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草根民主及其传播策略

 

一个社会行动的推展,需要藉由媒体将议题公开化、将更多信息传播出去,以增加参与人数、扩散速度,并让背景不同的参与者能够凝聚成一个整体。在大众传播时代,社会行动,特别是批判体制的社会运动常遭大众媒体封锁、淡化、扭曲(翁秀琪等,1997)1,在公民传播时代,社会行动者能够藉由网络群众智能、集体力量来传播大众媒体忽略的重要讯息、推展公义行动、推动社会改革。

首先,网络的相互推荐、快速传播,能够让大众媒体忽略的讯息广为人知,最后引导大众媒体跟进报导。

二○○四年九月,智邦生活馆举办九二一纪录片《生命》网络写手特映会,近百位部落客和个人新闻台台长参加,并和导演吴乙峰座谈,这些网络写手在会后撰文推介《生命》,在网络圈广为流传,并被大众媒体引用报导,让《生命》票房长红,也开启进戏院看纪录片的热潮(陈丰伟,2004年12月23日)2;此后,《无米乐》、《翻滚吧!男孩》等纪录片的广受瞩目,也都得力于网友的推荐。

更具代表性的是剧情片《海角七号》。二○○八年八月《海角七号》上映,前几天票房平平,与历来国片差异不大,但藉由观众口耳相传、尤其是部落格写手们的口碑营销,促使每周票房以大约60%至90%的速度急速攀升,与传统电影票房逐周下降的趋势恰成反比,到了第四周,《海角七号》的热潮从网络延烧到报纸、电视,又借着报纸、电视的报导再创高峰,终于突破五亿票房,成为历来最卖座的国片(朱学恒,2008年10月9日)3

二○○九年,一部用手提式摄录像机拍摄,成本不到五十万台币的低成本恐怖片《灵动:鬼影实录》,也在Twitter、Facebook网友热情支持下,登上全美票房冠军,创下超过廿二亿台币的惊人票房(张佑生译,2009年11月1日)。4

其次,公民可以用藉由网络动员民众,一起推展公义行动。

二○○七年三月五日,政府限令还住在乐生疗养院旧院区的汉生病(俗称痲疯病)病友在十三日前搬离,以便原址改建捷运机厂,否则将强制执行;病友和声援团体愤而前往行政院长官邸抗议,遭到警方驱离,当时的商业媒体大幅报导冲突场面,但对病友要求保留90%旧院区的诉求仅仅点到为止。声援团体和关切此事的部落客不满媒体漠视,上网展开新闻自力救济。

三月九日,部落客瓦砾发起「让乐生人权决定我们的总统」活动,迅速得到一百八十多个部落格联署响应;接着,猪小草、HOW访问学者讨论各种保留乐生方案,弱慢也撰文比较乐生和捷运共构的五种方案;十四日,Wenli和HOW手绘出乐生院保留41%(政府的规划)与保留90%(院民的诉求)的比较图;十五日,董福兴更透过共享书签《HEMiDEMi》发起募款活动,一天内得到四百多位网友响应,募得二十万元,在《苹果日报》刊登半版广告,引用Wenli和HOW手绘图,诉求「保留90%乐生能让捷运与新庄更好」(黄哲斌,2008)5

部落客的积极行动,加上病友和声援团体的持续抗争,终于引起主流媒体和政治人物的重视。大众媒体对乐生院保留问题的报导和讨论渐多,当时正逢民进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争取提名的谢长廷、游锡堃在二十一日签名支持保留乐生90%院区,同样争取提名的行政院长苏贞昌也接着承诺朝向保留90%方向努力(王贝林等,2007年4月12日)6。部落客为确保政府兑现承诺,又藉由《HEMiDEMi》动员参与四月十五日的「捍卫乐生」大游行,并持续关注事件发展,进行相关报导、论述和行动。

同样在二○○七年三月,中国厦门民众,反对在当地兴建对二甲苯(PX)化工厂,他们透过网络、手机简讯等方式交流信息,进而在五月一日发动一次「集体散步」,数以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建厂计划;此后,民众透过手机、网络持续串连反对,传统媒体也关注事态发展,到了十二月,厦门市政府终于宣布放弃建厂计划(曾繁旭,2009年6月)7

这些公民行动,不需政党或特定组织动员,散居各地的公众就能透过网络交流讯息、集结行动,打破先有组织才有行动的社会运动常规。

第三,网友集结的力量,甚至可以影响现实政治。

一九九八年,一对工程师夫妇,不满当时国会只关注于弹劾柯林顿的私人道德问题,因此发动联署,要求国会在谴责柯林顿后赶快继续「前进」——前进到国家所面临的各种更重要议题,这项联署获得四十万人响应;此后,他们设立《MoveOn》网站、组织志工,开始介入环境保护、媒体改造、枪枝管制等议题,现在已成为美国自由派或偏民主党的团体中最有力量的草根组织,拥有超过两百万的会员,但专职人员不超过十个,且都在家里工作,藉由网络串连、行动。二○○六年,《MoveOn》将矛头指向曾与高尔搭档竞选美国副总统的资深参议员李伯曼,批判他不该支持小布什入侵伊拉克,结果导致李伯曼在民主党内初选落败,后来李伯曼虽然仍以独立候选人身分当选,但《MoveOn》展现的影响力仍然不容小觑,这种网络草根民主运动更被誉为网根运动(net root)(张铁志,2005年2月3日、2006年7月26日)。8

二○○○年韩国国会议员选举,一千多个社运团体串连推展「落选运动」,点名抵制八十六个候选人,结果有五十九个落选;二○○二年韩国总统大选,网络公民媒体《OhmyNews》和网友积极动员,让原本不被看好的卢武铉当选;到了二○○八年,南韩民众反对美国牛肉进口,用手机传递讯息、动员群众;用数字摄影机连接计算机上网、全球直播;串连个人网站、在线论坛,让消息以等比级数的速度扩散,结果不需党派动员,就能发动十万人游行示威,不需透过大众媒体,就能让百万人同步接收到讯息,由下往上汇聚的集体力量,最终迫使韩国总统李明博公开道歉、改组内阁。

至此,公民不仅可以高度实践传播权利,还能藉由传播权的实践带动个人成长、社会进步、政治革新。

1 翁秀琪等(1997)。《新闻与社会真实建构:大众媒体、官方消息与社会运动的三角关系》。台北:三民。

2 陈丰伟(2004年12月23日)。〈是理想驱使我们:网络写手首映会后记〉。上网日期:2009年11月23日,取自 http://eroach.typepad.com/yuli/2004/12/post_73.html

3 朱学恒(2008年10月9日)。〈用不计代价回应《海角七号》的观众,用「在商言商」响应观众的唱片公司......〉。上网日期:2008年10月9日,取自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8/10/09/p414

4 张佑生译(2009年11月1日)。〈微网志加持 50万拍恐怖片大卖22亿〉,《联合报》。上网日期:2009年11月23日,取自http://udn.com/NEWS/WORLD/WOR4/5226145.shtml

5 黄哲斌(2008)。〈公民新闻的网络实践──以乐生疗养院事件为例〉。台北:政大新闻研究所硕士论文。

6 王贝林、曾德峰、项程镇、林志青(2007年4月12日)。〈苏揆:16日不拆乐生 力保90%〉,《自由时报》。上网日期:2008年8月2日,取自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apr/12/today-life4.htm

7 曾繁旭(2009年6月):〈当代中国环境运动中的媒体角色:从中华环保世纪行到厦门PX〉。新竹:中华传播学会学术研讨会宣读论文。

8 张铁志(2005年2月3日)。〈MoveOn的故事〉。上网日期:2009年11月23日,取自http://blog.roodo.com/SoundsandFury/archives/12395.html。

张铁志(2006年7月26日)。〈部落格如何改变政治?〉。上网日期:2009年11月23日,取自http://blog.yam.com/SoundsandFury/article/6271060。


网络公民行动的政治潜能

当蓝绿两大党为了争夺政权,挑动两极对立、漠视国计民生;当众多政治和社运工作者为了扭转乱象,纷纷组党参选,争取第三势力空间;当商业媒体为了刺激销量,竞相炒作政争和八卦、忽略公共政策和社会议题……。一股新兴的社会力量正在网络成长,他们藉助部落格(blog)等科技工具,打造自家媒体、交流彼此讯息、串连公义力量、推展改革行动,以集体智慧、群体力量走出新闻传播、社会运动和民主政治的新路。

二○○七年三月,关心乐生疗养院拆迁问题的公民,在网上交流讯息、讨论对策,还集资登广告要求乐生院保留九十%,并且动员参与声援乐生院民的游行,以网络串连辅助实体抗争,终于迫使当时的行政院长苏贞昌承诺朝保留90%努力;八月,争取续办宜兰国际童玩艺术节的民众,藉由张贴网络贴纸、进行在线联署,来扩大接触、展现民意;十月,台东环保人士上网揭发杉原海滩被偷埋工程废弃物,让地方环保事件成为全国网友关切的议题,还成立网络群组长期监督。

这些事件展现了网络公民行动的活力和实力。网络公民超越蓝绿,关注切身的人权、环保、文化产业等议题,集体采集和分析讯息,携手进行网络和实体动员,既是独立报导新闻的公民记者,也是参与政治和社会改革的草根行动者,在公共事务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第三社会强调的共同利益、进步价值和清新风格,网络公民早已具体实践。

我曾在报社主编政治版数年,对传统新闻和政治运作略有所知,近十年经营网络公民媒体,对网络公民行动和公民新闻颇多接触,接触越多、了解越深,越觉得这是一股超越传统、充满创意的清新力量,可以分享多元经验、聚合网络社群、开展公共对话、强化社会行动;第三势力与其迎合大众媒体口味、争取大众媒体眷顾,不如接触、参与、结合这股清新的传播、政治和社会改革力量

一、分享多元经验

网络公民行动的第一个成就是:让不同种族、宗教、性别、性取向、政治立场、社经地位的人,大多可以拥有自己的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

例如:《丛林丛林.孤岛》部落格展现都市原住民对部落生活的回忆、对原住民事务的主张;《乌坵网》记录台湾海峡中鲜为人知的小岛;《KarlMarxian Carnival 》阐释劳工处境和抗争策略;《踏莎行》公布一个罹癌妇人的化疗日记,呈现抗癌者的复杂处境、需求和愿望;《艾德伦的异想空间》揭露同性恋者的内心世界和出柜历程;《日日春关怀互助协会》介绍公娼生涯和抗争故事、争取性工作者人权。

这些部落格帮助人们看到不同背景者的经验和观点,有助于相互了解、相互尊重,更有助于人们挑出统独、蓝绿、本省外省的两极对立,从更宽阔的视野、更多元的角度看待我们的社会和政治。

二、聚合网络社群

网络公民行动的第二个贡献是:让散居各地、背景互异的民众,能够相互认识、对话、合作,共同讨论公共事务、携手推动社会改革。

例如:《媒体改造学社》设立网上论坛,让全台各地的社员能够随时联系、协调行动;又如:《行无碍生活网》 藉由信息联播,将同样关切身心障碍者权益、推动无障碍空间的部落格汇集在一个网页上,形成网络社群;再如:志同道合的网友在共享书签《HEMiDEMi》 上成立「媒体观察站」、「永续台湾」、「社会运动新闻」、「台东杉原海滩关怀联盟」、「乐生疗养院」等群组,分享讯息、关切动态;此外,还有越来越多人在 微型部落格《twitter》上聚合好友,既能交流工作和生活讯息,也能相约参与社会行动。

这些社群互动频繁、行动力强,在近几年的公义传播、社会行动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三、开展公共对话

网络公民行动的第三个价值在于:让公众有机会分享公共事务的讯息和观点,进而理性论辩,寻求交集,尊重差异。让蓝绿恶斗的政坛、党同伐异的媒体所欠缺的理性对话,能够在网络上实现。

例如:台湾公广集团的公民新闻平台《PeoPo》开放公民投稿,但要求投稿者以真实姓名、检附证件注册,为自己的报导和言论负完全责任,而 且每篇文章开放网友响应,让投稿者面对不同意见,学习理性论辩、相互说服或包容差异;又如:网络共享书签《HEMiDEMi》开放网友推荐好文,越多人推 荐的文章排序越前面,越能引起网友讨论,由于排序是由推荐率而非点阅率决定,因此排序居前的文章通常叙事严谨、论点清晰,网友讨论这样的文章也会相对理 性,鲜少谩骂。

这种具名报导而非匿名爆料、依理论辩而非情绪谩骂的精神,正是健全的民主政治所需,也是改革台湾政治的良药。

四、强化社会行动

网络公民行动的第四个威力是:能够以更少的人力、更低的成本、更快的速度传播公义讯息、推展改革行动,让分散各地的行动者在网络上迅速集结、弹性分工、联合行动。

例如:《海绫月兔兔认养专区》以一个人的力量,整理丰富的养兔知识、提供实用的认养方法和申请表格、建立北中南东认养信息交流平台,同时征求义工协寻走失兔、救助被弃和受虐兔,并且征求中途之家和物资捐助,实际挽救了许多小生命,并且有效传播「以认养代替购买」理念。

又如:二○○六年十二月,部落客猪小草参加绿党台北市议员参选人联合造势大会,感佩绿党政见,于是将政见内容制成Podcast放上部落格;另一个部落客Portnoy听到了,随即撰文发动网友支持绿党候选人,并制作网络贴纸供支持者串连使用,数百个部落格加入串连,自由时报和中时电子报等媒体也报导这项行动,让绿党候选人的能见度大幅提高。结果,虽然未能让绿党候选人当选,但已开启部落客参与环境政策、民主选举的先例。

以上所述,只是台湾经验,若将视野扩及国际,我们更可以看到网络公民行动的政治潜能。

例如,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的《行动网络》(Action Network),巧妙结合新闻传播、民主审议和社会行动。《行动网络》创办于二○○三年底,目的在协助不满主流政治但仍然关心切身议题的人推动社会改革。它建构社会议题和新闻数据库,同时整理两千多种行动指南,鼓励公民在充分了解议题、拟好对策后上网发起社会行动,并且记录实践经验,然后由网友投票支持或反对,或进行政策辩论。广受支持的行动,如反对校园霸凌,BBC会加以报导,助其成功。

又如:二○○○年韩国国会议员选举,一千多个社运团体串连推展「落选运动」,让八十六个被点名者有五十九个落选;二○○二年韩国总统大选,网络公民媒体《OhmyNews》和网友积极动员,让原本不被看好的卢武铉当选;二○○六年,美国网络草根运动组织《MoveOn》指摘曾与高尔搭档竞选副总统的李伯曼,不该支持小布什入侵伊拉克,结果导致李伯曼在民主党参议员党内初选中落败。

不过,网络公民行动仍在发展初期,还有许多未臻完善之处。首先,数字落差尚未消弭,许多弱势族群和偏远地区民众仍难上网;其次,上网的民众中,沈迷八卦信息者,远大于关注公共事务者;第三,讨论政治的网络平台中,党同伐异、情绪谩骂者,远多于理性论辩者;第四,从坐而言转向起而行的公民仍属少数,其中又有不少人只参与在线联署、不参与实体抗争。尽管如此,这少之又少的网络行动者,藉由网上串连,仍能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足以成为政治和社会改革的助力。

这样的力量,虽然还不足以取代实体世界政治和社会运作,但已足以让许多原本难以发声的人畅所欲言、让原本分散的公众结成社群、让政坛和媒体难以实现的民主审议在网络进行、让政治和社会动员的速度加快、绩效提升;更重要的,结合这样的力量不需要有形的资源招募,只需要无形的理念呼唤,第三势力欠缺资源但洋溢理想,若能接触网络、参与网络、进而结合网络公民力量,当可相辅相成、开创新局。

网络公民与实体斗士连手,也许还不足以保证候选人赢得选战,但可以充分传播候选人的理念和理想,让改革的理想、进步的理念更快、更广、更深地传播,为更长远的媒体改革、社会改造和民主运动厚实根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