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廖祖笙: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

 

重金“维稳”其实就是群体性腐败。维护社会稳定本是职能部门的天职所在,这一部门同样只是国家机器上的一个零部件,没有理由得天独厚,有别于其它部门,竟享有高于国防开支的经济润滑。当这一部门消耗了异常庞大的国家资金却无需公布用途时,其间所衍生的腐败你是不难想见的。

将小集团的安全置于国家安全之上,连续三年将巨额民脂民膏用于润滑一个零部件,这是对国家安全的一种无视,对纳税人血汗的一种浪费,对一个部门亲手送上了一张腐败的温床,更是对群体性腐败的一种公然倚重。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反腐”至此,戏剧性色彩未免太浓厚了。

就是把一滩烂泥扶上了墙,这滩烂泥应也能推断出一年花费几千万元监控一盲人,或是将大量本该奔走在打击刑事犯罪第一线的警察撵上截访之路,将会助长和暗藏多少的腐败。可这般局面已经持续多年了,高枝上“反腐”的调门居然一个比一个唱得高,“反腐”至今,全都止于说唱而已。

“维稳”经济让公害们如同打了鸡血般兴奋,直接导致了人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催生的是悍然侵犯人权者众,制造事端者众,谎报威胁者众,经营受害者众,与贪官、杀人犯联袂共舞者众……一个部门一个行业在利益驱动下腐烂得这般彻底,以至全然不再记得了何为职业操守和职业荣光。

以上所述,还只是高枝枭鸟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的显见例证之一。在匪夷所思的荒野,荒庙内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的情形,可谓举不胜举,这在全球也已是有目共睹。倘使这荒野还能算是一个国家的话,何不看看世上是否有第二个国家反腐反了几十年,反出的竟会是越反越腐。

一党独大之下的反腐机构牵制太多,盲点太多,买通与被买通在暮色的掩护下随时可能完成,由此别说是反腐反了几十年,就是再换十任荒庙住持,贪腐、淫乱、杀人、整人、抢人等等,也还会是荒庙内的主旋律。用纪委修整内部,用政法委打压外部,这搞的不外乎是东厂和西厂的那一套。

秦香莲在陈世美的地盘上申诉无门,层层上告,已经告到了“伟大的首都”,岂料天下乌鸦一般黑,“伟大的首都”恭候秦香莲的不是包青天,而是马家楼,并把秦香莲的诉状交回陈世美处理,国家高端权力竟然如此放任地方黑暗势力作奸犯科,这不是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是什么?

每个冤民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根腐败的链条。当冤民在“合法渠道”内走得倾家荡产,走得筋疲力竭,在遍见了公权的腐败和无耻之后,就连在网上诉说悲惨遭遇的权利都被剥夺,传媒慑于恶婆婆的淫威,对形形色色的公权腐败也只能是隐而不报,这不是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是什么?

油头粉面的政客不远千里奔赴剧场,在镜头前不厌其烦一遍遍表演“亲民”或“反腐”,可一遇到底层民众向其举报腐败或申诉冤情,就选择性失明或失聪,就同鸵鸟一般把脑袋扎进了沙堆里,一任这荒野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这不是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是什么?

……

大大小小的荒庙从上到下鱼烂土崩,岂是说唱“转变作风”就可以解决得了遍野腐败的问题?民主是腐败的天敌,独裁是腐败的温床,当独裁者贪恋特权,力不从心非要对公共权力全面垄断,在方方面面又离不开腐败的邪恶支撑时,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看人下菜,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


2013年6月28日写于漂泊中(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伟光正”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53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840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