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国会乱象 王金平难辞其咎

中国时报

 

跟随马王对决上演,九月政争异常惨烈,在目前这一轮立院龙头保卫战中,王金平无论在法律攻防或是民意观感中,都显然占上风;但是,这只能显示,民意对正当程序及国家制度权力分立的重视,而不表示他们对王金平主导下的国会议事是满意的。

事实上,立法院的支持度在历来民调中都是敬陪末座的,民众对国会议事的荒腔走板可说是厌烦已极,不论王金平最后是否能稳住国会龙头宝座,我们的国会制度都到了该彻底检讨的地步!

立院重大弊端,早就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就以上会期为例,立法院五月底休会时,重大法案几乎无一过关,因此而召集的第一次临时会,却因为朝野密室协商、为特定人士除罪修改会计法一事,引发众怒,落得法案覆议收场;接下来八月召开的二次临时会,民进党再上演霸占主席台、打斗喷血戏码,结果当然是一事无成、草草收场。

事实上,打架斗殴抢麦克风的戏码年年上演,连国外媒体都视为另类台湾奇迹,由于打架场面可说是司空见惯,立委诸公更觉得打斗画面不够刺激,每次都要「别出心裁」想些新鲜花样,从泼水到破坏议场门锁,糟蹋立院设备还是小事,破坏民主原则才是严重的大事。

毕竟,服从多数、尊重少数是民主运行的基本原则,多数党有责任也有权利贯彻施政理念,而少数党则是在国会进行政策论辩,期待理念未来能为多数选民所接受;但台湾国会目前的状况是,民进党无能进行政策辩论,反过来以暴力冲突方式,让议事无法进行,政府政策几乎都无法过关,这样的杯葛模式,已让台湾形同是少数执政。

面对蓝营要求动用警察权排除议事障碍,王金平一再强调排除议事障碍是蓝营党鞭责任,不该由本该议事中立的议长负责;确实,动用警察权兹事体大,而且有矮化国会之嫌,不该轻易出动;问题是,作为国会议长,王金平手中除了警察权外,难道就没有别的手段了吗?

事实上,由立法院自己制定的《立法委员行为法》第七条条列了「立法委员问政不得有之行为」,包括辱骂或涉及人身攻击之言词、破坏公物或暴力之肢体动作、携入危险物品等,主席可将违反规定者送交纪律委员会议处,最重的议处可停权半年。此一规定要作为议长手中的尚方宝剑,绝对是绰绰有余;试想,任何立委被停权半年,不但坐失影响力、也完全失去表现舞台,和被判刑坐牢差不多,只要国会议长有心,这样的处分绝对具有威吓力。

但是,对那些打人的、口出恶言的、破坏公物的,王金平从未移送任何一人,无论是乡愿也好、刻意笼络绿营也好,这样的作为都和他口口声声的议事中立原则,完全背道而驰。将争议立委送纪律委员会,既是议长的权力也是责任,舍此不由、任由国会议事败坏,王金平能说自己没有责任吗!

当然,议场上的冲突,只是立院诸多弊端的一环,立院最受民意诟病的,首推举世无双的朝野协商制度。这一套奠基于民国88年制定的《立法院职权行使法》,取消了正常国会二读的讨论阶段,法案一出委员会即送朝野协商;这一来不但将委员会架空,并且让法案进入密室分赃的黑盒子。

朝野协商成为国会主轴,完全违反议事尽量公开的原则,更严重的是,朝野协商过程中,不论政党大小,都同样只能有两个代表,换句话说,只有3席的台联,其议事影响力,和有64席的国民党无分轩轾。

尤有甚者,任何法案要排入院会议程前,一定要经过所有政党党鞭签字,如此一来,别说多数决的原则荡然无存,台联或无党联盟手中形同掌握法案否决权,只要他们不点头,法案就别想过关。若换算成选民数,则是数十万选票的政党左右国家议事,拿到数百万、过半数选票的执政党,反而是束手无策。

不合理制度可以长存,必然是因为关键人士从中获利,王金平掌握国会协商制度这个利器,让行政部门就范,也为自己建立起深厚人脉;可以说,这一套荒唐的国会制度,唯一成就的人,只有王金平,但整个国家体制却因此受到伤害。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