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一

 

风圈儿是个万花筒

何为风圈儿?风圈儿就是专门让被关押的嫌犯过风晒太阳的地方。

东城看守所,小号,我没有见过风圈儿;大号附带风圈儿。

大号(即B2牢房)穿过南墙的门洞,站在坛儿里,正脸儿就是一扇朝外开的刷着黄色油漆的铁皮包裹着的门,右手是罞;这扇门上经常上锁,当管教允许嫌犯放风的时候,他会把钥匙交给二牢头,让二牢头把门打开,这时就能看到风圈儿了。

这个风圈儿长度与牢房宽度相同,不到3米,宽2米5左右,高不低于3米,面积大概有7、8平方米;风圈儿的四面是水泥围墙,地面是水泥地,它的顶子是铁栅栏封死固定的。

在风圈儿里,不论是坐着还是站着,四周只能看到四面水泥墙,向上只能看到一片天空;此时,天空有什么就只能看到什么;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这就叫“坐井观天”也。

尽管风圈儿是牢房的一部分,但它毕竟是可以坐井观天的地方;因此,它是嫌犯们乐不思蜀,流连忘返的地方。

嫌犯们都知道“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风圈儿虽好,但嫌犯们说了不算;风圈儿哪一天开放,什么时间开放,能开放多长时间,这全在管号的管教的喜怒哀乐之心情了。

如果管教喜乐,嫌犯就能在风圈儿多乐一会儿,就能在风圈儿多放风一天;假如管教哀怒,嫌犯就别想今天放风了,也就别想在风圈儿的美事儿了;因为,没有人知道看守所是否有关于嫌犯放风的规章制度,反正我没有听说过。

风圈儿是个万花筒,从这里能够洞察牢房的一切。

风圈儿是乐园

每当放风的时候,风圈儿就成了嫌犯的乐园。

嫌犯们就仨仨俩俩,你一群我一伙地散开了,现在是合并同类项的好时光;有同案的找同案,聊得来的找聊得来的,鼠昧找鼠昧,柳儿爷找柳儿爷;反正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个大王八。

有的聊得眉飞色舞,你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有的说的吐沫星子乱溅,你也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有的连说带比划,你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激动;有的搂抱笑骂,你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感情;总之,嫌犯在风圈儿里他们快乐,他们忘情。

风圈儿是话吧

在风圈儿是个嫌犯们之间沟通交流的好地方。

在这里他们可以尽情地交流,他们可以无所不谈;在这里他们可以倾诉各自的私密,他们可以无拘无束地吐露真言;在这里他们可以说说自己“过五关斩六将”,他们可以互相交流自己做贼嫖娼的经验;在这里他们可以窃窃私语,他们可以互相叙述自己诲淫诲盗的历史。

反正嫌犯在风圈儿里伪装最少,互相話密是为了不闷得慌。

风圈儿是遐想和做梦的地方

放风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有些嫌犯靠着风圈儿墙半躺半坐地在那里闭目养神,此时谁也不要打扰他们,不要打扰他们的遐想和做梦。

他们也在遐想自己的美好未来,遐想着出狱邂逅美女成了自己的娇妻,遐想着自己儿孙满堂,遐想着自己出人头地,遐想着发横财。

他们也在做梦,他们在梦中吃喝玩乐,在梦中吃喝嫖赌,在梦中骄奢淫逸,在梦中成了江洋大盗,在梦中屡屡得手,逍遥法外。

一次我打扰了一个正在遐想和做梦的嫌犯,他竟然恬不知耻地对我说:“老高,我的JB刚插进一半儿,就让你给搅和了!”。

风圈儿是阳光浴场

放风一般都会选择好天气,到这个时候风圈儿就成了阳光浴场。

嫌犯们头上是阳光灿烂,太阳把它的温暖和热情透过风圈儿的铁栅栏房顶的空档儿送了进来,这是嫌犯们晒太阳的好机会;这时嫌犯们十有八九要解开上衣敞胸露怀,好让阳光温情的双手抚摸自己。

有些嫌犯贪恋阳光的温暖,就宽衣解带,赤身露体地靠着风圈儿的围墙,半躺半坐地享受着日光浴;有的嫌犯生了虱子,他就把衣裤脱下翻过来仔仔细细地在衣裤的缝隙里寻找着这些小动物,找到后就用食指和拇指把它碾死;有的嫌犯生的虱子躲藏在阴毛里,他就不厌其烦地用手指一根一根地捋着自己的阴毛寻找,找到后用手指把它碾死;有的嫌犯得了疥疮,此时正是治疗减轻身体痛痒的好机会,他会眯着眼睛在阳光下自己轻轻挠着皮肤的患处,自己制造着自己才能感觉的快乐。

如果此时管教收风(即停止放风)了,那么嫌犯们个个是要遗憾半天的。

风圈儿是晾晒场

牢房里是见不到阳光的,因而嫌犯是无法晾晒发潮的散发着汗味的被褥,也无法晾晒清洗过的衣服,因此放风的风圈儿就成了嫌犯们的晾晒场。

由于风圈儿铁栅栏房顶太高,嫌犯们够不着晾晒,所以他们就搭起了人托儿(即人梯)晾晒东西。

只见一个身高力壮的嫌犯蹲在风圈儿墙根下,另一个身材瘦小的嫌犯双脚轻轻踩上他的双肩并双手扶着风圈儿墙壁;那个身高力壮的嫌犯再慢慢站起来,这时身材瘦小的嫌犯能够够着铁栅栏房顶了;又一个嫌犯把要晾晒的衣服或被褥一件一件地递上来,然后身材瘦小的嫌犯就把衣服或被褥一件一件地搭在铁栅栏房顶的栅栏空档里进行晾晒;最后身高力壮的嫌犯再蹲下放下身材瘦小的嫌犯,至此晾晒衣服或被褥结束。

衣服或被褥晾晒好之后,嫌犯们如法炮制,再把衣服或被褥取下来就是了。

风圈儿是吸烟室

放风的时候风圈儿是放烟罞的好地方,当学习号大喊一声“放烟罞啦!”的时候,那些有烟瘾的嫌犯个个欢呼雀跃,兴奋异常。

只见学习号从衣服怀里掏出半包香烟,先拿出一支自己叼在嘴里,接着分发二牢头三板儿小崽每人一支;又给家属送烟进来的嫌犯一支;又见学习号从裤子裤腰的夹层里掏出一个一次性的塑料打火机,饭头赶紧凑上前去接过打火机;打着火先给学习号点着,接着依次给二牢头三板儿和小崽点着,也给家属送烟进来的那个嫌犯点着了;他们几个吞云吐雾地吸着,烟味儿馋得那些有烟瘾的嫌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这时学习号才又拿出两三支烟递给饭头,饭头点头哈腰地接了到一边儿去了。

这时饭头身边围着那些有烟瘾的嫌犯,饭头把那两三支烟撕开捻开,把里面的烟丝放在一起;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1寸多宽2寸多长的旧报纸裁成的纸条在地上铺好,分别把烟丝放上,有的多些有的少些;再把放着烟丝的纸条放在手上,用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互相捻动着,捻成卷烟状;再把捻烟的纸条封口处用舌头舔一下粘好,再把手工卷烟的下端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拧一圈,把没有烟丝的下端撕掉,这样一支再加工的手工卷烟就制成了;然后如法炮制10几根手工卷烟也制成了;饭头把粗一点的自己留两棵,给罞头两棵;细一点的分发给和他不错的嫌犯;饭头用打火机先打着了自己叼着的烟,猛吸几口先过过瘾,然后让罞头对着火,他赶紧把打火机交还学习号;然后罞头让那些嫌犯对火,这样有烟瘾的嫌犯都有烟抽了;而那两三个有烟瘾的鼠昧嫌犯则眼巴巴地等着,等着捡人家的烟屁抽,现在最好的吸烟就是多闻闻人家吸烟的香味儿了。

有些嫌犯吸烟有一绝,那就是他们烟圈儿吐得极有水平。

有的吸一口烟能吐百十个小烟圈儿,有的吸一口烟能吐二三十个一个比一个大的烟圈儿,有的吸一口烟能吐十几个大烟圈儿套小烟圈儿的烟圈儿,有的吸一口烟吐完烟圈儿后还能把烟蒂吐出穿过烟圈儿;嫌犯的这般本事都是闲得没事儿练出来的。

学习号的打火机也有没有气儿的时候,他就命令饭头搓火。

只见饭头从牢房被褥里取来点儿旧棉絮,又把一些洗衣服均匀地撒在棉絮里,接着在手心里把它搓紧搓成棉芯状;然后把它放在地上,再用一只松紧鞋的塑料底儿压着;接着用右手快速有力地来回搓动着,一会儿闻到一点儿棉絮烧焦了的味道;饭头赶紧从地上拿起那个棉芯状棉絮,用两手食指拇指拿捏着撕开,然后用嘴冲着冒烟的棉絮吹几口气,呼地一下冒青烟的棉絮着火了;再看饭头已经额头冒汗了,于是放烟罞的火种就有了,他们没有打火机也可以抽烟了。

风圈儿是作坊

因为风圈儿是个死角,所以这里就成了有些嫌犯加工小制品的作坊了。有的嫌犯拿出“铁杵磨成针”的工夫自制缝衣针,有的嫌犯拿私藏的一分二分的硬币磨制刻画成纪念币,有的嫌犯拿毛衣拆成的毛线编织围脖或腰带,有的嫌犯用毛巾拆出的棉线搓成粗线织成线衣,有的嫌犯把肥皂分成小块制作象棋;反正在风圈儿里嫌犯们能做的都做了。

“铁杵磨成针”只是个历史传说,但在风圈儿里也算是个奇迹。

有的嫌犯拿着不知道他哪儿弄来的一根两寸长的铁丝,他非常有耐心地捏住这根铁丝的一头在风圈儿水泥地上轻轻地用力地不断旋转着磨着铁丝的另一头;当这根铁丝的一头磨出尖尖的光光的锋利的针头后,他再用提审或调号的机会在路上捡来的小石头子或很小的水泥块,轻轻地用力地敲打这根铁丝的那一端,直到把这根铁丝的最后1厘米处敲扁敲得极薄敲成有1毫米左右宽的针鼻儿为止;然后用一根不知他哪儿捡来的铁钉子,用铁钉子的尖儿用力地钻着那个针鼻儿,直到钻出针鼻儿上的针眼儿为止;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根缝衣针就这样让这个嫌犯制成了;尽管有时他的手心或手指会磨出鲜血来,但他非常高兴,因为他成功了。

在风圈儿里用硬币制成纪念币可不容易,它不只是个工夫活,而且它还是个工艺美术活,因为纪念币的两面还要刻画各种人家喜欢的图案,如花鸟山水美女等,有的还要刻写诗词名句或者什么留言,这真不是一般的嫌犯能干的了的。

这个牢房有一个工艺美术科班出身的嫌犯,他就能用硬币制成纪念币,而且还算精美。

只见他先用食指和中指用力压住放在水泥地面上的硬币,然后慢慢地把硬币下面上的图案磨平;接着用同样的手法把硬币的另一面也磨平;他再特有耐心地用旧衣服撕成的布条儿不断地擦拭着两面没有了图案的硬币,直到把它磨得锃光瓦亮为止;他再像拿笔写字一样拿住一根铁钉子,然后用钉子尖儿用力地在磨平的硬币两面按照人家的意思进行刻画,直到制成一枚两面都有图案和文字的纪念币为止。

说话容易,纪念币制作难,没有几次放风是做不成的。

风圈儿是角斗场

牢房里的嫌犯很多有暴力倾向,遇事话不投机可能就动手了;当然牢房不是一决高下的地方,那就只有风圈儿啦;风圈儿有时能够看到两个嫌犯一决雌雄的打斗场面。

有甲乙两个嫌犯都身强力壮,虎背熊腰,可能多少都会点儿武术;他俩盘道(即互相摸底)互相不服,决定放风时比试比试,说好了谁伤了谁自认倒霉。

一日放风,在风圈儿里他俩开始比试啦,其他嫌犯赶紧贴墙站在四边,由二牢头主持。

只见甲乙两个嫌犯各自光着膀子拉开架势,在风圈儿中心转着圈儿,跃跃欲试地各自准备抢占进攻先机;甲嫌犯出手了,他右手一把牢牢抓住乙嫌犯的左手腕,然后急转身就想给乙嫌犯来个背挎;说时迟那时快,乙嫌犯从甲嫌犯右手中挣脱出来左手;趁机搂住了甲嫌犯的脖子,又用自己的右膝盖顶住了甲嫌犯的后腰;乙嫌犯手疾眼快地右手右胳膊跟上,两只手向后一用力,甲嫌犯应声倒下,被乙嫌犯按倒在风圈儿水泥地上;众嫌犯为乙嫌犯的凌厉功夫鼓掌叫好;学习号兴奋地喊着一比零乙胜,然后叫甲嫌犯站起来继续比试。

谁知甲嫌犯站起来就输不起了,输急眼了,他右手一勾拳就打在乙嫌犯的脸上,打了个满脸花;这下子乙嫌犯不干了,他就和甲嫌犯真的动起手来;两个人互相拳打脚踢,别人不敢劝架;只见学习号吼了一声“给我住手!谁再动手,我就擂谁啦!”,这一声他俩个才住了手;再看甲乙两个嫌犯脸上都挂了彩,乙嫌犯的鼻子还流着血;他俩都自认倒霉了,谁叫他俩都爱争强好胜呢?

风圈儿是私刑室

牢房里总会有一两个刚进号就不服学习号言行霸道的嫌犯,这时风圈儿就成了学习号树立自己淫威的私刑室了。

群殴,这是学习号对所谓“刺儿头”嫌犯使用的一种私刑。

某日上午,刚进来一个嫌犯,自以为是个“三进宫”顶撞了学习号的问话,学习号就盯上了他;正好下午放风,众嫌犯都坐在风圈儿里乐呵;一会儿,二牢头和三板儿一起站了起来,二牢头走近那个嫌犯,左手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然后右手就打了那个刚来的嫌犯的脸面几拳;一下子把这个嫌犯给打蒙了,他抱头躺在地上大骂;这时只见二牢头一挥手,三板儿饭头罞头一齐上;三个人左右脚齐开功,没头没脑,不分上下,朝着这个嫌犯一通儿猛踢,直到刚来的嫌犯认怂求饶为止。

用私刑拿鼠昧嫌犯取乐,这是学习号和二牢头吃饱撑的,穷极无聊的恶作剧。

拿鼠昧取乐的私刑据说有一二十种之多,我只见过几种,在这儿就说两种,足以证明私刑之恶了。

开摩托车,是学习号虐待体罚弱小嫌犯的一种私刑。

一天,学习号叫过某鼠昧,让鼠昧来个骑马蹲裆式摆出一副开摩托车的架势,再让他右脚抬起前脚掌后脚跟不离地,学习号把抽烟剩下的大烟头扔在鼠昧右脚掌下;这时学习号下令鼠昧开摩托车,还要让他右手腕不断地作出加大油门的样子,嘴里还要不停地发出“嘟嘟”的声音;鼠昧累得满头大汗,右脚掌不敢沾地,因为害怕地上那个烟头烫脚;学习号不断地下令开摩托车,累得鼠昧右脚跟实在支撑不住了,右脚掌就结结实实地踩在火热的烟头上;学习号哈哈大笑,才让鼠昧停止开摩托车,让他休息

这时鼠昧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搬起右脚掌看时,烟头还粘在脚心里,已经起泡了。

捉迷藏,是学习号捉弄体罚弱小嫌犯的一种私刑。

某日,学习号叫过一个鼠昧让他蹲下,接着学习号亲自用双手蒙住鼠昧的双眼;学习号再叫某个嫌犯过来狠狠打一下鼠昧的脑袋,然后再让鼠昧猜出是哪个嫌犯打了他的脑袋;如果鼠昧猜不出,那学习号就继续叫别的嫌犯打鼠昧的脑袋,直到他猜出为止;如果鼠昧一下子就猜出来了,那学习号就继续蒙住他的眼睛,再叫几个嫌犯同时打鼠昧的脑袋,然后让他猜出是谁第一个打了自己的脑袋

其实,一直到这个鼠昧被那几个嫌犯打蒙,他也猜不出是谁第一个打了自己的脑袋。

风圈儿是我的望远镜

在风圈儿放风,我喜欢远望天空。

我靠墙坐着把整个风圈儿的铁栅栏当成望远镜:

我看到天空偶尔鸟儿飞过,我会把它看成是盘旋的飞鸽,看成是南飞的大雁;

我看到蓝天的白云,我的心儿会随着它飘飘远去,浏览中国,周游世界;

我看到天上的太阳,我会感到温暖,感到浑身充满力量,感到希望永远在我心中;

我看到天空混沌,我看到天空什么都没有,我内心深处会产生孤独寂寞失落之感;

我看到天空,也看到风圈儿的水泥墙,更看到头顶上的铁栅栏,我知道这里是牢笼。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2013年5月29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