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封建”正解与皇权专制

王炯华

 

长期以来,中国革命家和马克思主义学者都把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的中国社会定性为“封建社会”,把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社会定性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正如李慎之指出,“封建”二字,满目皆是,流风所及,一切传统的东西,包括风俗习惯,都成了“封建”的东西,如坐花轿、拜天地、裹小脚、烧香祭祖、求神拜佛等等一概称之为封建思想、封建迷信。50年代一位卫生部长还把中医称为“封建医”,姚文元甚至把中国原来的封建概念改为“分封”,即使早年博学明辩、晚年强立自反的冯友兰虽然过去不用“封建”二字,也难于完全洗掉那个时代给人们的思想所造成的污染。只有“未尝曲学阿世”的陈寅恪才没有在任何地方把秦始皇已经“废封建、立郡县”以后的中国社会称作“封建社会”。[1]

现在终于有冯天瑜、李慎之等先生作“封建”之正解。

“封建”一词,初见于《诗经》颂商的诗篇:天命降监,下民有严,不僭不滥,不敢怠遑。命于下国,封建厥福。此所谓封建,就是殷周的分封制度,以及后世各种封爵建藩举措,其本义就是“列爵曰封,分土曰建”[2],即封土建国、封爵建藩。19世纪中叶西力东渐以降,日中两国以封建的概念对译西洋史学术语feudalism,中国古代这种封建政治制度,才被衍为一个表述普世性历史阶段和社会形态的新名称。冯天瑜认为,这种封建泛义即“土地可以买卖的地主经济、中央集权的专制君主政治”不仅与封建本义即“土地由封赐而来,不得转让买卖,政权分散、诸侯林立”脱钩,而且同封建本义所指示的方向相悖。就是说,封建衍义与相对应的西义feudalism(封土封臣、采邑领主、人身依附、超经济剥夺)大异其趣。用这样的新名“封建”作词干形成的新词组封建制度、封建社会、封建主义、封建时代等等,也随之偏离正轨。因为关键术语失准,一部中国历史的宏大述事,也就失却构制网络的坚实纽结。[3]

冯天瑜梳理了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家关于中国封建社会的种种主张。

范文澜主西周封建说。其所说的“封建”,虽然已经纳入马克思主义的“五种社会形态”之中,但仍与封建本义(封土建国)保持联系。他一再论证周初封建爵禄贡赋是有定制的,肯定“分封诸侯时,已规定封建制度的剥削方式”。

郭沫若、翦伯赞主战国封建说。他们所说的“封建”,已经对封建的本义加以泛解。郭氏将土地“归为私有”、“地主阶层出现”、“专制帝制确立”等与“封建”本义相背反的要素作为“封建制”的内涵,认为“废封建,立郡县”的战国时期“开始了封建社会”,秦始皇是开创“封建制度的元勋”。翦氏先主西周封建说,后主战国封建说,认为秦孝公“废井田,开阡陌”确立了封建社会。他们所说的“封建”既脱离“封土建国”本义,也与西方史学关于中世纪制度(feudalism)的含义相去甚远。

侯外庐主两汉封建说。他力辩“封国”并非封建制,认为“周代封国之所以不能认为是封建,主要由于它没有‘农村为出发点’的经济基础”。实际上,他是把“农业经济”、“自然经济”这一宽泛的前近代社会的特征视作划分“封建”的主要标准,同样是对“封建”的泛解。

尚钺、唐长孺、王仲荦、何兹全主魏晋封建说。他们不赞成将封建泛化,而是从魏晋的封土采邑、门阀制度、佃客的人身依附诸形态认定其封建性。这是以封建本义为基点作引申,使中国封建本义与西义相容。[4]

实际上,所有上述中国封建说都是硬套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历史发展“五阶段论”的历史、最终形成影响深广的中国社会性质的认定:把秦始皇以后到鸦片战争为止的两千年历史称之为封建主义阶段;把1840年到1949年(因为外国帝国主义的入侵以及本国资本主义的生长)称之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阶段。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是极不准确的,实际上是受文化专制主义影响的结果。直到时下仍然流行的所谓“封建”说以及由此而派生的“封建迷信”、“封建落后”、“封建反动”、“封建顽固”等等并不合乎中国历史上的封建本义,并不合乎从西文Feudal, Feudalism翻译过来的“封建主义”本义,并不合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封建主义”本义,它完全是国人为政治宣传方便而无限扩大使用的一个政治术语。这最早见于中共二大关于中国社会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认定。

大革命失败以后,革命处于低潮时期,马克思主义者为了探索革命的前途,解决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重新开展了“中国社会性质问题”的研究。按照侯外庐的概括,当时引起广泛讨论的总题目就是“中国社会已经走上了一个什么阶段?”理论界对中国现阶段究竟是资本主义社会、封建社会,还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问题展开了争论。既然要争论这样一个涉及中国国情的问题,就不能不回过头去了解几千年来的中国历史。于是问题又从现实转向历史,引起了大规模的中国社会史论战。这场论战范围很广,持续时间很长,争论的问题很多。争得最热闹的问题主要五个:一是亚细亚生产方式问题,二是中国历史是否经过奴隶制阶段问题,三是何谓“封建社会”以及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断限和特征问题,四是所谓“商业资本主义杜会”问题,最后又从历史回到现实,认识近代中国是否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问题。参加这场论战的人颇多,不仅有史学界,还有经济学界,哲学界。既有马克思主义者,如李达、郭沫若、吕振羽等,也有托派分子李季等人,还有陶希圣等一班具国民党背景的学者。就是说,这场论战既有马克思主义史学队伍内部不同学术观点的争论,又有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革命与反革命营垒之间的思想政治斗争。此外,苏联、日本学术界也对中国社会史问题进行热烈的讨论,其中一些有代表性的观点对中国理论界还产生过影响。

关于封建制的争论,主要集中秦汉以后的社会性质问题上。李季等人一般都承认周代或周至三国时代是封建社会,至于周以后或三国以后的社会,李季说是“前资本主义”社会,陶希圣说是“先资本主义”社会,胡秋原说是“专制主义”社会,王锡礼说是“专制主义”社会或“一个谜的时代”。他们的说法虽然不一,但都认为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之间存在着别的社会形态,在这个社会中,商业资本起着支配作用,因此他们把这个社会叫做“前”或“先”资本主义社会,或叫做与商业资本最接近的专制主义社会,或把它看作是一个“谜”。[5]今天看,李季等人对秦以前封建社会的认定,胡秋原、王锡礼对秦汉以后中国专制主义社会的认定,当属不错的见解。

实际上,秦始皇“废封建、立郡县”已经结束了封建制。虽然郡县制并非秦始皇的发明,早在公元前4、5世纪战国时期的齐、魏、赵、韩、秦、楚、燕等七雄相继建立君主统摄大政的郡县制国家,可那仍是诸侯割据的封建时代。但是,秦始皇的郡县制却已具有不同的意义。

秦始皇的郡县制首先是建立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度,开辟了秦汉至明清两千余年间中国皇权专制的历史。《春秋公羊传》虽然提出周天子应当做到“六合同风,九州岛岛共贯”,但只有到秦始皇才真正做到,以后便成为定制。虽然中国在历史上分分合合,正如《三国演义》上说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是毕竟是合多分少。即使是分的时候,其中一个比较强的国家也总是要处心积虑,力争做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中国地处亚洲的东方,至少从秦朝开始就是世界第一大国,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民族又是世界第一大民族。中国虽然一再被北方来的游牧民族所征服,但他们又都不得不“师汉法”,学习汉民族的文化以统治汉民族,保持中央集权的“大一统”格局。

秦始皇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每郡又分为若干县,由皇帝派出的大臣直接统治,同时统一全国的文字与度量衡,筑驰道直通全国各地。这就是所谓“车同轨,书同文”,亦即所谓“混一车书”,“并冠带之伦”。这在中国历史上当然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李白说:“秦皇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李贽尊秦始皇为“千古一帝”。夏曾佑则概括“秦人革古创今十大端”:(一)并天下,(二)号皇帝,(三)自称曰朕,(四)命为制,令为诏,(五)尊父为太上皇,(六)天下皆为郡县,子弟无尺土之封,(七)夷三族之刑,(八)相国、丞相、太尉、御史大夫……郡守、郡尉、县令皆秦官,(九)朝仪,(十)律。[6]此“十端”皆为销弭“封建”、增强中央集权的举措。也就是贾谊《过秦论》所称秦王“续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

冯天瑜将秦始皇“废封建、立郡县”的政制创新归纳为三个方面:第一,地方官吏均由皇帝(通过朝廷)任免。这种任免制不同于贵族世袭制,任贤不任亲,使地方官吏基本脱离了血缘亲族羁绊,官吏既非世袭也非终身,升降去留全凭朝廷政令,加之以食禄制取代采邑制,官吏衣食不再依靠禄田,而享用朝廷官俸,其社会、政治、经济命脉全然系于朝廷,这与封建诸侯掌控一方,尾大不掉的情形大相径庭。第二,郡县实行兵、民分治,军、政分职,与封建时代贵族兼领政长、军长大不一样。军事长官多无调兵权,如秦朝发五十兵卒以上,都要皇帝批准,以后列朝有类似制度,并实行“兵符契合制”(调兵符契分为两半,朝廷与掌兵军官各执其一,必须两合才得调兵),凡此种种,都为防范武人叛乱。这也与诸侯自控兵权的封建制不同。第三,朝廷在郡内设监察官,如秦朝由御史大夫向各郡派“监御史”,并且只服从皇帝、朝廷。他们负责监察郡县官吏的行迹,随时向上报告。列朝均有此类办法,如明代以宦官为“监军”。有此耳目,地方政府、执军将帅都在朝廷的观照、掌控之下,这与封建诸侯可在国中独立运作大不一样。[7]这种政制创新便是秦改三代之制而由中央集权的皇帝统制全国。

柳宗元《封建论》说:“周有天下,裂土田而瓜分之,设五等,邦群后,布覆星罗,四周于天下,轮运而辐集;合为朝觐会同,离为守臣捍城……余以为周之丧久矣,徒建空名于公侯之上耳。得非诸侯之盛强,末大不掉之咎欤……则周之败端,其在乎此矣。秦有天下,裂都会而为之郡邑,废侯王而为之守宰,据天下之雄图,都六合之上游,摄制四海,运于掌握之内,此其所以为得也。”在柳氏看来,秦始皇革除封建制,动机是集权于一人,是为私的,“私其一己之威也,私其尽臣蓄于我也”,但这一举措却有利于国家统一,顺乎历史大势,因而在客现上达到了大公:“秦之所以革之者,其为制,公之大者也……公天下之端自秦始。”[8] 其实,柳氏之所谓公私,是从国家大一统立论的,至于说统治或管理国家的方式特别是从人的权利和人的生活方式说,周之“裂土田而瓜分之,设五等,邦群后”和“合为朝觐会同,离为守臣捍城”之封建制却远比秦之“裂都会而为之郡邑,废侯王而为之守宰”,“摄制四海,运于掌握之内”之中央集权制优越。

进一步说,所谓“公天下之端自秦始”,实质是皇权专制“私”天下“自秦始”。秦始皇“废封建、立郡县”所确立的政制是皇权专制,是皇帝对国家政治权力的垄断,是以皇帝为核心的中央集权。商鞅说:“权者,君之所独制也”,“权制独断于君,则威”。[9]韩非则说:“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10]秦王嬴政统一中国,让群臣给自己上尊号为“皇帝”,以合远古“三皇五帝”之言,其尊贵是从来没有的。皇帝自称曰“朕”,历来称为“民”的百姓则更名“黔首”。《说文解字》称“黔”为黑色,“黔首”也就是“黑首”或“黑头”,这是对“民”的诬称和贬称。

从公元前221年嬴政称制“始皇帝”为端绪,至1912年清朝末代皇帝溥仪逊位,中国的皇权专制历时2132年,共有492个皇帝登基。[11] 千年皆行秦政治,这就是中国两千多年的皇权专制。到明代,是所谓“国家罢除丞相,设府、部、院、寺分理庶务,事权归于朝廷”。[12]到清代,是所谓神圣不可侵犯的“祖制”、“家法”,即所谓“天下大事,皆朕一人独任”[13]。乾隆皇帝称“干纲独断,乃本朝家法。自皇祖皇考以来,一切用人听言,大权从未旁假。即左右亲信大臣,亦未有能荣辱人、生死人者。盖与其权移于下而作威作福,肆行无忌,何若操之自上,而当宽而宽,当严而严。此朕所恪守前规,不敢稍懈者。”[14]两千多年的中国政治制度,除了汉初有过若干年分封诸王的反复外,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也就是王夫之所说的“郡县之制垂二千年而弗能改矣”。这就是全世界绝无仅有、被西方人称为的东方专制主义,至今积习难改,可谓遗患无穷。

秦始皇所确立的皇权专制而造就的中国中央集权的大一统格局,虽然统治力量强大而严密,在形成中央集权、防止地方割据方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它过早地结束了中国的封建社会,造成高度的经济控制和极度的个人崇拜,也就没有产生民主思想的空间。就是说,这种皇帝垄断国家的大一统皇权专制模式注定了中国社会没有贵族民主或贵族革命、平民改制等社会契机,也是中国历史上政治腐败、社会动荡的重要根源。它实际上是将中国历史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铸就了中华民族两千年屡遭涂炭的悲惨命运,每个朝代也免不了最后的灭亡。时人指出,中国古代大一统帝国的平均寿命是171年,如果算上三国两晋南北朝和五代十国,平均寿命不过66年,到岁数就会寿终正寝,这就是古人所谓的“气数已尽”。其因有三:第一是把老百姓逼急了,官逼民反,比例为40%;第二是官家内部失控解体,比例也为40%;第三是外敌入侵,比例为20%。当然,这种“气数已尽”而“寿终正寝”常常是多种因素的作用。[15]

皇权专制所建立的中央集权的官僚制度,是皇帝“执长策以御天下”,皇权专制尤其造成了中国的思想统制,严重地束缚着人性的自由和社会的进步。本来封建时代春秋战国时的中国人,还活得有声有色,死得爽快清白。在周边民族还处于沉睡中时,中国人已经开始了思想启蒙。那个时候的中国人思想活跃,智慧奔放,智者辈出,学说林立,“百家争鸣”,连孔子也说“攻乎异端,斯害也已”,在中国文明史的天空中喷发出一道道绚丽的朝霞。但是,秦始皇废封建,立郡县,“执长鞭以御宇内”,用法家之法、术、势,束缚民众,把所有人都变成了奴隶,变成了为他驾车的牲畜。他“以吏为师”,“以愚黔首”,“焚书坑儒”,禁止民众思想,直至“偶语者弃市,腹诽者诛”。从此,天下士人不仅要“为圣人立言”,而且“非圣人之言不敢言”,因言获罪,以文字贾祸,代不绝书。

后世社会,直到今天,总有人歌颂秦始皇统一中国的丰功伟绩。然而,秦始皇统一中国实质上是建立了大一统的皇权专制。这种大一统的皇权专制究竟给中国带来了什么?是和平吗?是幸福吗?其一,秦对列国发动的战争,死人无数。那时还发明了以斩敌首级计战功的办法,造成将士滥杀成风,大军所过,妇孺百姓的头颅也被一齐割下凑数。至秦襄公五十一年,秦杀敌人数就达130余万,其中长平战役一次便活埋赵国降卒45万,这在当年也属骇人听闻。其二,秦统一后,人民并没有获得休养生息的机会。嬴政好大喜功、穷奢极欲、横征暴敛,他为自己营建连绵百里的豪华宫苑——阿房宫,又历时数十年修筑工程浩大的骊山墓,仅后者就征用工匠70余万。此外,北筑长城用40余万人;南戍五岭用50余万人,还有其它数不尽的徭役,每年无偿强征不下300万人,相当于全国约两千万总人口的15%以上!这无疑是对社会生产力的严重破坏。其三,嬴政蔑视儒家之王道,崇尚法家之霸道,用动辄杀人的严刑峻法威慑臣民。秦律的特点是繁酷和轻罪重罚,仅死刑就有斩、戮、车裂、枭首、弃市、腰斩、釜烹、坑杀、夷族等十余种;肉刑更为普遍,受刑者不可胜数。还有大量的劳役刑。这些都大大加重了民众的苦难与不幸。其四,禁锢思想,文化专制,在中国历史上开启了最恶劣的先河。焚书坑儒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郭沫若评论道:‘书籍被焚残,其实还在其次,春秋末叶以来,蓬蓬勃勃的自由思索的那种精神,事实上因此而遭受了一次致命的打击’”。[16]

至今总有人以为“举国体制是好体制”,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实际上,举国体制就是专制体制,它的确能够集中力办大事。秦始皇建阿房宫,修骊山墓,筑长城,戍五岭,哪一件不是倾全国之力、为当世之最、令后世咋舌的大事?离开秦始皇的举国体制焉能办成如此的大事?然而,这除了加重当时民众的负担,用现在的话说花纳税人的钱,让民众作贡献作牺牲,除了现今相关地方政府源源不断的旅游门票收入和文物珍宝的收藏,与当时和后世的民众又有多大关系?

按照国际通例,封建主义主要指的是一种社会制度,而专制主义主要指的是一种政治制度。专制主义可以发生在经济相当发达的地方,如德国与苏联,而封建主义则无论如何是与现代社会不能兼容的。时下流行的看法是封建主义束缚以致压杀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其实正好相反,造成这种结果的是专制主义而非封建主义。就是说,滥用“封建”概念是政治势力要压倒“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因为中国的封建时代恰恰是人性之花开得最盛最美的时代,是中国人的个性最为高扬的时代。只要打开《左传》和《战国策》,就会发现在那个真正的封建时代有那么多铁铮铮的汉子以至妇女。梁启超当年为振起中国民族精神而编的一本传记集《中国之武士道》,其取材大多来自于春秋战国。彼时除了荆坷、聂政这样的武士而外,文士如鲁仲连、颜斶也是后世不多见的人物,更不用说孔孟老庄了。就是说,应当最推崇的中国人恰好是中国封建时代的人,他们那么尊严,那么“强哉矫”。其后如《世说新语》中所描绘的六朝名士,《宋明学案》中所表现的道学先生,虽然各有其可贵的风度、气象,然而总的来说要比那些封建时代的人物疲弱多了。[17]

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建立中华民国,其最大的历史功绩是结束了中国两千余年的皇权专制,开始实行民主宪政的政治制度。尽管随后有袁世凯的复辟帝制和张勋拥戴溥仪的复辟活动,这种明目张胆的皇权专制复辟都成过街老鼠,并未获得成功。然而,“无量头脑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经过革命所获得的权力这个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就像瘟疫一样四下传播,龙袍加身的皇帝倒下了,无冕的皇帝站起来了!皇权专制在中国不仅屡试不爽,还尤其被“马克思加秦始皇”即列宁斯大林的党国体制加秦始皇开创的皇权专制演绎的空前绝后!

  --------------------------------------------------------------------------------

[1] 参见李慎之《“封建”二字不可滥用》。资料来源:http://www.chinareform.net/2010/0116/8396.html

[2]《皇朝文献通考》卷二四六《封建考》

[3]冯天瑜:《“封建”考论》(一)题记.资料来源:http://www.ricric.org/Web/ShowArticle.aspx?id=501

[4]冯天瑜:《“封建”考论》(一)题记.资料来源:http://www.ricric.org/Web/ShowArticle.aspx?id=501

[5]见吴元钊《李达与中国社会性质问题、社会史问题论战》(打印稿)。

[6] 《中国古代史》,转引自冯天瑜《“封建”考论》(一)题记.资料来源:http://www.ricric.org/Web/ShowArticle.aspx?id=501

[7] 冯天瑜《“封建”考论》(一)题记.资料来源:http://www.ricric.org/Web/ShowArticle.aspx?id=501

[8]柳宗元《封建论》。

[9]《商君书.修权》。

[10]《韩非子.外储说右上》。

[11]见冯天瑜:《“封建”考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403页。

[12]傅恒等编:《御批历代通鉴辑览》卷100,转引自高翔《中国古代政治的三大传统》,数据来源:

http://www.csstoday.net/Item/12816.aspx。

[13]康熙帝语,《清圣祖实录》卷144,转引同上。

[14]王先谦:《乾隆朝东华录》卷28,转引同上。

[15] 吴思《以“特赦”方式推动中国政改》,资料来源:http://wlc02.diandian.com/post/2012-07-24/40029250849

[16] 中华亲爱家《秦始皇,遗臭万年的一个暴君》,资料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1&id=8469587

[17]见李慎之《“封建”二字不可滥用》。资料来源:http://www.chinareform.net/2010/0116/8396.html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