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西方须从二战功绩反思对中国的霸道

 

牛津大学政治教授米特(Rana Mitter)10月17日在《纽约时报》题为《世界欠中国的战争债》(The World’s Wartime Debt to China)的文章中写道,中国在二战期间对同盟国打败日本所作出的贡献从未被完全认可,并且尚未转化为亚太地区的政治资本。这是西方历史性看待中国影响力少见的一次“呐喊”。

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以及中国执政者的愈趋开放姿态,西方国家就应该多一些这样的声音,深入了解中国二战时期的历史角色,正确看待今日中国的国际观,避免时不时将自己的霸权逻辑强加给中国。西方这种历史修正对当今东亚和东南亚乃至世界都具有重要意义,中国也要把握和利用好这一机遇,为重塑二战后新的国际秩序加倍努力。

作者毫不回避地谈到了日本二战期间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着重强调中国在太平洋战争中所获得的认可甚至不及1945年8月才涉入亚洲战场的苏联,更别提美英两国。这和西方过去整体对中国缺乏认识与理解也是分不开的,是冷战意识形态之争的必然结果。但是,今日之中国,虽然依然是红色政权,但已经没有西方此前看待纳粹或共产政权的那种恐惧,反而跃居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的第二贸易伙伴,甚至在各种地区危机中扮演重要角色。




二战结束至冷战时期,美国在世界舞台隔离和排除红色中国的做法,使得中华民族的二战贡献并没有引起西方的足够重视,有些西方学者甚至认为中国在二战中的作用不足为道。西方普通老百姓对二战中中国的“八年抗日”部分更是知之甚少,中国那时在他们意识里只是一个地理坐标而已。就中国在二战中的贡献而言,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1)及丘吉尔 (Winston Churchill)对昔日的“高度评价”都是基于对“中华民国”这一“民主国家”的各种期待。但随后,美英领导人对中国在二战中所扮演的角色鲜有提及,即便提及也是闪烁其词。

当前能够随时唤醒亚太“二战记忆”的莫过于愈趋右倾化日本政府。至于二战另外一个战败国德国而言,它已彻底认罪,并且在法律上禁止任何支持纳粹的标示与行为。在德国,人们看到的是对历史的反思。但在日本,人们看到的却是军国主义的复辟,以及政客在靖国神社对二战战犯的“追思”。它的右倾化尤其表现在中日钓鱼岛之争。而从野田政府的收购钓鱼岛行为,到安倍政府“侵略定义未定论”和“历史自豪论”,以及升级自卫队的野心等,日本已经沦为亚太地区实实在在的“麻烦制造者”。日本政客种种行为表明,它并未汲取二战教训,威胁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对此,美国则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山观虎斗,又想坐收渔利。

从参与二战的过程就可以看出,美国始终是利字当头的国家。在钓鱼岛争端中,日本政客除了多番引诱美国口头上强化安保盟约之外,还在对外舆论上渲染中国在南海、东海领海主权声索方面的强硬和侵略性。日本政客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并在危机升级时期,向美国主人摇尾乞怜的做法,注重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美国主子不可能看不出来。

如果美国人认为日本虽不认罪但已悔罪,或已汲取原子弹教训,彻底放弃了军国主义,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种思维的错误之处在于美国眼里只考虑了日本,而忽略了中韩等受日本侵略的国家。

美国通过日本这一支点推行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也是希望在亚太“被需要着”,以此扩大自身地缘政治利益,保持对地区事务的主导。而中国则被视为是威胁美国这一主导地位的力量。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意识形态歧视尚难改变,但世界在变,地区局势更是在变,如果它们仍然停留在地缘政治思维的框框内,就无法真正地了解中国,那也就谈不上合作与发展。

中国经过自我修正与改革开放,发展成为当前的第二大经济体,并为世界经济稳定与增长,以及世界和平作出了贡献。但是,西方仍是质疑中国和平发展的道路,尤其对中国军力增长保持高度警惕。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在西方解读中就五花八门,就从各式英文翻译来看,最直接、最普遍的一种误解便是“隐藏野心,蠢蠢欲动”。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维护领土主权的行为被视为是“强硬的”、“侵略性的”、“以夺取能源和维护执政合法性为目的”的扩张主义行为;中国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的经济援助则视作“现代殖民主义”。而中国以王道打造周边外交的做法,更是让西方看不懂、摸不透。

但是,西方要明白,中国并没有以保护经济建设为由大搞军事扩张,而是继续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发挥积极作用,这都是中国国际观的展现形式;在朝鲜核、伊朗核以及其他中东问题等方面,中国并没有独善其身,而是积极外交斡旋,以新的思维传递中国想法,为这些争端的解决增加正能量。军事方面,中国更是积极参与维和,承担应有的大国责任,并在近来的军事交往中更趋透明。

现在,基于当前中国的实力背景,其二战功勋应该得到西方足够的认可,但重提“战争债”并不是说中国要“复仇”,而是要让西方知道,中国历史上就是爱好和平的国家,现在最珍视的也是和平与稳定。八年抗战与十年文革,都是中国人民的历史创伤,西方难以感同身受。但其中的罪与罚、功与过,历史早有定论。目前,世界应该加大对二战史中国元素的了解,修正对历史的歪曲理解,让中国的和平发展多一些积极的历史因素。而中共近年开始肯定国民党及蒋介石作出的历史功绩,也是其对自己国家历史修正的一个过程。

二战和冷战已去,国际格局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中国崛起和新兴经济体的成就将给美国在二战以来主导的世界结构带来挑战,这种挑战不是威胁,更不是对“中国霸权”的担忧。习近平政府在继承前任政策的同时所展现的开放姿态,也给西方正确看待中国提供好契机,也让“新型”大国关系开始成为现实政治及国家关系的最新探索与实践。西方国家则应该顺势摆脱传统意识形态之争的束缚,开始长期艰难的自我修正,以新的思维和视角看待中国的地区及全球实力。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