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民主党人为什么越来越多

徐光

 

从1998年公开组党算起,中国民主党在大陆已经生存了十五个年头了。在这十五年来,中国共产党利用他所掌握的国家机器,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了残酷的打压,先后已经有数百中国民主党人坐牢。其中很多人是多次坐牢;更有力虹、李旺阳、厉敏知等民主党人因迫害而死。然而,中国民主党人非但没有被消灭,反而越战越强、越战越勇;中国民主党也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有影响力,越来越有生命力。

这一点,不仅仅让当时力主镇压的江泽民、李鹏之类的人始料未及,也让海外的民主人士大跌眼镜。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

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者亡。这一点,不光是大陆体制外的有识之士能够看到,其实体制内的很多人也看到了。除了共产党内的极端顽固派,其实是没有多少人愿意真正与民主为敌而自取灭亡的。那些参与镇压、迫害中国民主党人之徒,更多的是因为出于自私与恐惧而不得不为。他们缺乏主动性、积极性。这一点,为中国民主党的诞生、生存,创造了基础。

中国民主党人立场坚定、信仰虔诚,具有为信仰殉道的牺牲精神。十几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民主党人,为了自由民主惨遭迫害。可是几乎没有一个民主党人因为害怕迫害而放弃信仰。被判刑坐牢的,绝大多数是坐满刑期出狱、而出狱后又继续为中国民主党工作。哪怕在狱中时,狱警再三说只要认罪就能提前出狱,也极少有人这么做。就算有人这么做了,他们也是出于尽早出狱、能再为民主党多做一些事情的角度来考虑,而不是贪图个人的利益。这种勇于牺牲、前赴后继的精神,正是迫害的实施者的当今共产党人所缺少的,也为民主党的发展壮大提供了必要条件。

人民群众的支持,同样是中国民主党这些年来的发展壮大所离不开的。十几年来,中共当局每次抓捕、审判、关押、迫害中国民主党人的时候,虽然中共严密封锁消息,可是每次老百姓都会口口相传,讲述中国民主党人的事迹,自发地宣传中国民主党人的主张;每次都会变成了中国民主党的免费广告,往往是一个民主党人被抓,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回事,从而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人民群众的支持,同样让民主党人增强了光荣感、使命感。

本人1999年因贪官污吏陷害,被强制发展成了中国民主党人,坐了五年牢。有一位我的中学授课恩师,在一次开同学会的时候,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公开说,我是他教过的最光彩的学生。这位恩师从教近30年,曾经有很多很多他教过的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有很多很多的学生在政界、经界很有出息,比如现在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是他的学生。因此我成为他心目中最光彩的学生实在有愧。这完完全全是沾了中国民主党人的光啊。说起来,还要感谢感谢那些在看守所贪污的贪官呢:要不是他们费尽心思的陷害,我还真成不了这么光彩呢。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共当局内部的贪官污吏为中国民主党在大陆的发展壮大提供了最最重要的支持。这一点,从本人被强制发展成民主党人来说,已经获得说明:本人虽有自由民主的信仰,但是缺少远大抱负去为信仰而抛家舍业,的确有所顾虑;如果不是当年贪官陷害,自己怎么能想到跟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的民主党领袖成了同案犯呢?!坐牢出来后,家破人散,中国民主党成了我唯一的精神支柱。

后来我自己做生意,几年下来,略有成就,又另外成了家,有了孩子,顾虑又增加了。但是,我没有改变我的中国民主党人的身分。最近,我因为参与杭州经济适用房业主维权被拘留了十天,害得我一家老小全家不得安宁。这还不够,他们前天又派人来我家骚扰,吓得我那没见过世面的乡下老太太的岳母大人直说“这样下去这个家要散了,这个家要散了。”我思来想去,怎么也想不通。这些人口口声声说法轮功不要亲人、不要家庭,可他们已经让我破碎了一个家庭,现在又想让我破碎第二个家庭,用心何其毒啊!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要坚持中国特色,那么他们对中华文化应该是了解得很。他们知道,不把林冲逼上梁山,高俅就睡不安稳的。因为高俅虽然得宠于今上,但难保每朝都得宠;如果有后世之君上台,高俅被政敌攻击,林冲一家的冤案可能就会要了他全家的命啊。林冲活着,他会鸣冤,绝对是个祸害;林冲死了,也照样有人会把他的案子翻出来当作自己攻击高俅的利器。只有把他逼上梁山,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杭州经济适用房的事情,是杭州的贪官一手造成的。就算现在有上级领导的支持,把它压了下去,但这毕竟牵涉到几万户十几万人的大事,难免今后会生出事端。所以,最好把经济适用房业主维权的事情跟中国民主党人挂上钩,把业主们“同房同政、法不朔往”的要求先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帽子,再进一步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这样才能万事大吉,一劳永逸。

这就象那些国民党时代的土豪劣绅,明明是灾荒年农民吃不饱要减点租,他们舍不得,就乱扣乱党的帽子,瞒骗军队杀些人。企图让自己高枕无忧了。他们才不管是不是流血后有农民真的参加了共产党。杭州的贪官现在象那些土豪劣绅一样,真千方百计、费尽心思地要把十几万经济适用房相关的杭州人跟“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挂钩。

正好,在这几万户业主当中,有一名业主叫徐光,也就是我本人,曾经因为中国民主党案坐过牢,所以他们看到了机会,看到了希望,于是就迫不及待地要把杭州市经济适用房业主维权领导者的帽硬戴在我的头上,就象当年看守所的那些贪官一定要把中国民主党人的帽子硬戴在我的头上一样,虽然在我看来,这样的两顶帽子都是光荣的帽子。

我们不得不佩服杭州贪官的高智商、大手笔啊:十几万人的事情啊,那比林冲一家、几百个农民可有影响多了。在如此大的动作面前,一个人、一家人的命运又算得了什么呢?那只能是随时可以牺牲的贡品而已,于是本人只好自认倒霉咯。至于又有多少人会因此参加中国民主党呢,杭州贪官跟土豪劣绅一样,他们才不管呢!共产党革命胜利以后,不知道有没有给那些土豪劣绅发勋章?如果发了,那就成了佳话咯!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