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施明德:宪法第四十八条

 

看完施明德的文章后,才明白陈水扁的太太儿女们并不想扁被放出来,所以他们不肯吐出赃款。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肯交出“已被发现的不当利益”让他出狱,不知那些绿营的朋友们还在嚷嚷些什么?

 

大前天(十七日)晚上,在家中宴请几位好友,其中有前金管会主委、前外交部长、法界人士和知名法学教授。宴会的主题是要听取刚回国的前主委分析国际金融最新情势。

这类菁英聚会,是我家多年来常有的沙龙式聚会,人不多,内容却很丰富,对主题的讨论都非常深入又广泛。

那夜,有人提到「阿扁会不会被保外就医」?正反看法并存。结论似乎是:「如果保外就医,那是马英九介入的裁定;否则,是法务部决行」。移送台中培德病监是多数预测。对这个议题我发言不多,从红衫军结束,阿扁坐牢后,对如何处置阿扁,我当年说了一句话:「我是红衫军的大将军,阿扁坐牢,战役已结束,清理战场不是我的责任。」

但,那夜,最后大家希望听我判断,我大致说了:

第一、坐牢非常痛苦,都很容易生病,一百个囚人,一百个患有严重忧郁症,十万囚人中难得两、三个例外。囚犯医疗应该改善。

第二、由阿扁已公布的「病症」如果保外,法务部将无法维持监狱管理,囚情将大乱。我赞成狱政应大大改革,但蓝绿执政都仍有反人权的现象;扁政府时期,法务部长陈定南为追讨十四亿欠税「管收」黄任中,不准黄拿进随身药,怕其中有「禁药」,又不准黄任中保外就医,陈定南公开斥黄「装病」!最后导致黄任中提早病故,是大家心中仍深深难忘的憾事。如果独厚陈水扁,公平、天理何在?

修法「护扁」有违宪之虞

这些年以来。很多人以礼遇「前总统」为由,呼吁特赦陈水扁,或给予狱中特权。政治的考虑,当然可以,但,最近有立法委员提修法「卸任总统副总统礼遇条例」要加上一条「礼遇前总统受刑人」,这个修改如果通过,可能会与宪法第四十八条总统誓词抵触。

该誓言全文很短,值得国人,尤其阿扁及其支持者重读:

「余谨以至诚,向全国人民宣誓,余必遵守宪法,尽忠职务,增进人民福利,保卫国家,无负国民付托。如违誓言,愿受国家严厉之制裁。谨誓」

阿扁二○○○年和二○○四年风光地向全国人民宣誓了两次「如违誓言,愿受国家严厉之制裁」,现在扁迷们凭什么反而要以阿扁当了两任总统而要给予前总统受刑人「礼遇」和「特权」?

不要忘了总统是「国家主权的肉身象征」、是「国家安定、团结的盘石」、是「国家公义的守护者」,总统如果犯了侵犯人权(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序言)的「贪污罪」是国耻!还有脸要求礼遇吗?

聪明,没有智慧

我一生悲壮,但,好读群书,喜欢沉思,我发现人类历史中最不幸的人物,常常是聪明却没有智慧的人。如何分辨聪明和智慧,可以有很多准则,我自己却喜欢用自己发现的标准来分辨:

聪明人和智者一样,都有先天的条件和后天的努力所累积起来,异于常人的成就。这些成就可以是巨大的权力、财力和知识力。聪明人拥有这些,会恣情利用,全力发挥,而不自知「权有丧时,财有尽时,知有穷时」。当他们用到竭尽之时,就是末路的时刻。

"智者和聪明人的差异就在智者懂得谦卑。懂得谦卑,就懂得自我节制,不会滥肆挥霍"。

那一年,当阿扁意得志满,对异议者呛:「我ㄉ好运当选啦,呒,你唛按怎?」我内心就告诉自己:「我们支持错人了」。

这几年,常常有人问我红衫军最盛时,为什么我坚持不冲占总统府?我总会说:「那时代我的力量大到无人能挡,是台湾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人,如果我狂妄到不懂得自我节制,对力不含一份谦卑、敬畏,我和阿扁又有何异?不冲进去,我是反贪腐总指挥,我不节制冲入总统府,我立刻变成叛军头头」,贪污犯阿扁就升格为「宪政捍卫者」,相差多大?

阿扁如果不那么猖狂,自认可以支配党政军,连调查局局长都是他的鹰犬,若能顺应民意,辞职下台,怎么会变成「昔为大总统,今为阶下囚」的历史惨况?当年副总统吕秀莲继任,必能特赦他,哪会有今天?

阿扁对后人不是百无是处,至少让人知道「聪明人心怀谦虚,就成智者。」懂得预先替「权有丧时,财有尽时,知有穷时」作筹谋。

释放陈水扁的钥匙,藏在扁心

阿扁坐牢后,我从没有一丝喜悦,也从没有一刻有幸灾乐祸的感觉,每每看到阿扁狱中及其家人和扁迷们盼求自由的招式,从报章的种种,我心只会充满感伤和叹息。一个幸运收割了台湾数十年来,多数人为争取台湾自由而奉献性命、自由换取的果实—总统大位及政权的阿扁,竟沦落至此,没有人不会感伤的。

「阿扁的难题」,是台湾的难题之一。我相信很多人都曾想过如何解决此难题。黄煌雄监委制作阿扁罹病报告时,阿扁曾向他诉说:「你不知道坐牢多苦、多惨啊。」黄委员事后打电话告诉我:「当时我就想到你,想请教你坐牢多苦。」

谈到如何解决「阿扁难题」时,应特赦?应保外?我没有响应,我只对黄煌雄委员说:「释放陈水扁的钥匙,不在马英九手中,不在扁迷口中,而是在陈水扁心中」!阿扁什么时候觉悟,深深忏悔、认错交还已被发现的不当利益给国家人民。那时大牢将会为阿扁打开。

阿扁不是全世界贪污最多钱的总统,却是犯后行状最可议、可笑的一人。不必自责到像卢武铉跳崖谢罪,学学全斗焕、卢泰愚、尼克松的低头忏悔就够了。毕竟阿扁只是平凡之人,不能用卢武铉大总统的标准要求阿扁。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