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二十一世纪是谁的世纪?

 

就全球经济领导者来说,20世纪是美国人的,正如19世纪是英国人的、16世纪是西班牙人的。现在,不少中国人和欧洲人却认为,二十一世纪是他们的。真是如此吗?话说回来,他们真想当全球经济的领导者吗?

要领导全球经济,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是规模。经济规模愈大,系统重要性就愈高,政治人物在国际决策的分量也愈重。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GDP约16.7兆美元。欧元区以12.6兆美元居次,中国9兆美元排名第三。这三大经济体都规模够大,足以当全球经济的老大哥。

但经济前景如何,对领导能力的前途也很重要。没有人认为欧元区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可比美国成长更快,倒是中国的产值预料2020年将超过美国,但数十年来僵化的人口控制政策,会破坏长期成长,如此看来,美国经济仍是三强中最有活力的。

当全球经济领导者另一个重要条件在商业、货币和金融方面的系统重要性。中国是贸易大国,但货币和金融能力并未发展成熟,相较之下,欧元区在这三个领域都符合系统重要性的条件。

关于领导力,还有一个不那么具体的一面:要成为真正的全球领导者,意味要有能力塑造并串连市场赖以运行的全球经济结构。美国承担这一角色已近70年。

美国当今在全球贸易、金融、货币治理方面的领导力,在于这三者互相关连的优势。美国提供关键的国际货币,扮演全球需求的关键角色,也决定金融监管的趋势,还拥有事实上肩负全球最后放款者的中央银行。

美国供应全球核心货币,带来了可观的好处。美国可以用本币借款并支付进口,因而不会受硬性的收支平衡束缚,得以从1980年代初开始持续维持庞大经常帐逆差。

事实上,德国、日本和中国等出口导向经济这么成功,大半也要归功于美国吸收大部分全球出口的能力。各国也需要继续花钱请美国扮演这个角色。

虽有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仍是全球金融无可争议的共主。的确,美国金融市场拥有无比的深度、流动性和安全性,也因此成为全球资金汇流所在,遇到金融危机时尤是如此。这股「拉力」正是美国金融主宰地位的核心,也是美元全球地位的根基,欲寻找安全、流动的资产,就会投向美国公债。

欧元区缺少类似美国公债的单一债务工具,金融危机导致欧元区成员国公债殖利率的分歧。中国则因货币无法自由兑换,金融监督架构乏力,也反映法治难以落实的问题,这都破坏经济领导力的前景。

欧洲人和中国人应该问问自己,若要居于全球金融体系庞杂的中心位置时,是否愿意承担其中的风险?掌控金融体系是很风光,但对于尚未准备好的经济体来说,荣耀的圣杯可能会变成喝不下的苦杯。

Harold James  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和国际事务系教授

Domenico Lombardi 国际治理创新中心全球经济计划负责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