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共自身成革命对象 改革前路难行

 

对于中国当局改革存在的弊端,有智者以一行驶中的三轮机动车做比喻,图中显示,该三轮机动车右轮被一手推车代替,智者配文以:形象派!中国的改革究竟还能走多远……来形容中国改革现状。

最近,有海外媒体高调爆出,中共权贵家庭成员集中在金融领域赚大钱,尤其是江泽民儿子及长孙的私募基金更是令海外媒体关注,有学者指出,正是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理论,为中国共产党从无产阶级政党一跃成为中国“富人党”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基础,并将其合法化。

然而,就在中共建党92年前夕,有中共意识形态最核心处──中央党校的教授公开宣扬学校取消马列课程、停止传播革命理论以防失业学生拿着资本论到农民工中宣传受剥削压迫理论从而造成社会动乱;与此同时,有媒体爆料,有基层工作的副镇长因每年花4个月维稳,工作压力大,摆不平“价值观”问题而辞职;对于北京当局宁愿坚持马列理论,也不顾现实与理论相左造成的困扰这一现状,有学者指出,因为当局更大的目的是要保持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

赚钱最易中共权贵后代扎墩金融投资界

7月8日刊登在法广网站题为〈太子党在中国金融业布局〉一文指出,中国的“太子党”进入金融领域,建立了多项私募股权基金,享受更快升迁,更大投资回报,甚至进行利益交换和输送。

该文引用港媒报导指,“太子党”进入金融领域,其中包括:吴官正之子吴少华、薄熙来兄长薄熙永(化名李学明)、吴邦国女婿冯绍东(WilsonFeng)、李长春之女李彤、曾培炎之子曾之杰(Jeffrey Zeng)、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刘云山之子刘乐飞。

另据亚洲电台报导,现年27岁的江志成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儿子。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江志成2010年加入香港的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直接股权投资为主)。法广报导说,博裕投资宣布,将在今年内推出第二期私募投资基金,计画筹集十五亿美元。

报导分析,博裕投资将和中投、中信和国开行这些官方金融机构合作进行大规模投资,显示了博裕投资“强大的政商能力”。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江志成加入博裕时才24岁,但他的经商之路和他父亲基本相同:当年江绵恒也是通过关系找到钱投资网通,然后成为中国通信业的霸主。江绵恒控制着上海联和投资。

刘先生介绍说,金融投资是中国高官子女集中度最高的领域,中国权贵阶层里的高层太子党成员,基本都是通过金融投资和企业股权买卖成为巨富,包括王震、江泽民、李鹏、周永康和曾庆红的子女。“所谓投资就是低买高卖。比如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先是七千万投资山西煤矿,然后重新评估说值三十亿,再拿这三十亿投资鲁能,再把鲁能评估成上千亿。那些太子党基本上不做实业,甚至连房地产也不愿意搞,太麻烦。都是通过股权投资,周期短赚钱快。”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在金融业,尤其是最近十年来兴起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行业,中国退休以及现任政治家子女的迅速崛起,令业界和媒体侧目。有分析认为,中共权贵家庭成员集中在金融领域,是因为金融投资领域赚钱最容易。

江“三个代表”为无产阶级政党跃为“富人党”合法化

中共从“一大”开始党的纲领就是“要推翻资产阶级”。89六四学潮时,爱国学生打的口号就是“反贪腐、反官倒”,当时矛头直指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江泽民上台后,为了让中共后代致富合法化,2002年在中共“十六大”上修改了党章、纳入其“三个代表”理论。

据美国之音报导,2002年中共召开“十六大”修改了党章。这次修改最重要的是将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的理论纳入党章。

文章说,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中共党性的表述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中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的忠实代表”,革命时期“是革命事业的领导核心”,建设时期“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领导核心”。2002年的表述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为此,文章指,中国共产党从一个“无产阶级”政党演变成目前所谓的“富人党”,中共党章为中国共产党的演变提供了理论基础。

也是在这一年,中国共产党开始接纳被认为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富人入党。从“一大”纲领要推翻资产阶级,到“十六大”党章暗示可以接纳私企老板入党,中国共产党几乎走向了自己的反面。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狄忠浦教授说: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理论,为共产党已经在做的一切,将私营企业主纳入体系,吸收同化资本家,提供了意识形态的基础,并将其合法化。

中共意识形态最核心处──中央党校的教授公开宣扬取消马列课程

6月30日,中共建党92年前,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发表微博:“中央和教育部建议的是,在大中专学生的课程中,取消这个论,那个论性质的课程。其对他们就业和创业毫无用处,是当大领导用的知识。如果学的太多,他们失业了,拿着资本论去农民工的工棚,宣传受剥削压迫理论,将是极大的社会动乱的不稳定因素。为什么执政后还要学革命理论呢?”

微博迅速被网友转发。作者为党校教授、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处于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最核心处,身分极其敏感,却公开宣扬取消马列课程,停止传播革命理论,尺度之大,令人吃惊。

对于中共仍坚持马列主义教育而中共本身变成富人党、也沦为该理论的剥削者这一尴尬现象,网间议论纷纷:有民众指,正是这个矛盾决定了特色路走不通。马列主义与资本主义针锋相对,不能兼容。因为马列是专为消灭资本主义而产生。

也有网民说,这才是实事求是,改革开放的根本措施。我们嘴上喊著,书本上学着要造反,而当局自己却是实实在在书上指的造反对象,这不是自己掘自己的坟墓吗?这样坚持下去马列和中共都将完蛋!

副镇长辞职:每年4个月在维稳

就在中共意识形态核心党校教授公开呼吁取消马列课程、停止传播革命理论的同时,有媒体报导,由于一年4个月维稳,摆不平“价值观”问题,一年轻镇长已辞职。据《中文导报》报导,28岁的四川泸州市主动竞选上的某副镇长7月1日正式辞职。他在网上发了一篇辞职感言,自称任副镇长两年来,每年平均有4个月在维稳,只有4个月在干“正事”。除工作压力大、收入低之外,还有不能实现人生价值的问题。

他至今都在思考:“有些维稳是真的维持稳定保持地方经济平稳发展,还是为了保帽子?”

副镇长对《新京报》记者说,2012年下半年到今年1月分,他花大半精力盯着上访的刘氏兄弟,但最终他还是因为5人上访被行政警告处分。今年,他还多次到外地城市维稳。每次维稳都是放下其他工作,领导带队进村入户调解矛盾纠纷,监视重点人群流动,不胜其烦。他不是专门做维稳的,但维稳牵扯他大部分精力。

对于中国当局改革存在的弊端,有智者在微博出示一形象图给予深刻的揭示:该图三轮机动车右轮被一手推车代替,智者配文以:形象派!中国的改革究竟还能走多远……。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指出:对于当局来说,现在所作的一切与过去相比已是天壤之别,但是它表面上还要强调它的一贯性。因为他们更大的目的是要保持共产党的一党专制,保持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