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公民有没有反抗的权利?

1961年1月28日安徽无为县的“劳动党案件”

 

有些往事,时隔多年,仍然会令你瞠目结舌。1961年1月28日,农历腊月十二,安徽无为县侦破的“劳动党案件”,就是这样的往事。

根据《二十一世纪》网络版刊载的署名谢贵平的文章——《北大学生黄立众与1961年中国劳动党事件》,这件往事,在性质上,是一起反党反政府的暴动未遂案件。为防“劳动党”激起事端,无为县公检法军事小组动用了两个连的部队,将8名阴谋发动武装暴动的骨干分子缉拿归案,同时缴获的还有一批物证:“劳动党党章”、“告全国同胞书”、“杀人条例”、斧头。

这则故事之所以令人瞠目结舌,还因为故事的主角,暴动未遂案的首犯黄立众,曾是一名北京大学的学生。1956年秋天,20岁的黄立众考取北京大学哲学系,离开生他养他的无为县昆山乡。四年后,因为如实反映农村和农民问题,批评大跃进之类的政策,北京大学开除了他的学籍,将他押上火车,遣返故乡。遣返路上,这个落魄的秀才,将标明开除学籍的户口本扔进了长江。没有户口本,在那个年代是致命的,他在长江中下游的城市间往返漂泊,一连数日,始终找不到工作。无可奈何,跳出农门的他,不得不重返农门,面朝黄土背朝天,务农度日。

不知是不满北大开除学籍的处分,还是为苦难农民找出路,在饿死人的残酷现实面前,回到家乡的黄立众走上了组党暴动的不归路。

自1958年至1961年,所谓“三年困难时期”,大批人浮肿,许多人饿死,其残酷程度突破了我们今天的想象力。黄立众组党暴动的无为县,饿死20余万人。没有饿死的妇女中,除了干部家庭的妇女,大多数丧失了生育能力。

如此背景之下,黄立众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他把北京大学哲学系学生的素养发挥得淋漓尽致,宣传暴动的言辞可谓雅俗共赏。论雅的,他引用黑格尔的话说:“人民是大地之王,一切政党,其理论政策都是人民的工具,当它丧失了工具作用时,人民将它一脚踢开是应该的,理所当然的。”论俗的,他编写歌谣:“政府说得都好听,口口声声为人民。我农民实在难忍,哎哟,哎哟,我农民实在难忍;四两米稀饭照见鬼魂,浮肿病到处流行,田里草长得比人深。一亩七斤、八斤,哎哟,哎哟,一亩七斤、八斤”。

黄立众在“劳动党”组织初具雏形后,亲笔撰写《党纲党章》,制定《惩治官僚主义腐败分子临时条例》,列出准备杀害的地方干部名单。按照他们的计划,暴动在1961年春节期间发动,所幸发现及时,解放军出动,没有酿成大祸。在监狱中,黄立众死不认错,还写下“反动黑诗”,如“饿死千千万,家家无鼠粮。感时天落泪,悲来风癫狂。大道埋枪炮,羊肠伏虎狼。何当再北上,奏本给太阳。”

起初,政府的“刀把子”似乎没有赶尽杀绝的念头。待到1970年中共中央发出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形势骤然变得无比紧张,无为县公检法军事管制小组不但判决首犯黄立众死刑,立即执行,还扩大打击范围,判处10来个人管制、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在故乡,黄立众脖子上挂着“现行反革命集团首犯”的牌子,被解放军执行枪决。迄今,凯迪网上还有一张处死黄立众的历史遗照,两个背枪的战士摁住他的双肩,他双腿跪地,抿着嘴,抬头向前,额上露出几道深深的皱纹。

今天,我重提这桩如烟往事,不是为了让你瞠目结舌,夺取你的眼球,更不是为黄立众等人平反,赚取你的同情。秘密暴动,杀害干部,肯定是极端的,错误的,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然而,探其动机,特别是那群准备跟着黄立众揭竿而起的农民,所反对的无非是饥饿,所追求的无非是生存的权利。这涉及到一个中国历史上讳莫如深的话题:公民有没有反抗的权利?

早在100多年前,一个名叫梭罗的美国哲学家,就在他蜚声世界的名著《论公民的不服从》中,言之凿凿地宣布,公民有权反抗政府。在他的思想体系中,当政府机构运作出现偏差出现失误的时候,公民有权拒绝与政府结盟。100多年过后,另一个名叫德沃金的美国法学家,在他影响法学界的名著《认真对待权利》中证实:如果政府行为不是为了公共幸福,人民可以起身反抗。

援引本身就是一种态度,我援引这两个美国人的观点,是因为我相信跟政府抗争是人民的权利,当然,权利总是相对的,对抗政府的权利也是需要受到限制的,起码,你不能以暴力杀害表达你的反抗。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可能也是这样理解的。1982年,该院以书面形式纠正了当年的判决,他们回复无为县人民法院道,“黄立众为首成立的组织是非法的,错误的”,但是,判处黄立众死刑,是量刑过重,属“冤杀”。至于响应黄立众号召的那群农民,该院宣告他们无罪,认为以反革命集团罪处刑是“不当”的,因为“被告黄立众为首的‘中国劳动党’,主要是出于对当时农村受‘左’倾政策的影响,农民生活没有改善和对‘五风’盛行不满,想要改变和改善这种现状,并非出于反革命目的。”

(本文资料来源于《二十一世纪》网络版刊载的署名谢贵平的文章——《北大学生黄立众与1961年中国劳动党事件》、《安徽省无为县的大跃进及其后果》)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