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把毛泽东还原成人

茅于轼

 

毛泽东原来是一座神,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料的揭露,慢慢地还原为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但是至今仍然有些人把他看成神,对他的任何评论都是大不敬。如果说他也有错误,那是万万不容许的。在这些人看来,毛泽东永远是不容分析,不许正视,不可评论的一尊神。他们永远看不到毛泽东控制不住自己而流口水,连说话都说不清,跨不上汽车而不得不请人把他抬上去,他长期卧床而腿肚子又细又弱。幸亏更多的材料的发表,我们能从一般人的角度来看毛泽东,得到了许多新的印象。他无非是一个人,虽然他的智力过人,但是免不了陷入每一个人都会碰到的规律。他不能突破规律,而是被普遍的规律所限制。他根本不是神,对他的一切迷信将会逐步消退。

他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文化大革命。这是他对三年灾荒责任恐惧的反应。中国饿死三千多万人,超过中外历史上和平或战争时期饿死人的最高记录。在和平时期,没有任何别的理由可推脱。这是谁的责任。无疑是毛泽东的责任。他毫无道理地反对彭德怀的批评,生怕彭德怀会夺了他的权,不顾已经暴露的左倾祸害,继续更严厉地往左偏离,不许人说真话,搞完全脱离实际的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的所谓“三面红旗”。导致大饥荒。为了逃脱这个责任,他发动文化革命,逼死曾经因三年灾荒批评过他的刘少奇。他想消灭一切政治上的对手,无限地扩大自己的权力,还打算把自己的权力在他死后交班给自己最可靠的人,江青。在他的眼中,人民只不过是叫喊万岁口号的工具。饿死这么多人他没有丝毫自责之心。反而进一步发动文化大革命迫害追究灾荒责任的人。权力欲望控制住了他的生命,他为此而完全疯狂了,用最大的代价去追求权力,以至于他的权力本身因此而削弱。

他追求权力的方法是阶级斗争。阶级斗争的原意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斗。但是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资产或无产根本不相关。他所谓的资产阶级实际上就是他所不喜欢的人,大部分还是真正的无产阶级。这种无原则的斗争最后把他自己也毁了。从五十年代开始他就迷恋于阶级斗争。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四清,文革,都是围绕着阶级斗争展开的。他清除了彭德怀,贺龙,陈毅,刘伯承,陶铸。又利用林彪斗倒了刘少奇。到后来对林彪也不信任,想搞掉林彪。最后连周恩来也要反,只剩下孤家寡人和几个亲戚,江青,毛远新,王海荣,和极少数几个家丁,像张玉凤等。如果毛泽东不那么相信阶级斗争,而是以和为贵,搞团结,他死的时候绝不会那么孤独,虽然有三年灾荒的责任,他作为开国元勋,还能受到大多数人的尊敬。可见毛泽东是被自己的阶级斗争毁坏的。林彪出事以后毛泽东多次教训江青要团结,他只看见江青到处斗人如何糟糕,但是江青只不过是他的一条狗,叫她咬谁就咬谁。他自己到最后也没有放弃阶级斗争。

毛泽东搞阶级斗争,死人无数,在所不惜。每次搞运动都有人自杀(他杀就不去说了)。反右和文革自杀的人还不是一般的人,大多数是社会知名人士,对社会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有许多还是毛泽东的朋友。这些人自杀毛泽东完全知道,但是他丝毫没有同情心。三年灾荒饿死三千多万人,大部分是帮助他打江山的贫下中农。但是他一点也没有感到痛心。和他有肌肤之亲的女人也被逼得自杀。他毫无怜惜之意。其冷血性无与伦比。其心理的阴暗实在叫人吃惊。大家都说,毛泽东有超高的智慧,没人学得了。但是更没人能学的他的冷酷无情,没有起码的人性。现在揭发发现,毛泽东热衷于玩弄女性。原来他在神坛上,他的人性的兽欲方面谁也不敢说。他从神坛上走下来之后,这些事一桩桩被揭露。

毛泽东搞阶级斗争使得党内人人自危,人际关系极不正常。一切事务都围绕一个“权”字。什么国家的团结,人民的利益,统统都放到脑后。国家的几个领导人成天想的是一件事对谁有利,特别是对毛泽东的权如何。邱会作回忆录中写道,周恩来告诉“九大”之后新进入政治局的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和邱会作等军队领导人:什么是“中央政治”?中央政治就是处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关系”。这个关系就是没有任何人敢于冒犯毛泽东,一个国家的事完全变成了毛家的私事。当时许多人无法理解的种种事态,现在一件件都摆清楚了。聂元梓的大字报怎么变成了革命的大字报,几个大学的造反小将怎么被呼来喝去被利用的,在武汉王力被打,和以后的天安门保卫中央文革的大会的背景,谁是516分子,为什么要整516,何以要批林批孔批周公,这一切外人根本看不懂的事,其实就是毛泽东消灭政治对手的策略。他心里很清楚,但又不便说清楚。文革中许多重要的事情请示他,他总是模棱两可,叫别人去猜。因为他的真正目的是见不得人的,他的心理非常阴暗。一个国家由这样一个权力无边,又有不可告人目的的领导人指挥,一直走到了经济和政治双崩溃的边缘,这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原来许多人都以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是为了夺取资产阶级在国家机器中的权力,为无产阶级争利。现在这场骗局被完全戳穿了。

毛泽东的最后几年里,虽然身体完全不行了,但是脑子还很清楚。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国家的领导权交给谁?在他心目中只有江青最可靠。所以决定让江青接班。但是他也明白江青结怨过多,无法获得大多数人的同意,所以让华国锋协助江青。毛泽东一面对华国锋说:你办事,我放心。但是还说:有事找江青商量。毛在他死前一年对他死后的国家领导人的安排是:党主席,江青;总理,华国锋;人大委员长:王洪文或毛远新;军委主席:陈锡联。以后又改为党主席是毛远新。总之没有超出他自己的几个近亲。江青或毛远新何德何能,凭什么能担任国家主席之职?江青在文革中的表现完全是一个泼妇,丝毫没有远见卓识,自我膨胀,不知天高地厚。粉碎四人帮后对江青的审判把她定为篡党夺权的反革命,判刑死缓,是极其公平的。毛泽东居然想把国家的政权交给一个反革命分子。他脑子里唯一想的就是毛泽东的家天下如何维持。和资产阶级无产阶级毫不相干。

1971年林彪出事后全国人民松了一口气,认为林彪为了夺权误导伟大领袖搞文化大革命。现在林彪死了这场毫无道理的文化大革命应该停止了。各处地方都在落实政策,解放原来反林彪和反文革的人。当然,因为反林彪而被处死的人已经不可再生。可是毛泽东因为林彪出事而心情极端压抑,生了一场大病,他的健康再也没有恢复。一国的领袖其心情和百姓的心情极端相反,面对同一件事百姓兴高采烈,领袖闷闷不乐,真是百姓的极大不幸。在1975年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首先整顿了梗塞了的全国铁路系统,使其能够正常运作。然后整顿各级政府中的派性,消除互相对立的情绪,并解放了一批被打倒了的干部,抓一部分坏头头,从而使政府工作逐渐走上正轨,生产明显恢复,各项指标转为上升,全国人民感到有了邓小平,形势在好转,破碎的国家有可能恢复正常。可是毛泽东想的和百姓的利益无关,只想着自己的权能不能保住,江青能不能接班。邓小平几次和江青发生正面冲突,毛泽东决定搞掉邓小平。这就是1976年毛泽东临死前的批邓运动。邓小平又一次被打倒。毛泽东从一个政治家沦落为处处和人民相对立的人民公敌,就是因为他被权力的迷信所控制,丧失了起码的理性。

权力欲彻底毁掉了毛泽东,使他完全丧失了正常思维。晚年的毛泽东完全不是三十年前的毛泽东了。那时候他能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能调兵遣将,指挥从容,他的思想曾经被誉为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可是七十年代的毛泽东变成了鼠目寸光,只看见自己眼前的权力斗争,把国家的事看成了自己一家的事。虽然他知道江青不得人心,说“不出三五年必将腥风血雨”。但是他无法摆脱这个局面。他已经疯狂了,被争权夺利搞疯狂了。让江青接班是他仅有的最佳选择。他之所以欲置周恩来于死地,就是因为他不相信周会臣服江青。他本来的理想是让周恩来协助江青掌权。但是周恩来无法和江青合作。江青根本不是一个政治家。共产党在建国时期涌现无数英雄人物竟没有一个能够及得上一个泼妇。毛泽东之昏庸和他极高的智力相结合,把中国搞成一个不成为国家的“国家”。在毁坏国家上他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无人能及得上他的百分之一。

越来越多的资料解密,文革这场闹剧的来龙去脉越看越清楚了。毛泽东是了不起的,能够把这么多的英雄人物一个个斗倒,消灭。毛泽东和斯大林不同。斯大林的目的就是清除异党,杀人就是目的。而毛泽东的目的不在把人杀掉,而是让他遭受极大的侮辱和痛苦。首先让他被孤立,谁也不敢同情他,把他搞成人民的敌人,继而剥夺他的基本人权,任何一个人都能随意侮辱他,可以随便打他,叫他喝痰盂里的脏水,打伤了不许医院给他治疗。最后让他自己觉得生不如死,自杀算了。而且自杀的时候还要喊“毛主席万岁”如果他胆敢有丝毫对毛泽东的不敬,他死后所有的亲属都会遭遇更悲惨的命运。毛泽东整刘少奇就是一个例子。刘少奇最后乞求毛泽东让他和全家去农村种地,脱离政治。但是毛泽东不允,不把刘少奇整死是不会歇手的。至今刘少奇的遗族也不敢反毛泽东(以此来证明毛泽东对刘少奇的怀疑是错误的)。刘少奇快要死了,毛泽东下令抢救,要等党代会通过决议,把叛徒,特务,工贼,内奸(最带侮辱性的词)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并选择在他七十岁生日的那天当面宣读给刘少奇听,然后让他慢慢在无助的痛苦中死去。毛整死的高干无一是经过审判(哪怕是走形式)正式处死的,都是让他们慢慢地在孤立无援的极端隔绝的状态下,受够了一切侮辱和痛苦再死掉。毛泽东极其痛恨周恩来,因为百姓拥护周远胜于拥护毛。但毛又无法整掉周恩来,因为这个国家内内外外都离不开周恩来。在周活着的最后几天中,病痛极度地折磨着他。毛泽东乘这个机会翻出了几十年前写的批评周恩来的文章,用尽挖苦,讽刺,刻薄的语言,叫人当面念给周恩来听,以增加周的痛苦。这一过程是需要精心设计的,是耗费精力的。毛的精力大部分都用在了这方面。周恩来死后全国人民陷入巨大的悲痛,而毛泽东却在中南海的小院子里放鞭炮庆祝。

拿斯大林和毛泽东比,斯大林杀的人比毛泽东杀的多。解放前井冈山肃反杀了十几万人,这笔账该算在谁的头上,我说不清。解放后镇压反革命杀了七十万人。这主要是毛泽东的主意。以后在文革时搞清理阶级队伍,三反五反,杀过一大批。具体数目从来没有公布,估计不超过二百万人。除此以外没有大规模枪毙人。饿死的三千多万不是直接杀害的;整死的,自杀死的,武斗死的都不是毛泽东直接杀的。而斯大林实实在在处死了几百万人。但是斯大林领导卫国战争,抵抗希特勒的军队并取得胜利,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反观毛泽东,除了抗战头两年共产党的军队打过几次抵抗日本军队的仗,从1939年以后的六年里就没有打过一场稍微大一点的仗。共产党的主要精力放在扩大解放区,培养自己的武装力量。日本领导人访华时对毛泽东道歉,说二战时日本侵略中国给中国人造成损失。毛泽东回答说,要感谢日本人打中国,否则共产党根本没有机会赢得全国性的胜利。抗战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毛泽东放着日本人不打,打自己的小算盘,准备胜利后摘果子。他确实做到了。可是解放并没有给中国人带来幸福,相反,带来的是生灵涂炭的三十年。因政治原因死亡达五千万之众。其规模相当于全国三十个省会城市,每个城市都经历五次南京大屠杀。二战结束给世界带来和平。战败国德国,日本,都变成了民主文明,繁荣幸福的国家。唯独中国这个战胜国却陷入内部无穷无尽的阶级斗争,造成人类史无前例的生命损失。

毛泽东领导解放军解放全中国,推翻了三座大山,消灭了贪污和娼妓。这些都是事实。可是推翻三座大山等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害死五千万人吗?当然,我们没有理由认为毛泽东最初就是想害死那么多中国人,也许他的本意是为了中国人的福祉,只不过选择的道路错了,违背了事物的规律,导致原来不是他本意的结果。可是在他得知饿死那么多人以后,他并没有丝毫的内疚,没有做过任何检讨,反而把坚持正确路线的人当成敌人,往死里整。他自己又几次三番地宣称自己是秦始皇,而且比秦始皇还厉害百倍。对这样一个人,我们想原谅他都很难找出理由。唯一比较合理的结论只能是他确实是人民的公敌。

毛给中国带来的是使人痛苦,然后死去。不但自己用尽办法叫人痛苦,而且动员全国人民互相斗,互相制造痛苦,并把这种斗争深入到每一个机关,工厂,学校,甚至家庭里。对一般的小人物,也不是简单地处死,而同样叫他们经受极大的痛苦才杀掉,像张志新,遇罗克,林昭,王佩英,无一不是在就义前叫他们受尽了罪才把他们杀掉。毛泽东还把人间一切美好的东西加以破坏。中国几千年积累的文化,理想,道德,艺术,全部被否定。可移动的古董,绘画,雕刻,统统烧掉砸碎。对不能移动的建筑物则推倒,把美丽的电影明星剃光头,让无知的群众用一切办法侮辱她们。把对社会最有用的知识分子一个个打倒,甚至逼他们自杀。把宣扬善的宗教领袖关进监狱,甚至干脆杀掉。文革初各地的学校都动员学生打老师(尤以北京为甚,打死几十个老师)毛泽东却说:群众发动起来了。文革把真善美的东西全都转化成假恶丑。中国社会几乎成了地狱。他的目的在于全世界都因他而痛苦。如果每个人的痛苦可以相加的话,毛泽东的目的是全社会痛苦的极大化。通过文化大革命他的这个目的确实做到了。痛苦的极大化,让假恶丑占领全中国,是文化大革命最本质的东西。这就是“人民的大救星”所给予人民的礼物。毛泽东蔑视基本的道德观,没有同情心,没有怜悯心,更没有爱。他否定了道德的金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反其道而行之。他的一句名言“与人斗其乐无穷”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他提倡的阶级斗争使无数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甚至不堪其痛苦不得不自杀,可他却获得了极大的快乐。他突破了人类文明和道德的底线,成为恶的代表。

毛泽东自己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但是他教导别人要学张思德,白求恩,雷锋,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要死得重如泰山。他教育别人要有纪律,不要自由主义;而他自己却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他又教育别人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可他自己却是一个大阴谋家,专门拉一派,打一派。他教育别人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牺牲了还有什么胜利可言?可见牺牲的是别人,胜利的是他自己。毛泽东是典型的两面派,伪君子。

毛泽东是一个反智主义者。他自己没有上过大学,所以对大学有一种出于自卑的妒忌。他在北京大学当书记员的时候受过教授的冷遇,这一经历在他心中刺激很深,一辈子都在找机会报复。他掌权后想尽一切办法侮辱知识分子,叫他们出丑,糟蹋自己,骂自己,在大庭广众上检查自己的错误(叫做脱裤子),整得他们脸面丢尽,成为社会的最底层,成为臭老九。毛泽东还不满意,制造出各种荒谬的理论。说“知识越多越反动”;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说“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次年,大学招生从文革前的六十多万人减少到四万人。他推行的反智政策把中国社会倒退了几百年。他的更大的一个罪行是消灭中国最优秀的知识分子,把有可能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精英大部分都消灭了。中国几十年出不了重大科学成果,是因为毛泽东消灭了中国最优秀的基因。

毛泽东不但做到了在国内制造痛苦极大化,而且输出他的理论,让全世界都要残酷斗争。他鼓励在东南亚搞武装革命,制造死亡。在马来西亚,印度,泰国,菲律宾,缅甸,印尼,尼泊尔,斯里兰卡,都有武装叛乱。他死后三十多年的今天遗留问题还有一大堆。印度的毛派有独立的武装,拥有两亿贫苦群众的拥护,但是三十多年来贫困问题丝毫没有改进。毛泽东的革命路线其实就是走向贫困的路线。专门搞斗争怎么能创造财富,百姓焉能不穷。在印度因武装斗争每年死亡上千人。印度的中央政府拿他们没办法,因为穷苦的百姓确实拥护它。搞得最惨的是柬埔寨。毛主席的好学生,波尔布特,遵从毛泽东的教导杀人无数,成为全世界近代史中杀人比例最高的人类灭绝案。这就是毛泽东功盖天下的事迹。这一连串事迹也说明一个问题。他的理论非常具有欺骗性,所以会有那么多的人上当受骗。邓子恢曾经说过,毛泽东解放穷人的理论是给穷人喝的迷魂汤。可惜至今还有人高举他的牌子做事,希望用他的理论打倒腐败和官商勾结的政府。究竟他的理论是对是错?道理很简单,改善人们的生活要靠发展生产,靠人与人斗怎么能变富。所有遵从毛泽东理论的人,也许斗得很开心(被斗的人可倒了霉),但是摆脱不了贫困。无一例外。

毛泽东以上这些罪恶如果和他打算发动世界大战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曾经多次说过,要准备打仗,准备打大仗,不是小仗。他准备让中国发动核大战,说中国死掉三亿人,还有三亿。外国人死的也不会少,相比起来,希特勒和东条英机发动的战争死掉几千万人就不算什么了。他的这个想法绝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是真正付诸行动的。先是在他的殷切要求下苏联帮助中国建立了制造原子弹的基础,后因中苏关系破裂,只能中国自己探索。甚至在三年灾荒,国家极端困难时,都没有稍加松懈。结果在1964年10月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以后毛泽东积极推进世界的核战争。他下令把主要的工业全部转移到三线。工厂要进洞,能够防核弹。三线建设耗资无数。由于违背经济规律现在都变了无用之物。他又要求“深挖洞,广积粮”,全国都要挖防空洞。在文革时全国各地都开挖无数的防空洞。至今这些洞还在。有的做了储藏库,有的做了旅馆,商店。但因安全没保障,又逐渐退出。幸亏文革发动起来之后,毛泽东忙于整肃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人,打仗的事就被搁下了。否则还不知要死多少人。

但是毛泽东又是幼稚的,他绝没有想到最后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没有一个真正志同道合的政治家在身边,剩下一批狐群狗党。最后他信赖的人,只剩下后来被判刑的四人帮。大家吹嘘毛的高瞻远瞩,其实毛是鼠目寸光。他发动文化革命的时候怎么能想到自己会变成孤家寡人。最初和自己一起奋斗的亲密战友都被整得众叛亲离。最值得他信任的几个人在他死后没几个月都成了反革命被判了长期徒刑或死缓。毛泽东到死神智都非常清醒,但是是在非常孤独,失望,没有前途,没有同志和朋友的状态下死去的。他绝没有想到自己辉煌的一生竟然是这样一个结局。毛死后华国锋和叶剑英抓捕了四人帮,最高法院审判了四人帮,把他们判了刑。但是四人帮的总头头,这个祸国殃民的总后台,他的照片还在天安门城楼上挂着,在大家每天用的钞票上印着。中国的这幕戏剧现在还没有真正谢幕。不过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他终究要完全走下神台,成为一个普通人,在剥离一切神象外衣的条件下,在消除所有迷信的条件下接受公正的评判。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