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尊重历史真相,重建共和中国——专访王康

作者:北明 王康



时间:2013年7月15日
地点:华盛顿
受访人:王康,独立学人
采访人:北明,独立作家
提要:2013年7月7日,一本重达36斤的新书(画册)《浩气长流》在北京举行发布会。大陆多家媒体采访,但事后未见报道。本采访所介绍和讨论的是这次发布会召开的情况及其意义。


北明:王康先生,先请介绍一下北京前不久浩气长流新书发布会的情况。
王康:我们是在7月7号,卢沟桥事变76周年的那天下午,在北京的一个艺术馆举行的这个绘画《浩气长流》的新书发布会。中国有很多新书每年出版,很多新书发布会,我们这个有点不一样。第一,我们邀请的人,大概有五百多人。主要是中国知识、文化、艺术、思想界的一些有影响的人物。我想,这种规模即使在北京也是非常罕见的。另外我们特别邀请了几位特殊的人物,一是六位抗战老兵,平均年龄91岁了;再就是国民党著名抗日阵亡将领,百分之百的民族英烈,比如佟麟阁、赵登禹等的后代。我们同时邀请了当时国民革命军的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将领的后代,比如著名的115师师长林彪将军的女儿林豆豆,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军长陈毅将军的儿子陈小鲁,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将军的后人等。



七七浩气长流新书发布会国民国时代共两党后人知识分子等各界四、五百人与会.

北明:那么我马上就有两个问题:你说邀请了500人,我看海外的报导上有四、五百人出席。这样的会议在中国怎么会这么顺利就开成呢?在你组织这个会议,通知到会人的时候,一直没有受到骚扰和阻挠吗?
王康:应该说,很坚决的、很直接的否定的意见,没有。有电话来问过……

北明:哪儿来的电话?
王康:我估计是有关部门。安全部门也好,意识形态部门也好,问到:问什么要开这个会?邀请那些人?但是,几个电话都没有公开的说,你们不能开这种会。

北明:几个电话,他们没有说他们是谁吗?
王康:没有。

北明:就打过来就问?
王康:对。我们这个会是7月7号召开,礼拜天。两三个电话都是礼拜六晚上,很晚了,11点之后打来的。应该说,没有。我估计这种会议不在“五不搞”和“七不准”之内。因为这个毕竟是中国抗日战争民族大义所在,没有人能够阻挠和反对。

北明:他们有没有给你规定什么规矩……
王康:没有任何人说这种会议不能搞,你们申请没有?你们要撤销,等等,没有说。


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 张治忠之孙张皓霆 向与会者致意

北明:所以你也就照直回答说,你请了谁谁谁……你告诉他们了吗?
王康:(笑)我没有说那么详细。我估计这些人,来的知识文化界的人,有关部门都会知道。比如前4月22号我到北京参加李慎之先生去世10周年的一个纪念会,那个纪念会也就七、八十个人吧,在一个叫青蓝宾馆的地方,我是4月21号到的,头天晚上,会议组织者告诉我这个会议取消。取消理由当然很简单,就是说供电没有啊,什么要检查设备诸如此类的事情,那个会李慎之先生都去世10年了,都不让开。我们这个会之所以能开,我觉得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中华民族的民族大义所在,这个真是超越党派,超越历史鸿沟的。

北明:所以你认为当局也会认同这个主题?
王康:嗯,至少不能公开反对。



会场情况前排就座抗战老兵.

北明,与会者除了国共两党的后代,中国独立知识分子都有谁参加了?
王康:比如秦晖、周孝正、郑也夫、张鸣、章立凡、张思之、毛喻元、余世存、丁东,太多了,至少是我所认识的……(北明插:崔卫平去了吗?)崔卫平因为病了,章诒和身体很不好,陈丹青因为到深圳有个画展来不了,但他们都对我直接表示了遗憾。
另外我要强调,就是我们这个会有一定的国际性。有几位老外给我们发来贺信。其中一个是马悦然,瑞典文学院院士,九十来岁的汉学家,他的贺信说:“忘记自己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陈香梅女士,将近90岁了;苏利文先生96岁了,牛津大学终身教授,当年在中国和徐悲鸿、张大千都是老朋友,东方艺术史的奠基人之一。还有余英时先生有一个很好的书面题词:“抗日战争为国史上不朽之大事,浩气长流则画史上永传之名迹。此一巨卷为中国艺术开新页矣!”。另外,日本第 81届首相村山富士先生,90岁了专门来了一封贺信,明白表示他希望,从他的角度,希望中日友好,不再战争,共建东亚和平。这种国际性给我们这个会议增添了一种时代感。


卢作孚之长长孙孙女卢小蓉到会发言.

北明:这些都是国际政要、文化界人士,这幅绘画主要画的抗日将士,其中还包括美国援华抗战的十四航空队和飞虎队,这部分人在这次会议上有什么消息吗?
王康:第十四航空队老兵马蒂•奥克斯伯格,92岁了,来了一个贺信,一个简短的贺信,可惜我们会议组织工作匆忙,准备不足,没有放在PPT上面,我现在把它读一遍:“尊敬的王康先生:在这个重要的独立节日(指7月4日),我欣慰地获悉一幅描绘连手抵抗日本侵略的中美两国军人的中国画卷诞生。二战期间,我荣幸地服务于在中国的十四航空队飞虎队。我们这些曾在中国服务的人们,发展了与中国人民的亲密关系。这种情感,经过六十多年磨洗,依然长存。”我们会在以后刻录的光盘上,弥补这个缺憾。

北明:另一个问题,这次会议,发布会,为什么一定要邀请国共两党的后人参加?
王康:我早就意识到,中国这个国家必须在历史里面寻找合法性,寻找智慧和启示。最大、最重要、最近的历史就是抗日战争,这毕竟是全民抗战,国共第二次合作,后来终于取得胜利。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美苏冷战,导致国共内战,中国八年抗战,十四年抗战,所有取得的成果,收复失地,主权完整、军事胜利、民族大义的实现,统统付之东流了。我深感,我们必须超越历史鸿沟,尤其超越党派恩怨,弥合历史创伤,否则我看不出来在政治和民族智慧上,能够有什么出路。所以,邀请国共两党抗战将领抗战英烈的后代,是我们题中应有之义。



会标 :《浩气长流》画册封面.

北明:在您的这幅绘画里头我看到有毛泽东、江泽民、习近平。毛泽东我还能理解,他是当时的中共领导人,重庆谈判的一方,那么后来的这些领导人包括与连战握手的胡锦涛,都在这幅画作的最后的结尾部分,“愿景”部分对吧?(王康:对)。但是我们都知道,抗日战争中流砥柱是国民革命军,国军将领,上将、中将、少将,战死沙场的就有两百二十四位……(王康插:我统计殉国将领将近二百五十位)。中共的抗战将领,战死或者殉国的是两位(王康插:左权、彭雪峰),对。其它实事都不论,仅仅这个数字本身可以明白说明谁是抗日的主力军。既然这样,既然《浩气长流》主题也是还原抗战历史,为什么这幅作品里要出现这些不相关的中共第五代第六代领导人?
王康:谁领导中国抗战,谁是中流砥柱,那当然是中国国民党,是蒋中正先生,中国国民革命军阵亡了340万将士!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早就不是问题了。问题是我们现在必须面对中国的现实。内战胜利的一方是中国共产党,而国民党因为种种原因败北到台湾去了。那么中国最大的现实就是领导中国抗日胜利的中国国民党成为内战失败的一方,因此中国抗战整个历史被改写,我们这幅画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重新把这个历史还原。
再就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幅画,你提到的这幅画,叫做“愿景”,这幅作品是联通抗战之前和之后,来表达中国命运的一幅画。中间坐的是孙中山先生,他的国父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国共两党都是他的追随者,都是他的继承者。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把中国历史贯通,其中加入了张载张衡渠先生的那四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命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很明白地表达,中国的历史是一以贯之的。这里没有任何外来东西可以成为历史的主流,包括马克思列宁主义。孙中山坐在中间,国共两党的六七代领导人分立两侧,国民党的蒋中正、蒋经国、连战、吴伯雄、马英九等,共产党的毛泽东、更早的陈独秀,然后是邓小平(实际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还包括华国锋。我们也坚决地表现了两位中共最值得人们研究和怀念的人物,一位是胡耀邦,一位是赵紫阳。为了对现任领导人发出某种要求、呼吁,所以把马英九和习近平画在离孙中山最近的两边。这是我们对历史的某种善意和期待,希望国共两党最新的领导人,能够以苍生为重,以民族大义为重,以自己身前死后的评价为重!重新回到民族本位、国家大义上面来,抛弃党派意识形态偏见。这不是他们的权力,这是他们的责任。
同时在这幅画的天空、天际在线,画了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抗战英烈,和著名人士,包括卢作孚、晏阳初、胡适之,当然也包括鲁迅在内。这幅画释放的信息很明白:国共两党对二十世纪负有重大责任,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仍然是这样。我们希望这两个党,刚才我反复说了,以民族大义为重。


会标.

北明:也就是说,您希望作品,不仅是还原抗战历史真相,而且还要寻求现实公义?(王康:嗯)。你希望它不仅仅是一幅艺术作品,也要干预或者参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王康:甚至预表中国的未来。

北明:您认为对中国的未来,国共两党同时负有重要责任?
王康:国民党的民族大义向来明白无误的,主要是要求中国共产党习近平先生抛弃过时的意识形态,包括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及在中国的变种毛泽东思想。国民党不存在这个问题。国民党三民主义核心理念就是民族主义,而且和西方的主流文明“平等、博爱、自由”相通,跟林肯所提民有、民治、民享是联系在一起的。

北明:这个会议开完之后有什么成果吗?
王康:第一就是我刚才说的,国共两党抗战将领们的后代聚在一起,共同面对真实的历史,我想这是前所未有的场面。以前他们的先辈曾兵戎相见,不共戴天,现在他们能够聚集一堂,共同认同抗日战争的民族大义,我认为是一个重大突破。
另外就是,我们发布了一个具体的文件,发表了一个“告语同胞书”。这个告语同胞书是为了行将到来的2015年,二战终结、抗战胜利和重庆谈判70周年。在这个文件里,我们提出了六条,第一:2015年7月7日,在中国的抗战圣地,比如卢沟桥、南岳衡山忠烈祠、重庆的空军坟、云南腾冲的国殇墓,举行国葬,奉立抗日阵亡将士神位;第二,在2015年8月15号,举国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第三,在黄河、长江择址,奠基抗日战争忠烈堂和先贤祠;第四,恢复重庆“抗战胜利纪功碑”。 我是重庆人,重庆“抗战胜利记功碑”是中国抗战胜利之后唯一一座国家性的抗战胜利纪念碑。多年来以来,有很多重庆市民、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要求恢复它的原名。因为后来它被改名为“人民解放纪念碑”,“解放战争”是另外一个历史阶段,是对国共内战的纪录。而“抗战胜利记功碑”是抗日战争的总记录,它的正面意义远远超过记录国共内战的“解放碑”。应该在2015年的10月10号,恢复抗战胜利记功碑。第五,1945年8月28号到10月11号,国共两党领袖蒋中正和毛泽东在重庆聚首,谈了43天,达成“双十协议”。双十协议的基本原则有三条:军队国家化、党派平等合法和政治民主化。这三条显然都没有实现。我们希望国共两党重开第二次重庆谈判,把重庆谈判未竟的事业重新提上历史日程,继续往前推进。最重要的一点是,目前尽管海峡两岸已三通,有各种经贸文化往来,但是没有一纸停战协议,国共两党对中国内战应该负有责任,他们应该在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也是重庆谈判70周的时候,签署国共两党内战的停战协议。不管在形式上,还是历史的本质上,都是必须做到而且意义深远的。第六,举行二战70周年东方国际会议。重新探讨中日关系和亚太秩序。
用一句话可以总结这个告语同胞书的宗旨,就是:尊重历史真相,超越党派恩怨,寻求最大公约,重建共和中国。


林彪之女林豆豆在会标上签名

北明:这个《告语同胞书》在发布会会上发布的反应如何?
王康:因为我们当时的会议筹备方面工作量太大,会议时间较长,气候很热,担心老人受不了,所以最后这个最重要的文件没有按策划完整地表达出来,我觉得很遗憾。

北明:是会后正式发表的?
王康:是的。

北明:这个会议除了重庆陪都抗战文化公司,还有那些协办的机构?出版单位参与了吗?
王康:出版单位太远(在广州),没有派员参与,但是专门来了一封贺信,信写得很中肯。

北明:这是哪个出版单位?
王康:南方报业集团,南方日报出版社。

北明:现在中国面临很多问题,社会、政治、经济方面等等,政治体制的改革,宪政问题,一般认为是首当其冲的问题。其次我们也看到中国生态环境的污染已经严重影响到国民生活、健康、经济等方方面面。人们虽然已经从切身感受中对此有所关注,但问题的严重性、生态危机在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中的积累和爆发,大约只有中共环保局的官员和生态问题专家心知肚明。此外,贫富差距世界第一,社会不公现象极为严重,社会信誉崩溃,人们精神空虚,道德价值解体等等,可以说是积重难返,为什么您要纠缠在历史问题上,而且是抗战历史,一场已经打胜、已经过去了六、七十年的历史?这么纠缠,对解决中国种种迫在眉睫的难题,对于中国的未来前途,有多重要?有什么意义?你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纠住这段历史不放?
王康:是,我知道史学界这些年看中的是辛亥革命,它的正面和负面的价值,然后就是现在热议的所谓宪政问题。但是我认为抗日战争对于二十世纪的中国以至于现在以至于将来的意义,不亚于其它历史阶段。


王康(一排)带领祭奠向抗战阵亡将士。二排左起:朱德之外孙媳左焕,林彪之女林豆豆,陈毅之子陈陈小鲁,国军抗战老兵若干

北明:为什么?
王康:第一,抗战是中国三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以来,北宋以来蒙元、满清两个异族入主中原统治中国之后的华夏民族第一次反抗外来侵略的胜利。这是国共两党都认同的。第二,这个胜利不简单是卫国战争的胜利,它也是维护国际公法和人类正义的胜利。中国抗战是跟美英结为同盟,是反抗法西斯的世界战场的东方主战场,具有一种世界的进步意义。为维护人类和平、民主、自由、人权和普世价值,中国抗战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而在此前此后,不管是辛亥、北伐、东征,更不要说国共内战,更不要说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乃至后来的反右、文化大革命这些倒行逆施,没法相比的。中国通过抗战,不仅民族获得新生,在血污中屹立起来,产生了一个现代国家,而且它一定程度上是中国文化和精神复兴的一场战争。更重要的是,它实际上是在以战争形态为特征的全球化时代,中国站在自由、民主、宪政、人权、文明一边。此前此后中国都没有在人类历史上达到这个高度。所以抗日战争不仅造就了中华民族精神的巅峰,而且为东方的和平、人类的文明奠基。它的贡献极其伟大。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远远没有给予适当的评价……


北明:这些仍需要重新评价历史本身,清理历史……
王康: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从现实来看,毕竟有道海峡,国民党在台湾执政。国共两党,我不能简单说它们是吴越春秋的关系,我同意这种说法:大陆的希望在台湾,台湾的前途在大陆。国共两党如果能够弥合历史鸿沟,达成新的和解,这是中华民族的大幸。这是用最低的成本代价来实现中国的现代复兴。这本身就是建立宪政国家的具有深厚土壤和血肉文本的一段历史。


北明:也就是说你认为回到民国时代,或者是恢复民国传统,是中国走向未来的一个重要的、不可不用的资源?
王康:不是简单的回到民国传统,因为那毕竟是抗日战争。就是抗战期间中国的这种精神,中国的国家民族的意识,中国的天下观念,中国的世界文明的选择,这对当代中国、对未来中国仍然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

北明:嗯。抗战期间,相对于欧洲被入侵的各国,中国面对日本强敌,败而不降,坚决抵抗的做法,震撼了西方世界,赢得了世界同盟国的尊重。当时美国率先提出废除过去对华不平等条约,英国跟进……(王康插:全部(条约),1943年1月11号……)所以中国那个时候是作为一个独立自由的国家,站在世界的面前,而不是毛泽东后来在天安门城楼上一呼,我们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就站起来。由于国民政府的抗战功绩,中国废除了各项不平等条约,站起来了。
王康:一个是43年1月西方盟国废除对华不平等条约,一个是11月份,蒋中正宋美龄远赴开罗,签署开罗宣言,后来才有波茨坦协议,整个中国收复失地,所以才有台湾澎湖列岛、日本掠取的中国领土一律归还民国,这时中国民族精神、主权完整、国家尊荣达到最高水平。然后就是45年,联合国制宪会议(北明:缔约联合国),对,缔约联合国,中国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这都是抗日战争期间所取得的伟大的成就。没有这一切,怎么能说中国人站起来了?!


陈毅之子陈小鲁向与会者致意 ,左一是八路军总司令 朱德之外孙媳左焕

北明:但是1949年之后,这些外交成就全都中断了。
王康:那是历史的另外一个场景了。刚才问的那个问题我还要特别强调一下,为什么中华民国政府时期,那个历史对当代中国如此重要?我再强调一下,尤其是抗日战争,就是整个国家、民族的精神的复兴,它在人类世界中的责任和选择,是中国人做的最好的一次。此前此后都没有。

北明:所以我们说过抗日战争,不仅在于还原抗战历史真相,而且需要明白,通过这场战争,中国作为一个现代的独立的自由的国家,它从文化、价值、到宪法到未来设计,就成型了。我们要回到自己曾经拥有过的光荣,叫做继绝存亡。
王康:辛亥以后到北伐东征,到抗日战争,本来就是东西方正面的有效的融合的几个历史阶段。那个时候中国知识分子是很自觉的、很清醒的,也很自信很尊严的对西方的文明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综合,所以大家辈出。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哪怕即使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从1911年到1945年,中华民国这几十年当中,实际上就是李鸿章所说,三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以来,一次艰苦卓绝的民族复兴。

北明:陈丹青先生游学美国,近年文字颇多涉及民国时代,他说过一句话,大意是:一个中国人如果既不了解西方现代社会的价值,也不了解中国民国传统,那么就不必与之对话了。中国民间社会这些年来对还原抗战真相呼声甚高,辛灏年先生的《谁是新中国》一书以及您主持的这幅《浩气长流》巨制长卷的地下传播,起了相当的作用。我的问题是:您认为,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对民国时代的道统、法统、正统,有多少了解和认同?
王康:越来越有兴趣了,会越来越重视了。最近六、七年中,跟我们这幅画几乎同时,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包括陈丹青等艺术家们,当然是很有思想的艺术家们,都开始对民国进行研究,包括作家野夫先生,倒台湾去了之后,感慨不已,写了“民国屐履”那篇文章,更年轻的学者们如韩寒,对中华民国,对台湾的经验,尤其宪政经验,整个文明转型的经验越来越有兴趣。很难做一个精确的统计,但是这种兴趣与日俱增。这是因为同时在这几年当中,大陆当局拒绝现代普世价值,公开声称“五不搞”,拒绝宪政道路,造成一种强烈的反差,一种心理上的对比。人们突然发现,民国时期的、台湾的宪政转型是那样的富有启示性、是那样的成功,完全可以成为大陆现代转型的重要借鉴和参考。


北明:下面这个问题是针对您个人的,您可以拒绝回答。您认为您能走多远?您在薄熙来被抓,形势并不明朗,举国焦虑观望的时候,曾经独自公开发言,接受诸多海外媒体的采访。您曾经应邀向那些记者推荐过不少人接受采访,但是当时没有人敢于接受。我也注意到,大概只有后来的CNN对你的采访报导把您的主要言论,就是那些分析薄熙来王立军这个变局对中国未来前途的意义的言论,报导出来了,而大部分外国记者们大概只想挖掘这个扑朔迷离的事件的来龙去脉,所以只把从你那里挖出来的及少量的言论,也就是所谓的“新闻”当作消息报导了出来(王康:他们叫“爆料”),是,以至于您一度成了一个所谓“爆料者”,更有某利益团体办的刊物报章,以你单枪匹马“爆料”为依据,明显暗示您是中共的喉舌。我在上一次采访您时(2012年4月),您曾经回答我说,您心目中确有另一个与薄熙来文革模式不同的重庆模式,就是:继承民国遗产,接纳现代文明的重庆模式。这一次,作为抗战陪都的民间代言人,您又发出了告语同胞书,具体地提出了一些建设性建议。虽然非常温和,毕竟不是官方欢迎的,比如这次新书发布会,虽然多家大陆媒体现场采访,但是几乎没有报道出来,我是从美国之音看到的相关报道的。我的问题是:您认为您自己能走多远?
王康:我先说一句,我已经明白地表达了一个想法:2015年,我们这幅1012公尺的长卷,将在它的产生地,中国当年的抗战首都,也是国共第二次合作的中心城市,重庆谈判所在地重庆,堂而皇之地公开进行展览。

北明:您怎么就知道能让你展出呢?
王康:我凭历史直觉。没有人能够也没有人敢于阻挠,阻挠不下来。我再强调一句,这是民族大义所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中国的希望和未来。至于我个人的安危,(笑)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处于被监控的境地,尽管我64岁了,倒不是因为我年龄大了,不在乎,我从来都不在乎。我被监控,是我人生的题中应有之义,是我应有的待遇,是我的福分。所以我没什么可说的。所有这些风险,对我来说,实际上不存在,是有关部门的事,他们做这个事情我也能够理解,但是我行我素,是我的不变脾气,不变的风格,我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北明:我没有什么问题了。
王康:谢谢。


(本采访业经受访人校对)

==============
附录:

1《告语同胞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0011f0102efgl.html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7/wangkang/1_1.shtml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5b7lR3d9bS5mTexKXtNVcqnwxhRkVq7o00h-gO8ZboM/viewform
2浩气长流绘画简介:
一幅钤印来路的画卷,一部镌刻去向的石经:国画《浩气长流》是还原抗战历史真相的巨型长卷史诗国画。该画卷由11部分组成,即卷首“故国”、卷一“山河岁月”、卷二“血肉长城”、卷三“精神堡垒”、卷四“信义和平”、卷尾“愿景•祈祷”、台展卷《青天碧海》、《千鸽图》、《祈祷》、美展卷《瀚海星空》、《风雨同舟》。全画总长度1012公尺,以左文右图、树碑立传为主法,以多幅长卷、鸿篇巨制为拓本,按真人比例实录中国抗日战场中外各界人物1400多位。全画总重量4吨,镌刻石制狮印168枚,画间序、弁、述、跋及说明、介绍、文献、标语、诗章、歌赋各类文字12万余字。这幅巨制,2005年由重庆民间学者王康领衔,联袂重庆画家50余人,历经八年时间。作品总标题《浩气长流》四个字,由原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题名。此作至今尚未在中国大陆展出,20107月月7日到7月31日在台北“国父纪念馆”公开展览。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ly 21, 2013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