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毛主席的民主骗局和习总书记的理论勇气

鲍彤

 

习总书记在隆重纪念毛泽东120周年的讲话中,引用了“其兴也勃,其亡也忽”,那是个异常严肃的主题,涉及半个多世纪辛酸的回忆,属于历史性的悲剧和闹剧,值得中国人永志不忘。

那句话不是毛泽东说的,而是黄炎培老先生向毛发出的考卷。

黄炎培,辛亥元老,1945年,作为国民参政会成员,从重庆赴延安考察。会见毛时,黄以老前辈的身份提出了一个大问题,大意是:“我老了,阅尽沧桑。见到许多政治力量,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也就是突然而兴,突然而亡),因为他们兴了之后总是懈怠腐败,懈怠腐败之后当然终归灭亡。这已成了周期性的规律。请问毛先生,中共能不能避免陷入这种历史周期率?”毛泽东的回答,大意如下:“黄先生请放心,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抵抗这种周期率的药方,这药方就是民主。依靠民主,我们完全可以跳出这个周期率。”黄老先生是一位民主政治家,是中国民主同盟前身的第一任主席,也是民主建国会的第一任主席,听到毛的答卷当然欣然大悦,觉得孺子可教,中国有救。囘到重庆后,用半文半白的语言,写了《延安归来》,登了报,中共的出版机构又替他印成书,在当时的政治丶经济丶文化中心影响极广。黄老先生是上海的乡贤,中过举的耆宿,留过洋的先进,追随中山先生参加过革命的志士,又是教育界实业界和政治界的巨擘,他对中共的期许和赞扬,产生的“软实力”当然不是毛主席之流的自我宣传所能比拟。当毛向坎贝尔鼓吹要实行“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和“罗斯福的四大自由”时,谁敢相信?但黄炎培老先生用自己的法眼作出鉴证,认定毛是一颗民主种子时,谁会不信!

我想讲讲对我自己的影响。当时我是上海崇实中学初中三年级的学生。两位老师,一位姓秦,一位姓严,还有一位姓陈的同学,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说共产党爱民主,我大概不会相信。但作为教育界和实业界代言人的黄炎培老先生也说,中国共产党正在为民主而奋斗,就不由得我怀疑,不由得我不把中国民主的希望寄托到中共身上来。毛泽东也真不愧为当过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汪精卫代理人的大宣传家,一下子就抓住了老先生的心。如果毛向老先生宣传马克思,宣传无产阶级的天然先进性决定了共产党党性的天然免疫力,老先生肯定嗤之以鼻。但是,人总是有弱点的,“君子可欺以其方”,黄炎培爱民主,毛泽东就投其所好,缴上一份“民主”的答卷,博得老先生青睐有加,给毛泽东打了满分。

经过六十多年时间的检验,现在大家应该都清楚了:毛泽东设了一个骗局。毛嘴巴里所讲的,确实是真理。民主当然是腐败的天敌。如果真靠民主,中共本来完全可以同林肯的党和罗斯福的党一样,在选票和舆论的监督下,不致陷入懈怠腐败的轮回。可惜毛泽东是戏子一个,唱的是民主,走的是法西斯独裁之路。他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时少得了一票,“嫌疑犯”就被毛定为“帝国主义间谍”;听到有人批评“舆论一律”,批评者就被毛定为“反革命分子”;听到有人建议成立政治设计院,建议者就被毛定为“右派分子”;黄炎培先生的儿子黄万里教授,因为只服从科学,不向共产党的领导低头,也被邓小平主持的小组划在50万右派之列,赢得了人们共同的敬仰和永恒的怀念。

这不仅仅是黄老先生受骗的悲剧,也不仅仅是50万知识界精英惨遭镇压的悲剧。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政治集体愚弄了全社会长达60多年之久的闹剧和悲剧。当然,也使共产党本身,由于帮助腐败杀死了民主,而使自己陷入了“兴勃亡忽”这一万劫不复的周期率。如果不是习总书记以大无畏的胆略在他的重要讲话中旧事重提,这一段秘史説不定将会雪藏尘封直到永远了。

对习总书记这次重提秘史应该如何评价?我不知道。当时习总书记尚未出生,对这段历史,也许清楚,也许不清楚,也许习仲勋老人生前和子女谈过,也许来不及谈。现在习总书记到底正在怎么吸取教训,准备沿着毛泽东用大脑指出的民主道路前进,还是朝着毛泽东用脚所走的专制道路前进,值得我们中国人共同关注。

[注] 文中问答两段,都不是原文,只记得大意,也许不至于相差太大。仁人君子如能提供原文,加以匡正,功德无量。谢谢。——鲍彤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