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徐文立辞去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职务的报告

 

希哲、畹町、炳章、汪岷、元隽、胡尧、黄奔、钱达、万宝、乃湘、国忠、廖燃、有才、陈晓、在勤、韩武、文斌、伟民、兰炜、东澄、梦笔总部诸位、分布世界各大洲的二十个党部诸同仁和家祺、赵南、维邦、钦华、玄识、连潮、从德、刘刚、方政、爱民、仲秋、一心、小庞等等及国内外诸位同仁们:

今天是我的七十岁生日。我感谢上帝的恩典,让我看到了近一个世纪人类的变迁和进步,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破产,中国也将向一个正常社会回归。在未来的日子里,我更期盼上帝赐福,让我能有机会经历更多的事情、看到更多的人物、结识更多的新朋友、学习到更多的新文化和新知识,继续充实自己,为中国能尽早实施民主宪政而努力不懈。

今年初,我已经从我服务十年的美国常春藤大学——布朗大学的研究和教学岗位上退休。思考良久,在人生七十才开始的今天,也应该是我从中国民主事业第一线完全撤下来的时候了。所以,今天我把早已拟好了这封请辞信,报告诸位。

三十五年来,我曾尽心地为我的祖国的民主、护宪和我的第二故乡——美国,做出一些牺牲和奉献;并于2008年11月15日将狱中16年的思考论述,在香港付梓成书《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我以为,人类社会出现的问题,皆是被拗了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漠视人的人格平等是错误的,追求绝对平均主义同样荒谬,是几个世纪“左倾”思潮的源头。所以,我以《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作为我献给我的家人、我的祖国和全人类的祭礼。

我总觉得过往所作的一切,是我作为一个世界公民应尽的责任与义务,也是我一生中值得骄傲的付出和荣幸,我将利用余生,继续辅助有志的热爱宪政共和的爱国青年,继续为中国的第三共和的实现而努力。

我所倡导的“第三共和”,对于中国未来的特殊意义,已在我党海外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被肯定:“中国民主党人追随辛亥革命诸先贤开创的亚洲第一共和,尊重一九四六年制宪国大确立的第二共和,励志建设自由均富、人权平等、宪政民主的中国第三共和”,而为中国的第三共和的兴建的奋斗,特别是八九六四一代早已摆脱了中共篡改历史的迷雾,开始融入兴建第三共和的洪流之中。这一批中共自己埋下的八九六四的“反叛的一代”,经过24年在炼狱中的摸爬滚打,也开始脱离个别做秀者的垄断,而喷薄欲出,李一平和成斌麟的《变局策》,就是登高一呼的代表之作。八九六四是中共挥之不去的噩梦,尽管今日之中国,依然是阴霾笼罩的庞然的“经济聚物”,可是中共的专制必定消亡在八九六四的“反叛的一代”的手中,这只是时日的问题。

我一生值得庆幸的是:在我还不清楚认识上帝的时候,上帝就施恩带领我和我的家人来到了世界民主的堡垒——美国和美国民主的础石即美国小区自治文化之中,一个借着信仰祂真理,并按着祂真理立国的国度,设身处地学习真正的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另外,让我有幸和美国布什总统、卡特前总统、南希•佩罗西议长及西方的一些政要,面对面地直接交流,让我有幸在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学院与我的同事巴西前总统科多索、智利前总统拉各斯、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赫鲁晓夫儿子谢尔盖• 赫鲁晓夫、捷克签署77宪章的核心人物之一、前外长伊日•丁斯特比尔会晤并有长时间的交流切磋,切实地了解西方宪政民主的真谛和民主宪政转型的经验和教训,让我深刻了解到真正的宪政民主和我们在中国大陆了解的所谓“民主”,即中共宣传、实行的“民主集中制”(本质上的法西斯“民主”)、特别是毛泽东少年崇拜、晚年推向极致的(也是一些异议人士极欲实行的)“无政府主义的大民主”,是南辕北辙,是两个完全不同、对立的体系。我豁然了解了宪政民主的真义:文明、有序,即“法至上”;尊重每一个人的合法的自由、平等的权益,同时尊重他人拥有同等的权益;人生而平等,同时也要了解人先天和后天的差异;民有、民治、民享;人类在正常社会秩序下,才会有真正的民主;“法治下”的自由,才是大家能够共享的自由。

另一个要庆幸的是,上帝安排我结识了你们,同甘共苦,共创海内外基地,保留火种,不离不弃,虽然我有许多的缺点和有待改进的地方,你们总是宽容地接纳我,支持我。从我于2002年12月24日圣诞夜踏上美国这块神奇的土地开始,第二天,希哲就把海外民主党的重任委托于我,我从2003年开始筹划,2004年通过网络选举成立了“海外流亡总部”;2007年召开了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确立我们“结束中共专制,建立第三共和”的方向;2009年12月1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经国内外协商同意后,统一更名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英文直称为《China Democracy Party》;2011年召开了海外第二次代表大会,确立更现实的首要目标:“谋求通过制宪会议,推动全民直接选举,争取在各级议政和立法机构中拥有合法的独立席位,在中国结束一党专政,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中国的民主转型。”经过一些风风雨雨,和局部性问题的解决,我们已经成为海外较为团结和务实的团队。我相信,这个团队是会坚持到最后胜利的。

回想自己过往有了这一切从 神来的美好祝福与恩典,我这一生是值得的、充实的、幸福的。

今天我郑重地向你们——我亲爱的老朋友和同仁们,提出辞去我现在担任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的职务。我的请求是审慎的、诚恳的。这样,新的领导班子就可以有近二年的过渡期,来从容地完成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繁重的组织安排和准备工作。

我党2011年海外代表大会通过的现行党章规定“第十七条:总部委员会在党代会闭会期间代行党代会职能,如:审议总部各机构的工作,对重要事务进行表决,对于总部常委会、监委会成员进行罢免和增选。” (请见www.cdp1998.org)

总部委员会有权决定,总部的临时领导机构。

我个人提议:由现第一副主席汪岷出任代理主席、唐元隽副主席和陈晓出任代理副主席兼代理秘书长,组成新的常委会,来领导全党,直至得到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三次代表大会的确认,以及2015年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召开和新的选举。

我将继续信守我对总部和欧洲联合党部的承诺,9月底10月初,前往欧洲为党工作和参加欧洲联合党部的会议及西班牙党部的建立。

八月,我八十高龄的大姐因病来美国治疗和休养,我要随侍左右。我幼年九岁丧父,十四岁追随大姐求学于长春,八十年代,我在狱中无可孝敬我的老母,她在期盼中往生,从此老姐为母。所以,八月到九月中旬,我很难有时间效力总部可能的托付。

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坚持努力奋斗是我终生的目标,我将退而不休。我们一定会有继续携手合作、奋斗的机会,在中国民主化的事业上我们永远不会说告别!

我爱你们!

以上是我的呈请和提议,请总部诸位审议和接受。

你们的老战友
徐文立

2013年7月9日

 



徐文立再致总部的信



总部诸位:

深深地感谢你们多年的信任和支持。深深地感谢当我提交请辞信后,你们一致的谅解、肯定、担心、全力的挽留、劝说和建言。

兄弟们,想开了,依我的年龄迟早会有这一天。

特别谢谢你们现在,至少可以接受在我目前年龄和依然有其它繁重工作的情况下,同意我不再在总部第一线担任主持日常会议和常务工作的请求。但是,我却不能接受依然出任主席一职的挽留。

因为倘若我不再在总部第一线担任主持日常会议和常务工作,我依然出任现任主席,就会在中国民主党的历史上开一个极坏的先例,即现任主席不主持日常会议和常务工作,这是不能允许的。

“主席”的称谓,本意只是会议的首席,会议主持人。“主席”的称谓,在我们总部基本都是义工的情况下,主要意味着是日常的责任,或者说主要是主持日常会议和常务工作。

所以,我们不能立一个坏先例。请辞、或提前请辞却是大有先例的。

所以,我愿意接受你们有人已经提出的可能授予我一个荣誉地位的安排,和继续联络国内和海外一些政要和组织的工作。这样,我依然是“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领导机构的一员,我永远没有“走”。

之后,总部的主持日常会议和常务工作就全部交新的“代理主席、或常务主席”领导下的新的“常委会”来独立行使职权。

希望你们审慎的考虑和理解我的诚意。

你们兄弟 徐文立

2013年7月11日星期四

 



徐文立三致总部的信



钱达、文斌诸位同仁:

深谢你们充满激情又严肃的来信。谢谢你们对我的首肯和认同。我自己知道,我虽然是一个自信的人。但是,同时又是一个自知自己没有那么重要、也没有那么好的人。至今,七十岁了,几乎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人。

我在我们家排行老八,最小。小时候,到我刚刚能够做点小事的年龄,家里每每分吃零食的时候,父母总是让我去充当把食品敬送给长辈和兄长的“服务生”,剩到我自己这里,点心(如月饼)会一样的多;但是如果是分水果,我总是最小的。

如果,参加过“一大”的同仁(那次最为艰苦,17人在我小小的家里和地下室打地铺、其它人分居外面朋友家或旅馆、全体在我家吃“大锅饭”)、参加过“二大”的同仁回忆起来,恐怕都还会有这个记忆:总在那里忙忙碌碌,从早到晚的是徐某人。

1978年,开始利用我家大屋开办民办刊物《四五论坛》时,可能和编辑部在我家里有关系,也不完全,就是习惯使然,总是在那里端茶倒水的是徐某,推油印机时间最长的是徐某,照顾每一个人都能够平均吃上一口的是徐某。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徐文立不是一个好的、合格的领导人,几乎是个事务主义者;说的好听一点,顶多是一只比较勤快的小蜜蜂,有蜜就采,“见贤思齐”而已。

在这一方面,汪岷、元隽、陈晓,还有你们都比我强,你们更会领导和用人。领导无非就是决定正确的方向和善用人。

当然,政治领袖主要靠的是正确的政治理念和方向。我有过一些些,现在我们看到的汪岷副主席也有,就是他的:中国民主党应有的“三大主轴”——

“一、维权;二、选举;三、立宪。抓住了这三样,民主党就能在全中国站起来,抓不住了,就会继续散下去。”

有了正确的政治纲领和方向,我们这个队伍,没有徐文立任主席,在汪岷、元隽的领导下,依然会做的更好,“三大”一定会开得更有特色。大家要有这个信心。因为我们初步有了较为成熟的组织架构和内部运作的机制和有序的程序,以及较为成熟、团结的合作团队。

如果总部决定赋予我新的荣誉职务,我就依然在总部,我没有“走”。

我喜欢钱达兄送我的:“人生七十才开始”。我离开全联总主席这个位置,了解的同仁都知道,我的责任可能更大了,仅仅说我作为“同城圈子”的顾问,再兼顾中国民主党和其它,是不是刚刚开始?是不是责任和负担可能更大了?

请允许我再次强调:人换政不息,才是一个组织成熟的标志。

爱你们的徐文立

2013年7月12日星期五



附三篇文字摘要给大家:(全文可看:www.cdp1998.org)

汪岷:中国民主党的三大主轴

中国的多党政治前途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







再辞信



总部诸位并党内外同仁:

我高度评价总部常委会、汪岷代理主席起草的《告全党同志书》和最近一次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总部工作会议纪要》,这是我党“人换政不息”的成熟的标志之一。

我7月9日的请辞是真诚的,深思熟虑的,是基于对中国民主事业和中国民主党的当下和未来负责任的考虑而提出的。我相信,今后你们会越来越看到这一点。

谢谢你们的再次挽留,我只得再请辞。

请你们相信,在汪岷代理主席和唐元隽副主席领导下,在你们的协助努力下,全联总会有更新的气象。

我相信,全党同志在民运同仁的帮助下,在海外“三大”和之后的事业中,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就,以报效我们的祖国。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徐文立

2013年7月16日上午10:00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