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近平大权总揽 总理权力被弱化

 

习近平上台以来,其所作所为正在从各个层面传达出“各个领域都归我管”的信息,与此同时总理李克强的角色正在被弱化。

在英国官员为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北京之行敲定最终细节之际,他们曾在最后一刻获悉一项安排发生改变:中国主席习近平将主持一个晚宴欢迎卡梅伦的来访。

这一邀请令英国官员欣喜,但实际上令卡梅伦与正式接待者中国总理李克强的晚宴计划被取消。党内人士说,这显示出中国领导层内部动态发生重要改变:习近平正在降低总理的角色,承担起监督经济改革以及向外国领导人介绍经济事务的主要责任。

当时两国外交部门围绕行程安排问题进行了紧急沟通,起初李克强主持的晚宴被推迟,而后改为午宴,而卡梅伦不得不取消了访问杭州的计划。此前的行程安排草案显示习近平只会与卡梅伦进行一次简短的会面,因为卡梅伦并不是国家元首。

中共党内人士说,没有迹象显示习近平与李克强有分歧。但习近平正在打破维持了近20年的权力划分方式,即同时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主席负责政治、外交和安全,而总理负责管理经济。

在上任第一年迅速确立对党和军队的权力后,习近平现在介入经济,由此成为继邓小平以来个人权力最大的领导人。邓小平在1978年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战略决策。加利福尼亚大学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中国经济问题专家诺顿(Barry Naughton)说,一个很大的变化是,习近平传达出“我是领导者,各个领域都归我管”的信息。

一些中共党内人士欢迎习近平集中权力的做法,认为这是一个防止官僚惰性的方式,一些人士说,官僚惰性是前任领导层在改革方面的一个障碍。但其他人士担心这可能导致冲动的、或者错误的决策。分析师和外交官说,一个可能由此引发的例子是,中国上月突然在没有与邻国协商的情况下,宣布在东中国海(East China Sea, 中国称东海)划设一个新的防空识别区。

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几乎未插手经济,与时任总理温家宝平分权力,温家宝曾负责应对2008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刺激计划。胡锦涛的前任江泽民将管理经济的权力留给了时任总理朱镕基,朱镕基实施了大力度的国有部门改革,并确保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相比之下,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委员会376位成员上月批准的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计划中扮演了中心角色。国有媒体公布的一份官方文件称,习近平亲自领导了该计划的起草,这是自2000年以来中共中央总书记首次这样做。这份文件34次提到了习近平的名字,但并未提到李克强的名字。

2003年发布的一项类似经济计划的起草工作由时任总理的温家宝主抓。

这次最新的计划要求组建一个新的中共机构来负责改革。据数位中共官员说,尽管该机构的人员构成尚未确定,但其成员可能由习近平直接领导。这将帮助习近平绕过由总理领导的国务院。数位中共党内人士说,由于国务院的众多部委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国务院一直是改革的一个阻碍点。

据多位了解谈话内容的中共官员说,习近平今年初在与副总理马凯的谈话中暗示了他的计划。

习近平问马凯,他认为过去在管理经济方面,中共和政府哪个更有效。习近平在谈话中用中南海指代中共和政府。中南海是北京的一个大院,是中共和国务院办公室所在地。

马凯回答说,北院。北院指的是中南海里国务院办公室所在地。

据说习近平回答说:我看未必。

多位党内人士说,李克强在中共内部仍是二号人物,负责处理政府和经济的日常运营工作。上述党内人士说,不过,他的工作从很大程度上被缩减为实施习近平及其顾问所做的决定,同时确保经济能够实现2013年7.5%的增长目标。

清华大学经济学家李稻葵说,总理关心的是如何保持经济正常运作,总书记关心的是改革基本体制。李稻葵曾是中国央行顾问。

习近平自上而下的改革策略有别于他的前任们。他的前任们鼓励地方进行试验,在中共领导集体达成一致意见后,可能扩大试点范围。很多中国官员和学术人士现在用“顶层设计”或“自上而下的设计”来指代这些计划。这是习近平最高经济顾问刘鹤的口头禅。习近平任命刘鹤负责领导层的主要经济顾问机构。过去,该机构由总理直接领导;现在则由习近平直接领导。

一些西方官员和商业领袖欢迎习近平主持工作的做法,他们更喜欢与一位可以行使实权、能够避开官僚机构繁文缛节的领导人打交道。

多位了解内情的人士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几天后,美国财政部长Jacob Lew访问北京时,他的目的是要与习近平举行会晤。他根本没与李克强会面。

据了解会谈内容的人士说,习近平向卢深入介绍了拟议的改革,包括像中国审批外国投资程序这样的具体细节。这类事情通常是总理的工作。

习近平在上个月也向访问北京的欧盟领导人做了类似详细的介绍。据多位欧洲官员说,他最后一刻邀请欧盟领导人出席一个晚宴——在他们与李克强会晤之前——并向其详细介绍了经济改革。一位欧洲官员说,他真的是抢了李克强的风头。

权力集中在习近平手中也存在风险。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警告说,习近平可能作出非其能力所及的经济决定,然后让总理来收拾残局。另外一个让人担心的问题是,由于他还需要考虑外交、军事和中共等各方面的事务,他可能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处理。

北京大学经济学家黄益平说:风险在于,如果你过于专注顶层设计,你就会失去从基层经验中获取的优势。

与此同时,许多律师和法律学者说,他们已经降低了对于李克强能够利用他的职位来加强法治的希望。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政治相对开放的时期,李克强曾在北京大学学习法律。

今年6月,当时在巴克莱(Barclays Capital)工作的黄益平提出了“李克强经济学”(Likonomics)这个词,用来描述李克强的重点经济政策,他说这些政策包括放缓信贷增速,避开刺激政策并重新制定中国的增长战略,即便这意味着短期内经济增长将放缓。这个词曾迅速在研究中国的经济学家中流行开来,但随后又淡出人们的视线。现在,黄益平说“李克强经济学”不应该具体指李克强,而应是新领导层的经济政策框架。

经纪公司里昂证券(CLSA)现在使用“习近平经济学”(Jinpingnomics)一词。

中共党内人士和经济学家说,李克强的一些首要经济政策被搁置。今年3月,在作为总理召开的首次记者会上,李克强强调城镇化是经济增长的一个推动力。但中共不久前召开的一个会议重申了发展中小型城镇的长期政策,而不是允许中国农村居民更容易地移居到机会更多的大城市。新华社的报道更多描述的是习近平在主持此次会议,而非李克强。

中国政府的一位顾问说,城镇化并没有像李克强所希望的那样被作为经济增长的引擎。

作为李克强推动的另一个项目,上海自贸区并不像国有媒体描述的那样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据当地规划人士说,由于在自贸区如何运作的问题上存在官僚主义之争,李克强今年9月份取消了出席自贸区挂牌仪式的计划。中国经济学家说,这个项目的实施过急。

一些中共党内人士说,鉴于习近平获得了退休中共元老、军方和其他太子党的广泛支持,李克强几乎没有什么选择,只能接受充当配角。习近平的父亲是一位革命领袖。太子党指的是中国领导人的后代。

一位有政治联系的中国商人说:习近平是个更有魄力的人。李克强还能做什么呢?这位商人与二人均经常往来。

党内人士说,李克强是胡锦涛首选的接班人。但这些人说,以江泽民为主的中共元老更青睐习近平,并最终在人选问题上胜出。据党内人士说,去年11月份宣布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组成时,七名委员中有六人与江泽民有联系。只有李克强与胡锦涛关系密切。

党内人士说,新领导层公布后不久,胡锦涛在一个包括已退休和在任的中国高层领导人参加的会议上说,他不会像他的前任那样干预政治。他说,习近平有资格担任党和军队的领导人。

据一位掌握那次会议第一手信息的中共官员说,胡锦涛在会上说:退休后,我绝不会干涉下一届领导层。这一声明让习近平感动不已。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