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对网络管理的政治思考

-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8

查建国

 

在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执政当局为保其一党制的核心利益,以“三个自信”为旗帜,打出连续的组合拳,其中加强对网络管理是重要一招。他们明白,虽然互联网已基本失守,但自己还有反击,进行一定力度拉锯战的能力。喉舌环报之流频频配合。6月4日环报评论员单仁平出一题为“管理互联网,各国有着自己的坚定”署名文章。

单仁平讲“在正出现大规模骚乱的土耳其,政府猛烈抨击社交媒体是土耳其‘社会稳定的头号威胁’,类似谴责也曾出现在英国议会。”这真是打群架怪世上有木棍。

单仁平讲“中国是互联网对社会生活介入度比较深的国家之一,也是对该不该以及如何管理互联网争论较多的社会。其中一个原因是,互联网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了中国社会的‘民主化’及‘多元化’进程,……”单仁平进一步开始进攻“一些人宣称在中国实施任何互联网管理都是‘打压言论自由’,这种极端说法在一些圈子里产生了误导乃至欺骗性。这种声音同时获得西方舆论力量的支持和推动,……”单仁平更明确地讲管理网络的目标是“人们能大致明白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不能与国家的现实秩序相抵触……该删的帖还是要删……,互联网是虚拟社区,但应当避免那里出现一些蒙骗网民的政治及道德陷阱。……让其欺人害国的鼓噪受到抑制,……”。

所谓对网络管理的政治思考就如环报单仁平先生那样,要讲明管理的政治背景和政治目标是什么?要把这个管理放到民主转型的大格局中去思考。

除局部地区(如台湾现民主体制)和个别短暂时间自由灵光一现(如1937年前后中国竞出现民办报纸、私营电台、私营通讯社2000家左右。)外,中国几千年专制社会从皇权专制到毛氏个人专制到邓氏党专制,一直延续到今。现在世界民主大潮中,中国大陆社会保专制反专制势力撕裂对立、激烈博奕。在这几千年未有大变局背景下,我们以为网络管理的目标不外两点:一是捍卫网络自由,保障网民的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怀疑一切创新思想自由、批评执政者自由不受政府的随意干涉;二是维护网络一定程度的有序进行。要明白网络是接地气,原生态,无序为正常的信息交流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网民不能个个是绅士,城管式的洁癖和维稳中的过敏症,政府大有作为的有序比混乱的无序还有害。我们讲“一定程度的有序”也只是讲我有的自由不能影响别人的同样自由,自由在法治下进行和文明的自律。当然,人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不信任现政府会在这些方面与我们共识而良性互动,不信吗?咱们走着瞧。

北京查建国 6月7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