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还原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全名为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Никита Сергеевич Хрущёв,1894年4月17日――1971年9月11日),前苏联领导人。从1953年9月7日至1964年10月14日,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并从1958年起担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直到1964年10月被迫辞职。

自从开始反修正主义以来,赫鲁晓夫在汉语中就变成了一个贬义词。给谁扣上个赫鲁晓夫式的人物,这个人就被认为是野心家,阴谋家。因为斯大林活着的时候,赫鲁晓夫曾对斯大林热烈歌颂,斯大林死后又对其无情地揭露和批判,是个十足的两面派,阳奉阴违的家伙。所以在九评中被称之为“野心家和阴谋家”。

大家记得,文革中批判刘少奇时,给他扣了很多帽子,什么“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什么“叛徒、内奸、工贼”……等等。其中一顶帽子是“中国的赫鲁晓夫”。在当时的中国人心目中 ,赫鲁晓夫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叛徒,大坏蛋。斯大林对他有恩在先,他却在斯大林死后掘坟焚尸,无情无义。因为他是光头,当时中共官员称他为赫秃子。

打倒四人帮后,刘少奇终于获得了平反昭雪,强加于他身上的一切罪名原来都是诬陷不实之词!多少年过去,“中国的赫鲁晓夫”这词已经成为昙花一现的历史词汇,可苏联的那个赫鲁晓夫呢 ?过去被中国官方百般丑化攻击,现在却始终没得到官方的正式平反昭雪。原因何在?估计是为了维护毛的威信。如果事实证明赫鲁晓夫不是坏人,那么过去强加给赫鲁晓夫身上的许多罪名岂不都是造谣诬陷吗 ?

毛为什么不喜欢赫鲁晓夫呢? 因为赫鲁晓夫最先开始反对个人迷信和揭露斯大林的问题。

1955年11月5日,苏共中央开会讨论如何庆祝即将到来的斯大林生日。按惯例,每逢斯大林生日,莫斯科都要举行大规模庆祝集会,但这一次赫鲁晓夫却不顾其他领导人反对,坚持纪念活动从简。在他的提议下,苏共中央通过决议:在12月21日斯大林生日当天,只在报纸和广播里颂扬斯大林的功绩。

1955年12月31日,赫鲁晓夫在苏共中央主席团大会上正式提出,要为“曾受过斯大林迫害的人恢复荣誉”,并成立了一个由中央委员会书记波斯佩洛夫主持的专门调查委员会。此后围绕斯大林的功过是非问题,苏联最高领导层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以赫鲁晓夫、布尔加宁和米高扬为首的激进派要彻底清算斯大林,而以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等人为首的缓和派则坚决反对。当肃反部门拿出斯大林大清洗的调查报告后,触目惊心的事实迫使缓和派不得不同意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宣读反对个人崇拜的报告。

1956年2月14日到25日,苏共召开了20大。这是斯大林死后召开的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包括中共在内的55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代表团参加了大会。

大会闭幕后,25日夜召开秘密会议,赫鲁晓夫作了题为《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尖锐揭露了斯大林种种违法乱纪,滥杀无辜的暴行。原苏共十七大所选出的139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竟有百分之七十遭到逮捕和枪杀!报告中列举了大量例子,如政治局候补委员艾何、罗素塔克、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伏兹涅辛斯基、中央委员会书记库兹涅佐夫等等均惨遭枪决。在大清洗中,斯大林亲自下令处决了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上千名十月革命时的老布尔什维克以及包括“红色拿破仑”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在内的数百名红军高级将领,杀害了十几万工程技术人员和干部,数百万人被流放。

据报道,因中共代表团团长朱德还要到其他国家访问,作为中共代表团成员的邓小平,把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速记稿带回北京。毛读了秘密报告后十分震惊。他本人与斯大林的很多做法都相类似,甚至很长时间内都认为自己就是中国的斯大林(见《胡乔木文集第二卷》第147页),自然本能地无法接受这个报告。

五十年代中叶,赫鲁晓夫敢于提出反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和揭露斯大林的累累罪行,是有极大风险的,是需要极大勇气的,是要背恶名的。那时斯大林虽死三年,余威犹在。但赫鲁晓夫出于对苏联人民无比热爱,出于对无数刀下冤魂的同情,毅然进行了所谓的“非斯大林化运动”,这充分表现出了他对自己同胞的仁爱和伟大气魄。

由于斯大林的很多错误毛泽东都有。比如肃反扩大化,反我即反党,党内斗争残酷无情等等。对毛来说, 批斯大林等于是在批他,自然兔死狐悲 。他意识到若这样反下去,下一步就要反到他头上了。于是一改过去对斯大林的不满,开始竭力为斯大林说话,指责赫鲁晓夫是修正主义者,马列主义的叛徒。

毛自从执掌大权之后,其实是很喜欢搞个人崇拜的。在中共七大上,因为刘少奇最先提出了“毛泽东思想”一词,高调赞美毛,而被毛破格提拔,一举超越其他中央领导而成为中共第二把手;解放初期,毛本人虽然表面上也提出了一些制止个人崇拜的措施,但变相的个人崇拜极为普遍。比如中国作曲家只能创作歌颂毛主席的歌曲,别的领导人不能编歌唱(解放前还有,如冀中有歌颂吕正操的歌);中国党政要员只能给毛出选集,别的领导人不能出;国庆节只能喊毛主席一人万岁,别的领导人不能喊……

苏共二十大以后,中共最初对于苏共的做法是肯定的,也曾明确表示反对个人迷信,并将“毛泽东思想”一词从八大党章中删除。为此邓小平在党章修改报告中指出:在一九四九年三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党中央根据毛泽东同志的提议,决定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禁止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作地名、街名、企业的名字,这对于制止歌功颂德,起了很有益的作用。党中央历来也反对向领导者发致敬电和报捷电,反对在文学艺术作品中夸大领导者的作用。……我们的任务是,继续坚决地执行中央反对把个人突出、反对对个人歌功颂德的方针。

然而后来,他重用对他最阿谀的林彪,号召人们学习对他最奉承的雷锋,表明他实际上是要搞突出自己的,要搞对自己个人的歌功颂德的。他在和斯诺讲话中说:“有点个人崇拜是必要的。”并公然肯定林彪:“还是你说得对, 理解的要执行, 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等于直接号召广大民众对他盲从和驯服。

苏共召开二十二大以后,决定把斯大林的遗体从列宁墓中迁出,加以火化,他的骨灰盒安置在克里姆林宫城墙内。我们当时的宣传部门把这件事说成是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焚尸扬灰 ,伤天害理。但事情真相究竟如何呢?中共的好友,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主席艾地回答西方记者时说:“西方国家就这件事大做文章。其实是极大的误解或曲解。苏联同志认为,斯大林作为苏联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曾经犯有一系列严重的错误,他的位置不应该和革命导师列宁并列,而是应该和他生前的同志和战友们葬在一起。”

赫鲁晓夫还有一条重要罪状:说他背信弃义,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和逼债。这件事被炒得沸沸扬扬。毛故意把“苏联逼债”和所谓的“百年不遇的三年自然灾害”并列 ,说是造成中国1960年大饥荒的两大原因。其实即使在中苏两国关系恶化到那种地步时,苏联也并没有逼债。倒是当时主管农业的副总理谭震林在1961年透露:“去年没搞好,我们应该给苏联的猪肉也没有给 ,什么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民主德国的也没有给,这个很不好。好呵!你们是大跃进,欠了人家的东西不给,你什么大跃进啊?”(见丁抒的《人祸》)

可见,这是我们为显示大跃进的成就,自己主动要给的,并不是人家苏联逼的。其实那个时期苏联还曾向中国供应数十万吨粮食,但被严密封锁,知情的中国人寥寥无几。

至于说到撕毁合同,撤回专家,特别是不再帮助中国发展核武器,苏联政府有什么过错呢? 人们只要回忆一下我们中国对于反目以后的阿尔巴尼亚、越南、古巴是怎么做的就足够了。完全一模一样,毫无二致。也是撕毁合同,也是撤回专家。卡斯特罗为此曾痛斥“中国的霸权主义和海盗行径”。

根据解密的苏联外交档案透露,恰恰是这位秃头的苏共第一书记在援华问题上最大方,提供的军火质量最高、数量最多,远远超过了斯大林。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在军援上,一改过去只卖“武器垃圾”变成提供“武器设计图纸”,由中国兵工厂自行生产。1954年11月,苏联向中国提供现役的米格17战斗机及全套资料,使中国能于1956年仿制成功命名为歼-5战斗机。1955年苏联又向中国陆续转交了AK一47自动步枪、C―41半自动步枪、捷克加列夫轻机枪等全套图纸,使中国于翌年分别仿制成56式冲锋枪、56式半自动步枪和56式轻机枪。苏联还提供了现役的T一54A坦克和85毫米加农炮的样品和全套资料,中国仿造成功后分别命名为59式坦克和56式加农炮……

赫鲁晓夫对华军援的最大贡献是原子弹。从1957年7月开始正式向中国提供原子弹和远程导弹样品,还援建核工厂,同年10月中苏签订《国防新技术协定》。以后因政治观点分歧,合作中止。然而苏联这些援助对中国研制成功“两弹一星”还是起了相当作用的。

为缓和与中国的关系,赫鲁晓夫曾在1960年末和1961年春主动表示中国可以推迟还债,并愿借给中国100万吨粮食,提供苏军最先进的米格一21战斗机和全套技术图纸。后因古巴导弹危机的分歧,米格一21的援助项目中止。但中国技术人员靠自己力量消化了全部技术,将其发展成一个庞大的战斗机系列。几年前试飞成功的超7“枭龙”战斗机,依然是40多年前得到的米格一21的创新版。所以尽管事后毁约,也不能完全否定赫鲁晓夫在军援上对我国的贡献。

再看看所谓干涉中国内政问题。毛指责苏共以老子党自居,把兄弟党的关系变成了父子党的关系.动不动挥舞指挥棒, 组织其他兄弟党对中共“围攻”。凭心而论 ,赫鲁晓夫反对中国什么呢?无非是毛提出的所谓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三面红旗”。赫鲁晓夫对于中国同志犯这等低级幼稚错误 ,感到痛心疾首,多次指出中共是在重复苏共当年走过的弯路,连斯大林也没有这样疯狂地胡作非为过!

就拿大炼钢铁来说吧,连宋庆龄家的院里也砌上了小高炉。在宋庆龄本人的主持下,秘书、花匠、厨师一齐上阵,成了全民炼钢大军中的一员。这么荒唐的做法让赫鲁晓夫无法理解,提出批评。可毛根本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赫鲁晓夫在一次报告中无可奈何地提及此事:“咳,就让宋庆龄夫人去炼钢吧!”可这报告又被《人民日报》全文刊登,拿来大做文章,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指责赫鲁晓夫和美帝勾结在一起,干涉我内政,攻击我们的三面红旗。

借着批修反修,毛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大跃进所带来的危机,把广大人民对现实的不满统统转移到赫鲁晓夫头上!直到今天我们的决策者还舍不得清算反修谬论,恐怕有难言之隐吧 !众所周知,1963年是邓小平和彭真秉承毛泽东旨意,率中共中央代表团去莫斯科和苏共中央谈判的, 最后以中苏关系公开破裂告终。这反修功劳有邓小平一份,对于为修正主义头子赫鲁晓夫恢复名誉自然消极。

事实证明,在中苏分歧的重大意识形态问题上,赫鲁晓夫基本正确,毛则是根本上不正确。

从某种程度上,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在苏联第一次打开了人们的精神牢笼,一批老作家获得了平反,索尔仁尼琴等作家得以公开出版自己作品。帕斯捷尔那克和索尔仁尼琴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一大批新作家也随之诞生。一个文学艺术的春天在解冻中悄然到来。

在赫鲁晓夫统治时期,政治气候空前宽松,不再搞“肃反”,党内斗争不再处以极刑。即便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和卡冈诺维奇等高层领导被打成反党集团,也不过是去当大使、水电站站长而已,无须坐牢枪毙。

赫鲁晓夫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和平演变有什么错误呢?现在中国搞和平崛起,不是同一个意思吗?

让人感慨的是,今天中国采取的经济政策正是效仿当年被口诛笔伐的苏联修正主义的政策,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请找出我们当年的反修文章《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拿它和今日中国大陆的现实比较一下,当年曾如此痛批的南斯拉夫修正主义又算什么呢?

“反修斗争”过去四十多年了,早已成了历史。可是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国内的彭德怀也好,国外的赫鲁晓夫也好,如果毛采纳了他们的意见 ,早一点制止了大跃进,大炼钢铁和人民公社等等错误,中国还至于饿死几千万人吗?在毛领导下,饥民连逃荒的自由都没有,树皮啃光了,不得不易子而食……毛动不动就说:修正主义上台要千百万人头落地 。而事实上,赫鲁晓夫上台后并没有杀人,反党集团成员也一个没杀。而毛的大跃进才真正造成了千百万中国老百姓人头落地。毛的这句所谓“修正主义上台千万百人头落地”纯粹是造谣,是耸人听闻的编造!

赫鲁晓夫关心人民疾苦,当他闻讯莫斯科居民住房紧缺时,立即下令突击建造了一批住房。而毛时代的首都北京,老百姓一家七八口挤一间屋的情况比比皆是 ,毛又什么时候关心过一下,改善过一下呢?据报载,前些年俄国搞过一次民意调查,俄国人民对以往国家党政一把手评价中,以赫鲁晓夫最受欢迎, 对他印象最好,好到五五开的评价。这表明赫鲁晓夫既非完人 ,也绝不是恶人。

凡参观过莫斯科新贞女公墓的人都会看见,有赫鲁晓夫雕像的墓碑是由黑白相间的大理石构成。坟墓当然远不如毛泽东帝王般的陵墓气派,可随着时间的推移 ,世界各地前来为他扫墓的人络绎不绝,越来越多。人们无限怀念他,他大反斯大林的个人迷信和揭露斯大林的累累罪行成为他万古不灭的功勋,彪炳千秋!

这就是历史的公正!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