,还有厂家选用的冰醋酸也是工业用冰醋酸,这样可以降低生产成本。可怕的是,企业到底使用的是食用冰醋酸还是工业用冰醋酸,目前的技术同样无法鉴定。

说句老实话,如果真是那样的纯酿造酱油,按现在的物价水平,200元一瓶也不算贵。

所谓“酿造”酱油几元钱一瓶,真当是酿造的?

当今十大腐败--转基因粮食的推广居腐败之首

第一腐败转基因粮食的推广让中华民族承受着种族灭绝的巨大风险

第二腐败疯狂购买2.5万亿美元的各种美国垃圾债券

第三腐败外向型为主导的经济结构,使百分之七十的国民产值和老百姓的民生无关

第四腐败中国经济实质上的殖民化,使中国经济主权丧失

第五腐败相当一部分中国知识份子已经彻底丧失了良知,沦为西方走狗

第六腐败任由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疯狂掠夺我国自然资源

第七腐败裸体官员破坏中国经济,把中华民族逼上险境

第八腐败中国天价房地产导致经济停滞,中小企业缺乏资金频临崩溃

第九腐败没有思想导致的中国教育制度毁掉了一代又一代的学子

第十腐败官员们的贪污腐化呈团体化,买官卖官,钱权交易

全球第一个转基因实验品基地阿根廷在哭泣!!!

20世纪80年代末,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的一个庞大的转基因项目也正式启动。该项目的实施地点选中了阿根廷,阿根廷的人民也因此成为转基因作物的第一批活体实验品。

到2004年,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3400万英亩(约1375.9万公顷),转基因农业的历史和阿根廷的“大豆革命”,是一个国家在“进步”的名义下全面失去粮食自给能力的典型案例。

阿根廷转基因大豆革命的结果,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这个国家的农业经济被彻底改造了。

20世纪70年代,在债务危机之前,大豆在这个国家的农业经济中所占地位微不足道,种植面积只有9500公顷。

在那些年月里,一个典型的家庭农场种植多种蔬菜和粮食作物,还养些鸡,有的还养有少量的牛,来生产牛奶、奶酪和牛肉。

在改种孟山都大豆和采用大规模生产技术四年之后,到2000年,转基因大豆的播种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到2004年,面积扩大到1400万公顷以上。大型农业收割机械大量砍伐森林,并扫荡由当地农民占据的土地,以便为大豆种植提供更多的土地。

阿根廷农业的多样性――一垄垄玉米地、麦田和广阔的牧场――被迅速改变成了种植单一农作物的地区,就像埃及的农作方式在19世纪80年代被棉花取代并被摧毁一样。

到2004年,这个国家所有农业用地的48%被用于种植大豆,其中90%~97%种植的是孟山都的转基因抗农达大豆。

孟山都最初免费派送种子,在成功占领99%市场份额之后又开始收取高额专利费;与孟山都种子配套的杀虫剂破坏生态环境,杀死其他庄稼,引起动物后代器官畸形,使人出现恶心、腹泻、呕吐和皮肤损伤等症状。

阿根廷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受孟山都控制的转基因实验场。随着机械化的单一种植大豆的农作方式迫使数十万农民离开土地,贫困和营养不良现象大量出现。

20世纪70年代,阿根廷的生活水平是拉丁美洲最高的国家之一。官方公布的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口比例1970年仅为5%,到1998年,这个数字陡升至30%。而到了2002年,又激增至51%。以前在阿根廷闻所未闻的营养不良现象,到2003年上升到约占3700万总人口的11%~17%。

在因国家拖欠债务而引发的全国性严重经济危机当中,阿根廷人发现,他们已经不能再依靠小块土地生存。这些土地已经被大片的转基因大豆所占据,再也不能种植能维持生存的其它一般农作物!!!

阿根廷,欲哭无泪!!!

“这次北京的雾霾,我特别高兴,我从来没有那么高兴过。因为特权阶级他们有特供的水,特供的食物,这次他们没有特级的空气了,他们回到家同样会面临老婆孩子的指责。”在亚布力论坛上,马云观点依旧犀利。

“我一贯认为经济学家讲的大部分东西是不靠谱儿的,在这儿讲的是很靠谱儿的。张维迎跟我有不同的看法,对很多问题。

我们相信,十年后三大癌症将会困扰着中国每一个家庭,肝癌、肺癌、胃癌。

肝癌,很多可能是因为水;肺癌是因为我们的空气;胃癌,是我们的食物。

30年以前,有多少人知道我们边上谁谁谁有癌症,那个时候癌症是一个稀有的名词,今天癌症变成了一种常态。

很多人问我什么东西让你睡不着觉?阿里巴巴淘宝从来没有让我睡不着觉,让我睡不着觉的是我们的水不能喝了,我们的食品不能吃了,我们的孩子不能喝牛奶了,这时候我真睡不着觉了。

当年我很圆润,十年中国创业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这个样子并不让我担心,担心的是我们这么辛苦,最后所有挣的钱买的是医药费。

在飞机上我跟郭广昌讲,中国的医药费,中国的药卖的越多不是一件好事情,我希望中国药卖的少一点,中国人能更健康一点。

汶川地震八万四千人死掉,引起世界的震动,中国震动。

每天癌症死亡的人数是多少?我们没有人想过这个。

有人问我理想是什么?我希望20年以后中国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我们的空气是可以呼吸的。

最近大家问,你的幸福感是什么?什么是最基本的幸福感,就是沐浴阳光。沐浴阳光,三点水的木,就是要有水,要有木,要有食品,要有阳光。

不管你挣多少钱,你享受不到沐浴阳光的时候,其实是很大的悲哀。今天北京我在微博上看见,老潘、任志强经常说,哎呀,今天北京的天气多么蓝,好 像发了年终奖似的。这本来就是可以属于我们的权利,今天变成了一种惊喜。这是让我们最担心的,这也是我们未来最大的希望,和希望能够改变的。

这是中国的巨大危机。以前我们为世界工厂而骄傲,今天我相信大家意识到工厂带来的灾难是非常之大的。

今天的雾霾,当年的欧洲有过,当年的美国有过,当年的日本有过,但是他们今天经过15年、20年终于完成了。今天美国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当然美国人淡水鱼不吃,主要的原因是当年的污染形成了化学物在地下。直到今天美国人不吃淡水鱼,连鱼骨头都不会吐了。

如果我们不做到,三十年以后,这儿没有亚布力会谈,我们开会将过早的在另外一个世界相会,这不是一个恐吓。我相信这个灾难会轮到我们每一个人身上。

我不期待政府采取任何的政策,因为政府也很为难。政府往往采取的政策都是大扫除,每次的大扫除换来的恶果更大。

奥运会期间所有的工厂停下来往外面推,奥运会过了所有的都恢复。今天一到城外的污染更加可怕。

我记得小时候把污染企业搬出杭州城,我们欢心喜悦,终于那个炼油厂出去了。他们去了哪儿,去了杭州的上风口、去了杭州的水源头。

今天我们工业西迁的时候,跑到了黄河长江的上游,我们祖祖辈辈将会因此受到伤害,这是一场真正的危机。

不管人工的肺有多好,天生的肺是最好的。

我们保护好每一个原生的河,因为有河流,才会有我们的城市。

但是今天为了城市,我们把河给忘了,我们埋掉了大量原生态的河,每一个原生态衍生的小动物。

我们跟世界上所有的生命息息相关,原生态衍生的小动物给我们换来这个环境的希望。

所以真正的是一种意识,真正的是每一个人的行动,而不是等待某一个组织的行动。

最后,我们所有愤怒的不是恶行,我们愤怒的是对恶劣行为的冷漠。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