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亚洲协会点评习近平上台后的中国现状和前景


 

在中共召开18届三中全会、也是习近平带领政治局新成员集体亮相一周年之际,纽约的亚洲协会11月7号邀请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 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Susan Shirk )和《纽约客》杂志专栏作家欧逸文(Evan Osnos),一起点评习上台一周年中国的现状和前景。

在中国待了8年的《纽约客》记者欧逸文,回顾一年前习近平带常委出来见媒体时的情景。名为面见媒体,果然只是给媒体看一眼,不能提问题的。相比胡锦涛著名的“木脸”,习近平平静自在,用人们听的懂的语言开始说人话,让人们有所期待。记者会后欧逸文还上台在习近平站的地上贴了1号位的位置以习的角度往下看。

欧逸文:“他内心肯定非常害怕。因为他知道面对的问题有多严重。”

欧逸文的解读是,习近平是有想法的,但是却要在这样一个僵化的格局中操作。他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个会受到实时检测的领导人,能知道人们对他是怎么想的,而且必须做出反应。

职业外交家芮效俭指出,习近平接过来的是合法性被深深动摇的共产党。薄熙来一案凸显中共高层腐败,贫富加剧,中共官员以权力致富。而习近平反腐败打大老虎的举措是为了整党。西方社会讲究权力制衡,习近平并不认同。

芮效俭:“习近平不认同权力制衡。他认为党必须在军队之上,党必须在司法之上。”

克林顿时期的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是圣迭戈分校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学院21世纪中国项目主任,也是《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一书的作者。

谢淑丽分析,习近平想做强势的领导,但他的方法让人想起毛的做法,令一些人不舒服。她引用薛蛮子被迫上电视做自我批评的事,看来共产党只会这种模式。

谢淑丽:“这些做法让私人企业家十分害怕。资本外逃增加,人们争先恐后在美国好地方买房。”

谢淑丽认为习近平其实有多种选择来治理国家、反腐、推动改革。反腐会赢得民心,但是他完全由党说了算的反腐不会有成效。他原本可以与加强法制结合,这样还能促进经济改革。现在人们要求知情权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谢淑丽:“现在对媒体的打压很厉害。整体情况非常紧张。”

主持人、中国问题专家夏伟问:各位觉得中共领导人与人民的关系好不好?

谢淑丽:“不好。”

芮效俭:“不好。”

欧逸文:“他们还需要做很多工作。习近平认识到,他最大的威胁来自国内。他想重建共产党的合法性,而共产主义已经不存在了。党的行为损害了自己的声誉。他这个任务太沉重了。”

芮效俭指出,网络监控并不能阻止几亿人迅速沟通信息。一个中央党校的年轻研究人员说,台湾的民主我们可以学。他也听到中国的教授把毛说成封建统治者,随心所欲,没有任何意识形态规范。

芮效俭:“习近平及其前任们,维持了他们要的稳定,但是令中国不稳定的因素现在更强了。从中国现在的开放程度来看,已无法完全压制那些因素了。”

欧逸文的观点是:中共的统治经验很多,正因为他们投入太多打造了现存的体制,反而现在即使是机关算尽,为了自己的生存去改革也很难推动了。中共领导人并没有完全认识到周围新形势。而且习近平也没有多少时间了。邓小平说的"发展是硬道理"。这种不惜一切代价发展经济的概念已经是过时的老爷车了。中国社会现在要求法制和透明。这就触碰到问题的核心,就是制度。一党专制下能实现这些吗?薄熙来可以公审,天安门汽车爆炸事件为什么不可以公审?

谈到美中关系,谢淑丽认为,美国对中国现有的制度很宽容了,努力寻找合作的可能性,期待着某一天中国会向正确的方向发展。现在中国在美国看来没有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因此美国也觉得与中国合作很难很难。中宣部所说的“心怀恶意的外国势力想推翻中国体制”,把美国的合作努力说成伪装。所以很难建立大国间的建设性的关系。

欧逸文说,中共过去可以教育人们,把中国的状况怪罪到列强欺压。经过这三十年,很难再这样说了。他刚刚在网上看了《较量无声》,这种影片的出台是出于中国国内政治的需要。他提醒,用这种所谓“爱国主义”的宣传很危险,任何示威都可能转变为针对政府。 一位北大教授就和他解释过,你们以为政府拿车接送学生抗议是鼓励他们的爱国示威?不管着说不定他们在路上就抗议其他的了。

有人通过twitter发给现场问题,请嘉宾谈谈对习近平的正面印象。谢淑丽沉吟不语。夏伟问她,你要不要多些时间想想,观众发出嗤笑。

嘉宾一致认为,中国要改革要现代化,但是统治的手法非常不现代化,这是矛盾的根源。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