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对文革,永久追责

多国丽

 

美剧《1000种死法》里有一种死法,“子弹穿越50年打死纳粹”。讲的是1945年,二战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一名德国兵和一名美国兵正在进行激烈的巷战。美国兵一颗子弹过去,德国兵应声倒地。美国兵以为德国兵死了,走了。没过多久,德国兵突然睁开了眼睛,原来他没死。
 
50年后,这名德国兵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头,而且他还以美国人的身份居住在了美国,而且他这些年也没闲着,从战后起,他就同一个纳粹底下组织勾结在了一起。
  
电视镜头里,他在冰箱前翻找食物,头不小心撞到了身边的物体。突然,他噗通一声倒地死了。原来是当年射进他大脑的子弹刚好挨在主动脉边缘,当这个男人头部再次被撞击后,子弹挪动了位置并刺穿了血管,导致脑出血而死。
  
这种死法的最后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大意是,作恶者终究逃不过惩罚。
  
我查阅新闻看到,德国对于纳粹的追责与反思持续到了现在。近日,一名88岁的德国人日前受到起诉,他被指控参与了“二战”纳粹德军在法国制造的奥拉杜尔村大屠杀。检控官说,此人名叫威尔纳·C,曾是纳粹德军装甲旅的成员。另外,在德国哈根,92岁前纳粹战犯西尔特·布鲁因斯也在近期出庭受审。他被指控在1944年杀害了一名荷兰抵抗战士,如果罪名成立,他有可能会被判处终身监禁。还有在2013年4月,负责调查纳粹罪行的德国联邦执法机构Zentrale Stelle打算以协助谋杀的罪名对这50名前奥斯维辛集中营守卫提起诉讼。如果罪名成立,这些现已年过九旬的前守卫将难逃牢狱之灾。
  
就像“子弹穿越50年打死纳粹”写得那样,就算是70年以前犯下的罪恶,到了现在也必须承担法律的惩罚。那名88岁的德国人可能会说,“我只是参与,起到的只是协助的作用。”可那又如何,因为当时你的枪口可以往上一厘米。
  
对于集体造成的恶,每个人都有无法推脱的责任。
  
那么,对于犯下错误的政府又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呢?2006年,法国图卢兹行政法院裁决法国政府和法国国营铁路公司在二战期间,协助纳粹德国向集中营遣送、转移犹太人的行为有罪;责令法国政府和国营铁路公司向受害者及其家属提供6万欧元的赔偿。这是法国政府首次在类似案件中败诉,并为60多年前的历史承担赔偿责任。而之后的2009年2月,法国最高行政法院正式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政府曾大规模将犹太人遣送至德国纳粹集中营,并对此道歉。
  
举了几个国外的例子,无非就是说:尽管已经过去了70年,国外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于政府,对他们犯下的“恶”还是那么坚定地一追到底。而反观国内近一年几名红卫兵的道歉,我不禁震撼——文革这样一个巨大的“恶”,光靠几个人轻描淡写的道歉就完了,而且有的媒体还跟着后面宽容地叫好,认为应该和解?
  
在网络上,对宋彬彬道歉的批评占据大多数。我看了道歉信也觉得,这一份道歉只不过是给自己洗白而已——人老了,道个歉给自己良心一份安宁,可对于受害者来说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而且,从前是你们掌握话语权,现在又是你们掌握话语权,以前施行暴力的是你们,现在施行“恩惠”的又是你们,这是不是太虚伪,太轻飘飘了。
  
大家尖刻批评,是因为文革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深刻的集体创伤。中国没有反思文革的完整制度,我们只能看看德国的例子。
  
1、追责政府。德国政府实行赔偿政策,“对世界各地仍在世的集中营幸存者设立专门的档案,按性别、年龄和居住国的民俗定期慰问”。去年1月2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还发表谈话,宣称德国对纳粹罪行“永久担责”。
  
2、追责个人。就像上面举的例子,尽管那些纳粹兵已经八九十岁,仍然要受到法律的严惩。
  
3、制定法律杜绝历史重演。德国联邦议院通过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德国不仅禁止使用纳粹的各种标志、口号和敬礼仪式,而且禁止使用任何具有纳粹象征的标记符号、标语和徽章,希特勒的头像作为纳粹的最主要象征,更是严禁使用。而对同情纳粹、对犹太人进行诽谤、攻击和恶意伤害者,或宣扬种族歧视、否认希特勒第三帝国大屠杀犯罪行为者,可依法判处3至5年徒刑。
  
4、此外,德国完善的教育法还规明确规定历史教科书必须包含足够的有关纳粹时期历史的内容。德国中学的历史教科书拿出了一整个章节和一个半学期的时间来处理二战主题。
  
人心创痛、人心分裂,人心离散,对于由文革造成的中国人的集体伤痛绝不可能因为几句道歉就能弥合的,建立反思文革的制度,并永久追责,才是平息伤口的根本方法。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