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高洪明

 

西行巧遇撒拉人

今年3月上半个月,我乘火车西行青海省西宁市,一路上车窗外的景致让人枯燥品味:山山水水满目荒凉,天上地上放眼苍黄;但它告诉人们什么叫天高地广?什么叫辽阔无垠?当列车奔驰在河湟谷地的时候,人们才能看到早春的绿色,才能闻到早春的气息;这时你会为之一振,原来春天藏在荒凉里。

我坐在我的卧铺边上紧靠车窗的座位上,感受着祖国大西北天地山河的气势,欣赏着河湟谷地的风韵。当我不经意地朝着车厢后面望了望时,看到了近处两个男人坐在靠近车窗小台桌两边的座位上,两个女性并排坐在靠近这两个男人的卧铺上。

那两个男的,正值中年,头戴无檐白色的小圆帽,上身西服,下身制服裤;那两个女的,头上戴着盖头,一个中年一个青年;中年妇女上身毛衣,下身制服裤;那个年轻的女子上身小花格毛衣,下身蓝色牛仔裤,穿着一双高筒皮靴,身条容貌长得可说是美丽动人;她俩都戴着耳环、手镯。

这几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判断他们一定是信仰伊斯兰教的,但他们是不是回族我不敢确定。为了证实我的判断,于是乎我站起来走了3、4个卧铺远的距离,来到这四个人面前,坐在那两个女性对面卧铺的外手角上,和他们搭讪攀谈起来。这时我才知道他们不是回族人,他们是撒拉族人。

撒拉人的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这几个人是一家子,汉语说的不错,只是有点儿西北口音;男的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哥哥原是教师,后来转行保险公司现退休,因去北京看病返回青海;弟弟务农,陪哥哥去北京看病同返青海;那个中年妇女是弟弟的妻子;那个年轻女子是弟弟的女儿,在天津打工顺便伴随父母回青海故乡探家。

这几个撒拉人与我聊起了他们退休、务农和打工的不易、困难或艰辛,聊起了他们感受的工农差别、城乡差别、东西部差别和穷富差别;聊起了他们民族自治地方的学校和教育,聊起了他们民族只有语言而无文字,特别是没有汉语与撒拉语的双语教育教学;聊起了他们民族的年轻人、在校的学生和学龄前儿童,都不大会说撒拉语了;聊起了他们的地方政府和自己民族的人民代表在这个问题上的不作为或难作为;他们忧心如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撒拉人的民族语言濒临消亡;他们无计可施,向我诉说;我向他们哥俩承诺要为撒拉人语言濒临消亡,写一篇文章为撒拉人大声疾呼。这篇文章就是我对撒拉族兄弟承诺的兑现。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有56个民族,除汉族外有55个少数民族,满族、回族通用汉语,其他53个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语言。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资料告诉人们: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前曾拥有和使用本民族文字的,有藏、蒙古、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朝鲜、傣、彝、俄罗斯、苗、纳西、水、拉祜、景颇、锡伯等15个民族;

中国目前便于书写、学习和印刷出版的少数民族的文字有: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朝鲜文、壮文、哈萨克文、锡伯文、傣文、乌孜别克文、柯尔克孜文、塔塔尔文、俄罗斯文、彝文、纳西文、苗文、景颇文、僳僳文、拉祜文和佤文等19种文字;

这就是说,中国目前尚有34个少数民族只有自己的民族语言而无自己的民族文字,他们是:布依族、侗族、瑶族、白族、土家族、哈尼族、黎族、畲族、高山族、水族、东乡族、土族、达斡尔族、仫佬族、羌族、布朗族、撒拉族、毛南族、仡佬族、阿昌族、普米族、塔吉克族、怒族、鄂温克族、德昂族、保安族、 裕固族、京族、独龙族、鄂伦春族、赫哲族、门巴族、珞巴族、基诺族 。

这34个少数民族其中包括撒拉族,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民族语言;但是,由于他们各自没有他们各自的民族文字,所以他们各自的民族语言也都会像撒拉族的民族语言一样也濒临着消亡。

不可否认,有文字的少数民族的语言也危机四伏,就连藏语、蒙古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朝鲜语和壮语也或多或少受到了汉语的挤压;其他有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就更加危机重重,面临汉语冲击,也是难以为继的;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少数民族语言濒临的险境。

少数民族各自的民族语言是少数民族各自的民族特征!

少数民族各自的民族语言是少数民族各自的文化特征!

少数民族各自的民族语言是少数民族各自的文化遗产!

少数民族各自的民族语言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

少数民族各自的民族语言不能因为普通话是中国通用语言而濒临消亡!

少数民族各自的民族语言不能因为汉文字是中国通用文字而濒临消亡!

在此,我向中国政府呼吁,我向中国汉族呼吁: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挽救!不能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的民族语言消亡!

保护!不能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的民族语言消亡!

中国政府应当认识到这种危险,应当挽救并保护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应当拯救少数民族语言于濒临消亡的危难之中!

中国汉族各界人士与精英应当认识到这种危险,应当伸出援手挽救并保护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应当拯救少数民族语言于濒临消亡的危难之中!

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主客观原因

少数民族语言(包括有文字的和无文字的)濒临消亡的客观原因:

中国政府在全国各个地方全面推行推广普通话和汉文字;

中国的各种传媒,书报刊、广播电视电影电脑、文化文艺文学文献,绝大多数在使用普通话和汉文字;

中国境内人际交流、知识交流、科技交流、文化交流、信息交流、商品交流和服务交流,绝大多数在使用普通话和汉文字;

中国汉民族是中国主体民族,汉文化是中国主体文化,汉文明是中国主体文明,普通话是中国主体语言,汉文字是中国主体文字。

少数民族语言(包括有文字的和无文字的)濒临消亡的主观原因:

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少数民族大都处在中国大西北大西南地区,处在中国内地不发达地区,处在中国穷乡僻壤地区,处在中国山水阻隔交通不便地区;

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少数民族人口相对汉族极少极少,生存生活环境相对汉族太差,现代科技文化水平相对汉族距离过大;

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少数民族为了改变自己的生存生活环境,为了提高自己的科技文化水平,就必须与汉民族进行交流学习,就必须学习并使用普通话和汉文字,这样就生疏了自己的民族语言,就与自己的民族语言渐行渐远了;

中国政府并没有在无文字的少数民族地区推行地方民族语言和汉语的双语教学教育,只是进行汉语教学教育,从而放任了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从而也加快了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速度;

中国政府尽管在有文字的少数民族地区推行地方民族语言和汉语的双语教学教育,但对地方民族语言教学教育重视程度不足,推行力度不够,教学工作不扎实,也会放任有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也会加快有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速度。

中国政府负有保护并挽救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责任

中国政府负有保护并挽救少数民族语言(包括有文字的和无文字的)濒临消亡的责任,这就是说中央政府要高度重视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问题,中央政府要加大民族自治地方的教育文化部门的专项财政投入,以便民族自治地方政府更好地保护并挽救少数民族濒临消亡的民族语言;

中国政府应当建立保护少数民族语言基金会,也应当允许民间建立保护少数民族语言基金会,政府和民间共同携手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是少数民族之幸,是中华民族之幸;

中国各级地方政府,特别是各级民族自治地方政府,更负有保护并挽救少数民族语言(包括有文字的和无文字的)濒临消亡的责任;这就是说他们更应当高度重视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问题,更应当加大民族自治地方的教育文化部门的专项财政投入,努力培养造就一支足以支撑地方民族语言和汉语的双语教学教育的教师队伍,以便他们更好地保护并挽救少数民族濒临消亡的民族语言;

中国政府愿意保护并挽救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什么理由不愿意挽救并保护濒临消亡的少数民族语言呢?

中国政府能够保护并挽救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什么理由不能够挽救并保护濒临消亡的少数民族语言呢?

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地方教育文化部门负有的具体责任

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地方教育部门负有的具体责任:

在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地方的每个中小学、每个学前班和每个幼儿园,都应当尽力尽量开展、普及和使用地方民族语言和汉语的双语教学教育,重点是地方民族语言教学教育;

在师资力量差的且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地方的每个中小学、每个学前班和每个幼儿园,至少也要规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在本校本园开办两三个地方民族语言和汉语的双语教学班,必须保证地方民族语言教学教育;

在已经开展、普及和使用地方民族语言和汉语的双语教学教育的少数民族地区,要持之以恒,扎扎实实地做好双语教学教育,特别是地方民族语言教育,为保护当地民族语言服务;

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地方文化部门负有的具体责任:

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地方文化部门都应当大力尽力组织和开展地方民族语言的文化活动和文艺活动;

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的地方文化部门都应当尽量使用地方民族语言组织或开展文化活动和文艺活动,尽量不使用汉语组织或开展文化活动和文艺活动;

少数民族的地方文化部门都应当大力挖掘本民族的语言、本民族的文化、本民族的传统,让本民族的民族语言、民族信仰、民族文化、民族文艺、民族生活、民族传统和民族特征发扬光大,薪火传承直到久远。

最后,我要再一次向中国政府强烈呼吁,向中国汉族大声呼吁: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挽救!不能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的民族语言消亡!

保护!不能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的民族语言消亡!

中国政府应当认识到这种危险,应当挽救并保护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应当拯救少数民族语言于濒临消亡的危难之中!

中国汉族各界人士与精英应当认识到这种危险,应当伸出援手挽救并保护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应当拯救少数民族语言于濒临消亡的危难之中!

北京:高洪明(汉族)

手机:13522267658

2013年6月16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