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蒋介石日记归属 竟要美国法院解决

 

蒋家第四代蒋友梅日前回台开画展,这自然使人想起蒋介石日记的问题。

分装五十一大箱的蒋介石日记,由蒋的孙媳蒋方智怡于二○○五年委托美国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保管并公开阅览。日记自一九一七年写到一九七二年,横跨五十五年中国演变过程,并涉及诸多国际关系。无论是研究中国近代史还是世界近代史的人,成群结队的奔向胡佛研究所。

日记公开,替蒋个人和中国都起了一些止冤白谤的作用,譬如大陆学者杨天石的《寻找真实的蒋介石》、美国学者陶涵的《蒋介石与现代中国》,对蒋领导抗日的艰辛果决,都有公正的叙述和评价。最近英国牛津大学教授拉纳.米特在其新着《被遗忘的盟友》中,赞扬蒋和中国人民在二战中奋斗牺牲使盟邦获得共同胜利,却未得到应有的待遇。如果没有蒋的日记,未必会有这些书,历史真相也许会被继续掩盖,中国人的尊严会继续受损。

外国和大陆学者可以利用这些日记,台湾各界人士自然更应该有权利、有机会阅读和使用这批珍贵史料。中央研究院近史所本已筹备就绪要印行日记全集,前行政院长郝柏村也已摘录和解读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的日记,并已由「天下文化」印妥准备发行,但二○一一年旅英的蒋友梅忽然委托律师发表声明,认为日记属蒋家后代九人所「共同公有」,别人不可侵权,于是一切出版计划均告终止。其间虽然有蒋家故旧出面协调,据说由于蒋友梅拒见、拒谈,两年来无法解决。不仅蒋介石日记的印行遥遥无期,连带也使同存于史丹福的蒋经国日记不能公开。

史丹福大学对日记所有权问题不堪其扰,已向美国加州地方法院提起诉讼,以蒋方智怡为被告,要求蒋家后代尽速自行解决日记归属问题,学校将物归原主。

关于此事,我以前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两蒋日记绝非一人一家之事,其继承权不应仅属蒋家。我说:「两蒋事业与中国亿万人『血肉相连』,那些在辛亥时扛过枪的,抗战时拉过炮的,徐蚌战场上拚死肉搏的,古宁头血洒沙滩的,这些人及他们的后代,对两蒋日记就无半点『继承权』?」总之,日记应是全体中国人所「共同公有」的资产。这个观点,我现在仍无改变。

国人对蒋个人的功过可以有不同评价,但维护史料完整和历史真实的立场应该是一致的。日记应回到台湾,应公开印行,这是蒋家的义务,也是国人的权利。

蒋曾任中国国民党总裁,他属于党;他曾任中华民国总统,也属于国;如今,党主席而兼总统的马英九,能不为这事出点力、拿点主张吗?

蒋介石日记的归属去留,竟要靠美国法院解决,依我看,这是国家的不幸,是政府的羞辱。

蒋友梅回台的新闻报导说,她「学佛廿多年」。谈到人生,她自言有「提得起、放得下的认知」。不知她对先祖的日记,何时才能「放得下」?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