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当今中国已难“共识”“共行”

--与环球时报争鸣之74

 


环球时报9月6日发社评,题目是“‘共识’应当扩大,‘共行’必须保障”。我反其道与其争鸣﹕当今中国已难“共识”“共行”。

以前我有专论,当今中国社会已发生重大裂痕。政治势力可大约分为三派:一派为“毛派”(也为左派),一派为“特色派”(既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派,也为邓派,当权派,主流派),一派为“普世派”(也称民主改革派,政治反对派,右派。这派中又有救党派与反党派之分)。这三大派难共识与共行。

其分歧大略讲有三点:

第一点是前进的方向(目标、道路)不同。

毛派是回归毛泽东时代,既所谓走“旧路”;特色派走邓小平总设计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所谓“正路”(既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发展经济为中心,改革开放与四个坚持为基本点);普世派走当今世界多数国家走上的宪政民主之路,中国执政党谓之的改旗易帜的“斜路”。在这点上三派能取得共识吗?

第二点是指导思想不同。

毛派以马列毛主义(思想)为指导。马克思主义核心是:以错误的剥削论(剩余价值论)为基石,人为扩大激化阶级矛盾,进行无偿剥夺资本家财产的暴力革命,再通过无产阶级专政走向空想的“共产主义”。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极端派﹑原教旨派(恩格斯是修正主义,其继承人走上了保存私有制的民主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与马列主义一脉相承,其核心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加反走资派的不断革命论,或曰“马克思加秦始皇”。特色派如环报9月6日社评讲“国家的指导思想不能多元化。”紧接着社评讲指导思想是马毛邓主义(思想)。比毛派多一个邓小平理论。普世派是思想多元并存,一条底线为指导。一条底线既两个“普世”。一为自由民主、公平正义、博爱的“普世价值观”;二为多党竞选、权力制衡、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人权至上的民主政体的“普世标准”。在这点上三派能取得共识吗?

第三点是对中国历史与现状的认识不同。

毛派怀念毛时代对内平均主义与对外的强硬,激烈批评时弊,认为现中央为修正主义的“走资派”;普世派同样激烈批评时弊,认为现中国大陆为权贵结合的一党制的“后极权时代”;特色派则基本肯定中共的三个“三十年”,认为现时全世界处处经济危机或政局动乱,唯我这边风景独好。自信地要“接好接力棒中我们这一棒”“保证红色江山不变色”。以维稳为国策,力保其核心利益——具有神圣性﹑垄断性﹑全能性﹑不可变更性﹑残酷性的一党制。再如,今年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毛派憋足劲要大肆庆祝,做足文章;特色派则对毛氏“三七开”,投鼠忌器,反对“船长”个人独裁,但不能因此而“翻船”;普世派则视批毛反人类罪为重大历史使命和现时任务。在这点上三派能取得共识吗?

这里想特别指出,在普世派中存在一股“救党派”人群,这群人的思维方式﹑政治倾向在体制内或知识分子精英中尤甚。他们想用特色派制定的“82宪法”为旗帜,为执政党建言献策,提出种种幻想执政党能采用的政改方案、突破口,常为执政党敲警钟:再不政改,党要被“大清算”,国要走向大流血大动乱大危机,真诚地希望与特色派能“扩大共识”(环报语),开展对话,良性互动,稳步地渐进地和平无暴力地共行,走向一个共同的目标。与这种政治幼稚病的博奕是普世派一大“内斗”战场。

无共识怎么能共行?环报9月6日社评提出“共识的不足部分,必须用共行来弥补。共行需要有法律的强制力做保障,并逐渐成为全社会在转型时期不受挑战的行为准则。”“无论推动共识还是保障共行,中国有8000多万成员的执政党都扮演关键角色。党的责任也无其他力量可以取代。这是不是共识不在这里争论,但它应是中国的政治常识。”

环报终于“亮剑”,霸气杀气地停止争论。特色派近期展开从抓人到整顿等一套组合拳。那好,我们走着瞧。

北京查建国 9月12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