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公民社会是宪政民主的基础


——2013年9月29日在美国旧金山民主基金会27届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徐文立

 


尊敬的方政会长:
尊敬的理事们:
尊敬的女士们和先生们:

时光如梭,距上一次在贵会讲话,已经整整十年了。我这个人也从六十岁变成了七十岁;好在现在有人说,七十刚刚开始,但愿如此。上次,我在贵会颁奖会上说:“民主就是太阳”。我相信,服务于民主事业,会让我们更年轻。

今天,三位虽然非常遗憾没有到场的中国大陆的艾晓明女士、谭作人先生、朱承志先生,都是近几年国内公民维权运动的代表人物,他们荣获《杰出民主人士》奖,名至实归,令人敬佩。

公民维权运动,是民权运动的核心,也是民主事业的核心内容之一。

宪政民主社会的基石有二:

一是在保护私人合法财产基础上的、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神圣不可侵犯,并以法律的形式予以确认。公民的合法权益必须坚决维护。对任何一个人的合法权益的侵犯,就是对所有人合法权益的威胁。

二是社会的高度自治。

中国自古以来,并不缺乏社会底层(在西方称为“社区”)的自治的传统。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统天下,号令“废封建,立郡县”,开始了中国“皇权官僚中央集权专制”的时代。换言之,中国是在公元前221年开始,就结束了“分封建制”的“封建时代”。中国恰恰是在先秦“诸侯百国”的封建时代,才出现了孔孟老庄“诸子百家”,和西方几乎在同一个时期,开创了思想、哲学、文化极为繁荣的时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封建”一词,在中国居然成了落后的代名词。

中国即便到了“皇权官僚中央集权专制”的时代,直至民国时期,卽1949年之前,因为中国社会基本上是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农牧生产方式为主的宗法社会”,在这个社会的底层依然保有“族长和乡绅共同管理、既庇护人又束缚人”的自治体。也就是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个“自治体”的存在和基层“自我管理和自我完善”的传统和机制。宋朝,中国的社会管理极为宽松,逐步从“宗法社会”“脱序”、“游离”出来的“游民”们形成了“游民社会”,人们看到生动的“清明上河图”,中国社会分工的“五行八作”,就是在那个时期开始繁荣的。中国社会出现了能与居于主流地位的“儒、道、释”分庭抗礼的“游民文化”的价值观和思想体系,并以“说书、评弹、千万种的地方戏剧”为传承手段,俨然在中国传统的“儒、道、释” 三教之外,新成了“小说教”这一全新教派,以至“游民和游民知识分子”在历次改朝换代的中国农民起义的历史中,起到举足轻重的决定性作用。中共其实也是“游民和游民知识分子”的一个变种。

对于“游民、游民文化和它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王学泰先生有过深入的研究和论述。李慎之先生高度评价王学泰先生为中国和世界“发现了另一个中国”。

当今中国大陆社会,能够和“小说教”有一比的,就是早已存在、天天存在的千百万人无形形成的“网民党”和“同城圈子”,只要中共不敢也不能退出全球的“因特网世界”,这个“网民党”和“同城圈子”就是杀不净、灭不了的反对党。在这里,我想请中国共产党想开一点,形势比人强,你们的“一党专制”早已被打破,“一党专制”现在顶多还剩半壁江山!因为不管你中共承不承认,大陆有至今存在十五年的、你们消灭不了的中国民主党;又有了千百万人无形形成的“网民党”和“同城圈子”,实名制也阻挡不了这个大势;台湾有百年老党“中国国民党”,以及新兴的“民主进步党”;还有香港不受中共管辖的“民主党派”。即便中共官方媒体内部的不同声音,也早已此起彼伏了;即便中国共产党自身,到了今日,也早已不是什么“工人阶级的政党”、什么“无产阶级先锋队”了,至少它的上层早已是权贵资产阶级的成员和代表了。一个“变了性”的党,谈何“红色帝国千秋万代”永不变色!那真是笑话!

虽然,中国共产党靠得是“唱红打黑”起家,毛泽东是大张旗鼓地“唱红打黑”,是和平时期平顺年景饿死几千万人,最后以十年内乱、濒临破产、主动讨好美国而告终;当今,薄熙来“唱红打黑”来搏高位,现实却让他锒铛入狱;习近平只得隐性“唱红打黑”,可是左右不讨好。最终,共产党恐怕也只有认可形势比人强:市场经济作为法治经济,没有宪政民主作为依托,断然不会最后成功;今日在中国,要想走回头路,只有毁灭。市场经济,道路虽然千万条,在政治上,最后只有宪政民主是终点。不然,为什么中共从红一代开始、红二代又变本加厉地把他们家庭的重心和红三代、红四代悉数放在了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这就是形势比人强,这就最明白不过的表明:中共的上层不管他们嘴上说什么,什么“自信”,什么“掌握宇宙真理”,什么“风景这边独好”,什么准备向全世界推销他们的“政治模式”,什么“七不许、八不准”的,但是他们用他们最实际的“私下行动”,对于西方的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作出了最真心的肯定和赞美。再请看,他们所有的所谓“皇储”胡锦涛也好、习近平也好,首先要朝拜和取得认可的,也是他们所谓的“美帝国主义”——美利坚合众国!连七十年代,邓小平要对越南动武,也要首先取得美国的首肯。千万不要轻信中共领导人那些“自信”的大话!
中共坚持的“一党专制”必将完全终结,中国必将成为一个宪政民主的国家,是不可阻挡的大势。对此,我2010年1月18日撰写的《中国大势》已有论述,在此不作赘述。
宪政民主是文明、有序的民主,前提在于尊重每一人的合法权益。进一步的前提,又是独立人格的公民意识的形成。中国“宗法社会”虽然有自治的好传统,但是却阻隔了“独立人格的公民意识的形成”。自1978年开始的不完全意义上的市场经济,是曾经在中国的二三十年代至1949年、就一定程度奠定过的“公民应有的独立人格”的基础上,又因1978年开始的“民主墙”运动,1989年『八九六四』民主运动,以及持续不断的民权运动,“公民应有的独立人格”在扩大、在迅速张扬,所以对中国形势的分析不必那么悲观!看看现实社会中的我们每一个人:今天的你,早已不是昨日的你了;今天的中国人,也早已不是昨日的中国人了。不然,包括异议人士在内的进步力量岂不是徒劳无功吗?那你还继续付出、继续努力干什么!

以我观察,甚至还有矫枉过正的地方。

人人生而平等,但是人人不完美,人人生而有差异。从结果而言,世界上永远不会有绝对的平均。向往高福利的社会民主主义,那是难以为继;欧洲社会民主主义的败落,就是前车之鉴。人格独立不是自以为是。人人自以为是,追求绝对平均,是不是矫枉过正?特别,许多人没有了对上苍的敬畏和感恩,是不是矫枉过正?

当然,对于今日中国还远远不是矫枉过正的问题,而是公民有没有真正的自由、民主的大问题。

健全的自由和民主都是法治下的自由和民主,概括为宪政民主。

所以,今天我在贵会、即民主教育基金会上要提到公民教育和教育的平衡之道。“治一经,损一经”,都是不可取的。焚书坑儒错误,独尊儒术同样错误。中国优秀的思想文化传统和在西方生发的普世价值,同样可贵。

所以,在此请允许我郑重向诸位和世人介绍:我们中华民族的旷世奇才——王康先生。

2007年我提出:“王康是那种用高贵、纯粹的理想在引领着当今中国的中国大陆的学者。”(http://blog.boxun.com/hero/2006/xuwl/18_1.shtml

2011年10月26日我在致友人信中再次提到:“王康才是能引领中国走向高贵的百科全书式的大思想家。”

当今,贵冑在野。正如王康所言:“中国希望,在礼失求诸野,吾人不忍放弃。”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中国在苦难中,已经磨砺出了王康这一位中国特有的来自民间的大思想家。王康却又是那样的谦卑、纯净和可爱。

而且,令人鼓舞的是,类似王康先生的群体现在就存在在中国!

因为苦难和长期的政治高压反而可能出现思想奇葩和大思想家。戏台底下不会有思想。

以我孤陋之见,我个人以为对于当下中国,王康先生最大的贡献在于二点:

1)他能够把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文化及传统和现代的普世价值融会贯通地服务于普罗大众,逐步形成了中国的“新国学”;

2)他和他的团队以经过八年的千辛万苦创作的世界艺术史上罕见的巨画《浩气长流》为起点,继续在推动中华民族“不再有中国人打中国人的、没有内乱、没有流血、没有分裂的和平的民主转型”,和全体中国公民和各个中国政党共同创造出能够奉献给世界的“万世开太平的宪政中国”。

功莫大焉!功勋至伟!

一旦,王康先生梦想的“打捞沉船再造方舟”得以实现,怎样评价都不过分!

当然,理想不等于现实。但是没有理想的民族,是不会有光明前途的,一切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谢谢大家!


附:《自由亚洲》驻旧金山特约记者程凯10月10日报道

徐文立:中共意识形态只占据中国的半壁江山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zhengzhi/ck-10102013094619.html?searchterm=徐文立

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徐文立近日在旧金山发表演讲,指出保护私有财产和社会的高度自治是民主社会的两大基础。他并指出,中国正出现一个“网民党”,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如今只占据中国的半壁江山。徐文立近日应邀出席旧金山华人的一个公开集会,发表主题为“公民社会与宪政民主”的演讲,首先谈到实现宪政民主的两个基础,就是保护私有财产和社会的高度自治。谈到保护私有财产,徐文立以1957年中国的反右运动绝大多数右派都向中共认错或认罪为例,说道:“这不能怪他们,为什么?因为自从1949年以后,他们合法的私有财产都被剥夺了,生存基础都没有了。一个右派可以接受自己被关进监狱里,或者到劳改农场去,他很难接受让自己的孩子也去。生存的可能性都没有了,所以他只好委屈的认错。”谈到社会的高度自治,徐文立说:“我们以美国为例:美国是一个高度自治的社会,才能成为民主宪政的国家。白宫拥有非常大的权力,但是白宫管不到罗德岛州,这个州的州长谁来当他管不了,他也不敢管。我们再来说说台湾,马英九总统,在台北市,他不敢随便干预台北市政。这就是拥有最高权力的人,被关进宪政的笼子里头,整个社会是自治发展起来的。”徐文立在指出当今中国已经出现一个“网民党”时,谈到自明代以来出现的被清代学者钱大昕和当代学者王学泰所称的“小说教”,他说:“中国人都喜欢看《水浒》、《三国演义》,那就是小说。小说对中国社会影响太大了,人们把它看成中国历史。而且中国有一个特别的文化传承现象,就是说书,就是戏剧,每个乡间都有自己的戏班子,人们从戏文中知道中国的文化传承。李慎之说:王学泰先生了不起,他让我们发现了另外一个中国,儒道释三家是中国,‘小说教’传承下来的也是中国。”徐文立接着指出:“其实中国也有像‘小说教’一样厉害的,我把他们称作‘网民党’。这个‘网民党’不得了,是成千上万,只要中国共产党不关闭因特网,它就没有办法把他们消灭掉。”徐文立表示:“网民党”的出现,加上台湾和香港,已经与中共的意识形态形成鼎足而立的局面。他说:“有人看形势会看得很悲观,觉得共产党武装到牙齿,不得了。我今天要说,共产党在中国顶多是半壁江山,中国的民主形势并不那么悲观。”徐文立为近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者。他曾参与和组织1978年北京民主墙运动,后来又参与创建中国民主党。他两次被中国政府判刑,刑期长达28年。2002年徐文立流亡美国,担任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出任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主席。目前徐文立已经退休,但仍致力于推进中国的民主运动。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